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同居日記【十】(骸綱)

      十二月八日,星期三,天氣晴。   最近有寒流,天氣總算開始變冷了。   自從踩到房東的地雷之後,不知道為什麼,我寫日記的靈感就變的很少……有時候日記本翻開了,卻根本不知道可以寫些什麼。   回想起來,從第一天開始寫的日記,幾乎每篇都跟房東有關係呢。   喜歡一個人真的好痛苦,尤其當對方不可能喜歡我的時候。   那之後,他還是每天都會到店裡報到,可是只要看到京子進門就會立刻離開,直到下班後才會又出現在門口等我。   想不到房東這麼害羞,實在是人不可貌相,我還以為外國人都很開放呢!   聖誕節快到了,但因為我們是賣點心的咖啡店,自然不可能休假,聖誕節前後反而是最忙的時候,店長也承諾那幾天會調漲薪資,店裡的姐姐們都開心的歡呼了起來。   可是我卻高興不起來……唉,如果告白事件再晚一點發生就好了──噢不,如果告白事件根本就沒發生就好了!   這樣的話,房東一定還是會對我很好、很溫柔……只要不知道那些都是虛假的,我就不會這麼難過。   雖然最近房東還是對我很好,早餐晚餐一定有準備我的份,可是一旦知道他有其他目的之後,我實在是高興不起來,甚至有點沮喪。   說到這個,房東昨天還邀請我去看電影……雖然知道他沒有那個意思,可是我還是開心了一整個晚上!不過……   為什麼要請我看電影?房東不會害羞到連約會這種事情都要先演練一次吧?   ……不對,我在胡扯什麼,房東要找約會的練習對象也不可能找我吧。真是的,大家都說戀愛會讓人腦袋變笨,原來不是瞎扯淡。   ……那他為什麼要邀請我呢?不明白……   看電影的時候也對我很體貼、很照顧……我臉皮厚一點,我真的覺得他好像把我當成伴侶在對待──幸好想起他之前被我踩到地雷時的態度,我又醒了。   果然還是要練習吧,雖然為了練習就浪費這些時間跟金錢有點說不過去……   這次實在是太危險了,房東好像隱約察覺到我喜歡他了……怎麼辦、該怎麼辦?   只好盡力否認了,等到無法否認的時候,大概就是我得搬出去的日子吧……不然就是得將功贖罪,想辦法幫助他的戀情。   依他最近躲藏的行為看來,他喜歡的人好像不是京子,可是到底是誰?應該也是我認識的人吧,否則他不會對我這麼好……這次我一定要小心一點,絕對不能再踩一次地雷了。   唉……要不是怕會激怒他,我好想直接問他喜歡誰喔……   六道骸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什麼叫做沮喪。   綱吉對他的稱呼從骸降級到骸先生,之前還差點滑至六道先生,聽在他耳裡簡直刺耳到不行……真是既陌生又疏遠的稱呼啊!而且都使用敬語!   他曾經試過以前用的那招──叫骸以外的稱呼就不予理會,但綱吉這次卻更絕,如果叫他沒有回應的話,他會拿張便條,在上面寫下他想講的話,而且稱呼仍是骸先生,語氣也仍是敬語,放到自己旁邊之後就慢慢退開,不會妥協叫自己的名字了。   怎麼會這樣!他到底該怎麼辦?   「綱吉。」   「是?」   噢,不!別擺出這麼戰慄的表情!他又不會吃掉他!   「明天你輪休吧?我們去看電影吧。」   「欸?」困惑的眨了好幾下眼眸,綱吉皺起了眉頭,彬彬有禮的回答。「骸先生心儀的對象喜歡看哪部電影嗎?」應該是想先看一次了解劇情,正式約會的時候才能抓住女孩子的芳心吧?除了這個理由以外,綱吉實在是想不出骸為什麼要邀請他看電影。   大手抹了俊臉一圈,聰明如他,他知道綱吉在想什麼,也知道綱吉誤解成什麼情況。   「咳……你願意跟我去看嗎?」回答不出來只好選擇無視,直接詢問綱吉的意願。   「不用了,我的手頭一直都很緊……其實如果是想研究電影的話,我相信骸先生自己一個人就可以做的很好了。」應該說,拉他去也沒什麼用,自己大概除了好看或不好看以外想不出什麼生動的形容詞。   