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21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彈丸論破》孽緣(狛日)下篇

※點文者:神尾魅音 ※現代PARO,美大生狛枝X便利商店店員日向 ※狛枝壞得很嚴重(?) 後記: 哇啊拖了好久終於寫完了…… 字數再次爆炸O/ 不忍說寫到擦邊球地帶時我笑很久WWW 狛日豪可愛喔(閉嘴!!) 不好意思寫出這種東西 還希望大家喜歡^^ 感謝觀賞ˇ       喀!喀!喀!   狛枝凪斗興奮到連鑰匙卡都插不進洞裡,最後深吸一口氣按住右手,才順利插入開門。   一開門,狛枝愉快的大喊了一聲:「日向君,我回來了!」然後開燈。   燈一亮,映入眼簾的便是貼滿整個牆面的日向,每張都是不同角度不同時間拍攝的,有工作、採購、休閒、散步,能想到的活動應有盡有的……偷拍照。   日向要是造訪他的房間大概會被嚇死,接著報警。   哼著歌打開工作室的門,將掛著晾乾的日向笑臉照拿下來,愛不釋手的用手摸摸它,確認它已經乾掉後才放心收起來──昨天早上,他不幸讓顏料潑灑到這張極其珍貴的照片上,搞的他一整天都籠罩在低氣壓下,連畫圖的興致都沒了。   直到半夜,在地上癱瘓一天的狛枝才以緩慢的速度爬起來,望向牆上的日向值班表,便決定振作精神,出門看看日向以補足元氣,沒想到就發生了超級幸運的事情──日向居然對自己的作品做出批評!啊哈,實在是太幸運了!雖然狛枝非常認同日向的觀點,但日向要是知道他無意間對本人說出這些話時,肯定會覺得自己很失禮,無法接受。   果不其然,日向接過自己的名片時屏住了呼吸,定在原地動彈不得──啊,好可愛,真想拿相機拍下來當收藏,不過那會讓日向起疑,忍耐、他要忍耐……   撒完餌後,只要等日向上鉤即可。   不出所料,日向今天就鄭重向狛枝道歉,甚至做出願意做任何事的保證。   ──怎麼可以說出這麼不檢點的話呢!日向君的處境實在是太危險了,要是有我以外的傢伙對他心起歹念該怎麼辦!這是上帝給我的信號,要我先下手為強,近水樓台先得月。   ──啊啊,上天果然是如此的眷顧我,緊接著究極的不幸之後便是究極的幸運!   於是,得寸進尺的向日向提出模特兒的要求,但他似乎不太願意,狛枝失望之餘也不想勉強他,再次進入了自我貶低的世界,沒想到這反而讓日向改口答應要求……日向君真的好溫柔吶,溫柔的好天真。   隔天,狛枝將房間的東西一股腦的收了起來,謹慎的一一搬進另一間小房間內,像祭壇一般細心擺設,沒過多久,原本充滿日向偷拍照的房間已淨空,狛枝拿著小掃把這裡掃掃、那裡掃掃,這是垃圾般的他少有的得意技能──掃除。   花了一整天,整個房間煥然一新,打掃的功力不輸給專業的清潔公司,狛枝將茶几搬到中間坐下,打算喝杯熱水後就寢,準備迎接日向踏進自己房間的美好一天──突然,狛枝像是想到什麼一般靜止,他抬眸看了看乾淨的玄關,再環顧被自己整理的一塵不染的房間……猛然起身,走到儲藏室將塞進去的畫板和畫具都搬出來,亂七八糟的丟在房間裡,還跑去把厚重的美術書搬出來,像發牌似的一本一本扔向房間,最後走到拉的平整又漂亮的床邊,整個人像發瘋似的跳了上去,並在床上滾來滾去製造皺摺。   滾夠之後,狛枝起身看看房間的現況,方才乾淨整齊的房間早已不復存在,整個房間像爆炸過似的觸目驚心,只剩茶几和坐墊好端端的待在原處。   確認房間髒亂到見不得人後,狛枝滿意的笑了,倒頭就睡。   「早安,日向君。」   