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797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56

    追蹤人氣

《家教10萬聖節賀文》自食其果【下】(骸綱)

      當他回過神,綱吉已經吃了自己一拳、跌坐在地上,一臉錯愕的仰望著自己。   方才在意識到綱吉親吻自己的一瞬間,他的腦袋就一片空白、無法思考……好軟、好綿,綱吉的嘴唇比他想像中的還要可人。更令他訝異的是,綱吉居然會自己湊上來輕吻他的臉頰。   簡言之,他的腦袋是當機狀態。   但看到綱吉一臉快要哭出來的表情,高傲的自己又拉不下臉說好聽的話來澄清剛才的行為,只好看似厭惡的將綱吉趕出去。要是綱吉再多待一秒,他可不能保證自己會做出什麼事情。   『骸大人是……膽小鬼……』   綱吉跑出去之後,庫洛姆前陣子低聲咕噥的話語瞬間從腦中閃過。   任何膽大包天、傷天害理的事情都做過的他,還是第一次被冠上這種形容詞。不過,他卻無法反駁庫洛姆,也無法責備她……因為很不幸地,這次她說的是事實。   一面對澤田綱吉,他的膽子都被緊張啃光了。   又或者是得寸進尺,因為從綱吉的言行舉止看來,他似乎很喜歡自己。明明應該很害怕曾經身為敵人的自己,卻又常常跑來黑曜中心找人,像剛才,還特地支開大家跑來這裡找自己。   其實,他很高興。   可是要他表現出來,抱歉,真的辦不到。   將近十二點時,庫洛姆等人回家了,三人都帶了不少打包回來的食物,但原本開心歸來的三人組在看見屋內的骸大人時,同樣的表情瞬間出現在三人臉上──面無表情的盯著坐在沙發上的骸大人。   這奇怪的反應令骸一愣……自己做錯了什麼?什麼時候招惹他們了?   「……我說──」   「骸大人,首領呢?」   先開口的人是庫洛姆,這讓骸突然了解綱吉怎麼會有膽子直衝黑曜中心找自己了……原來是庫洛姆安排的啊,而看另外兩人的反應,他們兩個八成也是協力者。   「他早就回去了……妳在想什麼?庫洛姆。」   「今天是萬聖節,首領打扮成很可愛的吸血鬼唷。」   「……我有看到。」只是很不坦白的酸他樣貌過於普通。   「那骸大人怎麼沒把他留下來?」推了推眼鏡,千種難得開了他的金口,講的卻是如此駭人的話語。   「留下──等等!為什麼我會把他留下來!」   「唉唷,骸大人,你喜歡彭哥列不是嗎?白痴都看的出來──嗚噗!」   下一秒,坐在沙發上的骸就瞬間出現在犬的面前,一手將他的臉壓進他手上的蛋糕裡、然後撞到堅硬的水泥地。   「話可不能亂說唷,犬……我怎麼可能對那種人……」   「骸大人。」   話還沒講完,庫洛姆輕飄飄的聲音就再次響起,夾雜著不滿和責備,令骸的背脊一涼,他生平第一次有些戰慄的轉頭,望著眼中充斥著失望的庫洛姆。   「膽小鬼……」   三個字,如同萬箭一般射的他的自信心千瘡百孔,因為被說中了,所以殺傷力十足。   而方才的倒楣鬼犬也趁機趕緊逃離骸的魔掌,逃走前還不忘救被自己壓爛的蛋糕,拿到一邊去繼續完食。   「庫、庫洛姆……」   「骸大人明明就很喜歡首領,每次首領來找您的時候心情就特別好,今天看到首領的妝扮一定也覺得很可愛,為什麼就是不肯坦白一點呢?」   「……」句句屬實,再否認就不像了。   沒錯,他覺得澤田綱吉很天真,但很可愛,今天看到他的吸血鬼裝扮時也有驚豔一下,小臉紅通通的,令人不禁想一親芳澤──想到臉,骸的心裡又拉起了警鈴,自己居然在那可愛的臉上種了一個大腫包,還態度惡劣的把他趕回家去。   姑且不論會不會讓那三人的眼神更加死透,綱吉他……不知道還會不會繼續來找自己?   「?骸大人,您在想什麼?」見骸的思緒又神遊到其他地方去,庫洛姆再次輕喚一聲。   「……我想,澤田綱吉大概好一陣子不會來找我了吧……」   一愣,庫洛姆的眼睛瞪大了,正在拆禮物的千種轉過頭來,連正在啃雞腿的犬都抬起頭。   