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幼稚園霸王【下】(骸綱)

      早晨,綱吉起了個大早,他可不想第一個禮拜的晨間會議就被掛上遲到的汙名。出門前還不忘將昨天答應要發給小朋友們的糖果餅乾塞進包包,在拿起巧克力時停頓了下,腦中閃過昨日那令人噴飯的畫面──他的初吻,就這樣被一個五歲的孩子給奪走了!   收拾的手停在半空中,綱吉頓時間放空了好幾十秒,最後才長嘆了一口氣,表示接受──算了,人家無知的小孩還不是把初吻斷送在自己身上,他還是摸摸鼻子認清事實,別對那孩子心存芥蒂的好,更何況……他可是這個班最有禮貌的孩子呢。   屏除昨天那奇怪的行為,他還真不明白六道骸這孩子為什麼會受到園長的關注呢。   ……難不成有其他老師也被親過?   晨間會議如時舉行,綱吉認真的將注意事項完整的抄了下來,並努力的準備待會要上課的教材──縱使對象不過事幼稚園兒童,還是不能大意,畢竟這裡可是以精英養成著名的高級私立學園,園長也警告自己這裡的孩子絕不是泛泛之輩,個個狡滑又不可愛。   會嗎?說老實話,他覺得六道骸挺可愛的說。   就在綱吉一一確認帶來的教材資料時,幾名老師已經閒話家常的聊開了,話題自然而然的落在昨天才將棘手班級「黑曜班」接過去的綱吉身上,好奇的目光不禁紛紛落在他的背影上,刺的他有點頭皮發麻。   感受到背後傳來的好幾道視線,綱吉一開始打算當做沒這回事,但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他實在是按耐不住了,只好轉過身來,滿臉困惑的望著眾老師。   「呃……請問我今天有什麼問題嗎?」頭髮太亂?精神不好?還是衣服穿得很奇怪?   「不不不,你一點問題都沒有,只是……」發言的老師忍不住眼神亂飄,一會兒飄到同事身上,一會兒又飄到綱吉臉上,最後深吸了一口氣,決定問出心中的疑問。「澤田老師,你昨天第一次帶『黑曜班』,難道一點狀況都沒有嗎?」   「狀況?」蹙眉思索了下,綱吉回憶了昨天的情形,他們一開始雖然讓自己覺得有點頭大,但在六道骸出聲之後,每個人都瞬間轉性,個個乖的跟小貓咪一樣,連一開始叫最大聲的那幾個都悶悶的不敢說話,還學會使用敬語。「狀況倒是沒有,不過我知道這班的孩子都很怕六道骸……他的一句話對他們影響很大呢。」   「沒有狀況?」老師們紛紛詫異的瞪視著一頭霧水的綱吉,彷彿看見了牛鬼蛇神,站在前頭的老師甚至退後了一步。「六道骸完全沒有為難你嗎?他沒有唆使其他孩子整你嗎?」   為難?整他?   眉頭皺得更緊,綱吉不解的搖了搖頭。「不,完全沒有……不如說因為有他,其他孩子才變得比較聽話,否則一開始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呢……啊,時間到了,我先去教室囉!」   同事們尚未回過神來,綱吉就抱著教具跟零食離開他們的視線,連半點思考時間都不留給他們。   「大家早安唷!」   笑容滿面的抱著教具跟零食走進教室,裡頭的情景就跟綱吉預料的一樣──安靜又整齊,實在是不像一個標準的幼稚園班級。   應該是因為骸的關係吧?   「怎麼這麼安靜呢?老師跟你們問好,你們應該要回應唷!」   無論如何,身為天真爛漫的幼稚園生還是得活潑一點,歡樂的童年也是孩子們不可或缺的,至於一開始那種囂張拔阜的態度就敬謝不敏了。   同學們你看我、我看你,最後看向六道骸,綱吉的猜測頓時得到解答──果然是因為他沒錯。   「哦呀,老師說什麼就乖乖照做,聽懂了沒?」   這什麼台詞?   還來不及糾正,全班的同學就零零落落的跟綱吉問早,每個人臉上都寫滿了深怕被六道骸秒掉的恐懼,令綱吉有點頭痛的搔了搔腦袋……果然還是得先從六道骸那裡下手嗎?   真是個棘手的孩子,雖然目前他看起來是最乖的一個,但天知道他的目的是什麼?話雖如此,綱吉相信他還是只是個孩子,不會有糾正不了的困擾。   「大家都表現得很好,來,這些給你們唷。」   適當的鼓勵對孩子而言是必須的良藥,比起過多的斥責,讚美和獎勵更能深入人心,無論是對小孩亦或是對大人。因此,綱吉將零食發了下去,而孩子們也終於做出讓他感覺到「這的確是一個幼稚園班級」的反應。   