早晨,狛枝就逼自己早起出門,加深了雙眼下疲憊的黑眼圈。   「咦?你怎麼在這裡?不用去大學嗎?」昨天在家休息了一整天,日向精神非常好,想早上就出門打發時間,傍晚再到便利商店和狛枝會合,沒想到在書店就碰到看來有氣無力的他。   「畫作昨天交出去,今天就不用去了。」露出虛弱的微笑,要不是他靠在書櫃上,肯定會整個人爛在地上爬不起來。   「……熬夜畫稿了嗎?既然如此就應該在家裡休息啊,我們約改天也可──」   話到一半噤聲,因為狛枝露出一臉失望的表情,爾後又開始喃喃自語:「日向君果然很不想來,找那麼多藉口想逃掉……」   「……」闔眼,日向差點忘了這傢伙的思考模式跟一般人不太一樣,這樣的「好意」只會助長他的自我貶低。「好啦……還是……我們早點去你家吧?反正你不需要去大學了。」   聽罷,散發著黑氣的青年瞬間活了過來,雖然眼皮的黑眼圈還是清晰可見。   「那我們走吧!可以先去買些東西回家吃!」   「噢,對喔。」掏出手機查看,已經十一點了。「也差不多要吃午餐了,我們先去餐廳吃午餐,然後買晚餐去你家吧?」   語畢,狛枝開心的點頭如搗蒜,這宛如約會的場景只在夢境裡出現過,平時的他都只能對日向流口水,今天卻能和他一起吃飯,待會還要到他家去……實在是太幸福,幸福到有點可怕。   言猶在耳,狛枝今天一整天都倒楣到家。   剛出書店,就很老套的踩到一坨新鮮的黃金;過馬路時顯示綠燈的燈號居然突然間故障,害他們差點陷入連環車禍;吃午餐時被冒失服務生服侍到,不管是送水還是送飲料甚至送點心,都不小心潑灑在狛枝頭上,白色的髮絲不僅濕透還成了五顏六色的棉花糖;買晚餐時,日向隨便點一個便當就開始做,但狛枝挑了好幾個都跟他說食材缺貨請他挑別的,連想跟日向挑同樣的雞排便當都被老闆打回票,說日向剛點的是最後一份,日向本來想讓給狛枝好了自己點別的,但狛枝笑著說沒關係,悽悽涼涼的點了最簡單的海苔便當。   經過一連串的災難後,狛枝總算順利帶著日向回到家,買完便當後還經歷了踩進水溝、被施工的水泥屑噴到,還接了好幾發鳥丟下來的空中炸彈……日向非常慶幸堅持兩份便當跟飲料都由自己拿,否則狛枝回家只能餓肚子或跟他分著吃了。   「到了,就是這裡。」   意料之中的大房子,不愧是現役的人氣藝術家。   「你家真大,話說……你真的沒事嗎?」拿出手帕想擦拭狛枝的臉,一個人在一天之內可以衰小到這個地步實在令他嘆為觀止。   但狛枝卻像觸電似的跳了一下,慌慌張張的擺手阻止日向。「沒事沒事!啊,日向君別用手帕擦我,會弄髒的……」連忙開門,速速走進去脫鞋。   「沒關係啦,你洗一洗再還我就好了,先拿去用吧。」   「日向君……」感動的吸了吸鼻子,面頰泛紅的盯著那張手帕。「那、那我就不客氣了……」小心翼翼的接過手帕,狛枝似乎還是很捨不得讓它沾上一絲塵螨,僅用指尖抓著走進浴室。   ……算了,他高興就好,日向已經懶的吐槽了。   待狛枝進去後,日向走進玄關脫鞋,將便當和飲料放在鞋櫃上,鞋子脫好後才終於抬眸看見狛枝的房間……這一看,嚇的日向手上的鞋子掉了下來,目瞪口呆的瞪著彷彿剛被炸彈轟炸過的房間。   雖然牆壁沒有沾到顏料,但各式各樣的畫具散落在各個角落,要什麼有什麼,畫筆、顏料、調色盤、畫布任君挑選,簡直像落寞藝術家的用具清倉大拍賣。   原來藝術家都是生活白癡的都市傳說所言不假,日向這回可真是長知識了。   加上到他家之前的那些難以計數的災難,日向真懷疑這個男人到底是怎麼活到今天的。   「不好意思久等了,日向君……先進來吧。」驚魂未定之時,洗完澡的狛枝探出頭來笑著說,並領著日向走過畫具山中間的唯一一條道路。