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守護精靈【二】(骸綱)

      穿著原本帶來的衣服,綱吉無精打采的從房間裡出來,慢吞吞的走下樓,應該圓潤明亮的大眼佈滿了血絲,下眼皮染著淡淡的黑眼圈,有氣無力的走下樓、步往客廳──停頓了下,他想起骸昨天說過不想一大早就看見自己,便轉而走向玄關。   昨晚,他失眠了。   賴床是他的拿手絕活,因此翻來覆去都睡不著,深怕骸會放他鴿子,醒來時屋內只剩他一個人,來不到一天就得包袱款款回精靈界去。   看骸的樣子,他應該不知道,如果精靈連最一開始「入住」和「註冊」都無法達成的話,就會被強制返送回去處分掉……因為現代的精靈,是從人的感情中誕生的。   最早的精靈組先也許不是,但經過了幾百年的歷史和錯縱複雜的演化,精靈和人類的關係早就密不可分,純種人類或者血緣濃度超過百分之五十的混血都能在精靈界誕生一名專屬於他的純種精靈。   如果連「入住」和「註冊」這兩像如此簡單的信賴和歡迎都得不到的話,那精靈就會被送回去處分……所謂處分,就是強制讓這名精靈消失,該人類的感情能量便能誕生出下一名精靈。   歷史上沒有人真正實行過這種做法,因為對精靈而言實在是過於殘忍,較無感情的精靈祖先認為那是同樣的精靈生命體,不過是回歸塵土、重新誕生罷了,但情感比精靈還要豐富的人類卻反而無法忍受這種行為,因此沒有人實行過。   但據傳來的情報顯示,六道骸的情感成分比一般人還要低很多,幾乎沒有人能讓他產生人類該有的情緒。   坐在玄關邊,有點落寞的轉頭望著客廳的入口,裡頭飄來早餐和紅茶混雜的甜美香氣,還有輕快宜人的悠美樂聲。綱吉知道,對骸而言,自己被送回去處分誕生下一名異性精靈才是最好的結果,但是他……不想消失啊。   在見過骸之後,他總算明白為何自己的各項能力數值都遠遠比不上其他精靈……因為他們是從情感裡誕生的,骸是個情感極度貧乏的人,即使對女性溫文有禮,卻也只是表面上的假像,十五歲的他從來沒有真心對待過任何一個人。   『如果你的能力數值很弱,就代表你的人類夥伴很少對其他人展露感情,相對的對你的依賴度會愈大唷。』   記得學校的老師曾經這麼說過,讓自己對這一天充滿期望。   因為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他,似乎就只剩這一點期待了。   抱緊懷中的小包包,綱吉有點悶的把小臉埋進臂彎……   老師忘了加註一句:如果是同性例外的話就另當別論了。   這個理論是正確的,因為骸昨天把一切都準備的很周全,每個環節都十分完美,看的出他非常期待且想疼愛這睽違了十五年的專屬精靈……錯就只錯在自己是個男人。   咕嚕嚕……   面紅耳赤的抱住肚子,希望裡面的人不要聽到,也希望他趕快吃完帶自己去學校,盡快完成「註冊」這個項目……他是不是有點自私呢?明知道以骸的立場來想,拋棄自己才是最好的選擇。   ……不,只要他盡力替骸撮合他之後的目標,結果還是可以很圓滿。   加油啊,澤田綱吉。   「你坐在這邊幹嘛?」   一驚,沉浸在自我世界的綱吉猛然被拉了回來,驚慌失措的啊一聲撞到鞋櫃,裡頭好幾十雙的高級名牌鞋全都掉了出來,堆滿了玄關。   見狀,綱吉整張臉都綠了。   「對對對、對不起……我、我在等你上學……」   抬眉,眼神狐疑的盯著綱吉冷汗直流的臉龐,幾秒後將一片塗好奶油的吐司塞進他嘴裡,弄得綱吉一頭霧水。   「吃點早餐,否則別人看你餓肚子會以為我虐待你。」   「謝、謝謝……這些鞋子……」   「等你回來再擺,現在得出門了。」   話落,頭也不回了走出門外,丟下一臉茫然的綱吉,手中還拿著被咬掉一口的奶油吐司。   骸一定不知道可以「退貨」,才會消極的想著一切都已成定局……事實上,在「註冊」過後才是真正的「成定局」,因為當時就代表「簽收」,已經無法「退貨」了。   不過,想不到他還是有幫自己弄早餐,這點讓綱吉感到有點開心,忍不住傻笑了起來。   