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世界(骸綱)

      你曾經問過我,我的「世界」究竟是什麼。   當時,我無法回答你。   『回答不出來嗎?』   『……』   『嘿嘿……好意外唷,你成天都把毀滅世界掛在嘴上,卻連自己「世界」的定義都不清楚。』   『……那你的世界又是什麼呢?』   『我嗎?唔……很難取捨耶,應該說,我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我的「世界」!』   『……?』   『我想現在你大概也聽不懂吧?感覺好有趣喔,我居然知道你不知道的事情呢!骸。』   抬起一邊眉,骸從身後摟住正在欣賞夕陽的纖細身影,嚇的他到抽了一口氣。   『噫──』   『說話小心點唷,綱吉……你想讓大家觀賞你被我「欺負」的模樣嗎?』下巴朝人來人往的樓下點了一點,壞心眼的在綱吉耳邊吐氣呢喃。   瑟縮了下,綱吉咳了幾聲便拉了拉胸前的領帶,好不容易得到的調侃機會就這樣在骸的威脅下告吹。   望著綱吉有點不甘心的表情,骸隱忍住鼻腔中的笑意,決定罕見的退半步讓綱吉心情好一點。十年的焠鍊在他身上顯而易見,當年口口聲聲說要毀滅世界的偏激少年,如今已變成了一名懂得遠慮的成熟男人。而且他明白也接受,自己喜歡澤田綱吉的事實。   話雖如此,他有時候還是搞不太懂綱吉的行為和想法。   例如此刻的這個問題。   『好吧,我承認我真的不知道你所謂的「世界」為何,可以給我一些提示嗎?』   聽罷,綱吉露出了稍微驚訝的表情,雙頰有點興奮的泛紅,開心的轉過身來面對骸。   『我終於知道六道骸不知道的事情了!』   果然,聽見這種話還是會很不是滋味,不過──凝視著綱吉大而明亮的瞳眸、染上紅暈的嫩頰──能夠看見綱吉露出如此青澀的表情,也算是值回票價。   『那請快點跟我解說吧。』   『「世界」嘛……就是失去之後你也會跟著崩潰的名詞吧!』   眼眸睜大了一瞬,因為綱吉露出了他從來沒有見過的表情──那珍視的眼神,彷彿正在凝視他最珍惜的人事物。   『骸,你的「世界」是什麼呢?』   「晚安,綱吉。」   捧著一大把純白芬芳的雪白玫瑰,高大挺拔的男人喫著淡淡的微笑,飄逸的長髮整齊的束在身後,空氣中瀰漫著微乎其微的花香,低沉有力的嗓音清晰又悅耳,但坐在他對面的男人卻無動於衷。   「來,這是給你的白玫瑰。」   將花束放到褐髮男人手上,對方卻絲毫沒有接過的意思,僅是雙眼無神的盯著前方,瞳眸中早已失去了昔日的光彩,黯淡無光。置於手上的花束在骸離手的那一刻便摔到地上,片片的白色花瓣灑滿了一地,而骸也習以為常的轉而捧住他無力的雙手,無視於墜落的花束。   「吶,你還記得幾年前跟我說的話嗎?你曾經問我,我的『世界』是什麼。」   坐在椅子上的人兒仍舊沒有回應,臉上的表情也沒有變過,骸起身抱起他,讓他坐在自己腿上,並靠在自己懷裡。   「你跟我說,你的世界就是『你認識的每一個人』,所以說……你真的不是塊當黑手黨首領的料子呢,每天都要面對如此之多的夥伴之死,認識你十多年了,我還是那句老話……你的天真和溫柔就是你的致命傷。」   伸手撥了撥綱吉額前的棕髮,無神的雙眸偶爾會眨一下以維持眼中的水分,但也是無力的眨,緩慢且無力,彷彿快要睡著一般。   「我常問你,為什麼要這樣折磨自己。如果真的無法承受,只要找個繼承人盡快交棒,那群關心你又疼愛你的人們肯定不會反對你的決定,因為他們不忍心看見你倒下。