「家裡有點亂讓你見笑了……我一直都不太會打理這些……」   「不不不,我不在意,真的。」只是有點驚嚇而已,同時也忍不住想多多關心他。「要不要幫你整理?」   「這怎麼可以!日向君可是我的客人啊!來來來,我已經鋪好坐墊了。」   一進房間,日向才知道走廊的狀況只是一塊蛋糕,大概只是掃到颱風尾的程度,真正被炸彈轟過的是這間房間才對──不只是畫具和畫布,連藝術相關書籍都像疊疊樂一樣一排比一排高,還有幾本像是倒塌一般的散落在房間各處,可惜了這間採光如此棒的房間,現下看起來就像是可住人的垃圾場。   「……你忙到沒時間整理這些嗎?」   「啊,是啊,不過也因為這樣,我累積了非常可觀的作品量唷!」   「也對,才能開畫展嘛……」意識到又提起了前幾天自己最失禮的話題,日向不太自在的咳了幾聲,順手將身旁的畫具整理好。「那,呃,你要怎麼開始?」   「啊,在這之前嘛……我有些事情忘了跟日向君說。」   心頭一緊,日向緊張的連連眨眼。「忘了跟我說?」   狛枝點點頭,樣子看來有多無辜就有多無辜。「是關於模特兒的事情……」   「噢,找到真正適合的人了嗎?太好了恭喜你,那今天我就幫你整理房間好了──」   「不是的,日向君,沒有人會比你還要適合。」打斷日向的自說自話,狛枝抓住想起身的日向,將他拉回坐墊上。   「……那還會有什麼事要跟我說?」   溫和的貓眼笑瞇了起來,令日向打了個莫名的寒顫,內心升起不太好的預感,正想開口詢問,狛枝卻搶先站了起來走到窗邊,將窗簾拉上,又再走到門邊,將門關上並上鎖……上鎖?   「狛枝……?」本能的想往後退,但退再遠又如何,這房子再大也還是他的房子。   「啊咧?日向君在害怕嗎?為什麼呢?」   定睛一看,又是平時溫柔的狛枝,日向悄悄鬆了口氣,不知方才的惡寒是哪裡竄出來的。   「沒、沒有啦……那有什麼事要跟我說?」   「就是……我接下來的作品要畫的是一絲不掛的人類,希望日向君能配合。」   「哈啊?」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帶著「你在開玩笑吧」的表情抬頭。「要我脫?」   笑咪咪的點頭,望著他的笑顏,日向終於知道方才的惡寒到底是為什麼了……因為狛枝的笑容和平常不太一樣,帶點期待和另一種他不太懂的強烈慾望,令他吞了口唾沫,不太敢點頭。   「但、但是……我又有什麼好畫的……」   「拜託你嘛,日向君,不是答應我了嗎?」   一顆大石頭重重的壓了下來,當初沒問清楚就匆匆答應實在是太失策,現在後悔的話,狛枝又要開始自怨自艾了。   深吸了口氣,日向只好認命點頭,開始褪去上衣……反正彼此都是男人,讓他看也不會少塊肉,他有的狛枝也有,只是自己意識過剩而已。   「哇啊,日向君的內褲好可愛呢,是櫻花圖案。」   「囉、囉嗦……我可不知道今天要脫衣服……」要是知道,他就不會穿這麼花的內褲……不對,他是根本不會答應這件差事了。   將衣物全數褪去後,日向尷尬的站在床前,紅暈從臉上紅到耳根子後頭去。   「內、內褲可以不用吧……」   「日向君,我說的是『一絲不掛』唷。」   「……狛枝,你好像跟平常不太一樣耶……」   「有嗎?」莞爾一笑,卻帶給日向更多的戰慄。「日向君不好意思脫也沒關係,我可以代勞唷。」   「慢著!不需要!」喝斥一聲阻止作勢要起身的狛枝,面紅耳赤的轉過身去,慢吞吞的把內褲脫下……沒想到自己也會有這麼不尋常的一天。   「好了,日向君請坐到床上去吧,擺出你覺得最輕鬆的姿勢就好了。