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同居日記【九】(骸綱)

      十一月十一日,星期四,天氣晴。   為了不讓京子有我甩掉她的錯覺,我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擬定請她三思的草稿,順便多想一些有利於骸的說詞,希望她能因此領悟,讓骸的心情好一點。   希望骸在順心之後,可以不要再對我這麼兇了……好懷念之前那個溫柔的骸。   無論如何,我知道他現在很不爽我,平常有的早餐大概也沒了吧……因此,今天早上我特別早起,想趕在他起床前出門,否則萬一他起床氣突然充腦,我可能就要失去這難得的好住所了。   啊,既然我已經失去利用價值,不知道他會不會把房租調漲為原本該有的價碼?真糟糕,這樣一來我還是非得搬出去不可了……   想再多都沒用,我決定還是先解決掉京子的問題。   京子跟往常一樣到店裡享用早餐,因為是早晨,所以客人比較少,我趁沒人時小小聲的跟京子坦白我的想法,並暗示性的說了些骸的好話。   一開始,她坦然接受我的說詞,露出了苦笑,可是當我開始向她推銷骸的優點時,她的眼神變的很古怪……最後,當我終於停下來歇口氣時,她說了一句讓我差點咬到舌頭的話。   『綱君喜歡六道骸先生吧?那為什麼還想把他推給我呢?』   洩氣的是,當下我居然半句話都回不出來,腦子一片空白……我喜歡六道骸?   我?????   喜歡六道骸?????   ……   後來,我整個上班時間都在思考這個問題。   然後,我發現今天骸沒有來店裡作客。可能是不想看見我跟京子的互動吧。   也幸虧他沒有來,否則我一定會手忙腳亂、驚慌失措,然後又影響到工作的效率。   下班後,我總算得到了一個結論,可是這個結果跟我原本料想的不一樣,讓我的後腦杓涼了一整片……親愛的爹娘,請原諒你們的不肖兒,我……我真的……喜歡上一個男人了。   而且這還是一段就算撇開性別因素也不可能有結果的戀情。   我一直都很有自知之明,不會去騷擾這個雖然有點怪異,但在許多方面仍可稱的上是完美的男人……萬一反而弄得他覺得我很噁心,不就得不償失了嗎?不行、不行……   而且現在我跟他的關係只有房東和房客,主導權也在他手上。只要他看我不順眼,隨時都可以趕我出去。   原本他對我很體貼、很友善啦,但我現在知道了,那些不過是他想追其他人所做的小練習……可是很不幸地,現在我不小心踩爆了他的地雷──搶了他想追的人!(雖然我根本不知情)   以骸這麼優秀的條件以及高傲的性格,怎麼可能容許這麼窩囊又難以置信的事情發生。   他會不會偷偷在房間釘我的稻草人?   希望沒有……就算有,也希望他把被釘的破破爛爛的詛咒娃娃收好,別讓我看到。   啊,還有要小心,不可以讓他發現我對他……否則,搞不好連一秒都沒辦法多待,行李都來不及收拾就被他踢出這個家門了。   ……唉,我居然產生「如果我可愛一點就好了」這種小女生才會有的想法,真的是墮落了吧……   振作點啊!澤田綱吉!不要再做白日夢了!   一大早,骸就撲了個空。   他像往常一樣把早餐準備好,按例敲了敲綱吉的房門,等了半天都沒回應,開門才發現人兒早就不見蹤影,玄關的鞋子也不翼而飛,顯然早就已經出門了。   這讓骸既失望又挫敗。   綱吉的賴床等級早就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倘若不是刻意,根本不可能這麼早起……他就這麼想躲自己嗎?   想到這裡,骸就恨自己恨的牙癢癢,昨天居然因為一時發怒而將優秀的大腦拋到九霄雲外,完全沒顧慮到綱吉的心情,對他又兇又嚴厲──除了後悔還是後悔,骸真希望時光倒流,但一切都只是空想,現下他只能思考該如何彌補這塊缺失。   更糟糕的問題還不是這一點,而是──綱吉居然以為自己喜歡笹川京子!   光想到就讓他想把臉抹平、白眼翻不回來。   瞄了眼時間,平時這時候他早就到店裡報到了,可是今天……他不敢去。   萬一又遇到笹川京子怎麼辦?綱吉一定會誤會自己去店裡的目的是為了看她……噢!讓他死了吧!他六道骸還是第一次嚐到這種生不如死的滋味!   為了不造成多餘的誤會,骸決定忍住不去,待在家裡思忖著該如何向綱吉陪罪。   「我回來了。」   一驚,骸錯愕的望向牆上的時鐘──他縱橫在各大領域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體驗到何謂「光陰似箭,歲月如梭」的真諦。