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21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心靈診療所(骸綱)

 後記:
 
……我差點忘了還有這篇(靠)
開啟來看發現已經寫6K多字了,只差一點點就可以結束
所以速速把他寫完WWWWW
 
能寫寫被打臉的里包恩實在是太愉悅了(槍聲)
 
感謝觀賞ˇˇˇˇˇ
  
 
 
 
 
 
 
 
 
 
 
 
 
 
 
 
 
  純白,令人平心靜氣的空間。
  恰似教堂內的告解室,但聆聽人不會呢喃著神或主的名諱。
  不需要為自己的話語負責,只是敞開心胸釋放最真實的情感即可。
  沒有人會怪罪你。
  沒有人會藐視你。
  在這裡,只有心智特殊、千挑萬選出來的「聆聽者」聽得見你塵封已久的情緒。
  釋放出來吧。
  在抵達零界點之前。
 
 
 
  心靈診療所。
 
 
 
  「首領,這是這個月做出來的總報表,請您過目。」
  「首領,請批閱這些文件。」
  「阿綱,傍晚之前決定好這幾個企劃案的走向。」
  啪沙。
  深褐色腦袋沒力的趴在堆滿文件的辦公桌上,連帶的將幾座文件山給推了出去,寬敞的辦公室頓時宛如雪景一般的銀色世界,不過充當雪花的物品是枯燥乏味的重要文件。
  偶爾會聽見外頭的人閒言閒語,說首領真好當,不必出外勤,只要舒舒服服的坐在辦公椅上等人把東西送到自己面前即可──錯!如果可以,他真想讓這些人親自來體驗看看,一整天都被綁在椅子上是什麼滋味,常常批閱完一個段落後,屁股的神經就已經離他而去,站起來還會因暫失知覺而摔倒,比較起來,他還比較羨慕可以出出外勤的大家呢。
 
  嗶嗶。
  特製的辦公門發出響亮的門鈴聲,首領──澤田綱吉疲憊的用眸子瞟去一眼,輕輕嘆了口氣後,才努力爬起來坐正。
  伸手壓住對講機,看見站在外頭的庫洛姆後,便輕輕對著麥克風說:「請進。」身處隔音良好的辦公室內,好處是可以安心暢談機密,麻煩的是連請人家進門都得用對講機。
  「首領,這是這次任務的詳細……呃?」甫一進門,庫洛姆就被眼前的雪白世界嚇呆,她是有聽說最近首領工作量大增,但沒想到誇張到這種地步。
  「別在意,踩到它們也沒關係。」反正大部分都只是助理影印出來讓他再三核對而已,雖說和外勤比較起來的確是份簡單的工作,但幾千份看起來眼睛不脫窗也難。
  溫馴的點了點頭,但庫洛姆還是盡量避開文件往前走,直到抵達綱吉桌邊,才鬆了口氣。
  「首領,您辛苦了……」
  「沒什麼,執行任務的你們更辛苦。」微笑以示褒獎,而且這也是實話,雖然剛剛發了那樣的牢騷,但比起自己只有眼睛報銷,賣命工作的守護者的確更辛苦。
  「那我把報告放這裡,麻煩首領過目囉。」
  「好,謝謝妳。」
  「啊,對了,首領,這是外出單,也請您批准。」
  窸窸窣窣的簽寫聲頓時停止,掛著幾條紅色蜘蛛絲的眸子瞄著那張單子看了幾秒,爾後慢吞吞的接過來,簽寫。
  「拿去吧。」
  「謝謝首領。」
  話落,庫洛姆開心的鞠躬,而後再次小心翼翼的走過那堆文件地毯,離開辦公室。
 
 
 
