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10萬聖節賀文》自食其果【上】(骸綱)

      傍晚,一道狼狽的身影出現在夕陽的彼端,腳步沉重的彷彿綁了十幾斤的大鉛塊,垂頭喪氣的走進空無一人的家中。   因為大家都還在萬聖節派對,連媽媽都還沒回家。   公園此刻熱鬧非凡,所有人都沉醉在歡樂的笑聲中──除了他,在派對到一半時開溜,自作主張去邀請某人來一同狂歡,卻被那個某人用力反擊回來。   洗完澡後,撕掉貼布上的貼紙,綱吉小心翼翼的將它貼在自己發腫的臉頰上,冰涼的觸感令他舒服的吁了一口氣,但旋即又被滿腹的失落給吞噬,比起臉上具有實感的刺痛,更痛的是被一波波的浪擊拍打冷卻的內心。   他承認,這是他自己造成的。   他的自知之明果然還是不夠。   落寞的將黑色披風丟到床邊,並輕揉臉頰上的腫包,水汪汪的大眼彷彿再多一滴就會潰堤,倔降的小嘴用力抿著,堅持不讓眼淚滑出眼眶。   時間回朔到今日早晨──   「萬聖節派對?」咬到一半的鬆餅瞬間脫口,綱吉有點茫然的望著走在圍牆上的里包恩。   「嗯,類似化妝舞會之類的活動,大家都很期待呢。」   「噢……什麼時候?」辦活動也不錯,最近大家都被考試逼的有點緊,稍為放鬆一下應該不為過吧?   「今天晚上。」   話落,綱吉嘴上咬的鬆餅也差點跟著掉在地上。   「為什麼我什麼都不知道?!」   「就算告訴你了你也不會提早準備,現在講也是一樣的吧。」   「……我說你這個人啊……」   「反正還有一整個白天的時間讓你想,不是剛好要去商店街嗎?順便物色一下街上的萬聖節產品吧。」   「是、是,你說的都對……」   無奈的嘆了口氣,但旋即就想開了──畢竟這麼唐突的舉辦活動也不是第一次,這就是里包恩的作風。   手上抱了幾包媽媽交代要買的東西,綱吉現在才頓悟到為什麼她突然要準備這麼多材料──有派對嘛,不豐盛點怎麼說得過去呢?   一想到派對,綱吉又開始頭痛了……他要扮成什麼?一般而言,提到萬聖節就會想到南瓜、魔女、幽靈、木乃伊、狼人、吸血鬼等等的西方妖怪,他猜女孩子們應該會扮成魔女,雖然搞怪的小春也有可能不按牌理出牌。   心不在焉的瀏覽路上的萬聖節商品,無意間瞄到一家店櫥窗展示的吸血鬼服──那黑色的披風,跟初代的還有幾分神似呢!   這個裝扮應該會比較適合自己……吧?   話雖如此,綱吉知道電影裡的吸血鬼都帥到沒話說,自己大概連他們的腳趾頭都比不上,不過反正只是自家的派對嘛,容貌水準並不重要──噢,不對,面對家裡那群俊男美女,自己的自卑感大概會比以往還要高出許多吧。   但無論扮成什麼,他的臉永遠都是這張臉,所以就這套吧,反正不管哪套,穿在他身上都是一樣的──沒有可看信。   這點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   「我回來囉!」   「啊,你終於回來啦,綱,我正在等你買的材料呢!待會要去公園舉辦派對唷!」   「欸?」一呆,正要遞東西給母親的手停在半空中。「為什麼?我、我以為是在家裡辦耶……」   「人很多嘛,我們家有點太擠了,也是里包恩提議要去公園的唷,他還有準備攜帶式火爐,真的很周到呢。」   「這樣啊……呃,媽媽現在就要出門了嗎?」   「是啊,太晚準備的話就無法準時開始了……嗯,你要換裝嗎?」望著綱吉拎的另一個袋子,奈奈頗有興趣的湊了過去,嚇的綱吉下意識將袋子藏到身後。「綱想要裝扮成什麼呢?看起來是黑色的布料……魔女嗎?」   聽罷,綱吉的表情由緊張轉為冷然,並翻了個白眼。   「……媽,我是男生。」既沒屁股又沒胸部,連長相都不及格,扮魔女能有什麼看頭?   「男生也不要緊呀!綱很可愛呢,真的不是嗎?」   「不是啦!還有不要說我可愛!」   「好好好,那我就不問了,反正待會就會看到了嘛。」   咯咯笑道,奈奈抱好綱吉給她的材料後,便踏著輕快的腳步走出家門。   