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守護精靈【九】(骸綱)

      一早,骸就進綱吉房間把他挖起來,叫睡眼惺忪的人兒去他房間刷牙,之後便領著幾個綱吉不認識的陌生人進那公主般的粉紅色泡泡房間,著實令他一頭霧水,連睡意都隨之煙消雲散。   事實上,綱吉尚未從震驚中回過神來,自昨晚開始便處於身處於夢中的不實在感。   捧著自己的盥洗用具,綱吉拖著遲疑的腳步往骸的房間移動,不時還疑惑的轉頭望向自己的房間,爾後轉回來反覆思考昨晚的事情,眉頭深鎖,緊的彷彿快要解不開了。   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骸為什麼突然間改變心意了?   是因為看到自己失態的哭臉而產生同情心嗎?   不對,如果真的很討厭自己,那就算哭成人乾也無法動搖他。他可是六道骸吶,無情程度高到綱吉不對自己的生存懷抱任何希望。   該不會是被雷劈到了吧?   將改建房間的指示交代下去,骸便走出綱吉的房間。既然已經決定要和睦相處,第一步就是要把這個粉紅色公主房間改掉,他相信身為男孩子的綱吉住進這裡肯定不會舒服到哪去。   生平第一次替男人設想,骸有些不適應的搔搔後頸……瞳眸一轉,便瞄到仍舊拖著腳步走向自己房間的嬌小人影。   「……綱吉,你想遲到嗎?」   身子一抖,綱吉連忙搖了搖頭,扭扭捏捏的轉過身來。   「呃……我……」   「快點刷牙洗臉,準備吃早餐了。」   「那些人是誰……」   「改建工人,今天會把壁紙跟多餘的裝飾拆掉,放學後我們一起去看壁紙,你可以挑你喜歡的樣式。家具也是,放學後我都會帶你去看。」   張著小嘴,綱吉一臉癡呆的站在原地發愣,彷彿不認識眼前的男人。   「……快、點、去、刷、牙、洗、臉。」   耐著性子,骸一個字一個字的慢慢唸,並指了指手腕上的錶,表示時間快要不夠了。   但綱吉還是沒有動作,雙手甚至開始脫力,臉盆都快摔到地上了。   嘆了口氣,骸只好走上前揪著綱吉的領子,拎著他進自己房間浴室,讓他在鏡子前站好。   「刷牙。」   回過神,綱吉似乎沒有方才那一段的記憶,他驚慌失措的左顧右盼,骸抖著眉毛,深吸了一口氣──忍耐,六道骸,你得忍耐。   「刷、牙。」   這一次,綱吉總算開始動作,他僵了一瞬便乖乖在牙刷上擠牙膏。   「洗臉。」   待綱吉刷洗完畢後,便下達下一個指令。   而綱吉這次也沒有遲疑,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清洗作業。   吃早餐時,骸一邊替綱吉抹奶油在吐司上,一邊滔滔不絕的說明一堆早在相遇的第一天就該說明的事項。   「以後早餐我都會準備,我看你也爬不起來,鮮奶在冰箱裡,我隨時都會補充,如果看到只剩一瓶的時候也麻煩你幫忙補一下,記得這個牌子。今天放學後我會先帶你去看壁紙跟傢俱,然後晃晃這附近的商圈。啊,對了,還得幫你辦一隻手機,我用的是OO電信,你就辦跟我一樣的吧。」說罷,便將香噴噴的吐司放到綱吉面前的盤子裡。   「……」垂眸望著可口的吐司,卻沒有要動的意思,只是眼巴巴的瞪著它。   「任何有問題的事情都可以問我,作業不會我也可以教你。對了,你被解雇了,今天開始不用工作性的做家事,而是義務性的,生活費不夠的時候跟我講就好了,我會補給你。午餐的話跟我一起點就好了。到目前為止,有沒有什麼問題?」   回答他的,是一段連呼吸聲都沒有的沉默。   輕嘆口氣,骸知道這對綱吉而言是個巨大的轉變,望了望牆上的時鐘──時間還很充裕──便開始吃方才弄好的早餐,等綱吉將思緒整理好。   良久,綱吉總算打破這陣沉寂。   「我有問題。」   「請說。」   「為什麼?」   「……嗄?」   「為什麼?」   「什麼東西為什麼……」   「為什麼?」   「……」   再度嘆了口氣,骸將吃一半的早餐放下,抬眸對上綱吉的褐色眸畔──這一剎那,他發現自己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何謂「震撼」。   