  「里包恩,可不可以打個商量?」
  待藍波等人苦哈哈的將散落一地的文件山處理完畢,綱吉給了他們一個抱歉的微笑之後,轉頭對里包恩說。
  「嗯?真難得,你會鼓起勇氣找我商量,代表不是小事囉?」
  「……也不是什麼大事,我只是想問……呃……以後守護者的外出單可不可以略過我這一關?反正我都會照簽,有審或沒審還不都一樣……」
  聞言,里包恩敏銳的抬眉,那雙銳利的黑眸直直的朝綱吉射了過去,嚇得他僵直了身驅──真不愧是里包恩,光這一瞥就讓他有種肚裡肚外都被看光光的錯覺。
  「是不是有誰的外出單你不想看到?」
  「……」簡直是一語中的,褐眸不自覺的飄向旁邊。
  「讓我想想,進來請示外出單最頻繁的……是霧之守護者那裡嗎?」
  若有似無的顫了一下,綱吉閉上雙眼想蒙混過去,卻也心知肚明逃不過里包恩的法眼。
  「怎麼了?希望讓庫洛姆出去見見世面的人,不就是你嗎?」
  「……」不語,綱吉知道,在伶牙俐齒的門外顧問面前,他閉口不答才是最好的選擇。
  高瘦的身影走近辦公桌,輕皺眉頭觀察綱吉的面部表情……「啊,我知道了。」不懷好意的笑了起來,令綱吉的心臟又漏跳了一拍。「你在意的是陪她出去的人是六道骸,是嗎?」
  緊握在大腿上的手猛然緊縮,力道大到指甲都嵌進肉裡,但綱吉努力控制顏面神經,才成功讓臉部的表情維持原狀。
  「真想不到,你……喜歡庫洛姆?所以在忌妒骸嗎?」
  「……」
  「他們對彼此都很重要,你明白吧?要介入可是很困難的,更何況你是黑手黨首領,骸更不可能讓你接近庫洛姆。」
  「嗯,我知道……」
  見綱吉坦然示弱,但還是一副沒精打采的模樣,里包恩略一思考,便從懷裡掏出一張名片,在上頭寫下一串地址,遞給綱吉。
  「喏。」
  「呃?」
  「你看起來快累爆了,來這裡舒壓一下吧。」
  「舒、舒壓?」里包恩要他舒壓?綱吉不可思議的瞪著這張紙片,狐疑的望著眼前的男人。「你……確定這是舒壓的地方嗎?該不會是新的整人設施──唉唷!」話還沒說完,就被賞了一顆大爆栗,即使過了十年,里包恩教導他的方式仍是萬年不變的斯巴達教育,也難怪他會對這個提案感到困惑懷疑。
  「這個地方不錯,連九代首領退休之前都常去呢,雖然裡面的『聆聽者』會更新,但都是經過揀選的人,守護秘密都很有一套,你可以安心去舒壓。」
  「哈啊?」究竟是他理解有問題,還是這段話本來就沒頭沒尾的令人無法組合?
  「總之,去看看吧。」
  說完,便帶著稍稍狡猾的微笑離開辦公室,令綱吉眉間的皺痕略為加深。
 
 
 
  拿到那張紙片後,又過了幾個禮拜。
  綱吉有時會看看被擱在便條紙旁的紙片,但又旋即將視線拉回工作上,始終無法下定決心接受里包恩的建議。
  接受了,代表他必須面對現實。
  但現實是,他愈來愈無法忍受,愈來愈難簽下庫洛姆交上來的外出單。
  直到有一天,他的忍耐已經達到極限了。
  他,第一次,以工作繁忙為由,拒絕庫洛姆的會面。
  綱吉不知道這種麻煩的規定是誰制定的,但守護者等級的幹部只要沒有得到首領親自批准,不能在工作日擅離職守,就算只是出去買片麵包都得叫人代勞。
  煩躁地搔了搔亂髮,綱吉知道如果看見庫洛姆無辜的小臉,自己內心一把火會無法控制的燒出來,說出無法挽回的氣話──是有沒有那麼想出去,一周至少提交三四次外出單──不行不行,他不能這樣罵庫洛姆!
  深吸了一口氣,閉上雙眸呼出那口氣……抓起那張紙片,靜靜地凝視了好一會兒後,便起身走出辦公室。
 
 
 
