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幼稚園霸王【上】(骸綱)

      「大家早安,這是今天加入我們的成員,澤田綱吉。」   話落,暖褐色短髮的青澀青年緊張兮兮的立正站好,並鞠了個九十度的大躬。   「大、大家好!請多多指教!」   白皙的臉龐因緊張而稍顯紅潤,看起來不會超過二十歲。園內的老師們紛紛對望,不明白園長怎麼會起用這個看起來會反被小惡魔們欺負的弱者。要知道,他們雖然是精英養成學園,卻也是小惡魔們的聚集地──因為都是一群被有錢父母寵壞的死小孩。   眼神瞟過所有老師困惑的臉孔,園長輕咳了幾聲拉回大家的注意力,而後拍了拍綱吉的肩膀。   「澤田老師,黑曜班就交給你囉。」   此話一出,眾人聞之色變、交頭接耳。   但當事人卻毫無自覺。   「是,我會努力的!」   待綱吉接下老師專用的圍兜兜、興高采烈的奔向教室之後,鴉雀無聲的辦公室內便開始出了雜音,最後演變成熱烈的討論和質問。   「園長,您為什麼會把這班交給新手老師呢?」   「而且還是看起來這麼年輕的孩子……他有二十歲嗎?」   「『黑曜班』可是連資深老師都避之唯恐不及的惡魔班級啊……他第一天就會被六道骸整慘的!」   「看他這麼開心的樣子,您一定沒把實況跟他說吧?」   七嘴八舌的評論蜂擁而來,園長倒也不意外老師們的反應,畢竟人本來就是富有同情心的生物,這種時候就得跳出來替弱者主持公道。不過嘛……   「那請問,有人願意代替他接管『黑曜班』嗎?」   頓時,方才還大聲抗議的老師們瞬間閉上他們的金口,半口氣都不敢呼一下。   人不自私,天誅地滅。   「這就對了,請你們先冷靜聽我說。」在確定眾人都沒有意見之後,園長開始解釋這次的決定。「首先,他已經二十四歲了,不是未滿二十歲的孩子,是個可以獨當一面的大人──雖然看起來有點小。再來,我有跟他提過這班的孩子不好帶,因為裡面的孩子太聰明、太高傲了,尤其是一個叫做六道骸的孩子,甚至不把老師看在眼裡,他也欣然接受了。最後,他會這麼高興是因為……他的娃娃臉害他很難找工作,而我願意聘請他,就是這樣,現在還有其他問題嗎?」   環顧四周,沒有半個人開口。   「很好,那大家快去各自的班級吧──那邊的,別開賭局猜澤田什麼時候會請辭!」   話雖如此,老師們還是在心底做出了賭博的分析──看綱吉那副弱不禁風的好好先生模樣,接管黑曜班的存活天數──明天?   結論定下後,有良心的紛紛搖了搖頭替綱吉默哀,沒良心的便私下開了一盤賭局,下的賭注不是三天就是一個禮拜,甚至有人真的賭明天他就會到此為止。   真是個可憐的新手孩子。   黑曜班,少了同齡孩童該有的活潑好動,整間教室安靜的只剩下電風扇的運轉聲,和周遭充滿歡樂遊戲聲的教室形成強烈對比。   神情冷漠的藍髮男孩雙腳交叉置於桌上,三不五時就會有人貢上零食及飲料,儼然是這迷你共和體制的專制君主──不同的是,他會對部下微笑和使用敬語,這點倒是令人匪夷所思。   「骸大人,聽說今天會有新的老師過來呢!上次那個果然不行了。」   「希望這次的老師能長的漂亮一點!」   「上次那個太抱歉了啦!」   「這些老師都把我們當成一般的小孩子,令人火大呢。」   「您打算怎麼料理這次的老師呢?骸大人。」   熱烈的討論倏忽中止,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慵懶癱在椅子上的藍髮男孩身上,被稱做「骸大人」的他懶洋洋的打了個呵欠,並注意到窗外的新老師剪影。   「……這得看老師是怎麼樣的人。」   哼,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   得知一些額外知識的皮毛就跩了起來,自以為能不把大人看在眼裡,殊不知這裡的園長和老師都只是不想得罪他們的父母親才會出此下策,諷刺的是,這只會讓他們的高傲和自以為是每況愈上,產生老師搞不定自己的優越感。   醜陋至極。   六道骸,繼承了一大筆財產的孤兒。   因為那財團領導人的遺書清清楚楚的寫下所有遺產都要贈與六道骸的白底黑字聲明,即便他的外表尚未成年,也沒有人能夠動搖他無與倫比的權力。   外表年齡只有五歲,身世不明。   奇特的右眼和過熟的處事態度讓同學們崇敬有加、老師們避之唯恐不及。