就連在處理最棘手的工作問題時,他都從來沒有時間不夠用的經驗。   看來就算再是優秀的人,一患上戀愛這項絕症就無法倖免於這種窘境。   「拿,給你。」   一呆,綱吉反常的沒有先上樓放東西,反而走到自己面前,將一盒包裝精美的巧克力遞給自己,委實令他一頭霧水。   「這是……」   「是最新口味的巧克力,我昨天答應要買給你的。」將巧克力交給骸之後,綱吉也順勢坐到沙發上去,卻又不敢靠骸太近,怕惹來他的反感──殊不知,骸恨不得他坐在自己身上。「……那個,我已經跟京子說清楚了。骸,以你的條件絕對沒問題的,要加油唷。」   後面那一句實在令人吐血。   「……綱吉,我覺得你好像誤會了。」陰沉的說道,骸生平第一次覺得如此鬱卒。   「欸?啊,噢……你不用擔心啦,你對我做的那些事情我都沒有誤會,我知道你只是想找個對象測試而已……誰叫我的房租價碼見不得人,我只好認囉。」一提到誤會,綱吉覺得骸大概最擔心這一點吧,因此向他坦承自己的想法,要他安心。   安心個頭!他簡直快難過死了!   「……綱吉,上次的那個吻,其實也是我的初吻唷。」   「嗄?可、可是你不是說,在國外……就算是朋友間也會……」   「那是騙你的。」也許有些人真的是這樣,但他並不屬於他們其中之一。「我只是想找藉口親你。」   果不其然,綱吉呆若木雞的盯著他猛瞧,深褐色的眸畔注入了一波又一波的困惑,似乎無法理解骸這麼做的理由。   想了好一陣子還是理不出個頭緒,綱吉只好放棄思考,選擇性忽視骸這番難解的話。   「聽說這口味的巧克力冰過之後會更好吃,我先替你放到冰箱囉。」語氣不自覺的客氣,綱吉甚至有點猶豫要不要用敬語跟房東說話,但想一想覺得很奇怪,因此決定等房東開口他再改。   「……綱吉,請不要無視我……」   聽罷,拿起巧克力的動作才停在半空中,綱吉忐忑不安的將巧克力放回原位,乖乖站在骸面前,小手還不停的用力絞纏著,似乎非常緊張。   「請、請你不要誤會,我沒有無視你……只是骸先生你似乎有點累了,思緒好像有點不清楚。」   現場沉寂了三秒。   「你、你叫我什麼?」   「嗯?呃……叫骸先生還太隨便了嗎?那改為六道先──」   「不!等等!為什麼會這樣……」頭疼的揉揉太陽穴,大手洩氣的在俊臉上抹一圈。因為一時的疏忽,綱吉跟他的關係又回到剛認識時的狀態──噢不,是更陌生的狀態!   他總覺得,綱吉對他多了一種無謂的敬意和疏離感。   對於骸的反應一頭霧水,綱吉很想起身把巧克力拿去冰然後出門吃晚餐,可是沒有骸的應允他又不敢隨便下決定,畢竟現在的他得看骸的臉色過日子,只好在他面前罰站了幾十分鐘,等他恢復正常。   就在此時,空空如也的肚子不爭氣的發出飢餓宣言。   聞聲,骸總算抬頭望著站在自己眼前的綱吉,後者尷尬的打著哈哈,小手用力在肚子上揉了好幾拳。   「呃,對、對不起……可是我很餓了,請問我可以出去吃晚餐了嗎?」   話落,對骸又是一項打擊。   「……綱吉吃膩我做的料理了嗎?」   「欸?」此話一出,呆住的人換成綱吉,小臉上清晰的寫著「居然還有準備我的份嗎」幾個大字。轉眼一想──也對,自己至少還有替他試吃食物的價值。雖然自己對料理很外行,從住進來到現在為止都只說過「好吃」之類的評語,連點意見都給不出來……不過大概是沒魚蝦也好,畢竟骸能壓榨的房客只有自己一個,叫他試吃什麼就得吃什麼。   雖然目前為止「剛好」都是自己喜歡吃的食物,綱吉暗自在心裡感謝上蒼。   如果是自己不喜歡的食物,那要他每天試吃還真有點痛苦呢。   「那……謝謝你。不過,我給不出什麼好意見喔……京子料理似乎也很強,也許你直接拿給她品嚐,互相討論的效果會更好。」   到此,骸突然明白為什麼會有人會想不開撞牆發洩情緒了──因為要不是怕會嚇到綱吉,他現在大概已經跑去撞了。   沒輒,骸只好緘口不語,領著綱吉到餐廳用餐,但在開飯前還是忍不住說了一句。   「我只會做給你一個人吃。」   這句話大概會讓一般人高興的手舞足蹈,並開始明白對方對自己的心意。   可惜,自卑感十足的綱吉腦中已經建立了怎麼打都打不破的空固力,壓根不會想到那裡去。又或者說,是沒有自信能想到那裡去。   「呃,雖然我只是個鄉下人,講出來的話沒什麼可信度……可是我說真的,你的料理真的很棒了,相信她也會很喜歡的。」   「……」   老天,他到底該怎麼說才行?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