  懷疑歸懷疑,困惑歸困惑──他還是來了。
  填寫一些簡單資料之後,綱吉就被帶到一個全白的小房間,在這裡,彷彿發出一點點聲音都能振出不小的回音,乾淨純白的不像現實世界。
  坐在椅子上,綱吉注意到牆上有個被封住的小窗戶,上頭有著和麥克風一樣的小洞孔──這大概就是里包恩說的「聆聽者」吧?
  以人類心理學來說,向別人分享自己的憂愁遠比自己一個人私下抒發還要來的有效,鬱悶的心情也比較容易得到解脫。
  「您好。」
  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綱吉聽出這是變過音的聲音,也對,「聆聽者」的身分的確不該洩漏出去,否則哪天被多疑的人暗中解決掉都不知道。
  「呃,我……」抓了抓後腦勺,綱吉有點緊張的望著那個窗戶,但很不可思議的,片刻過後,心情就沉靜下來了。
  或許是這些溫和的純白,和飄散在四周的凝神香的功效吧。
  「……我應該不用對我提到的人多加介紹吧?」
  「是的,只要說出想講出來的話即可。」
  這樣嗎?好……深吸一口氣,綱吉將雙手合攏在一起,雙眸半合的凝視著自己的指頭……思忖片刻後,綱吉閉了閉眼,終於決定將埋藏在心底許久的秘密傾吐出來。
  「我一直……都很羨慕C。」
  說出來的剎那,綱吉感覺到自己全身都在顫抖,絞在一起的手指也加強了力道,緊到手指都開始泛白了。
  「我知道,即使說出來,大家也會以為我在開玩笑,或是累過頭了精神不正常,尤其是R,他是最了解我的家庭教師,卻也以為我是因為喜歡上C而在忌妒M……」
  深吸了一口氣,綱吉的手仍然抖個不停。
  「但其實相反,我……我真的……很忌妒C……明知道是無謂的情緒,而且我也沒那個資格,但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感……」
  緊扭的雙手改為摀住潮紅的小臉,卻掩蓋不了開始染紅的耳朵。
 
  「我……喜歡M。」
 
  緊張到渾身都在抖,綱吉暗罵自己怎麼這麼沒用,明明是早就知道不會有結果的事情,卻還是控制不了脆弱的感情神經。
  「我常常對自己說,M只是把C當成妹妹看待而已,更何況,C是個貼心的好女孩,就算M真的喜歡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事實上,我根本接受不了,只能繼續自我滿足的欺騙自己,真是差勁……」
  心跳快到令他的呼吸加劇,綱吉按了按自己的心口,提醒自己冷靜下來。
  「明知道我對他來講根本就是不列入考慮的對象,卻還是忍不住期待他對和我相關的事情會有什麼反應──哈哈,當然,每次的結果都在預料之中,他對我的反應和對其他人無異,甚至反而更生疏、不想接近,也難怪,我跟他一樣都是男人,而且還是他仇視的對象之一,但就算這樣,我還是沒辦法拋開那種……反射性會有的期待……」
  落寞的垂下肩膀,淡淡的哀傷爬上了略帶薄霧的雙眼,綱吉自嘲的笑了笑。
  「算了,都結束了。明天開始,我就要接受爸媽一直替我安排的相親,試著去愛另一個女人……搞不好會比想像中還容易呢,畢竟我的初戀就是個女孩子啊。」
  從座位上起身,綱吉舒服的深呼吸幾下,緊繃的心情彷彿因方才的坦白而炸裂開來,恍若雪花一般緩緩降落在心田上……里包恩是對的,自己的確快要累爆了。
  要是不找一個地方爆炸一下,天曉得會惹出什麼風波。
  回過神來,綱吉想起要對「聆聽者」道謝,便又坐了下來,聲音聽起來愉快許多。
  「『聆聽者』先生,請問你還在嗎?」
  「在您說完前,我都會在。」
  「啊,我已經說完了,謝謝你,真的輕鬆很多呢。」
  「您的秘密將只會出現在我心裡,請放心。」
  聽罷,綱吉輕鬆的笑出聲,感激的輕敲牆壁兩下,而後步離房間。
 
 
 
