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沉溺【一】(骸綱)

      有人說,夢境其實是另一個平行世界。   每個人都有機會穿梭於其中,但要進入曾經到過的世界的機率卻微乎其微。   倘若在同一個夢境中流連過久,將會失去分辨歸屬的基本能力──夢境和現實的界線恍旋即若虛無。   當一個人生存意志薄弱時,造訪相同夢境的機率便會大幅度增加……   『骸,我喜歡你……』   沉溺。   嚴肅的場合、陌生的守護者,種種的一切都帶給即將就位的首領一股莫名的壓迫感,強大到令他幾乎窒息。   深褐色的瞳眸不自覺地望向唯一熟悉的冷漠臉孔,後者並沒有如他預期的給予回應,深邃的異眸淡漠依舊,冷冰冰的望進褐髮青年眼底,其中還夾雜著不屑和譏笑。   垂眸,暗自咒罵著仍抱持著一絲期望的自己。   「澤田先生,請問您準備好了嗎?」   抬眸,望著那帶有橙色火焰的繼承文件,緩緩伸出些許顫抖的手臂……顫抖,代表他仍在抗拒,抗拒這無可動搖的命運。   被詛咒的命運。   閉眼,深吸了口氣,毅然決然的接下了眼前的繼承火焰,完成最終儀式……即便,周遭的景物早就人是已非。   一剎那,眼前似乎出現了初代的幻影,那雙深沉的藍眸正帶著悲傷和憐憫凝視著自己,四周的人事物彷彿時間停止一般的凝結,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在自己腦中響起……   『你會做出什麼選擇呢?十世。』   僅只一秒,眼前的景象就恢復正常,方才的低語恍若夢境一般若隱若現,令綱吉不自覺地撫住額頭。   「首領,您怎麼了?」   「我沒事……」   「辛苦您了,接下來請回辦公室休息吧,剩下的事項我們會處理。」   「謝謝你們。」   告別陌生的守護者和幹部,綱吉拖著疲憊的腳步走回辦公室,內心的空虛幾乎要將他吞噬,他卻絲毫找不到能夠填補心房的補帖良藥。   在權力和首領之位的鬥爭之下,所有守護者皆光榮戰死,甚至包括號稱無敵的門外顧問。   唯一活下來的,只有仍抱持著憎恨之心的霧之守護者。   厚重的報告文件啪的一聲重重摔在桌上,六道骸瞇眼坐躺在太師椅上,面色不善的瞪著站在門口的人兒。   「你走錯地方了,澤田綱吉,這裡不是你的辦公室。」   早已習慣骸的冷言冷語,綱吉照慣例給了個抱歉的微笑。「抱歉……但我現在狀況有點差,可以……可以讓我待在這裡一會兒嗎?」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的陌生,名為絕望的野獸正一點一滴的啃食著他失去防壁的內心,他需要見見昔日的夥伴以平息內心的痛苦。   即便對方絲毫不領情。   「呵呵,想找安慰也找錯人了吧,澤田綱吉,就算現在部裡全都是陌生人,但畢竟都是把你當成首領看待的傢伙,你卻來找我這個唯一的例外嗎?」失去庫洛姆、千種、犬等等的親信,骸早已沒有繼續幫助彭哥列的理由。   他原本就不屬於彭哥列,只是逼不得已才答應澤田家光的條件罷了。   「……但就像你說的,我根本不認識他們……雖然你對我的態度很惡劣,但我知道你是不會對我說謊跟戴面具的人。」思及先前在戰場上的告白,綱吉有點緊張的絞著手指。「而、而且我之前跟你說過,我……」   「請你住口,澤田綱吉,別把那可笑又噁心的語句再重複一次。」冷笑一聲便打斷綱吉的吞吞吐吐,狠狠地往他身上倒了一盆冰水。