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守護精靈【六】(骸綱)

      「拿,你的薪水。」   小心翼翼的接過沉甸甸的薪水袋,綱吉帶著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拉開封口……一疊大鈔映入他的眼簾,這遠遠超過他所預計的微薄生活費。   他以為骸這麼討厭他,不可能給他如此優渥的薪水,看來是他多心了。   「謝、謝謝!……欸?」謝字才剛說完,就發現眼前沒有半個人,廚房傳來咖啡機運作的聲音,代表方才站在這裡的男人給完錢後就直接走人。   輕嘆了口氣,不過早就習慣了。   出乎意料的薪水令綱吉心情大好,開開心心的跑上樓記帳。   綱吉再次下樓時,骸已經不在家裡了。   這也是平時的常態,骸根本不會跟自己說話,出門也不會告知,更別提帶自己一起出門。如果綱吉沒有提起話題,骸連半聲都不會吭,回答也十分簡潔,完全沒有要接續的意思。   已經過一個月了,大部份的精靈都和主人混得很熟,有些甚至開始暢聊心事和發展關係,只有他仍舊停滯不前──而且落後的距離足以用光年來計算。   畢竟他在起跑點已經大輸了。   一開始,綱吉靜靜的坐在樓梯上直盯著玄關,期待下一秒能聽見鑰匙門打開的聲音,因為如果骸沒有回來,他的活動範圍就侷限在自己的房間跟玄關。   其他地方,只要骸出門就會啟動防盜模式,因為骸仍然把他當成外人看待,完全不信任他。   但綱吉又不能出門,一來他不知道哪些地方可以去,二來萬一回來時骸還沒有回來,他就會被關在門外。   瞪著大門好一會兒,綱吉最後放棄,嘆了口氣後起身走回房間──據說人類有個說法是「嘆氣會短命」,天天嘆氣的他大概已經少掉好幾十年的壽命了──進房門前,綱吉望著骸房門前啟動的熱感應裝置,再次嘆了口氣。   在床上滾了好幾圈,最後決定開電腦上線看看,運氣好的話也許能碰到獄寺或山本。   嗶,綱吉登入。   自從第一天到大會堂報到之後,綱吉就沒有再上線過了。   他實在是不想聽大家分享他們的經歷,也不希望自己的經歷被他們過問。   『十代首領!』   遠方,獄寺氣喘吁吁的朝自己狂奔過來,身後還跟著同樣氣喘吁吁的妙齡女子,山本就在他後方,不過他似乎比較體貼,有放慢速度等另一名可愛的女孩子。   看來,那兩位應該就是他們的人類夥伴了。   奔到自己面前後,獄寺先是彎下腰喘了幾下,爾後激動的抓住綱吉的雙肩,嚇了他一大跳。   『您怎麼這麼久沒上線!我還以為您出什麼事情了!幸好平安無事!』   『欸……抱、抱歉,我……』不好意思的抓抓頭,雖然早就知道獄寺會很擔心自己的下落,但他的反應比綱吉預想的還要激動許多。『我跟人類夥伴處得沒有很好,所以心思一直放在那上面……』   『咦?』四聲咦此起彼落的響起,獄寺和山本露出不解的表情,他們兩位的人類夥伴也用困惑的眼神打量看來沒什麼精神的綱吉。   『阿綱,你的人類夥伴不喜歡你嗎?』   豈止是不喜歡,根本是討厭他到極點了。   『嗯……』   『難道她喜歡帥哥型的精靈嗎?啊,不好意思擅自發言了,我的名字是笹川京子,是山本的人類夥伴,請多多指教。』站在山本身旁的澄髮女子柔聲說著,悅耳的嗓音令綱吉感到十分安心。   『欸……這倒不是……』   『那是她本來就很討厭精靈?初次見面,我的名字是三浦春,是獄寺的人類夥伴!』原本正在喘的黑髮女孩也抬起頭來,對綱吉釋出友善的笑容。   『呃,也不是……據我所知,他很期待和精靈見面的這一天……』   四人困惑的面面相覷,完全搞不懂綱吉的人類夥伴究竟是不滿意他哪一點。從獄寺和山本平時的描述看來,綱吉的性格不錯,現在看本人也覺得很可愛、很順眼,即使是對他的型感到失望(也許是個喜歡帥哥的女孩)也不該到這種地步。   