「你在胡說什麼?電影票當然是我出,你只要兩手空空陪我去就好了。」約會哪有讓伴侶付錢的道理。   「咦?這、這樣不太好吧……我又沒什麼用……」感覺好像在佔人家便宜。   「還有,電影你來挑吧,看你喜歡哪一部就挑哪一部唷。」   「耶?可、可是……」電影票骸出錢,電影卻是他選,這也太好康了吧?他以為只有情人才能享有這種權利,骸先生真的很慷慨呢。不過,骸也有可能是基於禮貌才問自己想看哪一部,也許自己挑了他不喜歡就會換掉了。「那……我想看這一部。」   「好,明天就去看這部吧。」   出乎綱吉的意料,骸爽快的立刻答應,並露出淺笑摸摸綱吉的頭,那笑容看起來很──綱吉趕緊面紅耳赤的把眼神別開,深怕自己被聰敏的房東看出自己的想法。   他覺得,那個笑容笑的很寵溺,不像是在看一個房客……可是怎麼可能嘛,像這種可能性為零的想法為什麼會一直出現在他腦中呢?戀愛症候群帶來的自我滿足幻想嗎?   總而言之,不能讓房東發現自己這種自以為是的想法,否則以後大概沒有這種好康了。   夜晚,綱吉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樣都睡不著。   他有點難過的發現,自己滿腦子都在想明天該穿什麼才不會奇怪,或者要不要早點去劇場排隊買票。還有如果骸臨時改變主意想看其他電影時,自己不要露出太失望的表情。   將頭悶進枕頭裡,綱吉緊張的全身都在發抖。   明知道房東沒有那個意思,他還是覺得……這好像約會啊,好緊張。   幸好,緊張只是一時的,上一秒還緊張的要命的綱吉下一秒就悄然入睡,一覺到天亮,眼窩下才沒有出現深深的黑眼圈。   但一抵達電影院,綱吉又開始緊張了……這種時候,他該不該主動問要不要去買票呢?可是這樣一來就得跟骸拿錢,總覺得有點不妥。   還是等骸叫他去買吧。   接著,骸果然轉身過來對自己說話了。   「那綱吉在這邊等一下唷,我去買票跟零食,你想吃什麼?爆米花?可樂?熱狗?」   「……欸?」不是要他去買嗎?難道他連買的任務都不用做???   「還是都要?我知道了,在這邊稍微等一下唷!嗯?你的臉怎麼這麼紅?今天比較冷,你怎麼沒有圍圍巾?來,不要動。」說著,原本繞在骸脖子上的圍巾就轉移到綱吉身上,暖呼呼的圍巾緊緊的包在他的身上,他受寵若驚的倒抽了一口氣,說不出話來。   「呃……骸、骸先生……」綱吉緊張的整個人都在抖,因為他們的舉動已經吸引了周遭一些好奇的視線,綱吉的小臉更紅、脖子縮的更短,整張臉都快埋進圍巾裡頭。   「好囉,那我先去買票了。別站在這裡,會吹到風,小心感冒唷。」   在確定綱吉處於最佳狀態後,骸才放心的走向售票窗口。   不一會兒,骸就端著一大盤的食物回來。不知道他是用了什麼方法才能在這種顛峰時刻插隊成功?   「因為今天比較冷,所以我幫你買熱巧克力唷。來吧,我們可以進場了。」   「啊……那、那個……東西我可以幫忙拿……」   若有所思的望著綱吉紅到發亮的小臉,骸露出了不懷好意的微笑,並將一些食物分給綱吉拿。   綱吉在接過食物後應了聲謝謝就想往前走,不料卻被骸一把拉住,手上的東西差點全摔到地上去。   「噫──」   「別走的這麼急嘛,電影還沒開始唷。」話落,骸自然而然的牽起了綱吉的手,因為少了一點東西,他就不用用兩手支撐了。這也是他這麼乾脆讓綱吉拿東西的理由,他想牽他的手。   然而,對綱吉而言,這個舉動更是大大的撞擊了他的腦袋,頭頂上彷彿冒出了陣陣的白煙,眼睛稍微呈現螺旋狀。   「呃,骸、骸先生……這、這樣有點……奇怪……」   「嗯?哪裡奇怪?一般不都這樣嗎?」   「這……一般男性朋友間是不會這樣手牽手進電影院的……」   到此,骸也有點緊張的加強了握住的手勁……就算是他,碰到這種除了告白以外別無他法的狀況也會躊躇不已。   「……我是說一般情侶。」   「嗄?」   