不是首次知道自己的守護精靈是同性時的震撼,也不是知道換守護精靈等於賜死時的震撼。   而是一種打從心底推翻對一個人的了解的震撼。   那雙清澈明亮的褐眸靜如止水,似乎早已接受將會降臨到他身上的一切,卻又不解為何會突然獲得繼續生存的權利。   骸曾以為,綱吉只是個天真又單純的精靈。   至少,他曾經是……在被自己傷害之前。   在崩潰以前,他努力的扮演著認命又努力活著的精靈。   即使身為唯一不被人類夥伴所接受的精靈,他還是努力的想活下去。   對自己隱瞞可換精靈的事實便是最有力的證據。   綱吉他,想活下來。   但自己,卻給予他消失的絕望。   「因為我查到如果換掉你,你就會消失。」   盯著骸看了好半晌,綱吉搖搖頭。   「你曾說過,如果讓你知道可以換掉我,無論我會有什麼下場,你都會毫不客氣的實行。」   「……」   「我都已經準備好了,請你不用勉強自己。」   鎮定又認命,平靜的令骸感到十分難受。   「不要這樣……」   「既然你很討厭我,就換掉我吧。我已經花一整天的時間調適心情,不會恨你的。」   「綱吉……」   「昨天晚上你對我很好,這就夠了,不必再花費多餘的心力在我身上。」   「別說了……」   「仔細想過你說的話……你說的對,身為守護精靈卻什麼都不行,連最基本的性別都不符合你的期待,想換掉是正常的。」   「住口!」   憤而起身,渾身因激動而顫抖著,對骸而言,這是極為新奇的體驗──他從來沒有這麼難受過,無論是綱吉毫無表情的小臉,還是平板無起伏的聲音,對骸而言都帶來莫大的刺激。   他其實不討厭綱吉啊!   為什麼綱吉不能卑鄙一點?為什麼綱吉不能可惡一點?   為什麼綱吉不能跟一般人有一樣的反應?   高興啊、快高興啊!你不用死了、不用消失了,為什麼不高興?為什麼反而要我讓你消失?   為什麼要我殺了你?   綱吉,你真是個奇怪、無法捉摸的精靈。   是我屹今從未遇過的人種──又或者該説,從未遇過的精靈族呢?   出乎意料地,綱吉沒有太大的反應,僅是抬頭望著難得激動的骸,仍舊面無表情,和過去情感豐富的他判若兩人。   「為什麼你要生氣?」   一愣,骸摀住自己的口鼻,無法回答。   「換精靈是你求之不得的事情,不是嗎?」   「夠了,綱吉,不要逼我!」   「『綱吉』已經沉睡了。」   煩躁的表情頓時從俊臉上消失,骸轉頭望著應該是「綱吉」的精靈,他仍保留著綱吉的外貌,但卻面無表情,那張臉就和歷史書上看見的精靈王一樣,絲毫不帶一滴感情要素。   「你……是誰?」   「當主要情感沉睡時的活動能量。『我』只是能量而已。『綱吉』已經進入沉睡模式,等待你銷毀重生。」   「等一下……我說過我改變心意了,不想換了,而且也沒有辦退學!」   「辦退學的說法是『綱吉』騙你的,事實上在你讓他絕望的那一剎那,他的情感就會一點一滴的進入沉睡,最後變成像『我』這個樣子,沒有感情。」   一團混亂。   自出生以來優於常人的腦袋,混亂不已。   「那這張申請表……」   「是銷毀重生的依據,只要你簽名就會生效。」   所以,綱吉才會自那晚以後,看起來有些不同。   因為他的情感正慢慢流失。   「不可能……他早上明明還有反應……」   「他說『連最基本的性別都不符合你的期待,想換掉是正常的』時,就是最後的反應。現在,請你簽名。」   到此,骸總算冷靜下來了。   仔細一看,綱吉的髮色已經淡到變成米褐色了,看起來彷彿快要消失一般,脆弱透明。   血紅色的瞳眸淡淡的瞟過桌上的文件,伸手將它揉起,二話不說便撕成碎屑──這令原本毫無感情的精靈瞪大了雙眸,總算改變了那一百零一號表情。   露出一貫的淺笑,骸讓手上的紙花散落到綱吉身上,並抬起了他的下巴。   「呵呵,豈能讓你小看我?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逼你醒過來。」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