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同居日記【十一】(骸綱)

      十二月二十日,星期一,天氣晴。   我覺得房東病了。   從看電影那天起,他的行為模式跟態度就顯的有點奇怪,而今天更是達到了最巔峰……要不是我非常有自知之明,我可能會以為房東已經把我當成他的內人來看待了。   那日之後,房東突然拉著我去他房間促膝長談,詳細的跟我解說他到底在做什麼工作。原來他是眾多大企業的幕後推手,雖然沒一個企業是掛他的名字,但他的權限比公司裡的任何人都還要大,包括董事長。所有企業在作重大決策時都一定要來找他請益,簡而言之,他就是財經界之神,他的一個決定就能把全世界的經濟搞的天翻地覆。   原來如此,難怪他那麼寶貝那台隨身不離手的筆記型電腦,裡面想必裝滿了各大企業的管理資料和重要文件吧。   因為早就料想到這個可能性,所以我也沒表現的很吃驚,只是……   為什麼要跟我說?   奇怪的是,我向他提出這個疑問時,他卻好像沒聽見似的忽視掉我的問題,接著把他其中幾本存摺跟幾個印章,外加金融卡和信用卡,一股腦的全堆到我的手上,說這以後都是我的,不夠的話再找他要。另外,他還把自己的身份證等證件一起交給我,說等他需要的時候再找我拿,先放在我這讓我安心。   ……這這這、這是什麼情形啊!是要安什麼心啊!?   我當然把東西推還給他,但他卻說我現在不拿沒關係,他就放在床頭的抽屜裡,要用隨時都可以去拿。   ……大概是開玩笑吧?他就是喜歡戲弄我這種貧窮的老百姓。   秉持著小老百姓的自尊,我才不會去動他的東西呢!萬一到時他翻臉不認帳的話怎麼──呃!該、該不會就是這樣吧?   故意跟我說東西在哪裡,看看我會不會受不了誘惑跑去碰它們,屆時就有冠冕堂皇的理由把我趕出去了。   ……果然還在記恨,我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房東對我的敵意消失呢?   算了,只要安份一點別碰那些東西,應該就不會有事情了吧?   唉,每次想到這點都會覺得很沮喪,還是想點其他的事情吧……對了,最近庫洛姆小姐常常來訪呢!   說也奇怪,雖然房東看起來是個十足十的怪人,但庫洛姆小姐卻十分正常,不但談吐高雅有禮,而且也會認真聽別人說話。   但是真要我說的話,在某方面,他們兩個還真的是兄妹──就是擅自解讀我的意思。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庫洛姆小姐似乎已經把我看成了自己人,而且從她講話的內容來推斷,她似乎已經把我當成了她哥哥的另一半了。   ……到底為什麼會有這種誤會?房東先生,請你快點解釋啊!   既然綱吉喜歡他,那一切就好辦了──從今天開始,綱吉就是他的老婆,誰都不能有異議,包括綱吉本人。   看完電影之後,骸就在心裡默默的做下決定,而綱吉則一頭霧水的望著他異常凝重的臉色,不知情的他還以為骸想到了什麼重要的企業大事,殊不知那件「大事」和自己息息相關。   一回到家,綱吉剛脫好鞋子就被骸一把拉進他房間去,這令綱吉有點措手不及──住進這裡一段時間了,他還是第一次進入骸的房間,其空間跟擺設果然令人嘆為觀止。   「綱吉,這些給你。」   「咦?咿呀──這、這些是……」   「是我部分的存摺跟印章,其實原本想全部交給你保管的,可是數量實在是太多了,你千萬不要誤會是我有所保留唷!另外,如果不夠用的話隨時跟我講,明白嗎?」   用?用什麼?   「呃……骸先生要我幫你保管這些東西嗎?」   「不是。」   「欸?」   「這些送給你,都是你的。」   下一秒,綱吉手上小山般的存摺跟印章就紛紛摔到地上,散落一地。   「給給給、給我???」   「對,給你的。怎麼了?太少了嗎?那我再去拿──」   「不!請等一下!」慌慌張張的拉住骸的衣袖,在確定他轉過頭來後便蹲下身迅速將存摺跟印章撿好,然後堆到床上。「這些請您自己收好吧……這棟房子的保全這麼完善,交給我根本是多此一舉。」   「……綱吉,你怎麼都不聽我說話呢?」   「……」他有聽呀,可是剛剛那些八成是幻聽,他還是識相點當作沒聽到才好。   「我說過,這些都是你的,我說的不夠清楚嗎?那剛剛向你解釋我的職業,你聽的懂嗎?」   