「為什麼?」三人難得異口同聲。   「……我狠狠的揍了他一拳,而且用惡劣的口氣把他趕回去了。」   果不其然,三個人都露出彷彿在看阿米巴原蟲般的無語表情,彷彿是不敢相信如此聰明的骸大人怎麼會犯下這麼可笑又愚蠢的錯誤。   對自己喜歡的人這麼惡劣,對方會相信自己喜歡他嗎?   才怪!除非對方沒神經也沒感覺!   事實證明,再完美的人只要患上戀愛這項絕症,彆扭和智商降低皆無法倖免。   「我覺得……很對不起首領……」   庫洛姆落寞的垂下腦袋,踏著沉重的腳步走到自己房間,不願再跟骸說話。   犬和千種對看一眼,聳了聳肩,便又繼續埋首解決那堆食物,而骸則是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何謂後悔。   原來後悔……是如此窩囊又難受的感覺啊。   整整一個月過去了,綱吉再也沒有造訪黑曜中心,完全沒有。   對此,骸沒想到自己會在意到這種程度。綱吉的到來對他而言稀鬆平常,儼然已成為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剛開始幾天他還不以為然,甚至在心裡安慰說澤田綱吉對他其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重要。   但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沒見到綱吉的日子愈來愈長,骸終於有點──不,是非常按耐不住了。   他有點想問庫洛姆綱吉的近況,可是又不好意思去問,畢竟當初自己把人趕走時,責備自己最深的人就是庫洛姆,但拐彎抹角又不一定問的到,弄個不好又會被庫洛姆酸一頓──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庫洛姆似乎有了叛逆期的跡象──因此,他決定要親自跑一趟澤田家。   抵達澤田家大門,骸發現自己居然有點緊張,腦中編織著各種禮貌的問候語,思考著待會見到綱吉的母親時該如何反應。   深吸一口氣,骸按下澤田家的電鈴。   然而門一打開,骸就知道自己方才準備的招呼語全都不管用了,因為開門的就是綱吉本人,而他在露出彷彿看見鬼的表情之後,就用力的把門板摔在自己臉上,要不是自己退後的快,鼻子大概會被撞扁。   ……他有點氣餒。   不死心的再按一次門鈴,這次等待的時間稍微長了一些,長到外頭都已經開始飄雪了,奈奈這才跑來開門,臉上滿是困惑。   「奇怪,綱那孩子到底怎麼了……啊,是骸啊,真是不好意思,讓你等這麼久。」   「沒有,其實也沒有很久。」跟鼻子差點被撞扁比起來,等這一點時間其實不夠看。「我是來找澤──來找綱吉的。」在喊出全名前趕緊打住,骸不斷的提醒自己不要彆扭,要友善。   「啊,那快點進來吧!外面開始下雪了,一定很冷……剛好今天我們吃火鍋,骸要一起吃嗎?」   求之不得。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謝謝您。」   「不用客氣,把這裡當成自己家吧!」   於是,他順利「潛進」澤田家了,還得到一起吃晚餐的特權。   當骸正在脫鞋子的時候,他看見奈奈走到樓梯口朝樓上大喊。   「綱!骸來了喔!還不快點下來!」   話落,樓上清楚傳來一陣驚慌失措的碰碰聲,夾雜著綱吉不小心踢到床腳柱的哀號,還有垃圾筒被踢倒的聲音。   「真拿那孩子沒辦法……骸,麻煩你自己上去好嗎?晚餐準備好之後我會叫你們下來。」   「我明白了。」   打開房門,卻沒看見綱吉的影子。   「……綱吉?」   沒有回音。   骸走了進去,檢視散落一地的習題跟課本,再看了看丟在床上的PSP跟NDSL遊戲主機,最後看向窗戶和床中間的小角落……有一團白色的物體縮在那邊,正在發抖。   盡量不發出腳步聲的走了過去,骸先把房間的窗戶上鎖,免得待會綱吉一時驚慌而從這裡跳下去。   