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0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彈丸論破》孽緣(狛日)上篇

    夜深人靜的便利商店,杳無人煙。   將最後一箱貨物堆進倉庫內,日向創拍了拍雙手,輕輕揮去額際上的汗珠。   在職一個月,終於從一竅不通的菜鳥升級為能夠獨當一面的熟手,神經質的店長終於放心將大夜班的工作交給他一個人扛,不會在旁邊管東管西。   只不過……   打了個呵欠,將貨物全數整理完後,日向回到櫃台坐著──大夜班的時薪高、事情少,缺點就是不能睡覺以及無聊到了極點。   發呆放空了幾十分鐘後,日向站了起來活動筋骨,秉持著領錢就是要做事的良好品德,開始在收銀台摸東摸西的找事情做,例如怎麼把活動的贈品擺的比較好看、廣告讓客人較易拿取之類的……手停了下來,目光落在一個現代藝術畫展的廣告上。   閒著也是閒著,日向拿了張廣告起來閱讀,但看沒幾眼就放了下來,面有難色的抓抓頭。   嘛……說他不懂藝術好了,他實在是搞不懂這些作品的價值在哪裡。   畫展標題雖然以「深沉優美」來形容他的作品,但日向左看右看,甚至歪著頭緊盯著他的作品,怎麼看都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怪」。   這位藝術家的美感他實在無法苟同,線條歪七扭八、背景跟色彩也亂七八糟,有些地方還會畫些不搭嘎的東西搭配,說是抽象畫也不像抽象畫,跟正統派的畫作也搭不上邊,看了幾眼就讓日向覺得頭痛,並莫名的憂鬱起來──啪沙!將廣告丟回那一疊的最上層,不想再多看一眼。   深夜時分本來就特別想跟活人說話,獨自一人的寂寞加上難以理解的廣告單畫作,讓日向的焦慮更上一層樓,頭痛的揉了揉雙眼。   但說也奇怪,這個廣告已經好幾天了,每天都有不少人拿取,而且以女性居多……瞄了眼傳單上的名字──狛枝凪斗──很特別的姓氏,跟自己的菜市場姓不一樣,名字也很特別,猛一看還會以為是女孩子的名字。   從他擁有那麼多女粉絲、作品扭曲難懂看來,八成是個略帶憂鬱氣息的文藝青年吧。   聽起來就是個跟自己八輩子打不著關係的人。   不過回頭一想,其實不只女孩子哈他,店長跟幾位男同事也都說很欣賞他的作品,還有幾位說曾經見過他本人,是個看起來很纖細的美青年,不過話很少也不怎麼笑,如同他的作品一般憂鬱、難以親近。   連面對女店員都沒什麼反應,聽說會露出一點客套微笑,但皮笑肉不笑。   會有這麼多店員見過他,是因為聽說他就住在附近,算是這間店的常客。   思及此,日向不禁困惑的皺皺眉頭,但還是不忘工作,盡責的拿起抹布擦拭飲料櫃……雖說資歷還不久,但好歹也在這間店工作一個月了,他卻從來沒有見過狛枝的廬山真面目。   他可不記得有哪位常客如此冷若冰霜。   而且前輩們也說,他的作息十分奇怪,雖然白天偶爾也會出沒,但多半還是夜半時分才會出現,會在店裡晃很久卻只買一瓶飲料或一包零食,而且飲料都只買特定的一種,對其他飲料絲毫不感興趣……至於是什麼飲料,日向沒有詳問,他對這位古怪的藝術家沒什麼好感,也就不會想探究。   但日向已經單獨值大夜班將近半個月了,卻還沒碰過如此奇葩的的客人,不禁令他開始懷疑這只是店長信口胡謅的。。   「日向君,回過神唷。」   沉思的另一端傳來一句話打破日向內心世界的寂靜,幸好這聲不大不小,宛如一滴水滴進水潭而產生的漣漪,日向才沒嚇到整個人跳起來。   「啊……抱、抱歉,剛剛在想事情。」慌慌張張的拿起客人擺在桌上的商品,匆匆一刷。   