呼……這結果還不算太糟,至少證明了這群囂張的大少爺跟大小姐們還是保有赤子之心,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敲敲瞄向六道骸,沒想到卻和他兩眼對上、四目相接──什、什麼狀況?難道這孩子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盯著自己看嗎?   猶豫了半晌,反正該上的課是下午才要上,現在就來處理一下六道骸的問題好了。   「骸,可以麻煩你過來一下嗎?」   聞言,這孩子立刻露出開心的表情,幾乎是用飛的衝到綱吉面前,速度之快令他有點招架不住,但還是努力保持著大人的風範。   蹲了下來,和骸保持平視。「今天早上班上會這麼安靜是因為你嗎?」   「嗯,因為老師希望我幫您管理班級。」   「嗯嗯,你做得很好……只是對同學講話不可以這麼兇唷,這樣同學們就是因為怕你才會聽話,不是發自內心的當乖孩子了不是嗎?」   「老師,您的頭髮好香喔,摸起來也好軟,而且是我最喜歡的巧克力色呢。」說著,小手居然上前抱住綱吉的頭,滿足的嗅著他頭上的髮香。   「……那、那個,骸……請你聽我說話好嗎?」   「當然,對不起,老師。」   「嗯嗯……好,就是關於同學……不可以用這樣的態度來管理同學唷。」剛剛好像有點怪怪的?不過看骸一臉無辜的模樣,或許是自己多心了。   「我明白了,老師。」   順從的應了一聲,也沒有其他多餘的動作,綱吉鬆了一口氣,登時有種所有問題都解決的舒暢感……這班沒有想像中的難帶嘛,應該是園長跟其他老師們太大驚小怪了吧?   然而,幾個禮拜過去後,綱吉總算漸漸發現六道骸的問題所在了……雖然,他的問題點跟其他人不太一樣,其他人是怕六道骸怕得要命,而他只是拿他沒辦法。   站在教室後面思索著該將牆壁佈置成什麼樣子,綱吉心中模擬了幾張設計圖,手上拿著計算紙跟鉛筆畫草圖。猛然間,一股奇怪的觸感從臀部上頭傳來,嚇的他背脊一陣發涼,反射性的想轉身攻擊「色狼」──   「老師,需要幫忙嗎?」   動作止住,定睛一看,上頭沒人;低頭一瞧,發現六道骸張著一雙無辜的大眼,微笑詢問自己需不需要幫忙。   有點尷尬的把攻擊的姿勢收回來,綱吉摸了摸骸的藍髮,微笑道。「這是老師的工作,謝謝你主動提幫忙唷……啊,對了,那個……剛剛摸老師屁股的人……是你嗎?」   「對不起,因為老師長太高了……」露出一臉彷彿作錯事的愧疚表情,令綱吉趕緊擺手澄清,並在心裡咒罵小心眼的自己。   「不不不,老師沒有怪你的意思……你做得沒有錯,不用難過唷。」   不甚確定的抬眸望著綱吉,爾後破啼為笑,雙頰紅了一片粉色雲彩,用力的點了點頭,看在綱吉眼裡實在是有說不出的可愛。   「謝謝老師的誇獎!」   對開心離去的骸揮了揮手,綱吉打從心底的認為──這孩子真是可愛。   不過這類的事情不只發生過一次。   游泳課──   「老師,為什麼您不脫衣服呢?」   「欸?呃……因、因為老師沒有要下去游呀。骸快去跟大家一起玩吧。」   「噢……」   幾分鐘過後,一群孩子突然游到自己所在的岸邊,全部一起打水──結果當然是,他全身都濕透了,甚至還咳了幾下,把水咳出來。   「……」   想當然爾,那群孩子早就游的一個也不剩,留綱吉一個人呆在原地。   這是什麼情況?   沒過多久,六道骸就慢慢游了過來,在發現綱吉渾身濕透後驚訝的爬了上岸,露出擔憂的表情。   「老師!您沒事吧?您曾經跟我們說過,衣服黏在身上很容易感冒對不對?我來幫您脫掉!」   「……」沒想太多,綱吉就順他的意讓他扒掉自己的上衣──反正自己也沒啥料可看──但沒想到,骸在脫掉他的衣物之後,很自然的到他懷裡就坐。   這還不是最驚人的,最令綱吉驚悚的是──他居然在玩他胸前的兩點!   「唔……!骸!不、不可以這樣!」抓住作亂的小手,滿臉通紅的綱吉劈頭就要罵下去──但一看見骸那無辜又困惑的雙眸,他的氣燄卻頓時煙消雲散,一絲不剩。   你在做什麼呢?澤田綱吉,對方不過是個孩子,為什麼要對他發脾氣呢?他又不是故意的。   「老師不喜歡嗎?」   「……咳!不可以這樣唷,骸,這是一種……呃……很不好的行為唷。」原本想講「挑逗」二字出來,猛然想到對方不過是個幼稚園兒童,想清楚後搖了搖頭直覺不妥。   「那老師喜歡嗎?」   