  隔天,綱吉已經做好萬全的心理建設,他決定待會庫洛姆進來後要為上次的婉拒給她一個道歉,並帶著溫和的笑容替她簽好外出單。
  嗶嗶。
  來了。
  「請進。」回應的是門打開的聲音,緊接著是皮鞋踏在地板上的腳步聲……皮鞋?綱吉雖然察覺到似乎有那裡不對,但還是面帶微笑的抬起頭來──但這一抬,笑容瞬間消失,換上一臉驚嚇過度的痴呆樣。
  站在辦公桌前的男人,是已經好幾個月沒有見到面的六道骸。
  呼吸紊亂了下,綱吉不自在的迅速將眼神別開,撥了撥耳朵附近的頭髮蓋住發紅的耳殼,深深吸了一口氣後,便又繼續垂首處理公文。
  在骸開口前他不想先說話,因為對方的帶刺又不帶善意的回應每次都能讓他憂鬱一整個星期。
  幾分鐘如同幾小時一般的漫長,綱吉坐立難安的暗自希望骸先開口打破僵局,簽寫文件的速度不覺愈來愈快,不一會兒就剷平了那本以為要耗掉一整個早上的文件山。
  在摸不到新的文件之後,綱吉只好認命抬頭望著仍是喫著笑臉的男人……實在是看不出這是好意還是惡意的笑容。
  不過對象是自己的話,大概只可能是惡意吧。
  「呃,好久不見……那、那個……外出單交給我就好了……」為了骸也為了自己著想,綱吉扯出個勉強的微笑,希望他能盡早離開。
  但骸沒有回應他,自顧自的走到辦公桌邊,令綱吉神情緊張的往後移,盡可能地遠離他,腦中還不停地思考著他今天究竟是為了什麼事而親自大駕光臨從以前到現在都不屑來的首領辦公室……眉頭深鎖的揉了揉太陽穴,霎時,腦中的燈泡啵的一聲亮了起來。
  該不會……是因為自己上次不小心拒絕簽寫外出單,才讓他親自登門拜訪了吧?
  「那、那個,上次是我有點累才拒絕庫洛姆,這次不會了,把外出單給我吧──」
  「很漂亮的小姐呢,這就是你的對象嗎?」
  沉默了好半天終於開了他的金口,問出口的話卻讓綱吉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呆呆了發出了一聲。
  「哈啊?」
  「這個。」
  話落,綱吉的視線才落在他戴著手套的修長指尖觸碰的地方,上週奈奈親自拿來的相親照已被男人攤開來,面貌姣好、氣質出眾的美女照足以令男人捨不得移開目光──啪!的一聲,綱吉迅速將那張照片抽了回來,慌慌張張的塞進抽屜裡。
  「呃,對、對啦……不過我們還沒見過面,待會兒我才要打給她。」
  說起來,這對從小就沒什麼女人緣的他而言絕對是比S級任務還要困難SS級任務。想到這裡,綱吉就忍不住緊張的嚥了口唾沫,呼吸也不自覺的加快。
  其實在骸擅自掀開照片前,綱吉還沒看過這名千金的照片──他想等到這一邊處理好之後再來面對下一段。
  但沒想到今天卻是六道骸親自光臨,還擅自翻開他的相親照。
  「骸除了來交報告以外,還有外出單要簽吧?拿給我就好了,我馬上就簽好給你。」
  「哦呀,想趕我走?」
  臉角抽搐了下,綱吉連忙擺手否認。「不、不是啦!只是你很少出現在這裡,讓我覺得有點不適應……呃,不、不是說你不好,只、只是……」
  望著綱吉語無倫次的模樣,骸掩嘴笑出一聲氣音,令前者瞬間止住斷斷續續的滔滔不絕,滿臉通紅的低下頭。
  「你現在有時間嗎?」
  「欸?呃,文件暫時都處理完了,是有點時間啦……」
  「那聽聽我的煩惱,可以嗎?」
  一臉呆滯的望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綱吉的腦中瞬間閃過幾十甚至幾百種骸突然間找他談新的理由──結果是,想不到。
  沒有任何一個答案在套用他們的惡劣關係之後還可以成立。
  說也奇怪,在今天以前,骸是從來沒有主動跟他攀談過的,更不用提主動前來辦公室找他。
  想到這,綱吉忍不住悄悄讓視線往身後的落地窗飄去……要下紅雨了嗎?
  「其實呢,我一直有個喜歡的人。」
  一句話就將綱吉的思緒從遙遠的彼方硬生生扯了回來,並令他緊張的屏住了呼吸,雙眼睜的比龍眼還大,驚愕又困惑的凝視著早已自顧自坐在客用沙發椅上的骸。
  骸突然跟他談愛情方面的心事,正常嗎?
  「呃,那、那個,骸……」
  「那孩子遲鈍又膽小,腦袋不算聰明,體能看來也很弱雞,卻很受周遭人的歡迎,幾乎每個人都喜歡和他在一起,以他為中心旋轉著。」骸不理他,逕自翹著二郎腿講下去,綱吉只好抓了抓後頸,無可奈何的坐到他對面去聽他長篇大論。
  「精神明明懦弱的很,但在伙伴受傷的時候卻會憤怒到沒頭沒腦的站出來回擊,自己受傷時反而沒什麼反擊力,實在是個令人匪夷所思的傢伙。」
  「……」這是在闡述心上人時會用的語法和口氣嗎?
  「這種人還是第一次出現在我的世界觀裡。明明看起來平凡又沒主見,一臉施點暴力就會乖乖聽話的小囉囉表情,卻像太陽一樣照亮所有人……對我來講,刺眼的稍微過頭了呢。」