「不要緊的,日向君,我們都這麼熟了。」客人好脾氣的笑了笑,看著日向君替自己那一大籃的物品結帳。   「你是我在這家店最熟的常客呢,每天半夜都在等你出現。」終於有活人可以對話的日向心情大好的哈哈笑,放慢了刷商品的速度。   聽罷,對面的客人眼底注入了些許的亮光,不難看出他此刻感受到的喜悅。   「日向君這麼期待我來嗎?」   「對啊,你脾氣好又很好聊,人也總是笑咪咪的,長的也很好看,真不曉得店裡的女孩子怎麼會放過你。」封閉已久的話匣子一打開,日向毫不掩飾的直說直話,並走到旁邊的飲料櫃拿飲料。「這罐當我請你的,你都喝藍羊對吧?」   「沒錯,謝謝你,日向君。」   替客人將那一大包結好帳後,日向也從自己的皮夾掏了藍羊的錢放進收銀機。   「今天你趕時間嗎?」眼帶期待的望著客人,後者笑笑的搖搖頭,日向開心的將對方買的東西稍微推開一點。「有人可以聊天真是太好了!」而且對方是客人,從監視器看來就像是客人在問東西,可正大光明的聊到爽。   「那我們來聊聊……日向君剛剛在想什麼吧,很少看見想的那麼出神的日向君呢。」   「欸?啊,就是……唔……我不曉得你知不知道一位藝術家,就是這位。」拿起收銀台上的廣告單,擺到桌上給客人看。   客人眨了眨眼,表情沒有多大的波動,笑容不改。   「我知道,這是最近要開的畫展的廣告吧?」   「是啊……呃,他蠻受歡迎的呢,白天有很多客人拿取跟詢問,店裡的姐姐妹妹們也很哈他。」   「但聽日向君的口氣,似乎不太苟同囉?」   一語道破,日向君不好意思的別開眼。   「也、也不是啦……如果你也喜歡他的話我跟你道歉,我不是說他不好……只是我個人不太理解而已……」   「不會不會,我也站在日向君這邊唷。」客人笑笑的擺擺手,要日向放心。「這種歪七扭八、奇形怪狀的畫作會這麼受歡迎,真的很教人意外。」   語畢,原本有點不好意思的日向露出一副找到知音的感動表情,歡天喜地的抓起客人的手拍了拍,而後大大的鬆了口氣。   「太好了──還想說萬一你也是他的粉絲該怎麼辦呢!」   「怎麼可能呢,真要我說的話……這種垃圾般的作品還有粉絲這件事,本身就很不可思議了。」   垃圾?   「呃……也、也不是這麼說啦,可能我們不懂他的美學吧。」不太習慣把話講的太重,日向有點尷尬的打著哈哈。   「不不不,我是真心這麼認為唷。日向君看到這些作品是不是也感受到莫名的憂鬱呢?明明是這麼差勁的作品卻還能開畫展,這個世界太沒天理了。」   淺褐色的雙眸連連眨了幾下,看他的樣子似乎真的不是為了附和自己而說的,全都是發自他內心的肺腑之言……但為什麼呢?   講到這個地步,已經算是厭惡了吧?   「你……很討厭他嗎?」   「從來沒喜歡過。」客人不假思索的說著,連零點一秒的遲疑都沒有。「日向君果然很特別呢,就算身邊的人都對這東西抱持著過高的評價,你也不會隨波逐流。」他認真的眼神和真摯的口吻令日向感到些許的不知所措,平時都被歸類在平凡人的日向還是第一次接收到這樣的視線。   「特別什麼的……也沒有啦。」不太自在的緊抓自己的手指,日向絞盡腦汁想著有沒有轉移話題的方法。「我們不喜歡,但別人喜歡吧,你在別人面前別這樣說話唷。」老好人的性格啟動,雖然對方只是個連名字都還不知道的常客,日向還是給了點忠告。   「這我知道,只有日向君最懂我了。」   ……聽起來有點奇怪,不過算了。   下意識的把眼神別開,無意間注意到收銀機上的時間……居然已經過這麼久了!日向趕緊將商品包好推給客人。   「不小心耽擱了你這麼久的時間……我差不多該開始打掃了。」還有幾個小時才交班,完全不工作有點過意不去。   「才不是耽擱呢,能跟日向君獨處這麼久,可是要修羅好幾天才能換來的幸運唷。」   