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同居日記【十六/完】(骸綱)

      二月二十六日,星期六,天氣晴。   距離上次的日記,已經相距一個多月了。   自從開始跟骸交往之後,我就沒什麼多餘的心力可以寫日記──感覺上沒什麼東西好寫,跟前陣子比較起來……人在難過的時候果然比較容易胡思亂想,容易寫出一堆鬼打牆的長篇大論,就像之前的我一樣。   至於庫洛姆也已經依約帶我去她之前說要帶我去的地方看過了,就是他們大家族集中住在一起的大別墅,她想讓我看看骸在那邊的房間。(聽說貼滿了我的照片,原本我還不太相信,這趟去過之後才知道……世界上還真的沒有不可能的事情……)   今天,這是我的最後一篇日記。   待在鄉下的時候,父母就常常要我養成寫日記的習慣,但平淡的日子日復一日,實在是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讓我寫進日記裡。   原以為就算到都市求生,我的日記應該也不會寫太多,可能連第一天的入住報告都兩三行就打發掉了……沒想到,第一天破天荒的寫了好幾面,讓我甚至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轉性了。   沒錯,一切都是因為這個像外星人一樣的房東──就像在我平淡無奇的生活中投下了一顆原子彈,徹底打亂了我的思想和作息。   一開始覺得他很煩、很奇怪,講話雖然很討厭,但實際上卻對陌生人──我──百般照顧,表面上看起來是強迫我跟他一起吃飯,事實上是在幫我省錢;每天都去我工作的地方作弄我,但其實是想替我捧場一下。   所以,我不小心跌下去了……走上了一輩子壓根兒沒想過會走的不歸路。   我喜歡上這個看似欺負我,事實上處處幫助我的男人。   話雖如此,踏上這條路的我沒有奢望能看到一道曙光,身為獨生子的我如果跟老父老母說我不娶妻生子,恐怕會傷他們老人家的心,因此我決定看命運的安排,像我這麼乏善可陳的男孩子大概也沒什麼女孩子會青睞於我,只能等上天眷顧我的時候再說了。   但老實說,我也有想過,就算會讓老人家們傷心,也要獨自一人過完此生……因為我的心裡藏著其他人,這對一個好女孩而言是難以忍受的事情,我也會良心不安。   因此,在京子向我告白的時候,我真的陷入了不知所措的境界。我知道京子是個人見人愛的好女孩,能看上我真的是我上輩子修來的福氣,但我對她並沒有那個意思,這樣辜負一個好女孩的一生真的可以嗎?   當時,我誤以為骸喜歡的人是她,所以對我而言算是個雙重打擊……我喜歡的人喜歡另一個人,而那個另一個人卻喜歡我。這種會讓我喜歡的人討厭我的關係圖,我可是敬謝不敏啊!   幸好,最後知道這只是一場天大的誤會。   能夠遇到骸,我覺得真的很幸運。雖然他很奇怪,也很自大、霸道,有時候──或者該說常常──會要我配合他有點惡趣味的興趣,但可悲的是……我好喜歡他,真的、真的好喜歡他,所以不管他提出什麼餿主意,我都不會有厭惡的感覺。   大概是因為,他也很體貼、溫柔、在乎我的感受吧,過分到我不可能答應的要求他從來沒有做過,只要我臉色不太好看他就會立即打住。   這就是骸,他不會說甜言蜜語來討好我──因為知道我是男孩子,不會喜歡這種讓小女生開心的舉動──但每句話都能讓我感受到他的關心和溺愛。   今天要帶他回鄉下見我的父母了,老實說我在各方面都非常緊張……他會不會嫌棄我們家呢?畢竟他可是富可敵國的大企業家,隨便挑一間房子都比他們家氣派;或者吃不慣他們的食物,因為骸本身就是個非常厲害的料理達人,沒什麼食材和花樣的平凡食物能入的了他的眼嗎?   想這麼多都沒有用,如果骸無法接受我的家人的話,那麼,就只能把這一切,當成完全沒有發生……   「綱吉,你好了沒?」   