「……」默默的牽著綱吉走到指定座位,現在連骸都陷入緊張的窘境了。   而綱吉發出「嗄」的那一聲並不是代表沒聽見,而是不敢相信。   不是骸先生吃錯藥,就是自己耳朵出問題了吧?   話雖如此,但在聽見剛才那一句時,綱吉真的有開心一下,心裡彷彿有幾千幾百朵花在瞬間綻放,舒適宜人──但記憶中那冷漠的俊臉瞬間取代所有畫面,讓綱吉禁不住渾身震了一下。   察覺到綱吉的強烈抖動,骸在坐好之後出言關懷。   「剛剛怎麼了?冷氣太強了嗎?」說話的同時,還替綱吉調整圍巾的位置,不讓他受到一絲風寒。   「不、不是……謝謝您……」   「……」又是敬語。   在確認骸轉過去弄食物時,綱吉才偷偷鬆了口氣,拍拍自己的胸脯。   幸好,自己還沒有被喜悅沖昏頭,想起了今天這並不是約會。不過看骸今天對自己的體貼還有無微不至的照顧,綱吉實在是很難抑制自己聯想到那方面去,真是令人無法招架。   骸大概是不知道自己喜歡他,才會肆無忌憚的把他當成約會對象練習吧。要是他知道自己會因此而產生不該有的感覺,他一定會跑的連鞋子都掉了。   剛才真是好險,要是沒有及時想起骸那冰冷淡漠的表情,他就要破功了。   「拿,這是綱吉的飲料,拿好唷。」將熱巧克力遞給綱吉,外層還細心的包了幾層紙,讓綱吉能夠直接碰觸紙杯。   「謝謝……今天讓您破費了,真是不好意思……」   「別這麼說,這是約會嘛。」   「……」   果然是約會「練習」啊?嗯嗯,他懂了。   望著綱吉看似了然於心但紅暈反而減少的表情,骸就猜到了……他根本不懂!   見鬼的練習!誰能替他把「練習」這兩個字拿掉啊!   電影結束之後,綱吉的眼睛興奮的閃閃發亮,深深受到劇情的影響。   「好棒的電影!來劇院看果然是對的!」   「你喜歡就好。」其實他根本沒在看電影,整場都在看綱吉可愛又誇張的反應,並觀察綱吉對哪些事物會產生那些反應。   「謝謝!啊,不過……這是我喜歡的電影啦,骸先生喜歡嗎?」   「……」他怎麼就不能忘記加後面的「先生」兩字。「你喜歡我就喜歡。」   「骸先生,電影已經結束了啦,不用繼續甜言蜜語了。」   ……說這種話很窩囊也很不像六道骸,可是他真的好想躲起來偷哭。   「……綱吉都感受不到我的溫柔跟喜歡嗎?」豁出去了,事到如今不開天窗說亮話根本沒辦法傳達他的心情。   沒想到綱吉出人意料的用力點了點頭,反而是骸錯愕了一下,沒想到綱吉這麼快就接受了。   「絕對感覺得到!這麼溫柔又這麼體貼,跟您約會的人一定會愛上您──啊,我、我的意思不是說我對您有那種奇怪的意思了……請您不要擔心……」   ……果然,是他想太多了,綱吉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想通。   他還是以為這是見鬼的「練習」。   不過綱吉的反應讓他有點在意,與其說他討厭跟自己有這種關係,倒不如說他是害怕自己以為他有這種想法。難道說……   「綱吉,你喜歡我嗎?」   語畢,綱吉手上的爆米花也跟著掉到了地上,幸好裡面本來就所剩無幾,才沒灑的一地都是。   「我我我、我才……沒有!不是這樣的!我我我、我沒有那個意思!」   如果是幾個月前,綱吉一定又會用外星人的眼神看待自己,但這次卻表現出如此激烈的反應,紅暈還渲染至耳根後頭。見狀,骸勾起了一抹微笑,壞心眼的摸摸綱吉又紅又燙的嫩頰。   「哦呀,你的臉可不是這麼說的唷。」   「請、請不要這樣!」驚恐的打掉骸的手,綱吉大口大口的吸著氣,看起來彷彿快要昏倒了。「我、我會盡力為您的戀情出力,請您別再戲弄我了!」講完,綱吉便將圍巾解下來塞回骸手中,轉身頭也不回的逃回家裡去,留下骸一個人呆在原地。   半晌,骸露出了開心的微笑,並將尚有綱吉體溫的圍巾圍了上來,踏著愉快的腳步回家。   只要知道綱吉喜歡他,一切都好辦了。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