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21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沉溺【五/完】(骸綱)

後記: 完坑! 拖了很久,但總算是填完了XDDDD 雖然是這種結局啦……(被丟雞蛋) 然後偷偷說一下(?),其實那句「笨蛋」是在罵他自己唷。 這樣的結局我也不知道是好是壞……呃,見仁見智吧(閉嘴#) 秋番開始了! 主要追的就是黑籃二季跟神之謎題,還有神奇寶貝ORIGIN(不過聽說只有四集QQ) 其他就……看看有沒有人推(欸) 最瘋的果然還是EVA跟彈丸了QQ 彈丸動畫第一季完結了,最後有兔美出現了啊兔美!!!QQQQ 期待二季動畫!!!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知覺恢復了。   眼皮睜不開,手舉不起來。   現在幾點了?   我在哪裡?   我在……哪一邊?   微弱的、柔和的光線透過眼皮滲透進來,模糊的光暈在眼前慢速飄移著,爾後一股濕暖的觸感貼在自己的眼角處摩蹭著,宛如潤滑劑一般滋潤著沉重又乾澀的眼皮,黏住雙眸的眼垢一點一滴地被清理乾淨。   頭好沉重、胃也好沉重,四肢都彷彿綁了鉛塊一般沉重的連移動都十分困難,喉間還不時會傳來一陣陣的作嘔感……啊,失敗了嗎?   他最後還是被晨間報時的陌生幹部發現,盡早送醫而得救了嗎?   現在替自己清理的人……是誰?   好怕、好害怕……怕得不敢睜開雙眼。   不想回去,實在是不想回去……回到那個根本不需要自己的世界。   不想回去──   「你要裝睡到什麼時候才肯醒來呢?」   聞聲,綱吉反射性的睜開雙眼,情緒的衝擊令他狠狠地吸了一大口氧氣,沉靜的腦部頓時掀起一陣驚濤駭浪,令綱吉頭昏眼花的癱了回去。   而肇事者也被綱吉的反應嚇了一大跳,連忙按下床頭的護士鈴,並輕輕將氧氣罩拿掉,讓他能夠正常呼吸……暈眩停止之後,綱吉仍在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臉部因方才的呼吸困難脹成緋紅色,視線模糊的望向待在自己床邊的人。   是誰?   「他有意識了嗎?」一陣匆忙的腳步聲出現,低沉的中年人聲嚴肅的低語,綱吉也感覺到自己的手臂被抓住,傳來蚊子叮一般的刺痛。   「剛剛注意到他的眼球在動,我不確定他是在作夢還是已經醒來,試著說一句話他就突然間驚醒了……」   「那應該是醒來了,不過反應怎麼會這麼大……」   「……我也很納悶。」   「總之,醒來就沒問題了,剛剛他只是不小心吸進太多氧氣造成頭部暈眩而已,讓他喘一下就沒事了。」嚴肅的中年音開朗的笑了出來,恢復慣有的輕佻口吻。   到底是誰?   「那這邊交給你就好了,我去通知那群急得像猴子一樣跳腳的傢伙們。」   「要是聽見你這麼稱呼他們,他們會殺了你唷。」床邊的聲音發出明顯的笑音。   「哼哼,那也得他們殺的到我再說。」   「那麼待會兒見了,醫生。」   「掰啦,這幾天辛苦了。」   語尾音被房門關上的喀擦聲卡斷,房內恢復一片寂靜。   方才戴著氧氣罩才沒聞出來,環繞在四周的消毒水味頓時進入鼻腔,些許的刺激令模糊的視線開始清晰……   在我身邊的人……是誰?   猛然伸出右手抓住床邊人的衣袖,一鼓作氣的坐了起來……   視線清晰了。   抓住人家衣袖的手仍不停的微微顫抖,但又痠又沉的眼皮已經完全睜開了──映入眼簾的,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黑色身影……   張口想叫他的名字,卻發不出聲音。   而下一刻,僅剩的力氣也用光了,綱吉的手又沒力的垂了下來,整個人往後倒下──趕在他重重摔在枕頭上之前,一條手臂溫柔的攬住他,並讓他輕輕躺回枕頭上。   視覺再度恢復,綱吉疲憊的轉頭望著床邊的男人,卻連張口的力氣都蕩然無存。   幸好,陪在他身邊的男人非常了解他,僅是握住他抖個不停的手,要他安心。   「又做惡夢了嗎?」   