「老、老師當然不喜歡,怎麼可能會喜歡!」   「是嗎……我以為可以讓老師很舒服的說。」   「……」   說老實話,他剛剛的確有一點感覺,所以才會發那麼大的火……自己真是禽獸不如啊!連這樣天真無邪的孩子都能讓自己有奇怪的感覺!   反省、反省!   「我希望老師可以舒服……」   撫額,綱吉覺得自己徹底戰敗了。   「唉……知、知道了,我也不是不舒服啦……」   落寞的抬眸瞅了綱吉一眼,確定他不生氣後才又露出笑容,並張大雙眼直盯著綱吉。   「那可以用親的嗎?聽說會更舒服唷!」   「親……到、到底是誰教你的?不行不行不行!」   話落,充滿期待的小臉又暗了下來,彷彿一隻沮喪的小野貓。   「老師剛剛的話一定是客套話,拿來哄我的……」   遲疑了一下,綱吉無可奈何的望著他垂頭喪氣的模樣,最後左顧右盼確定附近沒有其他老師、其他孩子們也都玩得十分忘我,沒有注意他們這邊……「好、好吧……不、不可以跟其他人或老師說唷……」壓住骸的頭部,不讓其他人看見他在幹嘛。   殊不知,懷裡的孩子露出了和方才截然不同的陰險微笑。   美勞課──   「骸在畫什麼?看起來好像是褲子呢。」   「我在想像老師您的內褲。」   「……怎、怎麼會畫這種東西呢?」又或者該說,他怎麼會知道自己穿四角褲?   難不成是偷窺嗎?怎麼可能,對方不過是個幼稚園的孩子!   「因為我最喜歡老師了。請問老師今天內褲的花色是什麼呢?又是什麼顏色的?」   「……這種事情沒什麼好知道的唷,骸畫些其他東西吧。」   「呵呵呵,老師害羞了嗎?真可愛。」   「……」是他的錯覺,還是這孩子跟一開始見面的時候不太一樣?   「那來畫畫老師的乳頭好了,粉紅色的、軟軟的,而且很好咬呢。」   下一秒,綱吉口中的茶全都噴了出來,正中骸看似天真無邪的笑臉。   「哦呀,好害羞喔,老師居然對我顏射。」   「到到到、到底是誰教你這些辭彙的!不可以說這種字眼!」趕緊拿出手帕替骸擦拭,一方面還阻止他繼續講下去,因為班上其他孩子的好奇目光已經漸漸匯集起來了。   「老師怕大家知道我們的關係嗎?真可愛。」   「哪裡有什麼關係!不要再說了!」   算術課──   「老師,我們以後生的孩子可以叫庫洛姆唷。」   手上的筆被折斷了,綱吉覺得自己的眉頭已經快鬆不開了。   「……哈啊?」   「您看,我是六十九,您是二十七,加起來不就是九十六了嗎?如果是生女兒的話,叫庫洛姆剛剛好唷!」   「……這……不……這件事在跟本上就錯光了啊……骸,你以後應該是要找可愛的女孩子結婚生子,而不是跟我這種老頭子唷。」   「老師,用這麼可愛的臉說自己是老頭子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唷。」   「……等你長大後,我就會變成真正的老頭給你看了。」   「呵呵呵,那老師的意思就是,如果我不介意您是老頭,就可以跟您結婚囉?」   「……」   烹飪課──   「老師,這是做給您的愛夫便當唷!」   「欸?」   「將來您可以不愁家裡沒人做飯,我會每天讓你吃到豐盛的佳餚唷。」   「……」   算了,隨便他吧,反正等他長大以後,就會恢復正常了。   屆時如果他還記得小時候曾經這麼黏自己,搞不好還會帶女朋友或妻子來給自己看呢。   說不定還有孩子讓自己抱呢……唉,會產生這股莫名的惆悵感,自己也實在是糟糕的可以啊。   在那孩子不停告白的這一年裡,自己居然稍微動搖了……對那麼小的孩子。   童言童語豈能相信,但他卻對這個小自己十九歲的孩子產生了一點期望。   真是沒救了啊,自己。   十三年後,他回來了。   手上捧著一大束的白色玫瑰,臉上掛著不屬於十八歲少年該有的成熟微笑。   「我來接您了,親愛的老師。請跟我結婚吧,親愛的綱吉。」   「……我已經是個三十七歲的老頭子囉。」   「哦呀,用這麼可愛的臉說自己是老頭子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唷,老師。」   輕笑出聲,捂在嘴上的手猶豫的抖了抖,最後還是接下少年手中的花束。   ……無論過幾年,他果然還是拿骸一點辦法都沒有啊。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