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守護精靈【十三】(骸綱)

      翌日,早晨的微光自窗台射入,灑在床上熟睡的人兒身上。   結束前陣子膽戰心驚的苦日子,綱吉頭一次睡得如此舒服、滿足,被窩暖烘烘的令他捨不得離開,並不由自主的向前依偎。   背部感到些許的涼意,大概是被子拉得不夠過來,便向後伸手摸啊摸的……總算摸到一件因缺少體溫而稍嫌冰冷的厚被子,當下不疑有拉的拉了過來,蓋住自己……   ……嗯?   被子在後面,那前面的「熱源」是什麼?   頓時,腦中的細胞全都被猜測到的可能性給嚇醒,睡眼惺忪的圓眸霎時睜得比龍眼還大,嚥了口唾沫,脆弱的精神令他不敢往上確認現有的事實,屏息呆在原地思考好幾秒鐘。   昨天,他和骸洗完澡後去餐廳做菜吃飯,沒過多久就回房裡就寢,幸好骸的床的確如他所說的夠大夠寬敞,睡他們兩個根本綽綽有餘,但綱吉還是很擔心自己難看的睡相會影響到他,一開始有把睡袋拿出來,建議骸讓他睡地板。   『不可以,我們已經決定要好好相處了,怎麼可以讓你睡地板。』   『我、我睡相很差……』   『……那就請你睡相好一點。』   這不是他能控制的啊!   『呃……唉,沒辦法,我還是睡地板就好了!』   『綱吉,請不要讓我為難好嗎?』   『……』他也很為難啊!他可不希望自己因為睡相差而侵犯到骸的領域,屆時他的心情肯定會差到極點,遭殃的肯定是肇事者──也就是他。『不、不然這樣好了,我們多拿一條棉被隔在床中間,這樣我也比較滾不過去……可以嗎?』   思考了一秒,骸點點頭。『就這麼辦吧。』   擺好棉被之後,他們各自蓋著自己的棉被入眠。   回憶結束,綱吉懊惱的反省是不是棉被摺得不夠高,自己的等級居然已經高到可以滾過那座棉被山,還順其自然的窩在隔壁的「熱源」裡,根本就是七月半的鴨子──不知死活!   不過……對方沒有任何反應,就代表他還沒醒吧?如果已經醒過來,又發現懷裡多了一個被他歸類為「危險」的雙性戀雄性生物──自己大概早就回老家報到了吧。綱吉暗忖。   小小的深呼吸一口,綱吉小心翼翼的想往後退──不料,卻動彈不得,因為某人的手居然順勢擱在他的腰上──講得更明確一點,那個可能會幹掉他的某人正抱著他睡覺。   整張小臉瞬間刷白,頭頂就像被一盆裝有冰塊的冰水狠狠潑灑一般冰涼,眼淚不爭氣的在眼眶裡打轉。   他是把自己錯當成抱枕了嗎?   即使他決定要跟他和平相處了,依舊改不了他是男性精靈這個事實。   況且現在有錯在先的人是他──睡相過差以至於翻過棉被山──該承擔這個結果的自然也是他。   而且,他後來有讀過正確人類的友情定義,「朋友」是不會這樣抱在一起睡覺的。   他……他該怎麼辦?   「唔……」頭頂飄來一聲低吟,令綱吉渾身僵化,動都不敢動,連氣都不敢呼一聲。「嗯?已經早上啦……呼……」   人生最悲莫過於此。   綱吉此時此刻正深刻的體驗著這句話。   接著,骸似乎感覺到懷裡有東西,綱吉感覺到他的視線移到自己的頭頂──就在對方僵住的那一剎那,綱吉以吃奶的力氣、生平最快的速度金蟬脫殼跳回床的另一邊,並鄭重的做出標準的土下坐,額頭用力撞上柔軟的床鋪──幸好是床鋪,否則他可能會撞得頭昏眼花。   「對不起!但我絕對不是故意的!對你沒有非分之想!請、請不用擔心!」   起身下床,但完全不敢望向床上呆愣的男人,頭總是垂的低低的,不敢抬起來。   「今天是禮拜六,不用上課……呃,我……我先去準備早餐,請你先去沖個澡吧……真、真的很抱歉……」   說完,綱吉便一溜煙的衝進浴室,留下一臉錯愕的骸。   方才發現自己抱著綱吉時確實有石化一秒,但比起這個事實,更令他震驚的是自己的感覺──他居然一點厭惡、憤怒的感覺都沒有,甚至覺得懷中的人抱起來很舒服、很溫暖……大手捂住俊臉,骸對自己感到困惑不解。   不一會兒,骸就從指間縫隙看到綱吉從浴室裡探出頭來,似乎正在觀察自己的反應……的確,如果是之前的自己,綱吉不要說被他抱在懷裡了,連他的房間都進不來,而且連他的半片指甲都別想碰,只要進入他的周圍半徑一公尺就會被自己強制隔離。   抬眸望向綱吉,後者嚇了一大跳,重重的震了一下,然後用最快的速度走出房門。   沒看錯的話,綱吉正在哭。   ……為什麼要哭?   刷洗完畢後,骸走向餐廳……他沒有依照綱吉所說的沖澡,因為沒有必要。   