「又來了,有時候我真有點聽不懂你在說什麼。」爽朗的哈哈笑著,在客人接過商品後,彷彿想起了什麼一般的啊了一聲。「對了對了,我們認識這麼久了,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客人笑而不語,將商品拿下收銀台。   「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嘛,只要我知道日向君的名字就好了。」   「這樣很奇怪吧?跟我說啦。」   喫在臉上的微笑略為加深,柔和的貓眼笑瞇成了一條線。   「好吧,不過日向君可能會嚇到唷。」   「嚇到?」   難到他是名人嗎?長這麼好看,或許是藝人?日向不太關注娛樂新聞,沒見過他也是很正常的。   「哈哈,難道你是名人嗎?這也不錯呀,榮幸之至。」   「這是我的名片。」   蒼白纖長的手將名片遞到日向面前,指頭上殘留的顏料在他淨白如紙的膚色上清晰可見。   ……顏料……?   接過名片定睛一看,「狛枝凪斗」四個大字清清楚楚的印在上面,日向宛如被梅杜莎盯上的戰士一般,白化成一尊說不出話的大石像。   「我叫狛枝凪斗,近期要拿那些奇怪畫作開畫展的垃圾蟲,請多多指教囉,日向君。」   說罷,便伸手摸了摸日向僵直的臉龐,心情愉悅的步離便利商店,留下腦袋一片混亂的日向……   日向創生平第一次想挖個洞跳進去,一輩子住在裡面不出來。   回到家後,本該補眠的日向卻睜著佈滿紅血絲的雙眼不睡,失魂落魄的抱著膝蓋,瞪視著腳間的榻榻米──他剛剛居然在本人的面前說他的作品奇怪、難以理解,還自以為是的給了個忠告……如果時光可以倒流就好了,打死他也不會做出這麼失禮的事情。   不過……那真的是狛枝嗎?   他跟傳言的內容相差太多,以至於完全沒聯想到那是他。   傳言說他冷若冰霜,但實際跟他相處時他總是笑容滿面,眉頭沒皺過一下;傳言說他話不多,但其實非常健談,常常會聊到忘記時間;傳言說他憂鬱且難以親近,日向反而覺得像他這麼親切好脾氣的人已經很少見了。   一切種種,都讓人難以將他和謠傳裡的怪人混為一談。   嘆了口氣,日向縮進棉被裡把自己包起來,只剩招牌的天線露在外頭。   還以為交了個不錯的朋友,沒想到這麼快就被自己毀了……說實話,日向有點沮喪。   看了看時鐘,決定還是逼自己睡一下,否則今晚的大夜可熬不過去……而且狛枝應該不會再來了,又要開始度過孤零零的夜晚。   「晚安吶,日向君。」   手上的集點卡應聲散落一地,日向瞠目結舌的瞪著仍像沒事人搬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男人,而後回過了神,趕緊蹲下身將集點卡撿起來。   但撿到一半,那雙被顏料染色的白皙雙手右伸到了他面前,跟他一起撿拾集點卡。   「日向君怎麼了?臉色不太好看,身體不舒服嗎?」   「……」   接過狛枝遞過來的集點卡,日向連瞄都不敢瞄他一眼,速速回收銀台擺置卡,但還是有悶悶的說了聲「謝謝」。   狛枝見他慌慌張張的模樣,便暫時離開收銀台採購商品,臉上的一百零一號笑容完全沒變,不如說他今晚心情似乎比平時還要好。   待他離開收銀台後,日向大大鬆了口氣,終於敢偷偷看他幾眼──看他的樣子真的完全沒有生氣,彷彿昨晚的事完全沒發生一樣。   但對人家失禮是事實,日向可無法接受自己就這樣得過且過,因此深呼吸了幾口氣,終於決定要上前向他道歉。   「那個,狛枝先生……」   「日向君,我們同年,不需要加敬語唷。」   「呃……但您是客人……」   「我們是朋友呀,都已經那麼熟了。」   