「啊,好、好了!你已經準備好了嗎?」   「嗯,不過是去住一個禮拜而以,也沒什麼好準備的吧?」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我、我也好了,走吧。」   「……你的樣子看起來有點奇怪唷,綱吉,是不是瞞了我什麼事情?」   「沒有、沒有……走吧、走吧!再晚一點就趕不上火車了!」   「知道了,都聽你的。」摸摸綱吉驚慌失措的小腦袋,要他冷靜下來。「話說回來,為什麼要搭火車?開車去不就好了嗎?」   「不、行!如果你有普通一點的車子那還好說,但你的車子都是我們那邊的人連想都不敢想的名牌車,會引起騷動的。」   「哦,這樣啊,那簡單,我現在立刻去買一台普通的車款就好了。」   「不行、不行、不行!做人不能這麼浪費!況且車票都訂好了!走了啦!」   「呵呵呵,綱吉真是個勤儉持家的賢內助呢。」   話落,拼命催促的綱吉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不、不要胡說八道!走了啦!」   還來不及繼續調侃,綱吉就使出平時沒有的蠻力,將骸推出房間、直達玄關,而後以最快的速度穿鞋、催骸穿鞋,匆匆忙忙的拉著骸衝出門外,不讓他有機會開口。   見對方的家人固然緊張,但對綱吉而言,跟讓骸見自己家人的緊張比較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綱吉,岳母大人是什麼樣的人呢?」   「噗!」這是綱吉把飲料噴出來的聲音。「不、不要亂叫!我們又還沒結──」頓時想起他們還在火車上,便下意識的壓低音量。「我、我們又還沒結婚,不要亂叫……」   「那岳父大人又是什麼樣的人呢?」   「……」   好吧,人都不是完美的,骸也不例外,例如現在這一點就是他改不了、也不想改的壞毛病──自說自話。   骸什麼都肯讓他,唯獨這一點說什麼也不肯讓步──他堅持要現在就改變對雙方家人的稱謂,前幾天帶綱吉去見他父母時就逼迫他一定得稱呼他們為爸爸跟媽媽,如果叫錯就記上一筆,事後算帳。   原本綱吉還不當一回事,他愛記就讓他記,就不信骸能有什麼辦法來處罰自己──這種想法,在第一天晚上過後就被他丟進垃圾桶,乖乖順從他的要求,稱呼他的父母為爸爸跟媽媽。   除非他已經不想要自己的屁股跟自尊了。   識時務者為俊傑,他還是別在這種小地方上跟他爭,否則也算是對自己過意不去。   「我媽是個很平凡的家庭主婦,我爸也是個很平凡的上班族,他們兩個很恩愛,每天都會在家裡放閃光。」他兩老不在意,身為兒子的綱吉還替他們感到害臊。   「呵呵呵,聽起來他們的心境還很年輕呢。那麼岳母大人最想要的東西是什麼呢?」   「欸?最想要的嗎……唔,媽媽對物質生活一直都很容易滿足,真要說的話……她一直很想要一個女兒,可是又不想再生──呃,所以就是這樣。」   聽罷,異色雙瞳微瞇,唇尾拉起一抹不懷好意的微笑,壞心眼的湊近綱吉微紅的小臉。「哦呀?那句『不想再生──呃』讓我很在意唷……是想起了什麼不堪的回憶,不方便跟我說嗎?」   「那、那不重要啦!啊,還有,我爸喜歡喝酒,他可能會叫你陪他一起喝……」   「這不成問題,我的酒量你很清楚不是嗎?來,別岔開話題,岳母大人很想要一個女兒卻不想再生,所以發生什麼事情了呢?」   「……沒事啦,我想睡覺。」   「哦?那我猜猜看好了。」話落,綱吉闔眼裝睡的小臉頓時僵住,但卻倔強的不睜開,裝作完全不在意。見狀,俊臉上的笑意更深了,他刻意靠近綱吉的耳畔,溫熱的鼻息搔的綱吉有點難以招架,但他咬住貝齒,硬是忍住。「因為綱吉長的跟女孩子一樣可愛──噢,不對,是比女孩子還要可愛,所以岳母大人在你小時候常常把你當成女孩子來打扮對不對?」   