現在的他滿腦子都充斥著綱吉哭泣的畫面,眉頭深鎖,完全不明白綱吉為何要掉淚。   自己剛剛連反應過來的時間都沒有,所以應該不是自己的態度傷到他了吧?但若是如此,他更是百思不得其解,還有什麼因素可以讓綱吉掉眼淚。   ……果然是因為前陣子的傷害,而害怕自己的反應嗎?   踏入餐廳,綱吉已經把早餐準備好擺在桌上,並戰戰兢兢的站在餐桌旁等他的到來,臉上的淚水已經被他擦乾,但隱隱約約看的出眼角有紅腫的跡象。   就坐,餐桌另一邊的人卻沒有要入座的樣子,而且離自己離的老遠,彷彿自己是什麼會吃人的妖怪似的。   「……綱吉。」   遠處的小精靈抖了一下,渾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又圓又大的靈眸總算正視自己,示意他有在聽。   「……可以請你坐下嗎?」話落,綱吉順從的點點頭,但就在他拉開身旁的椅子時,骸又揮手制止他。「坐到我旁邊的位子吧,為什麼要離這麼遠?」   待在原地盯著骸好半晌,確定他沒有自己想像中的火大之後,綱吉才慢吞吞的走到他身邊,就坐。   「對、對不起……」深怕骸以為他因為昨天一天而已就得寸進尺,綱吉嚇的心跳慢不下來,無形的恐懼把昨天得到的一絲絲喜悅吞的一乾二淨。   「……小事而已,你不必這麼緊張。」反正他不討厭……雖然他還是不明白理由為何。   「不過……看來棉被根本沒有用,還是讓我睡地板吧,不然又發生跟今天一樣的事情……」為表達自己真的只是無心之過的誠意,綱吉認真的提議著,臉上難得寫上堅定的決心。   「……」沒有立刻回答,慢條斯理的吃著早餐,若有所思的一口接著一口,眼神卻沒有對焦。   「啊,對了,骸喜歡哪種類型的女孩子呢?在學校有特別有好感的女孩子嗎?」   「……我有認識一些人,把精靈當成抱枕,晚上都會抱著她們睡覺。」   「……呃?」牛頭不對馬嘴,綱吉正準備抄筆記的小手停在半空中,一頭霧水的望著仍舊沒有回神的骸。「骸?」   「所以我也可以,這一點都不奇怪……嗯,沒錯。」話落,雙色異瞳中總算出現回神的光點,視線的焦點聚集在綱吉身上,令後者緊張的屏息以待。   「呃……骸、骸?你在說什麼……?」   「抱著精靈睡覺會覺得舒服是合情合理的,我會覺得舒服而想繼續抱也是很合邏輯的……對,就是這樣沒錯。」聽起來似乎在對綱吉講,但感覺更像是在對自己說。「我這樣推想完全沒有漏洞,對吧?綱吉。」   兩人互視了幾秒鐘,骸的表情明顯希望綱吉能夠認同他的說法,但後者卻沒有如他所願──清秀的眉頭皺了起來,凝重的搖了搖頭。   「完全不對,骸,那個邏輯的前提是異性精靈。」同情且抱歉的望著和平時玉樹臨風的模樣判若兩人的骸,雖然誕生為男性不是自己能夠決定的,綱吉還是覺得對骸有深深的愧疚感。   他感覺的到,骸正在努力合理化自己的行為,正在努力試著接受自己……這樣就夠了,綱吉欣慰的抓緊本子。不過即使如此,他也不敢得寸進尺,畢竟骸的態度在前陣子那段天愁地慘的苦日子中已經表達的一清二楚,他深切的感受到骸對自己的出現有多失望、多氣憤,所以「朋友」就是他們兩個關係的極限,不可能再更進一步了,綱吉很清楚這一點。   雖說有不少精靈像獄寺和山本那樣,對人類夥伴沒有愛戀之情,但對從以前就什麼都做不好、期待著和老師口中「應該會對自己依賴度很大」的人類夥伴相會的綱吉而言……未曾謀面的骸已經悄悄的成為了他的世界,連他自己都渾然未覺,直到這次被傷害到差點消失……   綱吉明白,骸對自己來說很重要,也很特別。   但自己對骸而言並非如此,搞不好還完全相反,這點他有自知之明,也深刻體會過了。   而骸,如此簡單的邏輯卻出乎意料的需要綱吉提點,他頭痛的雙手捂住整張臉,無數的問號在腦中凌遲自己──不過看在綱吉眼裡,就像是「覺得自己真是倒楣透頂」的反應。   雖然不意外骸會有這種反應,但綱吉還是感到有點受傷。   「可、可以往好處想呀,等骸得到理想的另一半,一樣可以每天抱著她睡覺呀!」   「……」沒聽見,腦袋早已被寫有「喜歡抱著綱吉睡覺?」的問號占領。   「……」以為骸是因為想起了失望的感覺而暫時不想搭理自己,綱吉有點落寞的低下小臉,默默的吃自己的早餐,不敢繼續說話。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