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守護精靈【八】(骸綱)

      當綱吉回家時,已經是晚上九點鐘了。   為了防止被鎖在家門外過夜,綱吉盡可能早點趕回來。   今天他造訪了附近較有名的觀光景點,也吃了不少價格略高的精緻美食,滿滿的錢袋如今空空如也,差點連回家的車費都被他花光──嘛,反正今天過後,這些錢對他而言一點用都沒有。   掏出收藏在錢包裡的祈福袋,綱吉緊張的扁了扁嘴,在門口沉默了好一晌。   今天有前往人類界十分有名的「神社」許願,替沒有未來的自己祈求,也替不知會不會收下祈福袋的人類夥伴求了一副。   輕嘆了口氣,綱吉舉起瘦弱的手臂,壓下門鈴。   幾乎是立刻,電子門在鈴聲響起之後自動滑開,著實嚇了綱吉好大一跳。   之前,無論是平時放學回家或是上次跟丟自己回家,門總是得等過一陣子才會為他開啟,彷彿傳達著「這裡不歡迎你」,諸如此類的訊息。   除此之外,平時開完門就直接走回客廳的骸,此刻卻破天荒的站在玄關等綱吉回神,令他忍不住用力擰了自己的小臉一把,感受到痛楚之後才再次望向玄關的方向……人還在,並沒有消失。   他已經絕望到出現幻覺了嗎?   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並將大門帶上,骸的視線自始至終都沒有從他身上移開,令他冷汗直冒、不敢抬頭。   除了見面的第一天外,骸從來沒有這樣正視過他。   「呃……我回來了。」   「……」靜靜的凝視著綱吉不斷游移的眼神,俊美的臉龐不帶一絲表情,令人看不透他此刻的心思。「玩得開心嗎?」   「欸?呃,很、很開心……」受寵若驚的縮了一縮,無意間摸到了懷裡的祈福袋……骸現在心情似乎不錯──居然還會向他問好──抓住這個機會將祈福袋交給他好了。「呃……這是我在神社求來的祈福袋,可以保佑你的愛情運不被我影響。」   毫無波動的異瞳內出現些許波紋,雙手抖動了下,似乎沒料到綱吉會做出這個舉動──他對綱吉的態度惡劣又殘忍,對綱吉而言自己應該是世界上最惹人厭的人類,再加上現在還想換精靈害他消失,照理而言不該做出如此友善的舉動才對。   難道綱吉不知道自己即將消失嗎?不,倘若是那樣,就不可能說出那種彷彿遺言一般的話語。   「謝……謝。」口中流出不習慣的語言,骸笨拙的接過綱吉手上的祈福袋,兩片窘迫的紅暈浮上俊臉,令綱吉看傻了眼。   他還是第一次看見骸露出這種表情。   「咳,你吃過晚餐了嗎?」   被拉回神,綱吉反射性的搖搖頭──差點連車錢都花光了,哪還有多餘的錢吃晚飯。當然,他是抱著回到家餓肚子餓到天明的覺悟來做決定的,絕對沒有想過骸會大發慈悲施捨他一些食物果腹。   「我今天胃口不好,晚餐剩下很多,你要不要吃?」   小嘴張的老開,綱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甚至開始懷疑眼前的男人是不是別人偽裝的。   餐桌上的菜色琳瑯滿目、五光十色,看得綱吉口水差點流滿桌布,幸好他還沒有餓昏,知道得把自己的饞樣收起來,趕緊嚥了口口水──這些菜跟今天在餐廳吃到的美食比起來絲毫不會遜色!骸果然很厲害,真虧他能接受自己這種彆腳的料理功夫。   奇怪的是,每一盤看起來都沒有動過,一點都不像是吃剩的剩菜。   才剛抬頭想發問,一碗香噴噴的白飯就遞到自己面前,一粒粒的米飯皆閃爍著飽滿的光澤,一看就知道是高級米搭配高超的烹調手法,美味一絕,令人恨不得立刻捧起來大快朵頤。   但綱吉可不是個容易得意忘形的笨蛋,他強忍下滿腹的餓意,一雙褐眸充滿困惑的凝望著也正替自己盛一碗飯的骸。   「……骸先生,今天有發生什麼好事嗎?」   「沒有。你快趁熱吃吧。」   見骸似乎不打算回答自己的問題,早就習慣得不到答案的綱吉只好聳聳肩,接著便拿起眼前的白飯大口大口的吃──就當最後的晚餐吧,不吃白不吃。   仔細想想,搞不好是因為他明天就要離開了,特地準備「最後的晚餐」讓他品嚐。   嗯嗯,這麼一想,方才的困惑都解開了呢。   