內心的綱吉,慘敗。   「呵呵,不說話就等於默認囉?太好了,我想借相冊來看看,一定能看到不少珍貴的畫面。」   「不、准、借!」   「哦呀?為什麼不行?」   「男、男孩子穿女裝有什麼好看的……」   「綱吉穿起來一定很可愛,我想看唷。」   「……」   有時候,他真的很懷疑骸的眼光。   明明是個坐擁一切的搶手鑽石單身漢,卻選擇了連替他傳宗接代都做不到的自己。而且口口聲聲說自己很可愛、很誘人,事實上嘛……如果真的那麼可愛、那麼誘人,他又怎麼可能會乏人問津二十四年呢?   記得學生時期,自己也是常被盯上的弱小族群,常被抓去跑腿呢。不僅如此,團體活動時也總是挑剩下的那一個,有他在的隊伍彷彿被衰鬼纏身,在開賽前就注定不可能獲勝。   在遇到骸以前,除了爸爸跟媽媽以外,從來沒有人說他「可愛」……應該說,從來沒有人讚美過他。   ……糟糕,這模式似乎跟電影「情人眼裡出西施」有點像,差別大概在於自己的內在美沒有那麼出色吧。骸該不會也被催眠過了吧?自己在骸的眼中到底是什麼樣子?   「──吉、綱吉……」   猛然回神,綱吉重重的震了一下,差點整個人從座位上跳了起來,水汪汪的大眼睜的清亮,飽受驚嚇的望著方才把自己拉回神的骸。   「……怎麼了?你今天怪怪的,一直在發呆,在想什麼?」   「呃,沒、沒有啦……只是很久沒回去了,我在想老家那邊會不會有什麼不同。」   「累了嗎?一大早爬起來準備東西,辛苦你了,來,可以靠在我肩膀上唷。」   瞅著骸好一會兒,幾秒後默默的靠了過去……胡思亂想也沒有用,往好處想的話,自己身上沒有什麼油水可撈,骸應該是真的喜歡自己。   到家,爸爸和媽媽都已經準備了豐富的菜餚和滿滿的微笑等著他們。父親不出所料的抓著骸要一起喝酒,後者也和顏悅色的作陪,幸好他的酒量稱的上是神人階級,好幾瓶黃湯下肚卻絲毫沒有臉紅的跡象,反而是家光已經先行陣亡,被骸扶進房間裡呼呼大睡了。   「綱,今晚骸君就睡你房間囉,媽媽已經替你們把床舖好了,備用的床單也準備好囉,今晚弄髒的話明早記得要喚起來唷。」   一句話,讓綱吉口中的熱茶很不雅觀的噴了出來,嗆的他連連咳嗽。   「為、為什麼要準備備用床單啊?!還有為什麼會弄髒啦?!」   「你這孩子真是的,在我們面前還會害羞啊?骸君,我們家的綱這麼彆扭,真是辛苦你了。」   「沒這回事,岳母大人,這也是綱吉很可愛的一點呢。」   「對了,骸君,聽說你們家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大企業,是真的嗎?」   「是的,岳母大人。」   「哎呀,別叫的這麼正式,直接喊我媽就行了。」   「……媽,妳喝醉了,回房去睡吧。」說著,便扶著奈奈的手臂想起身,不料卻被她一手揮開。   「我才沒醉呢,嗝……」才剛說自己沒醉卻又打了個酒嗝,綱吉有點無奈的用手撫住小臉,只好乖乖坐下來順從她。「吶吶,骸君,你的條件這麼好,怎麼會看上我們家的綱呢?他什麼都沒有,長的也很普通,又是個男人,你既然有這麼多漂亮的名媛可以選擇,怎麼會選擇……嗝……他呢?」   心頭一跳,綱吉緊張的站了起來。   「媽,妳真的醉了,來,我扶妳進去……」   「別鬧,綱,我還很清醒……」固執的不從坐墊上起身,奈奈堅持要聽見骸給她一個答案。「綱可是我最寶貝的獨生子,在你們外人眼中也許不怎麼樣,但在我心裡他可是獨一無二的……綱他是哪一點吸引你,讓你願意捨棄其他人來選擇他?」   這一瞬間,綱吉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已經跳到喉嚨處,令他感到呼吸困難。   