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守護精靈【十四】(骸綱)

      星期一,綱吉起的比骸還要早,大清早就起床準備早餐。   既然要落實精靈的本分,他就必須把自己的廢柴本事壓到最低。其實骸說的沒錯,沒有要求過自己便把能力低落怪罪於他,根本就只是個差勁的藉口。   但礙於自己真的有些笨手笨腳,綱吉只好逼自己在凌晨五點就準時起床,一開始還留戀於溫暖的睡袋(在自己的堅持下,骸總算妥協讓他睡地板)捨不得離開,一分鐘後才瞬間驚醒,甩了自己兩個巴掌後連忙爬起來衝向浴室,用冷冰冰的清水把自己徹底沖醒。   幸好骸家有設備良好的空調,早起還不算煉獄,雖然夢裡的周公還是好不容易才肯放人。   嗶嗶!   啪。   只兩聲,骸便醒了,大掌習慣性的拍向床頭櫃上的鬧鐘,並趴在床上放空幾秒鐘……餘光瞄到地板上摺好的睡袋,令骸頓時睡意全消,嚇得整個人跳了起來。   綱吉人呢?   難道他趁自己睡覺時溜之大吉了嗎?   想到這裡,骸便反射性的跳下床穿拖鞋、套褲子,隨便披件上衣就想衝到玄關檢查鞋子,壓根兒沒注意到自己此時此刻的驚嚇非比尋常,不該是面對綱吉失蹤時該有的反應。   但門才剛開,就差點撞上正好要敲門叫骸起床的綱吉──後者原本要往前的腳步瞬間往後拉,嚇得魂飛魄散,一個不穩便往後跌了個倒栽蔥,撞得他頭昏眼花。   「唉、唉唷……」   在看見綱吉之後,骸大大的鬆了口氣,心底濺起的漣漪仍舊尚未退去……長這麼大,他還是第一次有這麼緊張徬徨的反應。   ……啊,又一個第一次。   蹲下身去查看綱吉的傷勢,擔憂的神情不自覺地掛上原是從容不迫的俊臉,摸了摸綱吉撞到頭的部位。   「還好嗎?抱歉,嚇到你了。」   「唔……」奇怪,聲音只有一個,但骸怎麼看起來有三個?而且旁邊似乎還有幾顆星星在飄。「我、我沒事……」話雖如此,站起來的時候還是搖搖晃晃的,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見狀,本想質問為何一早就看不見人影的骸居然破天荒的心軟了──這大概又是他人生頭一遭──牽著連路都走不穩的綱吉到床邊,讓他坐好、靠在床頭上。   「我先去梳洗,等我一下。」   說罷,便以最快的速度進入浴室進行盥洗動作,而綱吉的小腦袋在幾分鐘的休息後也總算清醒一點了。   剛剛那一撞真的把他的魂都撞飛了,就像電腦被用力一摔一樣,瞬間當機。   片刻後,綱吉總算完全清醒,回想起方才的景象,心臟彷彿被澆上一盆冷水,小手撫上微紅的小臉,捂住。   原本想改掉骸對自己的廢柴印象,沒想到一天才剛開始就出這種包……他還真的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不過,骸為什麼這麼驚慌呢?今天早上有社團活動而必須早起嗎?   想到一半,骸就從浴室出來了,見綱吉還在茫然狀態,就沒有打擾他,逕自換上學校制服和打理頭髮,完成後才在綱吉面前彈一下指頭,嚇了他一大跳。   「噫!」剛叫出一聲,綱吉就捂住自己的嘴,心裡臭罵自己幹嘛那麼大驚小怪。「呃,我、我早餐已經準備好了!午餐也有準備,可以帶去學校吃!」起碼有完成兩件該做的事情,綱吉忐忑的希望這能稍微彌補一下方才的失態。   對於綱吉的回話稍稍一愣──原來他這麼早起床是為了做早餐和午餐──爾後嘴角微微上揚,不知怎地,他感到有點高興……噢不,說「有點」實在是太過輕描淡寫,他感到「非常」開心。   ……他真的病了。   下一秒,眼前的畫面就從房間轉到學校,骸甚至不記得自己是如何走進教室的,也沒注意到自己右手抓著什麼東西。   他什麼時候到學校了?   「呃……骸……」   「嗯?」