啊,不能用枕頭擋住唷。」   「……」一下就過去了、一下就過去了……日向不停的告訴自己,並乖乖的坐到床上去。   時間就像烏龜爬行般的緩慢,經過一段時間,日向終於不像一開始那樣的不自在了,柔軟的床反而令他舒服到有點想睡,打起盹來。   「日向君,累了嗎?」   一聲驚醒,日向不好意思的揉揉眼睛。   「還好啦……你還要很久嗎?」   「快完成了,因為我撐不了那麼久。」   「嗄?你也累了嗎?」   狛枝沒有答話,但日向在視線完全清晰後才發現,他的臉紅紅的,臉上看起來也很壓抑,有點痛苦的樣子。   「你還好嗎?看起來好像不太舒服……」   「我不要緊的,日向君先不要動。」   「但是你看起來……呃?」   目光移到狛枝有點發抖的手時,餘光瞄到了再下面一點的地方,似乎有個部位不自然的……欸?   ……應該不會吧?   …………不是吧?   「……狛枝,你……呃,下面……」   「被你看到了呢,日向君。」   一道刺骨的寒風貫穿的日向的心臟,嚇的他顧不得遵守約定,抓起旁邊的枕頭擋住重要部位,並不顧形象的用屁股拼命後移,直到背部貼到冰冷的牆壁為止。   直到現在,日向才查覺到自己的處境有多危險。   首先,他跟這個男人其實不熟,雖然是常常光顧的常客,但事實上不熟到前天才知道他的名字,而且他和傳聞中的性格大相逕庭,誰都不知道哪個才是真正的他。   自己居然傻傻的答應他這種奇怪的差事,又傻傻的在他家寬衣解帶……OH GOD!雖然從來不認為自己有能讓人●起的姿色,但現在親眼看見,不想相信也得相信。   「日向君……」   「不不不、不要過來!再過來我就……我、我就……我就揍你!」   兩人就這樣隔著床和茶几對峙著,狛枝站了起來,面待不善,令日向心裡頭直打鼓,甚至握緊雙拳備戰,要是狛枝撲過來就賞他一個正拳──   啪沙。   出乎意料的,狛枝就這樣昏倒在自己面前。   日向呆愣在原地,腦袋一片空白,不知道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啊咧?他昏倒了???   「嗚……」   趴在地上的狛枝呻吟了一聲,嚇得日向跟著跳了一下。   平復了下心情,日向只好跳下床,抓了旁邊的被單包住下半身,走到狛枝身邊扶他起來。   「喂……你還好嗎?」   「對不起,日向君……居然讓你看到這麼失禮的東西……你一定覺得我是個變態對吧……」   心虛的別開眼,見狛枝這麼坦白,日向反而覺得剛才的猜測有點過份,便將他的手臂繞過自己的後頸,扶著他到浴室去。   進浴室後,狛枝還是停不下來的喃喃自語。   「我好喜歡日向君……喜歡你的笑容還有認真的性格,我不善交際,對誰都不感興趣,孤僻也好古怪也好,隨便別人怎麼說我都不在乎,但對日向君……卻希望看到你開心,也不希望你和其他人一樣認為我是個怪人……」   話落,拿起蓮蓬頭試水溫的日向停頓了一下,心跳漏了一拍,呼吸開始急促。   「……你真的這麼喜歡我啊?」說出這句話時,日向覺得聲音離自己好遠,彷彿不是自己說出來的。他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臉頰熱度不會輸給狛枝,聽到這種光說出口就會羞恥至極的告白想不臉熱都難……雖然對方是個跟自己差不多高的男人。   「當然!原本只是想遠遠看著,像日向君這麼耀眼的人怎麼可能跟我這種垃圾沾上邊……但你卻主動找我搭話了,對我來說這是可遇不可求的機會,一個不小心就得意忘形了……」   見狛枝可憐兮兮的模樣,想掄他一拳的衝動霎時煙消雲散,日向扁著嘴抓抓頭,無可奈何的摸摸他的頭。   