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綱吉2010年生日特別企劃》煙火(骸綱)

      璀璨明亮的火花在黑夜裡綻放,照亮了在河岸觀賞的每一張臉孔,閃爍的星火在每人眼中形成一片美麗的銀河,接連不斷的讚嘆聲和歡叫迴盪在火苗點綴的夜空中,完整展現了濃厚的節慶盛典。   垂頭喪氣的坐在書桌前,綱吉無精打采的抬眸望著因被住宅遮蓋而若隱若現的煙火,再垂首瞪著尚未完成的升級作業,深深的嘆了口氣。   這次的留級危機只有自己一個人中招,以往都會和自己一起努力的山本這次得到了得以直接晉級的好成績,自己卻仍舊原地踏步,沒有前進。   『今天的慶典你不准來,給我留在家裡把試題寫完!』   那至少留個人下來救救他嘛!   今天可是他的生日耶!   考試考到不及格難道是他願意的嗎?他也希望在這樣的日子能和大家一同前往觀賞煙火、逛廟會,然後觀賞女孩子們可愛的浴衣打扮呀!   不過,里包恩這次的表現有點反常,他千方百計的阻止獄寺留下來幫我,甚至搬「過度的幫助對首領反而是種阻礙」這種致命的關鍵字出來,坳不過里包恩的強硬,獄寺最後還是跟著大家一起參加慶典了。   寫完整份試卷後,空白的地方還是有一大片,綱吉試著自己翻一翻課本跟獄寺抄的筆記,大部分的答案都能從筆記中找到,但像數學和理化這類的思考邏輯性題目可就難倒他了,有些題目怎麼解都解不出來,不是數字太醜就是大或小到不可能。   抱著頭靠在書桌上,綱吉不明白里包恩到底在想什麼,這樣下去不僅不能參加慶典,連他的試題也無法順利完成。   「留級嗎?真懷疑你這副德性,將來要怎麼統領龐大的黑手黨家族呢?」   突如其來的發言讓綱吉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他猛然轉過頭查看來人,卻一頭撞上早就靠在自己身後的身軀,好聞的衣料味探進綱吉的鼻囊,熟悉卻又陌生。   「吶,需要我的幫忙嗎?」   回過神,趕緊將這位不請自來的訪客推離,面紅耳赤的用抬臂抹了抹鼻子。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因為阿爾柯巴雷諾說你需要我的幫助。」   一呆,綱吉對於這個回答有點錯愕,他更不明白里包恩的葫蘆裡到底在賣什麼藥了。   見綱吉一臉困惑,骸將手置於下巴,飛快露出一抹狡詐的淺笑,下一刻即恢復原狀。   「看來是他搞錯了呢,真不好意思,我這就出去。」   「欸?等、等一下!」   在骸轉身前就下意識拉住他的手,在他轉頭後卻又緊張的放開,改拉他的衣袖。   「你、你會做這些題目嗎?」   斜眼瞄了桌上的試題一眼,露出一副看在綱吉眼裡稱的上討人厭的笑容。   「當然了,應該說……我無法理解怎麼會有人不會解那種題目。」   ……這傢伙有夠討人厭!!!!!   但不爽歸不爽,現在是他有求於人,只好忍氣吞聲當作沒聽見。   「那就拜託你了……」   「沒問題,不過這個位置真難教。」   「欸?呃,那你要坐哪個位置?」   「我想跟你有同樣的視角。」   「……那可能得請你跪在我後面了……」   「哦呀,可以這樣對待教導你的人嗎?看來母親大人連禮儀都沒教給你呢。」搖頭嘆息。   「不、不然你想怎麼樣啦!……還有母親大人是怎麼回事?」   「不要動,我現在就自己挑位子坐下。」   「喂……不要無視我的問題──我說,這樣坐有比較舒服嗎!?」   溫熱的體溫貼在綱吉的背上,大手握住抓住自動筆的小手,曖昧的鼻息噴灑在綱吉的耳邊,彷彿麻痺了他的所有感官,眼前的景象天旋地轉,無法冷靜。   