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守護精靈【七】(骸綱)

      早晨,綱吉沒有現身。   習慣早起的骸難得顯出坐立難安的情緒,食不知味的咬著本該美味的早餐。這是他和精靈相遇以來頭一次認真思考綱吉的事情。   昨晚,無論自己如何殘忍的對待他,始終沒在自己面前掉淚的綱吉淚水似乎潰堤了,臉色還慘白到彷彿快要失去性命,無精打采到看來和殭屍沒什麼兩樣。   仔細一看,他的身型似乎也比一開始還要瘦小。   今天是假日,先前從沒有考慮過綱吉的生活作息,因此他也不曉得綱吉是不是平常就會窩在房間裡孵蛋,難得抑鬱的繃著一張俊臉,在綱吉房門前踱步。   換精靈論其實只是他心情不好的情況下脫口而出,事實上他不討厭綱吉這名精靈,只是單純對自己無法達成期待多年的願望而感到失望透頂,沒有任何管道能讓他宣洩無數的哀怨及怒氣,便就近遷怒到隱瞞事實沒說的綱吉身上。   突然間,門打開了,骸被嚇的整個人跳了起來,難得狼狽的貼在門對面的牆上。   綱吉的髮色仍舊非常暗淡,但表情十分平靜,半點波動都沒有。不知為何,骸竟然有點想念先前會想盡辦法找自己攀談的綱吉。   「這個給你。」說著,將手上的紙遞給了骸,語氣平板。   「欸?」   「申請表,昨天說好要給你的。」   「……真的可以換嗎?」   「嗯,不過有點麻煩,要請你寫一下換精靈的理由,然後退學要等到禮拜一才能辦理。」   「……辦完退學就可以了嗎?」   「嗯。」   立場似乎對調過來了。   先前是他懶得搭理綱吉的攀談,總是連看都不看他一眼。現在的綱吉雖然還是會用正眼看自己,但神情卻始終落寞,半點氣力都沒有,回答也變得十分簡潔。   「……你肚子餓了嗎?要不要吃些東西?」   話落,綱吉露出了困惑不解的表情,但還是點頭回答。   「嗯,所以我想問你今天會不會出門,會的話是幾點回家,我才能出去吃東西。」   「……你不待在家裡吃嗎?」他以為以綱吉節儉的性格,會和平常一樣在家裡解決。   「我想出去吃人類的其他食物,在來之前就很憧憬了……」   不太自在的抓了抓頭,骸生平第一次感受到有幾百隻蟲爬滿全身的不適感──這種沉重、無法接話的壓力,原來就是綱吉先前接收到的感覺。   真是種討厭、令人窒息的不快感。   「我今天應該都會待在家裡吧……」   終於,綱吉的眼睛總算稍微亮了起來,雖然還是暗淡的可以。   「那我現在就要出門了,晚上回來。」   晚上?現在還是早上耶。   「等等!」下意識拉住綱吉的肩膀,令兩個人都嚇了一大跳──前者是第一次被碰觸而受到驚嚇,他自己則是對會伸手拉住綱吉這點感到震驚。「呃,咳……怎麼會出去這麼久?」   眉頭皺了起來,綱吉完全沒想到骸會對他的外出感興趣。   「今天能跑多遠就跑多遠,人類界有不少我想參觀的地方……不過我的錢不夠住宿,所以我會回來的,希望到時候骸先生還醒著。」   「不住宿的話大概也去不了多遠的地方……建議你可以先把錢存起來,以後再去比較妥當。」   說罷,綱吉一瞬也不瞬的盯著骸,那是綜合了失望、痛苦、無奈的集合體,而後嘆了口氣。   「但是你要換掉我了不是嗎?」   「……這兩者有關連嗎?」   話落,現場陷入了一陣寂靜,綱吉扁了扁嘴,了解骸根本不知道今天將是自己的最後一天,但沒必要跟他講,不用在最後一天還讓他以為自己想裝可憐。   「謝謝骸先生的建議,不過我已經擬好行程了。」   大手撫上自己的後頸,骸感覺得到綱吉瞞了他一些事情,但以自己過去對待他的記錄來看,追問下去只會讓綱吉感到更加奇怪。   「嗯……那,呃,你路上小心。」   「嗯,掰掰。」   背起和他體型不符的大包包,綱吉有點搖搖晃晃的走下樓,穿好玄關的鞋子便直接出門,完全沒轉頭看骸一眼,也沒多說一聲再見。   在綱吉的想法裡,是反正骸從來沒有等過自己的回應,直接走人才是正確的作法,省得自己的感覺也跟著不好;但在骸的看法裡,他是第一次正視這個問題……這種被人幾近無視的對待方式,真令人不悅。   走出門的綱吉在門口停滯了一下,最後還是忍不住回頭看了大門一眼……剛才的骸有點奇怪,是他的錯覺嗎?