聽他這麼一說,日向更覺尷尬……居然當著朋友的面說他的不是(雖然自己不知情),這個朋友做的可真失敗。   「好吧,那……狛枝。」待狛枝轉頭過來看他後,日向便彎腰做出九十度的鞠躬大喊著。「對不起!」   狛枝沒有立刻回話,他閉上雙眼抿緊唇瓣,但嘴角還是稍縱即逝的抽搐了一剎那──而後深呼吸,維持一貫的笑容轉向日向。   「日向君不需要這樣──」   「不!昨天我太失禮了!真的很不好意思!」   「這樣啊……那為了抵銷日向君的罪惡感,我有一件事情想麻煩你,可以嗎?」   聞言,日向終於感激的把頭抬起來,點頭如搗蒜。   「當然!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你儘管說!」   「我的新作品需要一位模特兒,日向君可以當我的模特兒嗎?」   「嗄?」   滿頭的熱情瞬間被澆熄,日向壓根兒都沒想到會有人要他當模特兒,而且還是現今最受歡迎的藝術家之一──雖然他實在不懂他的美感。   撇開他的美感不說,像自己這麼平凡又沒特色的傢伙能勝任這個工作嗎?   「呃……模特兒的話,我們店裡有更適合的人選,如果你不好意思問他們,我可以幫你問。」那幾個前輩哥哥都屬於美型角色,聽說還有客人自成他們的後援會呢。   沒想到,狛枝俊秀的臉龐瞬間黯淡下來,失望的別開眼。   「果然不願意啊……當我這種垃圾蟲的模特兒,肯定是擔心我會畫得很奇怪……」   一顆大石頭重重的朝日向的心頭砸了過去,痛的他一瞬間爬不起來。   「不、不是啦!我只是覺得我不太適合……」   「算了,沒關係,像我這麼差勁的畫家還敢奢望日向君會答應我,真的很不自量力。」   …………就說了不是這樣啊啊啊啊啊!   日向的內心無助的吶喊著。   「狛、狛枝……」   「像我這樣的廢物,果然還是去畫跟我同等級的蟲子比較適合,怎能妄想高攀日向君這樣的人……」   就像遊戲裡被擊敗一樣,日向捂著臉,血條歸零。   「……我知道了啦,我當你的模特兒就是了……」   「咦……?」   「我說,我願意當你的模特兒啦……不過要是你發現我真的不適合的話,儘管跟我說,不要怕不好意思喔。」大概要等他拿起筆來創作時,才會發現自己是如此乏善可陳的普通青年吧。   「真的?真的嗎!」開心的抓住日向的手,像個孩子似的跳來跳去,連自己的購物籃踢翻了都沒自覺,直到日向抓住他的手臂要他冷靜。   「好、好了啦……那時間你再跟我說,我──」   「後天可以嗎?日向君後天開始連休三天對吧。」   「欸?你怎麼會知道?」這陣子大夜都他一個人扛,才得以一次休三天假……不過他怎麼會知道?   「傍晚可以嗎?白天還要去學校。」不著痕跡的把話題帶開,邊將自己的手機號碼塞到日向手裡。   「啊,對喔,你還在讀大學……」原先以為他只是個普通的大學生就很羨慕了──因為日向連大學都沒得讀,高中畢業就得出來找工作──現在知道他可不只是個普通的大學生,還是超齡辦畫展的優秀藝術家,感覺彼此的差距又更上一層樓。   「明天就請日向君在家好好補眠休息。那就先這樣囉,好期待後天的到來啊!」開心的踩著跳步跳出門外,連東西都沒買,令日向一頭霧水的呆望著他的背影,直至他消失在馬路的盡頭。   有這麼高興嗎?以他的名氣和條件,應該隨便一問都有一拖拉庫的人排隊當他的模特兒,隊伍可排進日本海都沒問題才對。   ……算了,這也是他奇怪的地方吧。   決定不再多想狛枝的事,反正他沒生氣就好了。   日向將被狛枝踢翻的購物籃和商品歸位,回到崗位繼續工作。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