在聽見上鎖聲之後,白色物體的發抖暫時停止了,但下一秒又抖的更加厲害,彷彿妖魔鬼怪造訪了他的房間,下一步就會把他碎屍萬段似的。   蹲下身,骸輕輕拉開包的緊緊的被褥……無奈,綱吉抓的很緊,所以他只好用力把被子扯開,裡頭的綱吉更是在看見骸時嚇的整張臉發青,並下意識護住自己的頭。   看到這種情形,原本還有點武裝的骸卸下了所有的防備,垂首思考了一會兒,最後咬了咬牙根,抓住綱吉的雙肩,嚇的他囤積在眼眶裡的淚水飆了出來,深褐色的靈眸映出了骸的倒影,也顯出了深深的恐懼。   自己留給綱吉的記憶,除了冷漠以外就是可怕。   明明很喜歡他,卻又不敢承認;明明覺得很高興,卻又不表現出來。   現在有這種局面,他真是活該。   大拇指輕輕滑過微紅的嫩頰,雖然已經過了一個月,上頭卻還是留有些許瘀青過的痕跡……自己留在他臉上的瘀青。   「……對不起……」   低頭輕吻留有痕跡的部位,令綱吉渾身一震,反射性的甩了骸一巴掌,後者頭一次嚐到被甩耳光的滋味,有點錯愕的僵在原地。   「啊……對、對不起!我我我、我下意識就……」   豈料,骸卻笑了,大概是不能理解他為什麼反而笑出聲來,綱吉覺得有點恐怖,大大的吞了口口水。   「呵……你總是能讓我感到驚奇呢,綱吉。」輕撫方才被打的臉頰,骸的笑容沒有以往那麼冷硬了。若是往常,他一定會覺得很不爽,但現在卻沒有一絲憤怒的感覺,大概是因為……他之前也打過綱吉,這次就算扯平了吧。   有點奇怪的眨著眼,綱吉低頭思考了下,最後抬眸望向骸。   「這樣就夠了,庫洛姆……我知道妳想安慰我,可是這太不真實了。謝謝妳。」說完,綱吉還想起身將骸推開,但後者卻是一臉困惑,完全聽不懂綱吉在說什麼。   發現推不開眼前的「幻覺」,綱吉有點無奈的拍了拍他的俊臉,要他回神。   「請收手吧,庫洛姆,這樣我起不來。」   「……這跟庫洛姆有什麼關係?」   聽罷,綱吉蹙起了眉頭,認真凝視著眼前的骸,甚至伸手捏了捏他的臉,上前聞了聞他的味道……片刻後,綱吉的臉色由正常轉青,然後轉紅,最後變成快要滴血的血紅色,雙瞳瞪到不能再大,一隻食指無禮的指著骸的鼻子直呼你你你。   對綱吉的反應感到好笑,骸刻意抓住他無禮的食指,舔了指尖一口,剎那間,他發現綱吉整個人都不動了,彷彿石化一般,連呼吸都止住了。   ……真可愛。   「我不是庫洛姆,而是真正的六道骸唷。」   「這這這、這怎麼可能……我一定是在作夢……一定是在作夢──好痛!」說著,他狠狠的捏了自己的臉皮一下,沒想到卻痛的他大叫。   「……綱吉──」   「不可能!這是不可能的!骸很討厭我!討厭我到了極點!怎麼可能對我這麼溫柔!」   「……」   「啊!還有,骸才不會叫我綱吉!他都是連名帶姓的一起叫,就像叫仇人的名字一樣……你到底是誰???」   「……」   真棘手,這就是所謂的自作孽嗎?   嘆了口氣,接著湊近綱吉的小臉,卻被他一把擋住。   「你、你想做什麼……?」   「接吻,讓你確認到底是不是我。」   「什──哪有這種邏輯!更何況我又沒跟骸接過吻,我也不知道有什麼差別啊!」   「……那你聞仔細一點,你應該很清楚我的味道吧?」   「雖、雖然骸用的古龍水很貴又很難買到,但也不是完全沒辦法得手……」   「……那你再看仔細一點,確認我是不是幻覺。」   「這……難、難度雖然高了一點,還是很有可能裝扮成同一個人……」   到此,骸有點挫敗的癱手,沒輒了。   「……那你要怎麼樣才相信我是六道骸?」   「就……真正的骸很討厭我,不可能對我這麼溫柔,也不可能會到我家來,更不可能把我壓在牆角,還想親我的臉……不可能!絕對、絕對不可能!你到底是誰?有什麼目的?」   「……」   捂臉,骸總算親身體驗到何謂悔不當初。   「綱!骸!下來吃飯囉!」   「啊……呃,不、不管你是誰,既然媽媽都留你下來了,就下去一起吃飯吧……」   「……那用你的超直感如何?」   