「你還要讓我等多久?」   「啊!我、我立刻出去!」   甫一進門,綱吉就知道,自己已經成了全班注目的焦點,畢竟同性的守護精靈可說是百年來難得一見,而他的人類夥伴又剛好是學校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風雲人物六道骸。   綱吉看見不少女孩子的表情由哀愁轉為驚喜。   「拿,你的註冊費,我記得這要精靈自己去繳吧?」   「啊,謝謝……是要自己去繳沒錯……」不過一般而言,人類夥伴都會殷勤的想跟著一起去,但骸嘛……算了,他還是別多問一聲討罵。「那我先去囉,馬上回來……」   骸沒有吭聲,班上的女孩子們也一窩蜂的湧了上來,像平時一樣拿功課當藉口請教東又請教西。被擠出去的綱吉踉蹌的不穩了幾步,望了被圍在中間的骸最後一眼,以最快的速度衝出教室,奔向教務處。   快到了、快到了、就快到了!   每跑一步,綱吉就很怕骸從身後拉住自己,跟他說他知道可以換精靈的真相,毫不留情的實行幾百年來都沒人贊同的方法,讓自己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唰碰!   教務處的門被重重摔開,被嚇到的老師正待破口大罵,卻看見綱吉氣喘如牛的扶著牆撐到自己面前,將註冊費交給她。   「老……師……這是……我的……我的……呼……註冊……費……」   接過信封袋,眼鏡後銳利的眸子彷彿掃描機一般掃過綱吉全身,困惑不已的望著手中的註冊費。   難道這錢是這孩子剛才去搶來的嗎?怎麼露出活像被追殺一般的表情?   「你還好嗎?」   「我很好……」喘了好一會兒後,綱吉總算恢復說話能力,緊張兮兮的要老師盡快完成註冊。「老師,請快點註冊吧!」   「呃,好……」原本還想繼續追究,但看綱吉那一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想問的問題全都卡在喉嚨裡,丟不出來。   註冊完成後,綱吉拿著證明註冊的黃色單子走回教室,緊繃的小臉總算大大的鬆了口氣……但在拉開教室門後,凝重的氣氛又另他豎起了寒毛,連大氣都不敢哼一聲。   連骸平時十分善待的女孩子都識相的退開,他身邊圍著一團肅殺之氣,即便臉上仍掛著一貫的微笑,看來卻比冷漠時還要恐怖上幾十、甚至幾百倍。   良久,他總算起身,慢條斯理的走向呆愣在門口的綱吉,粗魯的拎著他的後領走出教室,平時猶如菜市場的班級頓時鴉雀無聲,甚至沒人敢去提醒他們早自習已經開始了。   即便被揪的很痛、很難呼吸,綱吉也不敢多說一句話……看骸這種反應,八成是已經知道了,可是知道自己晚了一步阻止,內心的火正在熊熊燃燒。   老實說,見到骸出現自己預期的反應,讓綱吉覺得有點受傷。   來到了無人的校園後方,骸毫不客氣的將綱吉摔到牆上,令他忍不住痛哀一聲。   「你早就知道了嗎?」冷冰冰的嗓音彷彿能讓血管凍結,綱吉不自覺得打了個哆嗦。   「知、知道什麼……」   「知道在完成『註冊』前都還有轉圜的餘地。」   果然沒錯。   「……」   「怎麼?不說話就是默認了嗎?你明知道我想換掉你,還故意瞞著我?」   瑟縮了一下,這句話的實際從骸口中說出來的殺傷力,遠比綱吉想像的還要大上許多──好痛。   「呵呵,要不是剛才有女孩子讀過這部分的文獻,我大概永遠都不知道吃了這種悶虧。」   頭垂的低低的,綱吉不敢說話。   「不過算了,反正原本就有認命的打算,只是知道你故意瞞著我這一點讓人很不爽而已。」斜睨著始終垂首不語的綱吉,後者感覺到一股冰冷的視線凍的自己頭皮發麻,努力抿緊唇瓣,不讓在眼中盤旋的淚水掉出來。「回去吧,不過發生了這種事情,你也別想我會對你多好。」   歩帶蹣跚的站了起來,綱吉在骸的身影遠去後,抬臂擦了擦積在眼眶中的淚水,慢慢的走回教室。   日子不好過的覺悟,他早就準備好了。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