「……這次就算了,你也不是壞人。」打落水狗有違他的原則,既然對方已經認錯了,他也不必趕盡殺絕。   「日、日向君……」感動。   「總之你先自己解決吧,我先出去穿衣服──」   「那個,日向君……」   「呃?」   「有點難以啟齒,不過……我……可能要抱著你才能解放,可以嗎?」   時間就靜止在那一剎那,日向臉上的微笑僵了一塊,嘴角若有似無的抽了幾下,腦袋似乎因為這句震撼彈而重新開機。「……哈啊?」   「我一直都是看著日向君的臉(的照片)跟摸著日向君(的照片)解放的……不、不然很難達到頂點……」   「…………」   該怎麼辦呢,日向創?   身為男人他當然知道,想●卻●不出來有多痛苦,但這種情況……有人會答應嗎?   又或者該問……有多少人會碰到這種情況跟要求呢?   「日向君……」   「……算了,來吧。」走到狛枝面前背向他,閉上眼睛。「只要抱著就行了吧?快點解決吧。」   反正不過是被抱一下,他的心胸沒那麼狹窄……應該。   「謝謝你,日向君……」   說完,日向便感覺到背部傳來滾燙的體溫,還有微小的摩擦和忍耐的聲音……不一會兒,就看見一道白色液體從自己雙腿間●了出來,以及身後男人滿足的吁聲。   ……他覺得,內心好像有個重要的什麼,離他而去了。   「今天真是謝謝你,日向君。」恢復元氣的狛枝容光煥發,整個人像充飽電一般閃耀著無比的光芒──反之,日向的眼底找不到一顆光點,死的很徹底。   「呃,嗯……不會。」   不會個毛!!!   儘管心裡在怎麼驚濤駭浪、波濤洶湧,日向也無法做出那些情緒,因為他的神經已經被諸多的驚嚇給麻痺了,只能做出個呆笑。   「我的床讓給你睡吧,我睡客廳。」   「咦?不用啦,我睡客廳就好了……」   「那怎麼行!請好好休息吧!今天麻煩你很多事了!」   「……」是麻煩不少,但沒想到他會客氣到這種地步。   「明早見囉,晚安。」   「嗯……晚安。」   關上門後,日向再次環顧這間亂七八糟的房間,還有想起剛剛狛枝那副愧疚的模樣……嘆了口氣,雙手枕道腦後躺下,盯著天花板沉思。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說喜歡他。   雖然有點像變態,但其實沒有傷害他,還把床讓出來睡到客廳去。   翻了個身,日向閉上雙眼,臉上泛著自己都沒想過會有的紅暈。   就讓他把圖畫完吧,反正看都看光了,應該沒什麼關係。   一個月後。   日向戴著墨鏡、掛著口罩、戴著帽子、圍了條圍巾,包的密不通風的站在一幅畫前面,眼神死的瞪視著它。   圖畫標題是「摯愛」。   「哇啊,這幅就是這次最受矚目的新作品啊!不愧是狛枝老師,巧妙的用布團把尷尬的部位遮住,完美呈現了這幅畫的美感!」   「聽說這是老師的情人,是真的嗎?」   「好像是,長的很不錯呢,跟老師的帥氣又是不同的類型,比較剛毅呢。」   「蛤,原來老師是同性戀啊……難怪每次都冷冰冰的,連笑都不肯笑一下。」   「沒辦法呀,能讓老師笑的應該只有這個人了吧。」   「真的真的,老師的每一筆都蘊含著愛意呢。」   待後頭兩名女鑑賞家你一言我一句的離去後,日向轉身步離那幅畫,走出展場,準備到某人家裡海扁他一頓──那個不顧他的意願,擅自把以他為模特兒的作品公開,並大辣辣的寫上那種標題的某個棉花糖頭。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