「嗯……我都聽的懂。」總之,骸就是個能在這個世界上呼風喚雨的人物就是了。聽的懂又如何,他只覺得他們的差距愈來愈大了。   「那就對了,請替我保管這些,當然,你想用的時候就不要客氣。」再次把存摺跟印章交到綱吉手中。「啊,對了對了,我的皮夾太滿了,你可以幫我保管一些東西嗎?」   「呃?欸,可、可以呀……」照這個情形看來,大概是多出來的金卡或信用卡吧……骸先生會不會太過相信他了?萬一他是個會拿卡到處亂刷亂用的混蛋怎麼辦?   「吶,請幫我保管這些唷。」   雙手接受骸遞過來的幾張卡,手才剛收回來就讓綱吉瞪凸了雙眼,趕緊將手伸回去,驚慌失措的提醒。「骸、骸先生,您拿錯了!這些是您的身份證、健保卡跟駕照耶!」   「是呀,有什麼問題嗎?」   「嗄?這、這些東西還是自己保管比較妥當吧?不、不然就是請常常跟您一起出門的人保管,或者未來的尊夫人來保管比較恰當……」   「哦呀,這個觀念很正確呢,綱吉。」讚許的拍了拍綱吉的肩膀,但卻沒有要收回證件的意思。「這代表了我的信任,需要的時候再拿即可,對吧?」   聽罷,綱吉點頭如搗蒜,但心底的困惑也愈來愈深……既然都知道這個道理,為什麼還把東西交給他?   「那就對了,等我需要再跟你拿囉。」   ………………欸?   「我、我不明白,骸先生……還有,我真的不需要這些東西……」   嘆了口氣,骸時在是坳不過綱吉的固執。平時的他看起來老實又好說話,但扯到這種容易引起爭執的物質方面他卻意外的堅持己見。「東西鎖在床頭櫃就行了,目前為止還有什麼問題嗎?」   「……有,這個家有女主人要進來了嗎?」否則怎麼突然對他交代這些東西,是想請他到時跟女主人說明嗎?   「……」   那個,請問是他的表達方式有爭議,還是綱吉的腦袋有問題?   風光了二十五年的高智商頭腦,在今天戰敗的一蹋糊塗。   為了不把綱吉嚇跑──縱使知道他喜歡自己,骸還是怕他會因為過度害羞而嚇跑──骸努力用最委婉卻又清楚明白的辭彙來暗示綱吉住進自己房間,奈何他每個字都聽的懂,就是聽不出其中隱藏的涵義。   努力了一整個晚上,綱吉腦中的空固力還是沒被打破。   甚至,以綱吉天馬行空的被害妄想程度,要把他「將財產交給他」的這個舉動解釋成「想趕他出去」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到底要怎麼兜才能兜到這種解釋上呢?骸百思不得其解。   無可奈何之下,骸只好向較常與其他人交流的庫洛姆求救,身為完美哥哥的他,這還是第一次向庫洛姆請教無法解決的問題。   嚥下一口香茶後,庫洛姆將茶杯置於桌上。   「在討論開始之前,我想聽聽骸大人的想法。」   一愣。「什麼想法?」   「骸大人應該多少有想過一些辦法吧?」   「……直接打昏綱吉完成既定事實,到時候綱吉想賴也賴不──」   「咳咳!不行、不行!絕對不行!」連話都不讓骸說完就連忙擺手打斷,臉上浮現一片尷尬的紅霞,並稍帶譴責的瞪視著骸。   早就知道這樣的回答會惹來一陣白眼,骸僅是聳聳肩沒吭聲,臉上寫著「我就只想的到這種餿主意」幾個大字。   哦呀,平時乖乖牌的庫洛姆瞪起人來還有幾分恐怖呢……真不愧是他妹妹。   「骸大人,憑你的聰明才智,怎麼可能只想的到這種下流的主意呢?」   「……」一向把自己當神一樣崇拜的妹妹現在卻會用「下流」來形容自己,大概是因為方才自己講出來的方法太過駭人。「怎麼說……我也沒討好過女人,應該說,我只因為工作的關係討好過那些追逐名利跟外貌的膚淺女人,而且性質也不同,我只是想讓她們以為我對她們沒有敵意,並不是想向她們示愛。綱吉跟她們不同,而且也不是女人,不可能喜歡對女人做的那些事情。」   聽完,譴責的神色才從紫眸中褪去,庫洛姆贊同的點了點頭。「這麼說沒錯,骸大人果然思考的很周密……至於為什麼會想到剛才那種下三濫的招數就不予置評了。」   「……庫洛姆,妳在拐彎抹角的罵我嗎?」   「我建議先讓綱吉先生知道你的性向。」刻意忽略骸的發問,庫洛姆美麗的紫眸閃爍著無辜的光芒。「讓他知道你喜歡的人是男性。」   「也對……才不會讓他一天到晚想把我跟其他女人送做堆。」一想到像笹川京子那種悲劇,骸就覺得有股窩囊氣悶在心口出不去。   「嗯嗯,然後就輪到我了,我會把他當成『大嫂』來看待,向他暗示你喜歡他。」   