他知道,自己的存在過於奇特、權力過於龐大,愚蠢的人們才會待他有如蛇蠍,對外表年齡區區五歲的他恭敬有加,望著比自己高上半截的大人們對自己卑躬屈膝,實在滑稽的可以。   這次的老師會是怎麼樣的人呢?   會是個有趣的玩具嗎?   思及此,綱吉已經抵達教室門口,暖褐色的腦袋有點緊張的在教室門口探頭探腦,似乎正在懷疑這是不是他該帶的班級。   這一瞬間,愛神邱比特第一次造訪六道骸。   「呃……請、請問這裡是黑曜班嗎?」緊張兮兮的發問著,綱吉下意識的對坐在最前排的骸發問,但搶在骸回答以前,其他孩子就發出了此起彼落的嘲諷笑聲。   「這次的老師不是女的!」   「而且還是個笨蛋!」   「老師你會看字吧?外面有寫啊!」   「居然還問小孩子這是哪一班,也太好笑了吧!」   聞言,白淨的小臉瞬間脹的比番茄還紅,綱吉難為情的退出教室茶看牆上的掛牌,確認之後才畏畏縮縮的走進教室……難怪園長跟他說這班的學生不好搞,原來他們不只是聰明,還很狗眼看人低。   ……算他倒楣,誰叫他只能找到這份工作,只好咬牙苦撐囉。   「咳咳……大、大家早安,我是你們的新老師澤田綱吉,請多多指教唷。」友善、友善,千萬要友善!即使他們的態度比死小孩還要死小孩,他也不能露出生氣的表情。   「以後就叫你笨蛋老師好了!」說完,全班的小孩都開始大笑,令綱吉有點無力的垂下肩膀……第一天的前十分鐘就是這樣的狀況,他真不敢想像往後的日子該怎麼帶他們。   「咳!不可以這樣,對老師要尊敬一點,好歹我比你們多活了好幾年呢。」劣根性就得及早鏟除,否則將來如何出社會呢──啊,不過這裡的孩子未來大概也都是不知民間疾苦的總裁或大老闆之累的人物,只要公司沒毀在他們這代的話。   「憑你這副德性哪配我們尊敬!」另一個小鬼也加入了戰局,綱吉的眉毛有些不自然的抖了抖,深深吸了一口氣──忍耐!你得忍住,澤田綱吉!   無視技能只能在這種時候啟動了。   花幾秒鐘調適心情後,綱吉便默默走向辦公桌拿起學生名簿,這裡的孩子個個都比他伶牙俐齒、能言善道,說太多話就是對不起自己,只為被他們回擊的體無完膚。   翻開名冊的第一頁,綱吉再次明白為什麼之前接管這一班的老師對小孩的喜愛會降低那麼多──滿滿的酸言酸語和難看的塗鴉占滿了整本名簿,尤其是老師名稱的格子,更是填上了各種不堪入目的平假名形容詞:破抹布、爛香爐、醜八怪、援交妹……諸如此類的文字,難以想像居然是學齡前兒童寫上的。   幼稚園的老師原本就以女孩子居多,受的了這種汙辱的人大概少之又少吧……從自己成功被錄用這點看來,沒有半個人受的了這群死孩子。   話雖如此,工作還是得做。   拆開帶來的巧克力放入口中緩和緊張的情緒,臉色有點陰沉的瀏覽學生名單,每個人的姓氏幾乎都在電視或雜誌上看過,可見全都是名門世家。   那這種偏差的性格真的可以嗎?綱吉在心裡暗暗吐槽著。   翻閱到一半,綱吉猛然想起園長今早給他的善意提醒。   『對了,如果你想在那個班級待久一點,建議可以跟六道骸混熟一點,只要他不討厭你,應該就沒問題了。』   講白一點,就是這班的老大囉?   ……好麻煩的差事,明明只是當個幼稚園老師,卻搞得好像入幫派一樣心驚膽顫。   既然是這班的老大,會不會是剛剛講話最大聲的那一個呢?那真糟糕,看他的樣子並不是很喜歡自己。   「老師,您不認識我們吧?需不需要我們一個個自我介紹呢?」   被突如其來的童音嚇了一大跳,綱吉差點整個人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定睛一看,發現是方才自己問到的藍髮男孩,也是剛剛那陣騷動中最安靜的孩子。   看他乖巧、彬彬有禮的模樣,綱吉還真有點訝異他還能在這種討人厭的班級裡待下去。   「呃?欸,我、我是擔心你們不願意啦……」雖然身為一個大人,講這種話實在是很窩囊,但這是真心話。「如果你們願意的話,我當然希望你們能夠介紹自己囉。」禮來我不往,非禮也。幸好自己運氣不錯,這個班還有個禮貌的孩子。   綱吉完全沒發現到,剛才本來充滿嘲笑聲浪的班級現下安靜的可怕。   「好的,那從我先開始吧。我的名字是六道骸,最喜歡的食物是巧克力,喜歡的類型是老師這一種的唷。」   ……欸?   呆滯的瞪著眼前順眼的男孩,綱吉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他就是六道骸?   