「欸?」   「用你的超直感感覺看看,我是不是真正的六道骸。」   「這、這也不是每次都能應驗……」   「你很喜歡六道骸不是嗎?」   話落,綱吉渾身僵住,頰上的紅暈更深。   「那麼,你就不可能會認錯我,對吧?」   小嘴微張,綱吉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反駁,他呆呆的望著露出自信笑容的骸,那樣的氣息、那樣的自信,的確都是骸──可是為什麼?他想不透、真的想不透啊……   微哂,爾後毫無預警的抱住眉頭深鎖的綱吉,嚇的他倒抽一口氣,心跳極速竄升。   「骸、骸!」   「呵呵呵……終於肯相信了嗎?其實就算你還沒相信,我也不會感到意外,畢竟我以前對你真的很過分……」   「為、為什麼會……」突然差這麼多?   「我一直以為你對我而言只是個獵物,除此之外什麼都不是,又因為察覺到你對我的心意,所以更加沒有對你示好的必要。沒想到你只是離開我一個月,我就覺得渾身不對勁……你還真厲害吶,綱吉。」   「呃,我、我……」他一點都不厲害,現在的他只覺得腦袋快要爆炸了。   「一個月前,你不是問我Trick or treat嗎?」   「欸?呃,好、好像有這麼一回事……」   「現在換我問你。」   「咦──噫呀!」   慘叫的原因不為別的,正是因為骸將他拖到床上,頗富惡趣味的咬住綱吉胸前的拉鍊,帶著令人臉紅心跳的氣氛緩緩往下拉。   「等、等一下!骸你──」   稍稍放開,露出不懷好意的邪佞笑容。「既然你身邊沒有糖果,我只好把你當成糖果吃掉囉。」   「什、什麼東西!我、我一點都不好吃啊!」   「或者你要想成我要對你搗蛋也可以。」   「完全不明白啊!」   「綱、骸,可以吃飯囉!怎麼叫半天都叫不下來──」   當骸正在舔吻綱吉的頸子時,奈奈打開了房門,面對房門的綱吉腦袋瞬間爆炸,呈現一片空白。   而骸也因為感覺到綱吉的僵硬,方才又聽見奈奈的聲音,大概猜想到是怎麼回事……真沒用,他發現自己居然沒有勇氣轉頭。   母親大人是會接受這個事實,亦或是把他趕出去呢?   沉靜了半晌,奈奈又重新露出笑容,令綱吉為之一愣。   「還是晚一點開飯吧,幸好家裡有材料,我再做一道紅豆飯就可以下來囉!」   話落,便細心的關上房門,哼著歌走下樓去。   得到岳母大人的首肯後,骸便放心的繼續攻佔領地,嚇的綱吉不由自主的用手推著他的下巴,支支吾吾的要他住手。   「別、別鬧了!媽媽說要開飯了!」   「哦呀,綱吉都沒領會媽媽的意思呢。」   「媽媽是你叫的嗎!?你的態度也差太多了!你真的是六道骸嗎!?」   「無論如何,媽媽剛剛說要做紅豆飯唷。」   「呃?唔……」霎時,綱吉似乎會意奈奈為什麼會突然加一道菜了,滿臉通紅的想起身下樓解釋,卻被骸壓的動彈不得。「快、快點去跟媽媽解釋啊!」   「解釋什麼?」   「解、解釋我們的關係啊!媽媽說過他不介意我的性向如何,所以一定是誤會了!你、你一定也不希望這種情形發生吧?既然如此就快點──」   「這不是誤會唷,請你覺悟吧,綱吉。」   說完,綱吉沉默了,然後抬眸凝望骸。他的呼吸有點急促,臉上帶著有點期待又害怕受傷害的表情,雙頰上的紅暈絲毫沒有褪去,反而更加嫣紅。   「……你是認真的嗎?骸……才一個月的時間,就讓你從討厭我變成喜歡我?」   「不,你誤會了,綱吉。」撫住熱燙的嫩頰,他可以感覺的到綱吉正在發抖。「其實我一直很喜歡你,只是不想承認……不想承認自己愛上黑手黨,而且是將來會成為首領的你。」   再度親吻瘀青的痕跡,這次綱吉沒有動手打人,僅是微微發顫。   「剛剛是對你開玩笑的,在你真正相信我之前,我是不會碰你的。」   抿了抿小嘴,綱吉伸手抱住骸的頸子,悶在他的肩膀上流淚。   萬聖節的痛苦回憶,在溫暖的懷抱中煙消雲散。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