況且,其實十年前的你本來就不想接下這個職務,卻還是勉強自己接下了……當我第一次問你為什麼要接下時,你回我一句話──」   『因為這樣,我就能保護我的「世界」了。』   那笑容掛著些許疲憊,卻也充斥著刺眼的幸福感。   為什麼呢?我還是無法理解你所謂的「世界」。   如果認識的每一個人都是你的「世界」的話,那你的「世界」到底有多寬、多廣呢?甚至連泛泛之交的對象都能被你納入「世界」,你那顆善良又脆弱的心靈能夠承受嗎?   對我而言,我的「世界」又是什麼呢?   拿起床頭櫃上的水杯和棉花棒,沾濕之後小心翼翼的送進綱吉口中,讓他汲取所需的水分。平時彬彬有禮的綱吉此刻半點動靜都沒有,甚至連棉花棒要進入小嘴都稍顯困難,骸只好放棄棉花棒,舉杯喝了口水,親自餵進綱吉口中。   來來回回重複了四五次的動作後,總算餵足了今天所需的水量,骸細心的替綱吉擦拭濕潤的嘴角,並讓他靠回自己寬闊的肩膀。   「之後,你曾不下百次的問我,我的『世界』究竟是什麼。我沒有回答,不是不想回答,而是因為無法回答。你猜是庫洛姆、千種、犬等人構成了我的世界,但我卻不以為然。」   『──應該是庫洛姆、千種和犬吧!他們是你最親近的三個人嘛!』   『……我或許會因為失去他們而感到可惜,但我不認為我會崩潰。』   『耶?居然說這種話。那是現在你還擁有他們,等到你真的失去他們你就知道了!』   『呵呵,那麼我拭目以待。』   『……你實在是……唉,算了,事情還沒發生前,說再多都沒有用。』   低頭,自討沒趣的繼續處理公文,而骸則對綱吉的反應抱以有趣的態度,拿走自己的任務公文夾走出首領辦公室。   大手摸了摸雜亂的褐髮,嘴上的笑容依舊,血紅色的右瞳此刻看來卻格外的溫柔暖和,即便躺在他懷中的人兒半點回應都沒有,連呼吸聲都恍若虛無。   「不是有個詞叫做『烏鴉嘴』嗎?綱吉,當時你可能太大意了,不小心應驗了這個說法,因為不久後的將來,他們三個的確出事了……除了庫洛姆重傷以外,千種和犬接當場死亡,而庫洛姆也在急救後宣告不治。當時,我的心底的確湧起了一股陌生的波動,但還沒到你所謂的『崩潰』那麼強烈,反倒是你……男兒有淚不輕彈,更何況你是君臨天下的黑手黨首領之首,卻為了他們而掉了整整一個禮拜的淚水,雙頰也因此憔悴的凹陷了進去。」   『綱吉,不吃點東西嗎?』   熱騰騰的精緻美食被送到綱吉身邊,但他卻連看都沒看一眼,憔悴的雙眸下染了一層深深的黑眼圈,留在上頭的淚痕也還沒乾,甚至連乾淨的下巴都出現了少見的鬍子,綱吉天生就是少毛的體質,更為了保持形像而天天清理,可見他這次受到的打擊有多大。   『骸……你不會……感到難過嗎?』   『會,但也許他們不是我的世界吧,對我的打擊沒有想像中的大。死亡只是另一個開始,並不是結束。』   『……我累了,沒辦法應付你這個不怎麼在乎的人,請你出去吧。』   『哦呀,這是在趕我嗎?綱吉,不過是失去了三個人份的「世界」,就能讓你崩潰到這種地步嗎?』   話落,了無生氣的綱吉瞬間起身,憤怒的揪住骸的領子。   『他們曾經是你的夥伴!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如此冷靜!甚至不掉一滴眼淚!』   垂眸望著難得發怒的綱吉,骸臉上的笑容沒有褪去,也沒有打掉綱吉的手,悅耳的嗓音此時此刻聽來卻是如此的刺耳。   『因為我知道遲早都有這麼一天。你也早該知道的不是嗎?綱吉。』猛然抓住揪著自己領口的手腕,嚇的綱吉倒抽了一口氣。『面對死亡,這是你在接下彭哥列首領職務時就該學會的技能不是嗎?』   