「舒服多了,開始吧。」   「這哪裡舒服了!?」   「首先是這一題……真是的,怎麼連這種題目都不會呢?」   「還真是抱歉啊!」   「真拿你沒辦法,這裡只要換算單位後套用公式即可,你試試看。」   「……好厲害。」   無法否認地,骸的確非常厲害,而且雖然嘴巴老是很壞心的講一些貶低他的話,卻還是耐心的解釋每一項算式給他聽,既細心又不馬虎。   試卷一張張的完成,甚至有些題目綱吉自己就能解答出來,頗有成就感的他甚至已經習慣了待在骸的懷裡,甚至會在遇到難題時很自然往後靠,問骸這一題該怎麼解。   不一會兒,原本白一大片的試卷全都寫滿了答案,綱吉開心的伸展四肢往後躺,在察覺到骸的體溫後顫了一下趕緊起身,尷尬的向他道歉。   「呃,對、對不起……一時太高興了所以……」   「這沒什麼,你剛剛問題目時已經躺過很多次了。」   仔細觀察骸的臉色,確定他沒有產生不悅的情緒之後,有點好奇的在他面前坐下,直盯著他不放。   「……怎麼了?」   「總覺得,今天的骸有點不同呢。」   「哦?何以見得呢?」   「很溫柔、很友善……居然會在這個時間來幫助我,大家都去參加慶典了說──啊!慶典!」   碰的一聲起身,綱吉奔到窗前凝視著遠方熱鬧的燈光,斷斷續續的煙火仍然持續著,似乎正在為接下來的大煙火做準唄。   「太好了!看起來還沒開始!骸,我們走吧!」   豈料,骸並沒有移動的意思,他懶洋洋的坐在地板上,嘴上喫著淡淡的微笑。   「你去會找朋友會合吧?我沒興趣。」   「咦?可、可是庫洛姆應該也有參加……」   「是啊,她是個喜歡熱鬧的女孩,也很希望我們過去,甚至有替我們三個對日本慶典一竅不通的大男人準備浴衣呢。」   「耶?那你怎麼……」   「我不想去,因為去了也沒什麼意義。」   幾句話,便澆熄了綱吉方才的滿腔熱血。綱吉有點沮喪的垂下頭來,一股莫名的鬱悶感自胸口渲染開來……難道對你而言,不能有快樂的回憶嗎?   可能是他的錯覺,但他有種骸在說「我和你們不同」的感覺。   落寞的褐眸望向擱在床邊的紙袋,這應該是庫洛姆準備好的浴衣吧?   「我們走吧,骸,現在去應該趕的上最後的大煙火。」   「呵呵呵……我已經說過我不去了,我沒精力應付那些守護者。」   「那就不要應付,我們去另一邊看煙火。」   「……你不去逛廟會嗎?」   「突然間不想逛了。來吧,把庫洛姆替你準備好的浴衣穿上……幹嘛?會不好意思嗎?好啦,我也穿總行了吧。」   「……你是在發什麼瘋?澤田綱吉,今天可是你的生日,你不想快樂的度過嗎?」   「啊,對,今天是我的生日,那你更該聽我的!」   「……」   不過須臾,他們兩人都換上各自的浴衣,套上木屐──綱吉把老爸還沒穿過的新木屐拆封,拿給骸穿──匆匆奔向祭典會場……骸有點反應不及的讓綱吉拉著跑,望著後者的背影,他的心中不可否認地產生了一股陌生的暖流,溫暖到令他失神。   今天,是阿爾柯巴雷諾給他的承諾。早在幾個禮拜前,他就對阿爾柯巴雷諾提出了這個要求,希望他能在綱吉的生日當天和他獨處,那他就保證日後不會再做出任何鑽漏洞毀約的舉動。   阿爾柯巴雷諾當時雖然一臉狐疑,但還是答應了。   對,沒錯,他喜歡綱吉……他否認了好幾次、欺騙自己無數次,但一切的自信卻都在看見綱吉本人時瞬間崩解──他喜歡他,喜歡到甚至想觸摸他。   他對他的態度從獵物到好奇,再從好奇昇華為喜歡……透過庫洛姆,他也可以發現,綱吉非常關心曾經是敵人的自己。   這種笨蛋似的想法真是天真呢,不過……好溫暖。   但是他知道,綱吉有個名叫笹川京子的心上人。   