思及此,綱吉更放的開了,開開心心的吃著當前的美食,同時心裡還有一絲小小的喜悅──骸雖然很討厭他,最後還是有替他準備很棒的一餐呢!   當然,還有伴隨而來的悲哀,令綱吉苦澀的笑了笑,但藉著吃東西的動作掩飾了過去。   上好的熱茶倒進雕飾精美的茶杯中,綱吉心滿意足的癱在椅子上,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唇瓣。   第一次吃的這麼飽又這麼滿足。   「來,喝杯茶吧。」   欸?這麼好?還有茶可以喝?   眉頭皺了起來,但想起這是最後的晚餐便旋即鬆開……嗯,喝杯茶好像也不為過呢。   「謝謝。」   小手抖呀手的捧過熱騰騰的茶杯,怕燙的吹了吹上頭的熱氣,一臉幸福的啜了啜泡到恰到好處的熱茶──真好喝!   「哈啊!將來不開店真是太可惜了,骸先生!」   一愣,骸沒有予以回答,而早就習慣得不到答案的綱吉也沒有催促他或繼續發問,自顧自的喝著手中的寶貝,沒有察覺骸的異狀。   沉默了好半晌,骸用大手捂住面部別過頭,並抿了抿唇,抖個不停──他才不會承認,剛才那一瞬間,覺得眼前這個傢伙有點可愛。   他絕對不會承認!   羞窘之下,總覺得綱吉隨便一笑都是在嘲笑自己,惱羞成怒的拍了拍沙發。   「喝茶就坐下來喝,不要擋在我前面傻笑。」   「呃?」原來他可以坐嗎?他以為他能碰觸的東西僅限於自己的房間、廚房和餐廳耶。「我可以坐嗎?」   「……可以,請坐。」   粉嫩的雙頰浮現喜悅的紅暈,綱吉嗯了一聲便坐上柔軟舒適的沙發──自從第一天以後,他就沒碰過這組沙發了呢,雖然骸沒說他不能碰,但也沒說他能碰呀,以自己和他的關係來看實在是不敢擅自下定論呢。   這樣的最後一天,真不錯呢。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綱吉也因吃太飽而有了暖暖的睡意,他喝光茶杯中的香茶,滿足了吁了一口氣,臉上完全看不出憂愁的痕跡。   待會向骸道聲謝謝就可以上樓整理房間了吧,自己要離開還把東西留給他收拾實在是有點過意不去。至少,得將他原本要給其他精靈的房間恢復原狀才行。   此時,骸突然間開口了。   「你要不要辦支手機?像今天這種情形,我都連絡不到你。」   大吸一口氣,綱吉感覺自己的喉嚨被湧進來的氣塞住了,吸不進來也呼不出去,就這樣靜止在原地。   「你會想連絡我?」或許是戒心全放空了,也或許是明天就是自己的死期,綱吉反射性的直接說出心中的疑惑,絲毫沒有顧忌。   聞言,骸的臉色稍微沉了下來,因為他剛剛甩了自己一巴掌──先前恥笑綱吉說「誰會想打給你」的人,正是自己。   見骸面色凝重、有口難言,綱吉才意識到自己說的過於直接,趕緊打哈哈帶過。   「呃,不、不用啦,而且其實你之前說的沒錯,的確沒人會打給我,辦了也是浪費錢,而且啊……呃,明天就可以辦退學了,骸先生可以等下一名精靈來之後再帶她去挑,大部份的精靈女孩也是很在意手機樣式的唷。」   他在提醒他,沒有這個必要。   不管骸是不是想送些東西彌補這陣子的不友善,都沒有意義,等到明天退學申請成立之後,這些禮物都會失去它的主人──也就是自己。   默默的注視著綱吉臉上的苦笑,這次換骸露出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   這傢伙好……奇特。   「消失」對他而言即是死亡,他卻因為不想造成自己的困擾而選擇隱瞞。   即使自己對他惡劣到一般精靈早該離家出走的地步,他卻在離開的前一天替自己求符。   明明生活得很辛苦、很難過,但在昨晚以前,他從來沒看過他留下傷心的淚水──綱吉,並不像外表一樣柔弱,相反的,他展現出一般人沒有的堅強和韌性。   這也許是一種資質吧,綱吉自己似乎也沒注意到。   嘴角彎起一抹弧度,令綱吉緊張的眨了眨大眼。   「我改變心意了。」   「……咦?」   「我不想換精靈了。」   因為他,對綱吉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