「明知道我恨你,為何還要做出這種多此一舉的行為呢?你想自我滿足,認為我至少還沒趕你出去,應該沒這麼討厭你嗎?呵呵呵,你該不會蠢到不知道,我只是不想在達成目地前讓其他人發現我對你沒有絲毫的忠誠心,才勉為其難讓你進來的吧?」   重重一震,綱吉的呼吸紊亂了一瞬,但隨即恢復原狀──即使早預料到這種答案,但實際聽到時還是像被榔頭打到一般……好痛。   「骸……」   「夠了,請你立刻出去,否則我的不愉快無法消散。」   默然無語的長呼了口氣,綱吉識相的轉身握住門把,落寞的走出霧守辦公室。   絕望的野獸並沒有因此而減緩,反而加速了啃食的速度……   洗完澡,就寢。   蜷曲在寬敞的大床上,一思及方才骸的態度和表情,他就痛到發抖、想消失。   他根本不想當彭哥列的首領,也根本不想得到這莫大的權力,他只希望所有人都能像從前一樣待在自己的身邊……結果,熬過這場對他而言沒什麼意義的戰爭的,只有他跟骸,其餘的人──包括他的父母,甚至於沒有參戰的京子和小春──全部戰死。   在絕望之餘,他做出了原以為這輩子都不可能會做的傻事──向骸告白,對他坦白自己對他的感情。   結果可想而知,骸對這種感情嗤之以鼻、表以不屑。   但他還是留在彭哥列,沒有離開,也沒有叛變……綱吉相信,只要骸仍舊想佔領自己的身體,那一切都還可能有轉圜的餘地,至少他暫時不會離開。   現在的他只能用這個想法來支撐脆弱的精神,在這巨大的白色監獄裡,骸是他唯一熟識且信賴的人物。   縱使他嘴上總是不說悅耳的話語,但綱吉相信、也必須要相信,事實的真相其實比自己想像的還要美好。   否則,他真的不曉得該如何維持住微弱的生存理念。   疲憊的眼皮緩緩闔上,意識浮浮沉沉,直至虛無……   時間彷彿才過了一秒,眼皮就被刺眼的陽光入侵,令綱吉忍不住拉起被子蓋住整個小臉,對過於耀眼的陽光表示不滿。   「哦呀,還不起床嗎?真拿你沒辦法。」   熟悉的嗓音、陌生的話語,在竄過耳膜的瞬間讓綱吉稍稍清醒了些……是誰?有誰會出現在自己的房間裡。   睡眼惺忪的從被窩裡爬起來,綱吉目中有霧的直盯著前方,眼神呆滯──尚未反應過來,眼前的男人就湊近自己,在額頭上印下一吻。   「呵呵,預料到我會做什麼所以乖乖起床了嗎?真可惜。」   腦袋還在停機狀態,綱吉呆滯的望著眼前的男人,那寵溺的微笑對他而言陌生到認不出對方是何許人也。   「你……是誰?」   笑容倏失,對方的臉色瞬間從溫和轉為緊張,體溫稍低的大手撫住綱吉的額頭,擔憂的神情對綱吉而言也是前所未有的新鮮和震撼。   「怎麼了?綱吉,你認不出我了嗎?」   到此,綱吉已經完全驚醒了,他瞠目結舌的瞪著眼前的男人,啞了好半晌才好不容易擠出腦中拼湊出來的詞句。「你……長的跟骸一模一樣……」但是表情、態度,甚至連對他的稱呼都大相逕庭,完全無法聯想成同一個人。   一聽,骸的表情從緊張轉為困惑,而後露出不懷好意的微笑,俯身將綱吉壓回床上,性感低沉的嗓音湊在綱吉耳邊私語,溫熱的鼻息刺激著綱吉驚嚇不已的耳窩,夾雜著曖昧和誘惑的氣息。   「這是什麼新笑話嗎?綱吉,就這麼不想去參加晨間會議?」   瞬間,綱吉的腦袋爆炸了,發出了嘶嘶嘶的聲響,頭頂還冒出了陣陣白煙,兩眼一翻,倒臥在柔軟的床上。   「綱吉?」搖了搖倒地不起的人兒,在發現後者的頭頂正散發著白色煙霧後,便趕緊到浴室拿來沾水的冰涼毛巾,輕輕敷在他過熱的小臉上。   