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守護精靈【十】(骸綱)

      牽著綱吉的手走向學校,因為後者在失去感情後連行動能力也一併喪失,現下彷彿一尊白皙透明的精靈娃娃,幸好他還能走路,否則骸還真不知該如何將他帶到學校去。   這還是他生平第一次觸摸男人的手,不如預期中的粗糙噁心,反而相當細緻柔嫩,可惜現在就跟屍體一樣冷冰冰的,沒有半點溫度。   當綱吉仍保有感情時,手也是這樣冷冰冰的嗎?還是跟自己一樣是偏低的體溫?亦或是和自己相反,略為偏高的體溫呢?   說來諷刺,人類真是一種沒有徹底失去就不會覺悟的生物,只有在得不到的時候才會去思考曾經擁有過的機會。   想不到自己也淪為這種可悲的人種,骸不覺地苦笑一聲。   雖然已經向綱吉擱下狠話,但坦白說該如何讓綱吉灰復原狀,他腦中半點頭緒都沒有,想不到他六道骸也會有如此窩囊的一天。   走著走著,骸稍微往後瞄,發現綱吉仍舊雙目無神的盯著他,雖然乖乖的任他拉著走,但骸知道只要自己一放手,他就會像被大卡車遺留下來的貨櫃一樣,停下腳步、靜止不動。   就像沒有感情的機器人一樣。   「……吶,雖然沒有感情了,但你還是可以回答我對吧?」   「是。」   連回答都機械化了。   「……你們精靈平時就是這樣嗎?如果沒有人類,你們就會跟機器人一樣是這副德行嗎?」說出來的話語十分不客氣,不過骸不是針對綱吉,而是針對精靈──既然沒有感情,就代表連憤怒之類的情緒都不會有,也因此骸才會講的如此毫無顧忌。   「是。」不出所料,平板的聲線回答著。   腳步停下,被拉著走的綱吉也跟著停了下來。   街上的人群人來人往,帶點涼意的暖風徐徐的吹拂著,吹動兩人柔軟的髮絲。   方向一轉,骸拉著綱吉步離學校,走向另一個目的地。   「我改變心意了,今天翹課吧。回家後我會替你把進度補上。」   「是。」   如果是原本的綱吉,會有什麼反應呢?諸如此類的念頭無法抑止的浮上骸的心頭。   甫始一愣,骸停下腳步,混亂的搖了搖頭,並拍了拍額際……怎麼回事?他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想法?   開什麼玩笑……   見骸混亂不已的模樣,失去感情的綱吉僅是默默的盯著他看,清澈卻又略顯渾濁的褐眸不帶一絲漣漪,映照出骸的一舉一動。   花了好幾分鐘來整理思緒,骸好不容易才從自我困惑中爬了出來,有點抑鬱的盯著沒有半點表情、也沒叫他一聲的綱吉……算了,把人家搞成這樣的罪魁禍首就是自己。   古人有一句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想不到也會有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天。   「走吧,我帶你去我常去的那家店吃東西,順便跟你介紹一下那家店的特色。」   這次,綱吉沒有平板的回答「是」,反而頭歪了一邊,水盈盈的大眼眨個不停。   「為什麼?」   又是這句。   「因為我猜你還沒吃過。」   不給綱吉再次發問的機會,強制拉著他就走,否則綱吉的下一聲「為什麼」又要出現了。   他討厭綱吉用面無表情的小臉和平板枯燥的聲線應對自己。   甫一進門,服務生便恭敬的領著骸走向他平時愛坐的座位──也就是上次他趕走綱吉的那個位子──有點尷尬的看向綱吉,後者卻像沒事人一般呆滯的望著那塊桌子,面部仍舊沒有半點表情。   環顧四周,店家的生意如往常般興榮,有不少人在這個時間到這裡來享用早點,根本沒有其它座位可以選擇,倘若骸不是他們的貴賓常客,恐怕連現在這個位子都騰不出來。   無可奈何之下,他只好坐到平時的寶座上,並示意綱吉坐到自己對面。   但幾分鐘過去了,綱吉卻動也不動,骸都已經決定好點單順序了,他卻還是立在桌邊發呆,似乎沒有要入座的意思。   「……綱吉,請你坐下好嗎?」   「這裡沒有我的位子。」   雙眸睜大了一瞬,骸尷尬的咳了幾聲。他知道綱吉的身體還保有那次被羞辱的記憶,如果是仍有感情的綱吉,一定會像昨晚一樣露出受寵若驚的表情。   不知怎地,骸有點想念那樣的綱吉。   「咳,對面就是你的位子,請坐。」   「我拒絕。」   話落,空氣凝結了三秒鐘。   「……什麼?」他有沒有聽錯?   「我拒絕。」   綱吉很「好心」的再次重複,讓骸確認他的耳朵沒有問題。   