掃過面帶問號的四人,綱吉抿了抿唇,糾結著該不該把事實的真相告訴他們。   『十代首領?』   『阿綱?』   嘆了口氣,綱吉知道以自己彆腳的說謊技巧三兩下就會被揭穿,還是據實以告才是明智的做法。   『……我的人類夥伴是男孩子,他希望有個女性的精靈夥伴……呃,或者該說伴侶……所以我在根本上就已經完全不及格了……』   紛紛喔了一聲,四人皆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不難想像他失望的表情,可是……已經過一個月了,他還是沒有接受你嗎?既然已經替你註冊了,要當朋友應該不成問題吧?』京子眨著寫滿問號的大眼如是說。   話落,綱吉瑟縮了下,不好意思的搔搔頭。   『呃……其實他不是心甘情願幫我註冊的,我沒有跟他說可以替換精靈的事情……』   『欸?原來可以替換嗎?』小春露出了大吃一驚的表情,一旁的京子似乎也是頭一次聽見這個消息。   『……是可以沒錯,不過幾千年來都沒有人替換過,因為太不人道了。』山本的臉色轉暗,望向綱吉的眼神充滿了同情。   『不人道?』   『如果真的讓他換了,十代首領就得消失,雖然身體的元素構造都會一樣,但「綱吉」這個人格就會消失了……』相較於山本的沉靜,獄寺倒是火的咬牙切齒,似乎恨不得痛扁綱吉的人類夥伴一頓。   『既然如此,阿綱先生跟你的人類夥伴說實話呀!如果他知道你會因此消失,說不定就不會這麼生氣了!』對綱吉十分有好感的小春跳出來提議,希望能改善他的心情。   『……』沉默認真的思考了下,最後綱吉搖了搖頭。『雖然我完全不了解他,但至少也跟他相處了一個月,他絕對會毫不猶豫的換掉我。』   兩名女孩紛紛瞪大雙眸盯著垂頭喪氣的綱吉,難以相信世界上會有如此殘忍的人類夥伴……綱吉畢竟是他的精靈啊!而且是相處了一個多月的精靈!   『搞不好是你想太多了,阿綱,或許是因為你覺得他討厭你才會有這種想法……』壓抑住震驚的情緒,京子試著讓綱吉朝好的地方想去。   沒想到,綱吉斬釘截鐵的搖了搖頭,眸中寫滿了確信,和無奈。   『我的消失對他而言不構成影響,反而是一件好事。』   說話的同時,京子眼尖的發現綱吉的髮色又稍稍淡了些,趕緊拉了拉身旁小春的衣角,並將話題岔開。   『別談這個了!阿綱什麼時候有空?我們大家可以約出來聚一聚呀。』   『就是呀、就是呀!我好想親眼見見阿綱先生!』   黯淡的神情消失,兩片淡淡的紅雲扶上綱吉的雙頰,他不好意思的搔搔頭,拉拉嘴苦笑。   『呃……我會去打聽他在家的時候,如果確定他會在家裡的話,就可以約出來了。』這樣他才不會被鎖在門外等他回家。   語畢,兩人臉上的笑容又差點消逝,幸好及時拉了回來──聽綱吉說成這樣,她們還真好奇他的人類夥伴究竟冷酷到什麼地步。   相較於努力維持笑容的女孩們,獄寺和山本則是完全笑不出來,他兩面色凝重的盯著綱吉,臉上的陰影顯而易見。   仔細一看,綱吉比在精靈界時還要瘦小,和一般精靈相反,大部份精靈都會因為吃太好過太好而增胖,體重不增反減的精靈可說是少之又少──應該說,聽都沒聽過。   就在獄寺上前準備發飆詢問前,綱吉彷彿聽見什麼似的往上看,而後對著四人苦笑。   『我的夥伴好像回來了,剛剛聽見開門聲……我現在就下去問他唷,改天再見!很高興認識妳們!』   說完,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下線,獄寺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綱吉的虛擬影像就在眼前消失了。   『可惡……』   『算了,獄寺,我們等下次機會吧。』