平常就算他主動搭話了,骸也懶得跟他多說幾個字,總是三言兩語就打發掉他,也從來沒關心過他的計劃或行程,更不可能給他建議等等的貼心待遇。   他吃錯藥了嗎?還是自己昨晚的失控嚇到他了?   無論如何,今天都是他的最後一天,別抱著僥倖的期待才是明智的選擇。   揉了揉稍稍泛紅的雙眸,攤開手中的旅遊手冊,默默搭上下樓的電梯。   坐到電腦面前,骸開始搜尋和換精靈有關的情報。   在和精靈相遇以前,他做了各種功課,明白現代的精靈從人類的情感中誕生,也知道他們的能力值和人類的情感有很大的關係。他早就知道自己貧乏的情感會讓守護精靈的能力值十分低且弱,昨天那樣酸綱吉只是自己的壞心眼罷了。   所有功課他都做了,就差換精靈這一塊而已,因為根本沒想過精靈會連性別都不符合自己的期待。   從綱吉的反應看來,他的下場絕對不會好到哪去,因而勾起了骸的好奇心──是什麼樣恐怖的下場,能讓他寧可冒著被自己發現而讓關係更差的風險也要隱瞞自己換精靈的事情。   仔細回想,自己對綱吉的確很過分,最不幸的守護精靈大概非他莫屬了吧。   但即使如此,綱吉還是願意努力待在自己身邊,究竟是為什麼?   如果只是換個夥伴,那換精靈對他兩而言不都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嗎?   在情報網晃了一圈又一圈,卻始終得不到確切且詳細的答案,令骸不耐煩的嘖了一聲,三不管拿起手邊的手機,撥了通電話給出生於精靈情誼管理部家庭的好友。   雖然與其說是好友,不如說是他的「仰慕者」。   「喂,千種,你在忙嗎?」   『沒有,您請直說,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骸大人鮮少直接打手機給他,平時都是傳簡訊連絡。   「我想問一下,你有見過你爸媽處理換精靈的項目嗎?」   『目前為止從來沒見過這種案例……』   其實,這就是骸不知道可以換精靈的原因,連管理部的人都不知道了,更何況他。   「那可以請你幫我查一下嗎?」   『是,請稍等,可能要花一點時間……您要在線上等嗎?』   「沒關係,我等。」   『是。』   等待的時間十分難熬,十分鐘彷彿有一小時那麼久。撫住額際,骸對於十分在意綱吉的自己感到矛盾、困惑……他明明對他很過分、冷淡,甚至刻意表現出不在意他的情緒來傷害他,卻在看見他潰堤的瞬間感受到不該有的震驚。   換精靈應該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但看見和原本不同、情感波動顯少的綱吉卻令他感到有點不舒服。   隱約有種事情沒那麼簡單的直覺。   和周遭的人相比,他的確是個沒有什麼情感要素,但不代表他會對一個其實不討厭的傢伙痛下殺手……精靈的下場,應該不會是消失或者被抹殺吧?   如果是的話,對精靈而言的確過於殘忍和不公,這怎麼看都不像是能讓人類與精靈持續幾百年的平等合約。   『骸大人,我查到了。』   回過神,骸從舒適的沙發椅上坐起,全神貫注聆聽。   『資料有點多,我待會直接傳給您。』   「麻煩你了。不過在那之前,我可以先問我最在意的問題嗎?」   『請說。』   「……」欲言又止,骸不想承認自己非常在意綱吉,卻又非常想直接知道他的下場到底是什麼。   待會再自己詳閱資料也行,但心裡卻有股衝動急於現在就得到答案。   因為倘若下場真的很重,那他真的有點過份了。   不過如果真的這麼嚴重,為什麼綱吉不跟他說呢?   『骸大人?』   「……如果換精靈的話,精靈的下場會是什麼?」   電話那一端傳來翻紙的聲音,幾秒鐘後停了下來。   『該精靈會被處分掉,化為灰燼後的能量會回到精靈界,誕生一名新的精靈。』   幾分鐘前的猜測成真,令骸難得瞪大了雙眸,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我想出去吃人類的其他食物,在來之前就很憧憬了……』   早晨的這句話,言猶在耳。   骸總算知道自己為何會覺得如此不快了……這番話,聽起來就像是臨終者的發言。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