柔和的聲線宛如清新劑一般透過耳道流入綱吉體內,並催出了他積藏已久的淚水……他過來了,他真的拋棄另一邊,進入這邊的世界了。   如夢一般,美麗而充滿希望的世界。   「很累嗎?看起來就像好幾天沒睡一樣憔悴……先休息吧,有想說的話等你醒來再說,嗯?」   ……不、不要!我不要睡!   不想回去、不想、不想回去……   無論心裡激昂的抗拒著,身體卻不聽使喚的逐漸遠離意識,小手若有似無的反握住男人溫暖的大手,眼皮緩緩的闔上……   再次醒來,身體的異樣稍稍減弱了。   周遭的空氣仍舊充滿了消毒水的臭味,反而令綱吉感到無法言喻的安心。   全身都恢復了知覺,只要別像上次醒來那樣失控暴走,輕微的動作還是可以的,不過……這個世界的他發生什麼事情了嗎?為什麼會在醫院裡?   正習慣性地想舉手抓抓腦袋,右手卻因被抓住而無法動彈……這一動,也叫醒了睡在床邊的男人。   下意識的屏住氣息,綱吉帶著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眼神望著他,緊張到連眨眼的動作都暫時忘卻。   「骸……?」   「啊,可以說話了嗎?真抱歉吶,我居然睡著了。」說著,便用左手倒了杯水遞給綱吉,右手還是緊握著不放。「來,喝點水吧。」   用緩慢的動作接過杯水,綱吉茫然的盯著它發呆,腦中有幾百個問號同時起舞著,令他有點困擾該先問哪個問題。   「你會躺在醫院,是因為疲勞過度而醒不來,隔天晨間會議沒看見你,到你房間叫你卻又怎麼叫都叫不醒,真的嚇壞大家了……原本只有送來醫院打營養劑吊點滴,但你遲遲沒有醒來,怕你身體撐不住,只好替你戴上氧氣罩減緩呼吸速度。」   ……真不愧是骸,只一眼就看出自己想問什麼。   「這樣啊……」   「你已經睡好幾天了唷,連醫生都開始緊張了,才會特地聯絡夏馬爾過來替你診斷。」   「咦?」這麼說,剛才和骸說話的就是夏馬爾先生了吧?不過他不是只診女人嗎?   「大家的武器都指著他的鼻子,不可能拒絕的吧。」一如既往的看穿綱吉的困惑,骸語氣愉快的解說著,浮現在俊臉上的笑容卻使人不寒而慄。   嘴角拉出抽搐的乾笑,綱吉在心裡默默對夏馬爾先生道歉。   「吶。」   小心翼翼的協助綱吉躺下之後,骸並沒有立刻離開,反而維持著壓在綱吉身上的姿勢,俊臉還不是普通的嚴肅,令綱吉嚥了口唾沫。   「為什麼會醒不來?是因為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吧?」   ……實在是瞞不過骸啊。   不過,原來自己在另一邊的變異也會影響到這個世界,有點意外呢。   「看你的表情應該是說對了……真危險,果然還是斷絕這種危險的夢吧。」神色冷然的從綱吉身上起身,一貫冷靜的骸破天荒的皺起了眉頭。「不過你的超直感真是很麻煩的東西呢,雖然戰鬥和交涉時都很好用,但碰到這種狀況卻會害我的能力起不了作用──」   默默的望著骸為自己苦惱的模樣,綱吉的心理再度注入一股暖流……昨天還像夢境一般若隱若現、彷彿快要離自己而去的溫柔的骸,如今就在自己面前,思索著該如何幫助自己。   幸福到……不太真實。   下一秒,開始神遊的綱吉就被拉回了注意力,方才還在椅子上苦惱的男人已然出現在自己面前,並用他的額頭靠上自己的。   「……剛剛在發呆呢,雖然以你而言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但感覺不像是平時的發呆,還有什麼事沒告訴我嗎?」   ……看來骸也有超直感呢,澤田綱吉專用。   想到這裡,綱吉不受控制的傻笑了起來,令骸細長的眸畔又睜大了一瞬。   「……綱吉?」   「抱歉,一時之間轉不太過來……昨天連看到我都嫌煩的骸現在卻這麼溫柔,感覺果然很微妙啊──唔!」   話還沒說完,略帶慍怒的吻就欺了上來,嚇的綱吉反射性的伸手推卻,孱弱的力道對侵略者完全不構成影響。   幸好骸還懂得節制,沒過多久就放過綱吉,否則他可能又要因為缺氧而昏厥過去。   「呼……呼……」   「不准在我面前提到其他男人。」