  「……」綱吉總覺得好像哪裡不太對,但仍舊沒有打斷骸的話語。
  「我沒有愛過,但我知道,單戀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尤其是完全沒有結果的戀情。所以我遠離那個人,裝作排斥他、討厭他,斬斷所有可以跟他接觸的管道和方法。只有這樣,才能讓這個絕症痊癒。」
  「……」眉頭稍稍皺了起來,綱吉愈聽愈是困惑,腦中好像有什麼東西浮現出來,卻又模糊的難以辨認。
  「但是我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喜歡那個人,不管過多久都無法改變這種心情,之後……果然不能小看年輕女性的直覺呢,一個不小心就被庫洛姆看出來了。」
  「……!」聽見庫洛姆的名字出現時,綱吉不自覺的倒抽了一口氣,但連忙用雙手摀住口鼻,幸好骸似乎沒有注意到他的異狀──這麼說,骸的心上人不是庫洛姆囉?
  雖然從剛剛那些過分的評論看來,確實不可能是在講庫洛姆。
  ……話說回來,有人會那樣講自己的心上人嗎?
  「庫洛姆知道之後想助我一臂之力,我攔都攔不住,她為了測試那個人的真心,開始頻繁的將一份東西送到他面前。」
  話落,骸停了下來,並睜開雙眸望著眼前的綱吉,後者吞了口口水後屏息,神經緊繃的看著骸從懷裡掏出一張折成四等分的紙,遞到自己面前。
  「……呃?」
  「這就是那份東西,你攤開來看看吧。」
  「……為、為什麼突然說這些……」
  「你看了就知道了。」
  緊皺著眉頭,綱吉面色凝重地盯著那張紙,好半天沒有任何動作。
  對面的骸雙手環抱在胸前耐心等候,沒有出聲催促綱吉,僅是靜靜著望著他。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喀咑喀咑的指針移動聲在此時此刻格外清晰,綱吉閉上雙眼,一一擊落腦中浮現的各種想像……怎麼辦,照骸剛剛的說法,他口中的「那個人」……自己好像認識。
  好難受。
  好討厭。
  這樣他日後該怎麼自然的面對那個人?
  而且到底為什麼要讓自己知道這件事情?
  睜眼,目光呆然的望著那張紙……算了,失落也好,難過也罷,這樣他才能更乾脆的斬斷這段依戀。
  在告解完後不是已經決定了,是時候該向前走了嗎?
  深吸了口氣,綱吉伸手拿起那張紙,眉頭深鎖的攤開它……
  現場空氣凝結了幾十秒,綱吉一瞬也不瞬的瞪著手上的紙,再抬頭看了看坐在自己對面,笑容滿面的六道骸。
  對看了好半晌,綱吉總算開始動作,他走到辦公桌邊拿起簽公文用的高級鋼筆,唰唰唰的在方才拿到的紙上簽名,並放回骸面前。
  「喏,簽好了。」
  「……你是故意裝不懂的嗎?」
  「雖然我很好騙,但這種程度的玩笑我還是分的出來的。是跟庫洛姆玩真心話大冒險時不幸抽到大冒險了嗎?為難你做這種事有點超過了,我會找時間跟庫洛姆說的。」
  「……綱吉──」
  「快回去工作吧,骸,我還要打電話給那位千金呢。」
  啪沙!
  一陣天旋地轉,綱吉在失去重心的那瞬間短暫的喪失了意識能力,當他回過神來,已經被一臉抑鬱的六道骸桎梏在身下,方才不經意被掃到的文件宛如片片雪花般的散落,佈滿了高級紅色地毯。
  綱吉呼吸急促的望著壓在身上的男人,纖細的身軀終於抑制不住的顫抖,眼角囤積的淚水終於潰堤滑出眼眶,並別過臉去試圖遮掩。
  「……你覺得我在戲弄你嗎?」
  「不管怎麼想都只有這個可能吧……一直跟我保持距離,從一開始就連見都不想見我的六道骸,怎麼可能突然有這麼大的轉變!」
  「剛剛沒在聽我說話嗎?我說過那是因為我以為這是一段沒有結果的路,所以避開了。」
  「那怎麼可能突然改變主意?怎麼想都不可能──」
  「因為你先告白了吶。」
  「就算我先告白──欸……哈啊?」
  見綱吉總算停下綿延不絕的機關槍否定,骸執起綱吉略帶薄繭的右手,靠在唇畔親吻,頓時將身下的人兒化成一尊石雕像。
  「在『診療所』的時候聽見了你的心聲,所以今天換我來請你聆聽我的。」
  剎那間,在「診療所」時的記憶彷彿跑馬燈一般被抽出記憶表層,在綱吉腦中瘋狂奔跑著……所以,那個時候在牆壁另一端的人,其實就是……
  噗咻!
  綱吉的腦袋冒出一團巨大的白霧狀蒸氣,臉頰抽搐了下,翻了個白眼便失去意識了。
  「……哦呀。」輕輕嘆了口氣,骸將動也不動的綱吉抱了起來搬到沙發上,讓他躺在自己的腿上……這樣的光景,在夢中不知道出現多少次了。
  「這次真該好好感謝阿爾柯巴雷諾呢。啊,他好像意外的喜歡甜點,給他送一車過去好了。」說話的同時,大手溫柔的輕撫著綱吉柔軟的髮絲,並撫下身去親吻那安詳的睡臉。
 
