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同居日記【六】(骸綱)

      十月五日,星期二,天氣晴時多雲偶陣雨。   經過那場無妄之災後,我現在跟房東的距離都保持七步以上,一回家就是鎖進自己房間,吃飯也自己偷偷溜出去吃,正因如此,現在多了一筆食物的開銷,但與其被房東惡意玩弄,我倒寧可替自己的錢包減肥。   也許對外國人來說,接吻根本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把舌頭伸進去可能就跟吃飯一樣稀鬆平常,可是抱歉!我只是個普通的日本人,經不起這種玩笑!   真後悔那天沒有反咬回去!   要不是因為發生這種事情,房東提供我三餐外加宵夜的慷慨可能會讓我感激不盡,因為替我省去了不少伙食費。   但為了自身的尊嚴,只好委屈一下我的荷包了。   今天一回家,我就發現玄關多了一雙鞋子,是女孩子的鞋子,做工看起來很精緻,肯定是有錢人家的千金才會穿的款式。   ……哼,打從一開始就這樣不是很好嗎?戲弄我之後再把女人帶回家,這傢伙真是惹人厭到了極點!   進客廳後我就看見那名女性,她看見我之後緊張的從沙發上起身問好,我有點受寵若驚的回應,對這位不速之客的不好印象也隨之煙消雲散。   好漂亮的女孩子,雖然右眼好像因為受傷而用眼罩遮住,可是卻沒有掩蓋她漂亮的臉蛋和氣質,髮色和瞳孔都是順眼的暖紫色,髮型……呃,該說六道骸很過分嗎?居然要一個女孩子弄出跟他一樣的髮型。   雖然就這名女孩子而言,並不難看。   之後六道骸就從廚房出來了,而我則是立刻扭頭就走,回到自己房間,壓根不想看見他跟那女孩間的互動,又不干我的事情!   之後,我猶豫了一下該不該現在出去,最後還是決定走出房間,正巧看見那女孩要離開客廳,她注意到我出來時露出了微笑,走過來對我說了一些我聽不太懂的話……可能她誤會了什麼吧?反正六道骸應該會解釋的,我不用替他操這個心。   原本想問她為什麼要離開,但她二話不說的拎起自己的行李箱,並對客廳裡的六道骸說了聲「哥哥再見」。   正當我也要穿鞋出門吃飯時,六道骸卻叫住了我,他的口氣沒有像以往一樣那麼輕浮又討人厭,讓我的心一時軟了下來──來不及了,我已經停下腳步了。   他走到我身邊,似乎是想碰我卻又不太敢碰,最後輕拍我的背一下,我沒太大的反應,他才恢復原有的笑意跟我說,今天來訪的女孩子是他的妹妹,希望我不要胡思亂想。   有時候──不,其實是常常,我真的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麼,為什麼要對我解釋?跟我又沒有關係……雖然在他講完這句話之後,我的心情莫名的好很多,所以今天有留在家裡吃飯,吃飽後還留在客廳跟他一起看電視。   ……   老實說,我也不了解自己到底在想什麼了……   上回的豆腐不小心吃過頭,骸知道自己的一時衝動已經毀掉綱吉對自己的信賴感,真可謂「小不忍則亂大謀」啊。   不過他不氣餒,只要綱吉沒有氣到想搬出這個家,他都還有機會。但是像之前那麼吃香──更正,是那麼超過的行為就無法實行了。   一想到持續好幾天都用關公臉面對自己的綱吉,骸就很後悔那一天的衝動,雖然他覺得綱吉應該不討厭,但這種話如果說出來,就算綱吉脾氣再好,大概也有八成的機率會賞他一拳,所以這種話還是藏在心裡較為妥當。   叮咚。   清脆的門鈴聲響起,骸待在位子上靜默了好一會兒,最後才慢吞吞的走到玄關開門,沮喪的心情令他無法提起精神,和平時容光煥發的模樣大不相同。   