望著媽媽消失在門後的背影,綱吉這才鬆了口氣,有點緊張的望著手上的衣服……可愛嗎?雖然身為一個男孩子,被說可愛根本沒什麼好開心的,但這個形容詞也算是個讚美,至少比沒什麼看頭要好多了。   思考停在那一剎那,腦中浮現許久未見的那個人……不知道,骸會不會來參加呢?   想當然爾,他怎麼可能來。   食物擺滿了折疊式的木桌,公園除了他們以外還有其他人一同慶歡,濃濃的過節氣氛替夜晚增添了不少活力。   「十代首領!您真是太可愛了!我是如此的三生有幸,能見到您這身裝扮!」扮成狼人的獄寺如是說。   「很不錯嘛!阿綱,很可愛的吸血鬼唷!」扮成鐘樓怪人的山本如是說。   「不錯不錯,極限的可愛唷!澤田!」扮成木乃伊的了平大哥如是說。   「很適合你耶,真的很可愛呢!阿綱。」扮成魔女的京子如是說。   「阿綱先生居然比小春還要可愛!」扮成南瓜的小春如是說。   「……」雲雀學長沒說話,也沒有換裝,只是冷冷的坐在一邊的長椅上監視大家的一舉一動。   以下省略。   總而言之,今晚對他吸血鬼的評語不是帥,而是可愛。   ……真的有這麼可愛嗎?   不管他怎麼看,都覺得魔女京子跟南瓜小春比他還要可愛百倍啊!   幸好,烤肉在下一刻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一群人一窩蜂的擠到烤肉架旁搶肉,深怕晚個半秒就只剩烤焦的烤肉架能吃了。   鬆了口氣,綱吉的肚子還不是很餓,況且自己的戰鬥力也不高,沒興趣加入戰局當炮灰,因此悄悄退到一邊去,卻意外的發現犬和千種也在搶烤肉的戰局裡……咦?骸有來嗎?   當他左顧右盼找尋骸的蹤影時,一聲柔弱又悅耳的嗓音叫住了他。   「首領……」   「咦……啊,是庫洛姆啊!我想說他們兩個都來了,妳應該也會來……」   「嗯,可是骸大人沒有來……」   啊,預料之中。   「這樣啊……真可惜呢。」   「首領今天……很可愛。」   「欸?」   到此,綱吉真的覺得大家不是心腸太好就是眼睛有問題,被一個個都比自己可愛好看的人說可愛,感覺很怪異耶!   譬如此刻,庫洛姆的魔女裝扮明明就跟京子小春一樣,比自己可愛上百倍呀!   「呃,謝謝妳。」   不好意思的抓抓頭,深褐色的眼珠子骨碌碌的轉了一圈,似乎正在尋找恰當的理由來問有關骸的事情。   眨了眨水亮的左眸,庫洛姆會心的抿嘴一笑,但綱吉沒有發現。   「骸大人正在基地裡面,他說今晚想在沙發上休息。」   一愣,綱吉有點驚訝的望著庫洛姆──她怎麼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呃,我、我不是……」   「基地雖然被骸大人用幻術藏起來了,但憑首領的能力,要進入應該是輕而易舉的唷。」   話落,打氣似的握了握綱吉的手,便走到餐桌旁去取飲品來喝。   有點錯愕的愣在原地,小臉紅到快要滴血……好丟臉!他的想法跟目的完全被看穿了!   回過神來,他已經站在黑曜娛樂中心的門口了。   碰碰、碰碰──   心跳聲剝奪了他所有的聽力,他緊張的舉步走進娛樂中心──雖然看不見,但天生的超直感讓他明白這裡的確有一棟建築物──每走一步,就覺得雙腳更加沉重……這樣好嗎?骸會對他的出現感到高興嗎?   ……怎麼可能。   還是回去吧?既然已經知道骸對自己不抱好感,幹嘛還要做這種無謂的嘗試呢?   想歸想,腳步卻沒有辦法退後,因為他──緊張的揪緊胸前的衣物,深吸一口氣繼續向前──很想見骸啊。   自從他從復仇者監獄出來之後,自己都沒有見過他。偶爾,他會藉由庫洛姆傳來冷硬的問候,從那些話的溫度和口氣看來,骸根本不想跟他們這群黑手黨見面。   但他就是想見他……對不起了,骸,就勉為其難的見自己一面吧!   悄悄探頭,發現骸真的躺在沙發上休憩,雙眼是合上的,令綱吉鬆了一口氣……欸,不對!這樣他不就等於要吵骸起床嗎!?   他可還沒吃到那等的熊心豹子膽,敢打擾他的睡眠啊!   正當綱吉傷透腦筋,思考全身而退的辦法時,沙發上的骸早就因為老舊門板的雜音而醒來,面無表情的和站在門口的綱吉對望。