拍了拍獄寺的肩膀,山本搖了搖頭,臉上的凝重私毫沒有動搖。   『感覺阿綱他……過得很辛苦呢……』笑容褪去,京子神色黯淡的望向地板。   『是啊……』連一向開朗的小春都稍顯落寞的垂下頭去,替綱吉感到難過。   將眼睛上的虛擬實境眼鏡拿掉,綱吉嘆了口氣……他看的出獄寺和山本對自己的狀態感到非常不開心,尤其是獄寺,臉色臭得彷彿剛從水溝裡撈起來一般,他直覺自己該下線了,否則他倆一定會追究到底。   也幸好骸是真的回來了,他沒有說謊。   小心翼翼的走下樓,確認熱感應裝置都關掉後,便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搓搓手指,思忖著該如何發問才不會讓骸覺得自己侵犯到他的隱私。   悄悄走近剛回來正在看雜誌的骸,輕輕拍了拍他坐的沙發,告知他自己站在他身後。   「幹嘛?」   「欸……我、我想跟朋友約見面,想問一下骸先生週末會幾點回家?」   「不一定,看我心情。」雜誌合上,語氣帶點不耐煩的回道。「你要出去就出去,問我的行程幹嘛?」   「呃……我怕回來時被鎖在門外……」   「呵呵,你在暗示我得給你鑰匙卡嗎?否則你就要限制我的行程?」冷笑了下,這聲令綱吉的血管瞬間凍結,又冷又痛。   「我沒有……只是想確認一下你會不會在家裡而已,沒想過要你給我鑰匙……」他在骸出門時連這個家都不能自由行走了,又怎麼可能會妄想得到家裡的鑰匙呢?連想都沒想過。   再說,「限制」?他哪來這麼大的自信和狗膽,敢「限制」他六道骸?   「你有自知之明就好。對了,學校的老師常跟我抱怨你的成績跟體能測驗,我都快被煩死了,你能不能不要這麼沒用?」   噘著嘴,綱吉不敢回,但心裡偷偷想著:我的各方面能力值會這麼差,還不是因為你……   回過神,發現骸罕見的轉頭望著自己,趕緊收起臉上的情緒,但已經來不及了。   「哦呀,那是什麼表情?你想說是我害的嗎?自己無能還想怪罪到我頭上,真是差勁的性格。」   「……」咬著下唇,綱吉努力忍住難過的情緒,頭垂的低低的,不讓骸看見自己現在的表情。   「明明是守護精靈,卻一點用都沒有,我大概是倒了八輩子的霉才會抽到你。」   忍耐、忍耐、忍耐……綱吉的髮色又開始持續變淡,站在他面前數落他的骸卻沒有放在心上。   「抽到就算了,還耍心機讓我無法擺脫你,真高明吶,令人反胃。」   受傷的增加咬勁,綱吉得用全身的力氣阻止自己哭出來,柔嫩的唇畔被咬出一圈血痕。   「先告訴你一件事,如果讓我順利找到換掉你的方法,無論你會有什麼後果,我都會不客氣的實行下去,讓你後悔當初寧可隱瞞我也要繼續當我的守護精靈。」   這瞬間,心底的猜測得到了證實。   碎裂。   放鬆被咬出血的嘴唇,綱吉落寞的抬起頭來,淚水早已止不住的流滿小臉,暖褐色的眸畔中不帶一絲光點,無精打采的彷彿一具會動的屍體。   坦白說,骸被這一幕嚇到了。   他原本只是想讓綱吉更清楚自己的立場,沒料到他會有如此駭人的反應。   「我知道了,對不起……其實真的有方法,只是註冊後會比較麻煩而已,待會就替你找出申請表……」擦了擦臉上的眼淚,綱吉的臉龐慘白的嚇人,骸也在此刻發現他的髮色不如以往,淺淡的彷彿快要消失一般。「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瞠目結舌的瞪著滿臉惆悵的綱吉,雖然滑嫩的小臉沒有起變化,但卻給骸一種他已經老的快死掉的感覺。   步履蹣跚的走上樓,外表明明是十幾歲的青少年身體,看起來卻像八九十歲的老人一般遲緩。   幾十分鐘過去,骸卻仍處於意想不到的震驚中,無法釋懷。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