「呃,骸,你、你別在意我媽講的話,她有點醉了……我這就扶她進去……」   但骸並沒有順綱吉的意等他將母親扶進去,他逕自上前走到奈奈身邊,看了緊張到冷汗直冒的綱吉一眼,喫著順眼的笑意說著。   「我會選擇他沒有其他理由,只因為他是澤田綱吉。」   剎那間,綱吉似乎聽不見其他的聲音了,除了自己的心跳聲。   聽見骸的回答,奈奈就像放了氣的氣球一樣倒在綱吉身上,闔眼前露出了心滿意足的微笑,之後發出滿足的酣睡聲。   有那麼幾秒,刻聽裡瀰漫著一股無法言喻的緊張氣氛,直到綱吉滿臉通紅的站了起來、將母親扶進房內睡覺為止。   直到睡覺前,綱吉沒有跟骸說上一句話,甚至沒有面向過他。   將床單舖好,骸雙手抱胸的坐在床上,等故意在浴室拖時間的綱吉進來。他也不是個不通情理的男人,他知道,方才那番話對綱吉造成了很大的震撼,他需要時間來沉澱被震起來的情緒,所以骸才不像平常一樣堅持和他一起洗澡。   終於,在浴室消磨好一陣子的綱吉靜悄悄的出現在房門口,在看見尚未入睡的骸時眼眸有放大了一瞬,但隨即又恢復原狀。   「你、你還沒睡啊……」   「如果我睡著了,你是不是打算睡地上?」   「……因、因為我的床是單人床嘛,擠不下兩個大男人啦……」   「哦?」抬眉,下一秒,骸便以飛快的速度出現在綱吉面前,嚇的他倒抽了一口氣,再下一秒,他已經被抱到床上躺好,壓在上頭的骸對自己露出了自信完美的微笑,令他下意識的別開眼。「看,這不就成功了嗎?」   側躺到綱吉身旁,雙臂還是緊緊的摟著他不放,綱吉覺得自己的臉已經熱到可以煎荷包蛋了,方才的時間還是不夠他把心中的盪漾完全沉澱下來。   剛剛思考了很久,他還是不明白自己到底有什麼魅力可以像這樣緊緊的把骸扣在自己身邊,骸身邊的俊男美女就像媽媽說的一樣不計其數,挑選自己相信是個跌破眾人眼鏡的決定吧。   連自己心中的眼鏡都跌破了。   望著骸摟住自己的臂膀,綱吉不禁想著……聽說女孩子的身體很柔軟,抱起來會比抱男孩子更舒服,骸他……也抱過女孩子嗎?如果比較起來,自己是不是顯得又硬又平呢?會喜歡自己,真的不是因為一時的有趣嗎?   抿了抿唇,綱吉深吸了一口氣,他輕輕的靠在骸的懷裡,不敢正視他的眼睛。   「那個……骸。」   「嗯?」   「你……可以跟我說真心話嗎?」   「什麼真心話?」   「就是……剛剛跟媽媽說的,是不是另有含意?例如是在暗指,我其實沒有讓你喜歡的優點……」   「……你真的很愛曲解我的意思呢,綱吉。都給你好幾個小時的思考時間了,還是想不通嗎?」   「……」   手臂收緊,將懷中的人兒圈的更近。   「那句話沒有半點虛假,我得承認,媽媽在問我這個問題時,我思考了好一會兒──因為你的全部我都很喜歡,我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只好直接說沒有其他理由,只因為你是澤田綱吉。」   「……可是──」   「例如,散步時有不少人對我頻送秋波,但我卻只會在意你的目光放在哪裡;有上百個、上千個人到我那邊想租公寓,卻只有你被允許住進我的專屬領域;有一卡車的名媛千金對我示好,但我卻忽視她們、滿腦子只想著要讓你開心……同樣一件事情,你做的和別人做的,對我而言就是不一樣的。」   「骸……」   「順帶一提,我這樣擁抱過的人除了你以外,就只有我妹了唷。」   「……抱庫洛姆時一定比較舒服吧。」   「沒這回事,我比較喜歡抱你唷。」   不安,消失了。   回抱住眼前的男人,汲取他溫暖的體溫,紅燙的嫩頰在骸胸前蹭了蹭,難得的向他撒嬌。   這篇,是我的最後一篇。   我會好好的保存下來,保存這記載了美好回憶的同居日記。   澤田綱吉,筆。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