「……為什麼要拒絕?」   「我不想受傷。」   聞言,骸沉默了。   回想上一次的經歷,自己對綱吉的反應幾乎沒什麼印象──因為他根本沒在意過──如今卻因此而把自己逼入死胡同裡,他還是第一次感受到「活該」為何物呢。骸苦笑的自嘲著。   不過無論是人類或精靈,相信都無法忍受那種屈辱吧。自己的夥伴把他當成透明人就算了,甚至不顧他的意願要求他離開這張桌子,只為了和其他根本不認識的女孩子一同享用甜點,任誰都受不了這種鳥氣。更何況,綱吉當天還被自己狠狠的餓上一整天,想必是個慘痛的經驗。   頭痛的揉了揉眉際,骸正努力思考著該如何說服綱吉。   「這次你絕對不會受傷,我保證。」   靜靜的凝視著骸,綱吉總算出現一百零一號表情以外的情緒──他皺起眉頭,狀似不解,看來十分困惑的樣子。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你先坐下我就回答。」   狐疑的瞟著露出笑容的骸,綱吉猜不透他的葫蘆裡在賣什麼藥,也對他的笑容感到陌生──除了第一次見面以外,他從來沒看過骸對自己露出善意的薇笑,嘲諷的譏笑和冷冰冰的撲克臉倒是領教過不少,看到他都快麻痺了──緩慢的走進座位,緊蹙的眉頭依舊。   「來,你想吃什麼?」   「請你先回答。」   「……你就不能先忘了這點嗎?」   「不能,我現在甚至開始懷疑你是不是六道骸了。」   話落,骸臉上的笑容倏失,換上略為尷尬的無奈表情。   此時服務生拿著菜單走到他們身旁,恰好化解了骸的尷尬。   「請問已經決定好了嗎?」   「嗯,麻煩給我來兩套今天的特餐,飲品我要和平常一樣的特調巧克力,冰的。」   「好的,請稍等。」   大概是因為點了兩份,服務生沒有接著詢問綱吉的點單意願,點了個頭便走進櫃台內點單。   但綱吉卻不肯放過骸,一雙水盈盈的大眼死死的盯住他,彷彿不得到答案絕不罷休。   「為什麼突然改變心意?還突然對我這麼好、這麼溫柔,只要換一個精靈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了不是嗎?何必要這麼大費周章?你這麼討厭我。」看似激動的話語在平板的語調下也喪失了些許影響力,稍稍減輕了骸的精神壓力。   「……其實我不討厭你,只是失望而已,所以把氣出在你身上。」   「你騙人,你明明討厭我討厭到不想看見我。」   被堵的有點語塞,骸不自在的喝了一口手邊的冰水,認真思考該如何解釋自己的反應。   雖然看在綱吉眼裡,似乎無論什麼理由都是藉口。   「我如果真的討厭你,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就直接趕你走了。別看我對女性都很溫柔,對於我未來的伴侶我可是挑的很,其實……」扁了扁嘴,似乎很不想承認,大手蓋住略帶愁容的俊臉,逆時針抹了一圈。   黯淡的褐眸稍稍睜大,綱吉感覺到自己的呼吸開始急促,但失去感情的他不明白怎麼會有這種反應。   深吸了一口氣,骸下定了決心,坐正身子,面色凝重的望著綱吉。   「其實……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我真的很高興,因為你的外貌沒有讓我失望,算是……算是……」後面的話似乎很難說出口,骸前前後後「算是」了好幾次,至今平步青雲的他還是頭一次嚐到這麼糗的苦頭。   「算是……?」些微的情感出現在綱吉心底,他開始感到熟悉的緊張,雖然和原本豐富的情感相比是差了一大截,但至少不在是那令人煩悶的撲克臉和機器聲了。   又喝了一口水,骸非常不自在的看向旁邊,不敢直視綱吉的雙眼,看來十分彆扭。   「……算是符合我期待的可愛類型。」   光點回到瞳中,綱吉覺得自己臉紅了,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去。坦白說身為一個男孩,被冠上可愛這種形容詞沒什麼好高興的,但是……這是骸第一次稱讚他。   姑且不論性別,骸對他的第一印象是可愛的,不是討厭的。   「謝、謝謝……不、不過對一個男生來講,這不是什麼好的讚美詞……」   聽出綱吉語調的改變,骸始終望向其他地方的目光頓時轉了回來,在看見綱吉的反應之後,驚訝的愣了幾秒,隨後便露出寬心的微笑。   也許,就這樣多個朋友也不錯吶。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