幾分鐘過後,綱吉才好不容易恢復神智,他有點困難的從床上撐起身子,雙目茫然的盯著仍守在床邊的男人,那張俊臉、那雙異眸、那微皺的眉宇,無論哪一點都證明他就是貨真價實的六道骸──除了那陌生至極的溫柔表情。   如果六道骸沒有雙胞胎兄弟,那眼前的男人就是他的複製人。   「呃……我、我現在腦袋有點混亂……你……你是骸嗎?」   雙眸微睜,藍髮男人默然無語的瞅著綱吉好半晌,直到後者被盯到渾身不對勁,彷彿待會就會被眼前的男人狠咬一口一般,焦躁不安的開始摩擦自己的手臂。   良久,男人總算放過他,輕嘆了一口氣。   「我去跟門外顧問說你今天狀況不好,否則待會你就遭殃了。」   但才剛起身,袖口就被綱吉緊緊抓住,才剛困惑的轉過頭去,卻發現綱吉的表情完全出乎他的預料──那是震驚、不敢置信、緊張等等好幾種情緒加在一起的複雜神情。   「綱──」   「門外顧問是里包恩嗎?只有里包恩敢對我那麼嚴苛!」   「……你大概是最近累壞了,才會開始胡言亂語。我先去向他報告,待會再來找你。」   「先回答我!」   許是綱吉的反應激動的過於不自然,男人只好先順從他的期望。   「對,是那位強的跟鬼一樣的阿爾柯巴雷諾,所以如果我再不去,你就完蛋了唷。」   話落,綱吉的手果然放開了,但表情卻一愣一愣的,彷彿剛剛才被甩了一個超級大巴掌,連魂都被甩出去了。   見狀,男人只得快去快回──果然,綱吉梳洗完後他就重新出現在房門口,並在綱吉眼前揮了揮大手,面色凝重。   「你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綱吉,從剛才開始就很奇怪……」   「……揍我一拳。」   沉默了一秒,對面的男人便用骸俊秀的臉露出從來沒見過的呆滯表情。   「嗄?」   「揍我一拳,然後再跟我說你是誰。」   「……我知道了。」   面無表情的按住綱吉的肩頭,人兒深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睛等拳頭過來,但下一刻自己被觸碰到的部位卻不是臉頰,而是因緊張而抿緊的唇瓣──猛然睜開驚愕的雙眼,但給予親吻的男人卻沒有停下來的打算,甚至撬開貝齒向內入侵,濕軟熟練的舌在綱吉口中侵占嶺地,大手轉而捧住他的臉頰和後腦勺,多餘的銀絲自唇角滑下,而綱吉則是震撼到喘不過氣。   是誰?   眼前這個人是誰?   他到底是誰!   用力推開激吻自己的男人,綱吉顫抖不已的摀住被吻腫的熱唇,過度的震撼暫時奪走了他所有的語言和思考能力,只能驚魂未定的瞪著跌坐在地上的男人。   完全沒預料到會被推開的男人撫了撫被攻擊的腹部,面色不善的站了起來,令綱吉又抖了一下──這個表情就比較像骸了。   「這是什麼意思?綱吉。」   「我……我才想問你、你到底是誰!假扮成骸的樣子想做什麼!」   「……再鬧下去我真的要生氣了,綱吉。」   稍冷的嗓音總算和原本的骸重疊了,綱吉有點害怕的縮了一下,但望向男人的眼神還是陌生的可以──這個男人到底是誰?為什麼長得跟骸一模一樣?況且,如果真的要假扮成骸,這麼奇怪的行無舉止反而會穿幫不是嗎?   「我……我已經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了……」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