「骸大人!好久不見──呃?」   招呼聲倏忽中止,紫髮少女有點猶疑的望著骸那張帶點憂鬱的俊臉,要不是世界上很難找到跟他一樣俊秀美型的男人,她還會以為誰把他給掉包了。   「歡迎,庫洛姆,真的好久不見了。」   庫洛姆是他的親生妹妹,小他兩歲,是雙親暫居在日本時生下的孩子,小學讀到一半就被帶回義大利生活了。   而骸,則是在義大利出生、兩歲到日本生活一段時間的義大利人。最近因為家裡的兩老對自己的婚事囉唆個不停,整天嚷著自己都二十五歲了還不找對象,無法忍受之餘,他才會不顧他兩的反對,隻身前往日本定居。   沒想到這一定居就遇到綱吉,倘若他不是無神論者,一定會覺得這就是所謂的命運。   可惜,他是十足十的無神論者,字典裡根本沒有「命運」二字,他相信綱吉也不會接受這種怎麼聽都像討好女孩子的甜言蜜語說法。   最糟糕的情況,就是綱吉對自己露出噁心至極的表情……就算他是六道骸,也不一定能夠承受這衝擊性十足的畫面。   被領進客廳,庫洛姆從剛剛開始就在觀察骸的種種行為,無論是差點把方糖夾進紅茶裡,還是把咖啡豆到進茶壺內,亦或是開水剛沸騰就伸手碰茶壺,一切的一切,全都看在她眼裡。   這是她那完美無缺的六道骸哥哥嗎?   「哥哥,你有什麼心事嗎?」   一驚,骸這才回神,發現自己差點把咖啡豆直接倒進杯子裡,有點尷尬的咳了幾聲,好不容易才把一壺熱茶泡好。   至於為什麼會驚訝,因為庫洛姆平時都不稱呼他為哥哥,她喜歡稱呼他為骸大人,如果「哥哥」這個稱呼詞出現,就代表庫洛姆有正經事要跟他談。   「……我──」   原本想隨口塘塞過去,沒想到一對上庫洛姆天真無邪的大眼睛,擅於製造謊言的聰明腦袋卻瞬間一片空白,吐出一個「我」字後就沒下文了,他生平第一次覺得編織謊言原來是如此困難的事情。   躊躇了半晌,骸已經喝下了好幾杯香茶,卻怎麼樣就是說不出口,戀愛實在是一項恐怖的病症,平時敢作敢當的自己居然會變的如此窩囊。   此時,庫洛姆先開口了。   「骸大人,你……戀愛了嗎?」   ……果然不能小看少女的直覺,一語道中。   「咳……可以這麼說……」   沒想到,原本帶著狐疑表情的庫洛姆左眼瞬間亮了起來,開心的拉著骸的手蹦蹦跳了幾下,彷彿中了頭彩般的狂喜。   「爸爸媽媽知道後一定會很開心!是日本人嗎?很可愛嗎?幾歲?還在讀書嗎?如果在工作了,是什麼職業?」   一窩蜂的問題劈哩啪啦砸到骸身上,骸先拍了拍庫洛姆的肩膀要她稍微冷靜一點,而後坐下,慢條斯里的再喝一口茶。   「到底怎麼樣嘛!骸大人。」   「別急嘛,庫洛姆……妳的茶都冷掉了唷。」   「當然急呀!骸大人的眼光比天還高,現在居然有意中人了,我好想知道是誰這麼有本事!」   淡淡抬眸瞥了庫洛姆一眼,優雅的將茶具放到桌上,修長的指頭相互交叉,手臂置於大腿上,骸以他過人的記憶能力,分毫不差的回答了庫洛姆方才丟出的所有問題。   「是日本人沒錯;至於外貌,他大概是除了家人以外,這輩子唯一會讓我覺得可愛的人類;他比妳大一歲,就我的情報指出,他的生日就快到了,這個月的十四號過後他就二十四歲了;他的學歷只有高中畢業,也不是上班族,目前在我家附近的咖啡店打工。」   一口氣回答所有的問題,而庫洛姆也不是省油的燈,當骸的妹妹當這麼久了,少說也得有兩把刷子,這段話雖然得消化久一點,但她還是能夠在不請骸重複一次的情況下將情報吸收完畢。   「這樣啊,好想見見她呢!骸大人已經開始追求她了嗎?」   「算是開始了……可是最近我做的太過火,他正在跟我冷戰……」   「咦?」   「我還沒正式跟他告白,可是已經用計奪走他的初吻了……以他的反應看來,那應該是初吻沒錯。」   