臉色黑了一塊,語帶警告的低語著。   「哈啊?哪、哪有其他男人……明明就是說你──」   「那、不、是、我。」   「……」眼看著那雙漂亮的紅藍異瞳快要噴出熊熊的火光,綱吉只好連忙擺手認錯。「對、對不起啦……不會再說了……」   「得快點斬斷這令人不快的連結……對了,超直感是你的能力,思考一下有沒有可以趁虛而入的地方吧,或許可以當突破點。」   聞言,小腦袋垂了下來,並低聲嘟嚷著。   「沒有必要了……」   正蹙眉苦思的骸甫始一愣,抬眸凝視著綱吉,緊皺的眉頭沒有鬆開的跡象。   「你還是想維持這個連結嗎?就那麼留戀那個虛假的世界?」   聽罷,綱吉才抬起頭來,暖褐色的眸畔中滿是迷茫。   虛假?真是有趣的形容詞呢,不過,對只在這個世界活過的骸而言,另一邊的世界或許真的是虛假的存在吧,但對自己而言……卻不是呢。   不過,無論他是真實的還是虛假的,都不重要了……   「我已經……拋棄它了。」   怒火中燒的腦袋頓時被澆了一盆冷水,噗沙的一聲冒出陣陣白煙,緊到打結的眉頭頓時鬆開,夾雜著詫異和疑惑的複雜眼神深深的鎖在綱吉身上。   「在那個世界,我是不被需要的存在……需要我的人都已經離開了,而讓我唯一掛念的人……也不需要我,見證我悲慘的死去是他的願望。」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骸的拳頭緊握了起來,臉龐顯得比平時還要僵硬,似乎正在強忍幾乎要衝出胸口的怒火……輕輕的撫上握到顫抖的拳頭,湊到自己唇邊,親吻。   氣到發抖的手稍微鬆開了。   「你說的對,那個人不是你……他跟你完全不一樣,拿來跟你相提並論太失禮了呢。」   「……他親手,殺了你嗎?」   「不,才沒有呢,他才不願意弄髒自己的手。」語氣輕快的否認,彷彿正在說從別人那兒聽來的故事一般。「所以我幫了他一把……說是這麼說啦,其實也是我自己受不了了,想逃離那裡……」   閉上眼,停頓了好半晌,骸靜靜的等他開口,沒有催促他。   片刻後,綱吉緩緩睜開眼眸,露出疲憊但解脫的笑容。   「我替他結束了我自己的生命,這也算是完成他的願望了吧。」   話聲剛落,骸就上前緊緊的擁住他,像是抓住差點失去的寶物一般,緊緊抱住。   「反正如果不被任何人需要、不存在於任何人記憶中的話,不就跟死去的人是同樣的意思嗎……」   唇畔淡淡的微笑著,眼角卻滑下因受傷而溢出的淚水……原本以為「死」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但在生命消逝的那一剎那,他卻突然間認清了事實──毫無意義的活著,比「死」還要痛苦吶。   跟「死亡」的意義差不多,卻比「死亡」還要痛苦。   既然如此,他的「死亡」還比活著更有意義呢。   至少,會有一個人因這件事而得到喜悅。   「別再想那些了。」   低沉溫柔的嗓音將綱吉的思緒拉了回來,用拇指輕柔的抹去綱吉眼角的淚水,並親吻他哭紅的眸子。   「歡迎回來唷,綱吉。」   剛剛充斥腦中的絕望感登時被轟散,映著水光的褐眸脆弱的望著眼前的骸──這是愛著他、需要他的六道骸,不是憎恨著自己的那個人。   「你對我而言已經是不可或缺的存在了唷,請做好覺悟吧。」   抿起的嘴抖了一下,而後便將臉埋進骸溫暖的懷抱裡,纖細的肩膀微微顫抖著,悶悶的發出細小的嗚咽聲。   我……回來了。   回到有我容身之處的世界。   他逃走了。   嘩啦嘩啦的雨珠毫不留情地打在身著黑色西裝的男人身上,神情冰冷的臉龐比平時還要緊繃,面無表情地緊盯著眼前的巨大陵墓,以及鑲嵌在上頭的彩色遺照。   那張照片栩栩如生,彷彿他還活著一般,溫柔的對著鏡頭微笑。   雨水持續降落在早已溼透的大衣上,腦中清晰的浮現他對自己說的最後一句話。   『謝謝,我明白了。我這就離開,抱歉打擾你了。』   抬頭仰望著天空,閉上雙眸,任由冰冷的雨滴盡情拍打自己的臉龐……   「你離開的話,我還有什麼活下去的理由嗎?」   「笨蛋。」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