 
 
  「哈啾!」
  「里包恩大人,您怎麼了?在下還是第一次聽見您打這麼大的噴嚏……」
  「……沒事。比起這個,蠢綱的相親安排的怎麼樣了?」
  「啊,這個……聽說對方跟別人私奔了……」
  「……算他走運。」
  「欸?」
  「沒事,我自言自語。吶,你先回總部吧,我還要去其他地方辦點事。」
  「好的,那在下先告辭了。」
 
  打發掉巴吉爾之後,里包恩從西裝內袋掏出一根菸,叼在嘴上點火,輕吸了口,吐氣……自從知道綱吉喜歡庫洛姆之後,里包恩有仔細思考過這個問題。
  庫洛姆也是個不錯的對象,如果沒有六道骸阻撓的話,讓他們在一起也不是不可以。
  因此,里包恩才會以「守護者的義務」為由要六道骸到那間心靈診療所待命,目的就是想讓他知道綱吉對庫洛姆是認真的。
  涉世未深的綱吉或許看不出來,但在身經百戰的里包恩眼裡,六道骸對庫洛姆的愛與其說是戀人的愛,不如說是哥哥對妹妹的保護欲。
  雖然他口口聲聲說討厭黑手黨,但也安分的在總部裡待超過十年了,有庫洛姆在,他也不太可能意圖謀反。
  而庫洛姆,從她頻繁往首領辦公室跑這點看來,應該對綱吉也有興趣。
  既然兩情相悅,那事情就好辦了。只要讓六道骸明白綱吉會好好對待庫洛姆,還會有什麼問題呢?
 
  滅掉最後一點的菸屁股,將菸頭丟進一旁的垃圾筒內。
 
  「每次都給我添這種麻煩,真是一點長進都沒有。」
  話落,便邁開大步走回總部……
 
  他不知道,這件事早已朝和他所想完全相反的方向前進了。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