話落,庫洛姆手上的茶杯應聲掉落,砸在地上摔個粉碎。   「骸、骸大人,你怎麼可以這樣做?初吻對東方女孩而言有很重要的意義啊……」   「哦呀,這就是癥結點了,庫洛姆……日本男孩也是嗎?」   「欸?」   見庫洛姆頓時一呆,骸明白她擅自認定自己的對象是可愛的日本女孩。可惜……錯!是可愛的日本青年才對。   「妳沒聽錯,我喜歡的人是日本男、孩,不是女孩。」   小嘴合不起來,庫洛姆震驚的愣在原地和骸大眼瞪著小眼,最後用力捏自己的大腿一把,痛哀一聲之後確定這不是夢境。   有點混亂的抓了抓頭髮,庫洛姆試著整理一下腦中的情報,而骸也沒有催促她,靜靜的將新的茶杯推到她面前,倒入熱茶。   半晌後,庫洛姆深吸了一口氣,並拿起茶杯喝了一大口茶,之後吐氣……抬眸,清亮的紫眸一瞬也不瞬的望進骸眼裡,後者也毫不退縮,直勾勾的看回去。   「對不起,骸大人,我竟然擅自想成是女孩子……」   「這無所謂,庫洛姆,在這異性戀為多數的時代裡,妳會有這種直接反應是正常的。」   「嗯……不過骸大人,你這樣還是不行。」   「欸?」是他的錯覺,還是話題突然跳到另一頭去了?   「就是強吻,既然是用計,而且他又這麼生氣,代表是強迫的……對吧?」   「……」不愧是他的妹妹,分析和結論都一針見血。   「他沒有要求搬出去嗎?」   「目前還沒有……我最近不敢貿然靠近他,擔心碰他一下就立刻翻臉說要搬走。」   「這樣啊……那我覺得骸大人有希望耶,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讓他瞭解你的誠意,這樣一來他應該就不會這麼生氣了吧。」   看庫洛姆難得信心十足的模樣,骸突然覺得自己的智商降到了零點,因為……他完全不明白,為什麼這樣他就不會生氣了?現在的綱吉可是氣到寧可吃外面增加生活負擔也不肯搭理他的程度耶。   「那個……庫洛姆,可以解釋一下嗎?為什麼說我有希望?我倒覺得他現在一定把我列入黑名單了……」   說完,庫洛姆的表情變的有點古怪,彷彿眼前的人並不是她認識二十三年的哥哥,而是一個酷似她哥哥的珍禽異獸。   「戀愛果然很恐怖,骸大人,你居然連這麼簡單的推理都不明白了……」   「……」親生妹妹第一次用這種話數落自己,他卻連半個字都回不出來,因為現在連他都覺得自己的額頭上寫著一個「笨」字,是天字第一號大白痴,什麼事情都想不透。   「他會生氣,就是因為他覺得備受汙辱,一般人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攻擊你的要害之後就包袱款款逃之夭夭,怎麼可能肯繼續留在你家?所以另一個解釋就是,他不討厭你,甚至可能有點喜歡你,他氣的是骸大人用計強吻,給他一種很輕浮又很隨便的感覺。所以現在只要讓他明白你的心情,相信他就不會這麼生氣了。」   聽完一連串的解釋之後,骸登時覺得自己就像福爾摩斯裡面的華生醫生,事實明明就擺在眼前,卻彷彿腦袋打結一般完全無法看清真相。   靜默了好一會兒,骸居然覺得這是一項艱難無比的任務。   「讓我想想該怎麼跟他講……我先把破掉的茶杯拿去廚房處理一下。」   居然逃走了!   庫洛姆鼓著腮幫子瞪著骸生平第一次落荒而逃的背影,嘆了口氣、搖了搖頭……「喀嚓。」   聞聲,庫洛姆轉過頭來,剛好和綱吉的視線對上,她興奮的站了起來,小臉染上一層漂亮的淡紅色。   「你、你好,我是庫洛姆˙髑髏,叫我庫洛姆就行了。」   眨了眨褐色的大眼,綱吉似乎有點受寵若驚,畢竟他是第一次碰到女孩子主動向他自我介紹。   