他也知道,就算沒有心上人,綱吉也不可能會喜歡上他。   即便拋開性別的歧視,綱吉身邊有這麼多坦白又友善的人們環繞,不可能會選擇他。   所以,他要求的不多,只要一天就好……在綱吉生日這一天,跟他單獨相處一陣子。   現在,被他拉著前往慶典會場,簡直就跟作夢一樣不實際……糟糕,自己該不會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世界而不自知吧?想了一想,正當骸要開口說話時,綱吉就突然停了下來,骸整個人重心不穩的撞了上去,兩個人就這樣摔到前方的草地上。   「噫呀!痛痛痛……啊!骸,你不要緊吧?對不起,我不該停的這麼突然……可是這是很好的位置唷!我們就在這裡等煙火吧!」   有點茫然的撫著方才撞到的部位,抬頭便對上綱吉充滿擔憂的雙眸,黑暗中模糊的輪廓因一旁孩子們的仙女棒而清晰起來,映在褐色瞳仁內的光點產生了矇矓美的錯覺,令骸看的目不轉睛。   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真的……好喜歡你。   下一刻,第一發大煙火在高空中爆炸,美麗的創意光炮贏得了觀眾們的無限讚嘆。煙火的對面顯現了一道連在一起的身影,雖然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空中,沒人注意到草地上的情景。   密合的唇瓣分開,骸望著目瞪口呆的綱吉,露出一抹苦笑。   真糟糕,潑出去的水似乎收不回來了呢。   「骸、骸……你……」   「抱歉吶,綱吉……你就當被狗咬了吧,我現在就離開。」   「不!等一下!」   緊緊抱住骸的臂膀,不讓他離開,讓後者有點詫異的望著綱吉。煙花仍然持續綻放著,儼然成為了最美的自然背景。   感覺到抓住自己的身體正在顫抖,骸困惑的凝視著垂首不語的綱吉,後者拉著他坐下,似乎在心裡掙扎了好幾分鐘,最後才將頭輕輕靠在骸的肩頭上。   「這……這是喜歡我的意思嗎?還、還是說……對義大利人而言,這種親吻根本不算什麼……?」   有點顫抖、有點害怕,骸在綱吉的語氣中讀到了這幾種情緒,眼眸不自覺地放大。   「……是前者唷。」   明顯震了一下,綱吉的小臉紅到快要看不見了,他默默的低頭望著自己的大腿,美麗的煙火似乎完全吸引不了他。   有好長一段時間,綱吉都沒有說話,而骸也沒有先開口,僅是靜靜的坐在綱吉身邊,時而偷偷瞄他幾眼……最後,大手緩緩覆在小手上,而綱吉雖然抖了一下,卻也沒有將手抽回去。   良久,摻雜在響亮的煙火聲中,骸聽見綱吉開口說話。   「……是……禮……」   「嗯?我聽不清楚──」   「這是最好的生日禮物了……」   黯淡的瞳眸停頓了一瞬,一秒後睜大,兩秒後瞪圓,最後注入了不敢置信的光采……接著,骸緊緊抱住因害羞而體溫上升的綱吉,最後一炮煙花成了最完美的背景。   回家的路上,骸牽著綱吉的手漫步著,後者有點不好意思的動了動小手,抓住他的男人卻絲毫無動於衷,臉上帶著從來沒有過的幸福微笑。   原來,幸福的感覺這麼舒服啊。   抵達家門口,綱吉的視線始終不敢落到骸臉上,僅是低著頭看自己的腳尖,耳朵紅到發亮。   「今、今天謝謝你陪我……」   微微一笑,骸輕點了綱吉的肩膀兩下。   「吶,綱吉。」   「嗯?」   溫柔的輕吻在綱吉抬頭的同時落在他的唇上,陣陣的白煙瞬間自他的頭頂不斷冒出,源源不絕。   「生日快樂唷,親愛的綱吉。」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