良久,抬起了一邊眉。   「有何貴幹?澤田綱吉。」   開頭第一句話就語氣不佳,可見他對他的到來的確不表示歡迎。   「呃,我、我……」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又怕拖太久會讓還覺得不耐煩,隨即又想到自己是因為萬聖節才過來的,因此腦中第一個想到的詞便不經意的脫口而出──「Trick or treat?」   一陣寂靜。   「你在搞笑嗎?澤田綱吉。」   「今、今天是萬聖節啊!外國人都這麼玩的,被問的人要不就給糖,要不就被搗蛋!」   「哦呀……所以你才會打扮成那個樣子嗎?長相如此平凡的吸血鬼還是第一次見到呢。」   「……」就知道大家是安慰他的,這種時候找對他不友善的人問就對了,講出來的話有十成十是事實。「所、所以你的回答是……?」   頭一撇,骸用鼻子哼了一聲。「無聊。」   早就料到骸的態度不會太熱絡,甚至不會太友善,但實際體會到還是讓綱吉有重重的挫敗感,他不死心鼓起勇氣靠近骸,堅持要他參與這項遊戲──否則他就沒話題可以繼續了。   「你不是義大利人嗎?義大利沒有這種活動嗎?」   「……」   綱吉到右邊,他就轉向左邊;綱吉走到左邊,他就轉回右邊。   兩人就這樣來來回回的持續了十幾分鐘的拉鋸戰,直到綱吉有點累了才稍微停下來,畢竟骸只是要轉個身子,而綱吉則是要跑過來又跑過去。   怎麼辦?他該怎麼繼續?不給糖就搗蛋……既然他不想給糖,就只有接受搗蛋囉?   綱吉知道自己這樣實在是很幼稚,也有點不要臉皮,但是……他真的很想拉近跟骸的距離,就算只有一點點也好。   因為,他喜歡骸。   雖然他也明白,就算撇開性別不說,自己的條件也跟骸的標準相差十萬八千里,要不是自己有彭哥列第十代首領的身分,對骸而言大概就跟路上的甲乙丙丁一樣,連名字都不會去記。從他剛剛的評語看來,也可以知道他對自己的外表嗤之以鼻。   ……如果自己再長的好看一點就好了。   不過,骸雖然一直不想搭理他,卻也沒趕他出去,這是否表示其實不排斥自己呢?   聽起還有點像自我安慰,不過這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吧?至少骸尚未下達逐客令,所以對他的來訪應該是不討厭的……吧?   靜靜的盯著骸的背影,特殊的古龍水香味讓綱吉覺得有點懷念,他心裡竄起一股惡作劇的衝動──待他回過神,眼前的景象是骸放大的紅色眼球,自己的唇正貼在他的俊臉上。   雖然只是輕輕一啄,但也夠嗆的了。   下一秒,綱吉就跌坐在地上,臉上傳來陣陣的發熱和刺痛感──對,在回過神的那剎那,骸動手揍了他一拳。   這一拳不大不小,只是把他的左臉打成兩個大而已……簡言之,這一拳可真不小,綱吉的左頰整塊腫了起來,打的他頭昏眼花,眼前彷彿有好幾顆星星在閃。   「請不要開這種玩笑!現在請你立刻離開這裡!」語畢,抬臂抹去方才被親吻的部位,眉頭深鎖,看起來似乎非常生氣。   全身僵硬的坐在地上,綱吉非常後悔自己一廂情願的以為骸不討厭他……現在他知道了,骸只是懶的說也懶的趕,其實內心早就在冒火了。   比起臉上的傷,心臟彷彿被捏緊一般的難受,靜謐的心中,似乎有一部份碎裂了。   搖搖晃晃的站了起身,綱吉沒有抬頭,所以看不見他的表情。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如果真的對我感到抱歉,就請你滾出去!」   「對不起……」   然後,綱吉就連滾帶爬的逃出黑曜中心、逃回自己家中。   他早該猜想到會有這種結果,卻還是像笨蛋一樣想相信那微乎其微的可能性。   現在吃了一記鐵拳,倒也把他徹底打醒了。   疲憊的爬上床舖,將自己摔在床上,心裡默默下了個決定……   他再也不會主動接近骸了。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