顫抖了吸了幾口氣,綱吉闔上雙眸冷靜的一下,最後緩緩抽出稍稍靜下來的手,背過身去。   『……抱歉,骸,我不小心把氣出在你身上了。』   『沒關係,因為那三人對你的意義似乎比對我的還要大。』   『……連他們三人都無法構成你的世界。骸,你的「世界」到底是什麼?』   聞言,骸沉默了。   即使失去了過去最親近的那三人,他的「世界」也沒有崩潰。   他仍然不明白,「世界」究竟是什麼。   「去年,彭哥列的其中一個同盟家族叛變,導致彭哥列毫無防備的被從內部攻破,你的『世界』瞬間被轟掉了一半,這讓你陷入了幾近瘋狂的恐慌。我第一次見到那樣的你,如同野獸一般的全靠本能在攻擊敵人,但大部分的主力戰隊都已經被敵人偷襲殆盡,縱使你的實力再強,最後也逃不過敗北的命運……你雖然在哭、在流淚,但我看得出來,你仍然保有意識,並盡量讓自己別殺了敵方的戰士。如此天真又善良的你,在看見我被身後偷襲的敵人打倒之後,似乎陷入了無法控制的境界……啊,真抱歉,其實我是打算假裝被他打倒以伺機而動,但這個景象似乎重重的觸怒了你。」   拿起沾了水了溫毛巾擦是綱吉的臉頰,無神的雙眸絲毫沒有一顆光點。   「當我轉過身來,方才打倒我的人已經被你燒成了灰燼,連帶其他敵人也都無法倖免,主張不傷害人、溫柔的你,居然一口氣打破了這項禁忌,燒死了在場剩下的所有敵人……直到最後一個敵人倒下之後,你也跪下了,彷彿電池用光的娃娃一般,動也不動的跪在那兒。」   輕輕抓起綱吉的小手,讓它摸上自己的臉龐,還舒服的吁了一口氣,享受著綱吉的手帶給他的觸感。   「負傷的阿爾柯巴雷諾說,你的心已經死了,因為我的關係。現在的你不過是個活著的屍體,腦部機能已經幾近停止,只剩下控制身體機能的部分正在運作。他准許我帶你走,反正現在的你等於死亡,再也不可能回到彭哥列了。哈,黑手黨就是如此的現實,不過這也和預期的一樣,要想真正脫離黑手黨就只有一條路:死亡。」   親吻粗糙的手心,並順著五指的形狀撫遍了瘦弱的手掌。   「我的心情很複雜,你懂嗎?綱吉……因為你是為了我才會變成這個樣子,我好開心;但卻也因為變成了這個樣子,我甚至無法跟你說話、無法看見你做出其他表情……你就像屍體一樣,除了眨眼以外,半點反應都沒有。之前待在醫院時,醫生跟我說了,僅靠著營養劑和少許水分生存的你,已經活不久了,隨時都有可能離我而去,然後……」   猝然,骸露出了個和現在的氣氛毫不搭嘎的淺笑,但仔細一看,卻又有濃濃的哀傷味道。   「我總算明白,我的『世界』究竟是什麼了。」   捧著綱吉消瘦的臉龐,骸在那雙無神的大眼中看見自己的倒影──悲傷而無奈。   「我的世界只有一個人,就是你……怎麼都沒發現呢?我會這麼在乎你、觀察你、疼愛你,早就已經超過了一般『喜歡』的程度,甚至超過的『愛』的程度──你是我的『世界』,即使現在的你只是一具不會思考的人偶,我也不會崩潰,會耐心的等著你。」   擁綱吉入懷,嘴角拉出一抹完美又悲傷的笑彎。   「不是等你醒來,而是等你長眠。」   因為他,原本就不是個會抱持著無謂希望的男人。   片刻後,綱吉緩緩闔上無神的雙眼,微弱的呼吸聲漸漸消失,直至靜寂。   抱住他的雙手沒有鬆開,骸滿足的將綱吉抱在懷裡,姆指把玩著方才放在口袋裡的遙控器。   數秒過後,按下觸動美麗火花的紅色按鈕……   我們到地獄會合吧,我的『世界』……我親愛的綱吉。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