「非常好,我原本就想叫妳這麼做了。」他都把綱吉當「老婆」來看了,庫洛姆當然得把他當成「大嫂」來對待。   「計謀」成形之後,兩人就開始討論要何時實行。此時,待在店裡打工的綱吉冷不防地打了個大噴嚏,幸好他才剛把客人的餐點送達,否則大概又要弄破幾個盤子了。   「綱吉,你感冒了嗎?最近溫差很大,多穿一點唷。」   「嗯,謝謝!」笑著向給予關懷的姐姐道謝,但在走進烘焙室時卻又露出一臉困惑的表情。「奇怪,這種預感是怎麼回事……」   「我回來了。」   「啊,你回來啦,綱吉先生。」   甫始一愣,在聽見輕亮甜美的女聲之後,綱吉才茫然的抬起頭,望著身著便服的庫洛姆。   「呃,妳、妳好……」面對骸的家人時,綱吉總是會感到有點不自在,甚至有點緊張……不知道他的家人是怎麼看他的?會不會覺得他臉皮很厚,或者瞧不起他?   「今天公司股盤低的讓骸大人很不滿意,所以他親自到公司去了,晚上才會結束,他說會買晚餐回來。」   「原來如此,謝謝妳告訴我。」想當然爾,綱吉不會假設骸也會替他買晚餐,因此他將手探入包包中,準備拿出錢包外出用餐。   剎那間,庫洛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搶走綱吉的包包,他的手連錢包都還沒摸到就突然間放空,速度之快令他目瞪口呆。   不,現在更重要的問題是……為什麼要搶他的包包?   「呃……庫洛姆小姐?」   「骸大人特別交代過,他會買你喜歡吃的菜回來,希望你別去外面用餐。」   眨了眨眼,綱吉認真的覺得骸對他也照顧的太無微不至了,像這種時候就應該一腳把房客踢出去吃自己才對,居然還替房客買晚餐回來……該說這位房東太過好心嗎?   「這樣啊……好、好吧……」妥協的原因之一就是包包正在庫洛姆手上,他不好意思跟房東的妹妹搶東西,但錢都在裡頭,他只好乖乖坐著等骸回來,一方面還緊張的抓緊自己的手指,視線飄來飄去,就是飄不到庫洛姆身上。   沉默了好一會兒,庫洛姆的眸子骨睩睩的轉了一圈,開始實行她的「作戰計畫」。   「綱吉先生,我可以稱你為『首領』嗎?」原本是想直接叫大嫂,但她相信這對綱吉而言太嗆了,還是按部就班來比較好。   「欸?」   「綱吉先生給我的感覺就跟首領一樣厲害,可以嗎?」其實是因為他有足以「征服」骸大人的實力,「首領」這個稱號當之無愧。   「呃,妳高興就好……」雖然他不覺得自己身上有哪一塊細胞跟「首領」這麼帥氣的稱號扯的上關係,但對方喜歡即可,他也沒理由拒絕。   「首領,我們家常常會有家族聚會,可以請你一起來參加嗎?」   「嗄?我、我嗎?」不敢置信的指著自己的鼻頭反問,隨後便趕緊搖頭擺手。「不、不行啦!那是你們的家族聚會,我去湊什麼熱鬧……」應該說,他又以什麼身分去湊熱鬧。   「因為骸大人不喜歡參加,所以幾乎沒有出席過……如果是你說的話,骸大人一定會聽的,到時他就會乖乖來參加囉!」   「欸?」哪裡錯了吧?「庫、庫洛姆小姐,這種事情應該要請骸先生在乎的人才是,怎麼會找我這個──呃,微不足道的房客呢?」   「才不是微不足道呢!我知道骸大人很在意你說的話唷。」這話講的夠白了吧?要不是因為骸大人指示說不能暗示的太過明顯,她還真想直接替骸大人告白呢。   「沒有吧……庫洛姆小姐,妳想太多了,骸先生總是喜歡開我玩笑,把我當成他喜歡的人來演練。幸好我還算是個開的起玩笑的人,這種事情我不會當真的,否則骸先生才要頭大呢。」   「……」原來如此,難怪骸大人一籌莫展,首領的自卑程度跟對不會有人喜歡自己的自信程度實在是太過高竿,想逼他相信骸大人似乎真的只剩下「既定事實」一途了……   那怎麼行!姑且不論首領是否喜歡骸大人,以首領的性格,被這麼粗暴的方式對待搞不好會誤會骸大人討厭他討厭到要用這種方法趕他走,屆時只會弄巧成拙、一敗塗地。   思考了半晌,庫洛姆決定執行一項計畫外的行動,連骸都不知情。   「首領,請問你明天有空嗎?」   「欸?有、有是有啦……」明天剛好他輪休。   「那可以陪我出去一天嗎?我想帶你去一個地方。」   「?可以是可以啦,但可以跟我說是哪裡嗎?」   「明天你就知道囉!」   「……」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