「呃,妳、妳好……我是澤田綱吉……」   見綱吉正在打量自己,庫洛姆也就寬心的打量回去──暖褐色的髮叢、大而明亮的靈眸、白裡透紅的小臉……不愧是被哥哥看中的人,水準果然不在話下。   接著,廚房的方向傳來一陣腳步聲,庫洛姆下意識的將視線移到骸身上,豈料下一秒就聽見急速奔跑的聲音,回頭一看,綱吉已經消失了,樓上也緊接著傳出用力關門的聲音。   嗯……好吧,也難怪骸大人會這麼擔心了,這似乎已經超越冷戰,已經達到連看都不想看的地步了。   「就是這樣。」   有點無奈的露出苦笑,而庫洛姆雖然深表同情,卻也沒忘記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但繼而責備他會讓她有種毆打落水狗的錯覺,這種時候還是安慰他較為得宜。   「別擔心,他還沒要求搬出去就是很大的鼓勵,加油!」   「……我覺得還是不要──」   「那我先走囉,骸大人,加油加油加油!」   刻意打斷骸的話語,庫洛姆速速起身走向玄關,剛好看見綱吉從二樓走下來,她不顧骸的輕拉反對,大步走過去對綱吉微笑。   「骸大人就拜託你了!」不給綱吉反應的時間,她迅速的衝向玄關,拎起自己的行李對著客廳大喊:「哥哥再見!」然後,就像一陣風一樣消失在玄關裡了。   被風颳到的綱吉有點錯愕的愣在原地,這漂亮的女孩子是……骸的妹妹嗎?不過,也有可能是情人間的暱稱……猛然回神,綱吉搖了搖頭,低聲咒罵自己幹嘛想這麼多,六道骸想交女朋友不干他的事,他也沒理由多管閒事。   將錢包塞進口袋裡,綱吉從鞋櫃裡拿出自己的鞋子,正準備套上它出門吃晚餐……   「綱吉。」   動作停住,因為骸的聲音不像平常一樣充滿理所當然的討厭語氣。他感覺到骸走到自己身後,似乎正在猶豫能不能拍自己的肩膀。   最後,骸仍然拍了拍他的背,這輕微的觸碰和前幾週的親密接觸比起來實在是好太多了,因此,綱吉心裡的不愉快稍稍減弱。   「那個女孩子是我的親生妹妹,今天才從義大利過來……你可不要想太多唷。」   「這樣啊……不用特地跟我講沒關係,反正與我無關。」   聽罷,一股陌生的尖銳感悄悄地扎進骸的心頭。沒錯,這的確與他無關,雖然早就料想到綱吉會有這樣的應答,但實際聽見時還是有點無法忍受。   ──好痛。   不過至少綱吉肯跟他講話了,應該不會拒絕晚餐了吧?   「今天願意吃晚餐嗎?」   沉默了好一晌,直到骸以為今天又沒望的時候,綱吉淡淡的開口了。   「嗯,謝謝你的招待……」   事實上,骸很意外,卻也非常開心。   雖然,他仍然不明白綱吉的態度為何會突然轉變。   晚餐過後,綱吉處理完碗盤,反常的沒有立刻關回房間,反而坐到另一個沙發上,雖然沒有說半句話,但綱吉確實留下來和他一起看電影了。   若是平常,骸可能會用慢條斯里的語氣詢問綱吉留下來看電影的理由,但現在綱吉才稍微肯理他一點,他可不想又破壞這難能可貴的和平,只好暫時把想說的話憋在心裡發酵。   而綱吉這方面,他整個人縮到沙發椅上,將小臉靠在膝蓋間盯著寬大的螢幕,電影的影像映在綱吉水亮的眸畔上,但從他呆滯的神情看來,精采的劇情並沒有跟著進入他的腦中。   抓緊自己的手臂,綱吉對現下的自己困惑不已……為什麼他還不搬出去呢?為什麼他還願意留下來吃飯呢?當骸表明庫洛姆指是他的妹妹時,心裡為什麼會產生一絲絲的喜悅呢?   小臉埋進手臂裡,電影的配樂和台詞聽起來如同噪音一般刺耳,使他的腦袋更加混亂。   他到底怎麼了?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