跟自己的想像也差太多──話說回來,他現在才發現剛才對自己惡言相向的兩個孩子早已消失無蹤。   而全班同學的態度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從原本囂張的死小鬼變成乖巧順從的小綿羊,在骸自介完畢的那一剎那也緊張的起立自我介紹,臉上寫滿了彷彿不配合就會被咬一口的恐懼。   被誰咬一口?   待所有孩子自介完後,綱吉也差不多認得他們的長相了,只是還是很納悶一開始講話最大聲的那兩個人到底跑哪兒去了?   「呃……六道骸?」   「是,請問老師有什麼事情?」   好有禮貌!這樣的孩子為什麼會受到園長的關注呢?   「那個……我剛進來時跟我講話的兩個孩子怎麼不見了?他們也該來自我介紹一下呀。」   「哦呀,老師,他們對您如此的不尊敬,實在是罪該萬死,因此我叫他們去替您搬來更舒適的座椅,並仔細的擦乾淨囉。啊,說人人到,他們回來了。」   「欸?」   雖然聽不太懂這孩子講的話,但在綱吉順著骸的視線看過去之後,小嘴便大大張開,合不起來。   兩個孩子辛苦的推著高級太師椅往這裡前進,從他們滿頭大汗的模樣可以看出花費不少經歷在擦拭這張椅子,其中一個手中拿著擦椅劑,另外一個拿著除臭劑,無法置信他們是剛才那兩個頂撞自己的小朋友。   「對了,老師,請叫我骸就好了,叫全名聽起來好陌生。」   「欸?呃,這、這是沒什麼問題啦……」愈聽愈奇怪、愈想愈困惑,明明就是如此的溫文有禮,並擁有超越同齡該有的成熟,綱吉實在是不明白這孩子究竟麻煩在哪裡。瞳眸一轉,綱吉決定稍微測試一下。「……其實園長有跟我說過,班上的同學都很聽你的話,可以稍微幫我、呃、管制一下同學嗎?」如果照園長的說法,這種時候他應該會給自己一聲鄙夷的嗤笑。   「只要是您的要求,我都一定會做到。」露出和他年齡不符的完美微笑和言論,骸伸手抓來綱吉置於膝上的雙手,並輕輕落下一吻,嚇的綱吉反射性的將手抽了回來,但才剛動作他就後悔了──因為骸露出看似有點受傷的表情。   「嚇到老師了嗎?因為在義大利,這是友善的表示……」   「咦?啊,對、對不起……因、因為老師不太習慣……」暗自咒罵自己的反應過度,綱吉趕緊回抓骸的手,表達他的友善。「骸是個很體貼的孩子,老師真的很高興呢。」   看似猶疑的望著綱吉的笑臉,幾秒後便收起失落的神情,露出屬於小孩子的無邪笑容。   「那老師,我可以要獎勵嗎?」   眨了眨眼,雖然沒料到他會主動要求獎勵,但綱吉還是不假思索的點了點頭。   「當然可以囉!欸,不過我今天還沒有帶東西來,你想要什麼?我可以明天帶給你。」   「這個就夠了。」   下一秒,眼前的男孩便放大出現在視線範圍內,軟綿綿的觸感就貼在自己的唇瓣上,基於錯愕的緣故而忘了將嘴巴合緊,小小的舌頭趁隙而入,開心的汲取綱吉口中的氣味。   這瞬間,綱吉的腦袋癡呆了好幾十秒。   完事後,骸滿足的舔了舔唇,並看似天真的指著桌上的巧克力包裝紙。   「謝謝老師餵我吃的巧克力。」   呆若木雞的轉頭看了看桌上的包裝紙,再轉回來望著一臉無辜的六道骸……不、不行!澤田綱吉!你怎麼可以懷疑這麼單純的小孩子呢!他一定只是想吃巧克力而已,對,一定是這樣!   ……不然還能怎樣?   「老師?」   這一輕喚,綱吉才趕緊拉回心神,並壓抑想抹臉擦嘴巴的衝動──萬一又是義大利的文化,那他可能又會傷到這孩子──回給骸一個友善的笑容,並摸摸他的頭。   「你喜歡吃這個嗎?明天我再帶多一點唷……啊,其實我今天有帶一包,麻煩替老師看一下同學,我馬上回來。」   話落,綱吉便匆匆忙忙的離開教室。在走向辦公室時,他還是忍不住垂頭喪氣的拖著腳步走……那、那可是他的初吻啊!居然……居然被一個五歲的孩子輕而易舉的奪走了!   望著綱吉匆忙的背影,骸卸下了孩子特有的無辜偽裝,換上平時會有的老成表情。在擺好椅子的兩個孩子就坐之後,他走到講台前,居高臨下的對所有同學微笑,那笑容實在是令人……不寒而慄。   「新老師──綱吉他,是我看上的人,得罪他的人就給我走著瞧唷,明白了嗎?」   語畢,所有的孩子點頭如搗蒜,就怕骸沒看到。   滿足的坐回自己的位置,並細細回味方才品嚐到的甜美……   呵呵,好甜呢。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