反射性的回聲,眼神仍舊呈現呆滯狀態。   「可、可不可以放開我……大家都在看……這……」答話的人是綱吉,大褐眼緊張兮兮的轉來轉去,講話聲音也愈來愈小聲。「這也是人類友好的表現嗎?」最後這句話幾乎是用耳語傳達過去的。   大家都在看?   友好表現?   視線沿著綱吉的臉往下拉,肩膀、手臂、手腕……手掌,那隻冒汗的小手正被一隻大手緊緊握住,而自己似乎就是那隻手的主人。   瞬間,骸蒼白的俊臉彷彿被滾水煮熟的蝦子一般由白轉紅,一向偏低的體溫頓時飆高,並觸電似的縮回自己的手,不符形象的深吸了一口氣,而後捂住自己的臉。   「抱歉……快回到你的座位吧……」   不解的瞄了骸好幾眼,才默默的摸著自己的手坐下,將方才的反應列入「人類友好的正常反應」之中。   但方才的情況已經全被同學們看在眼裡了。   上個禮拜對自家精靈不聞不問,甚至粗魯相待的六道骸,如今卻轉性般的牽著他家精靈的手到學校上課。   六道骸和他家精靈的感情在學校是出名的糟,從校長到新生都知道他們從不一起上學、從不一起離開學校,有時候甚至不一起用餐(因為他似乎不會替精靈出餐廳的飯錢,該精靈因體型瘦小而不一定搶的到午餐),感情糟到這種地步的夥伴,世上除了他們大概找不到第二對。   不過大家都心知肚明,六道骸對同性本來就差勁到沒話說,即使是精靈應該也沒有例外。   上個月證明,他們的臆測沒錯,因此學校裡更加沒人搭理綱吉──不過只是個不起眼的角色,靠太近搞不好也會被六道骸列為隔離名單之一,倒不如別淌這個渾水,才是聰明人的做法。   因此,綱吉才會連半個朋友都沒有,才會仍舊對人類界陌生的一蹋糊塗。   才會覺得那麼寂寞。   下課後,綱吉一如往常的待在教室裡看書──既然他對哪裡都很陌生,索性哪裡都不要去──再說,現在對他而言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打好跟骸之間的關係,因此不擅讀書的他卻整天都抓著這本書不放,習慣獨處的他更是常常沉浸在自己的讀書世界。   既然平常某人連理都不想理他,那別主動搭話會比較好過一點。   沒有期待就不會受到傷害了吧?   但今天,那個某人卻破天荒的主動找他說話。   「綱吉,你在幹嘛?」   嚇了一大跳,反射性的把書本蓋上,褐眸睜得又大又圓,就像隻受到驚嚇的小倉鼠。   「看書……」默默把書本收進抽屜裡,不想讓骸看到那本只有他才擁有的書籍。   若有所思的瞄了綱吉抽屜一眼,而後將目光拉回綱吉身上。「下一節的家政要去烹飪教室,我們一起去吧。」   雙眼亮了起來,又能接觸到新事物的綱吉掩不住開心的情緒,用力點了兩下頭,趕緊收拾桌面,彷彿害怕骸下一秒就會改變心意似的。   「啊,對了,烹飪教室離廁所有點遠,你要不要先去上個廁所?」   「咦?那、那……可以請你等我嗎?」   「當然,我就在教室外等你。」   得到承諾後,綱吉立刻不疑有他的以最快的速度衝出教室,出去前還回頭看了骸一眼,似乎害怕自己會改變心意直接走人。   嘆了口氣,在確認綱吉離開教室後,骸便坐到他的位子上,大手伸進抽屜……從綱吉的反應看來,他不希望自己發現這本書。   愈是被禁止的東西愈想看,大概是人類的劣根性吧。   將書本抽了出來,發現那不過是簡單裝定起來的紙質本,封面上簡單的印著幾個大字:如何與人類友好相處,下面還用鉛筆手寫寫上:給綱吉。   沉默了好一會兒,翻了幾頁瀏覽一下……合上,放回抽屜,起身走到教室門外。   一出教室門,就看見綱吉氣喘吁吁的衝回來,雙頰微微泛紅,看見骸真的在門外等他時大大鬆了口氣,開心的綻開笑容。   「呼……呼……我、我好了!」   默然盯著綱吉呈現淡紅色的臉龐,好半晌都沒有出聲,直到綱吉開始困惑的皺起眉頭,甚至開始因擔心而縮起肩膀時──骸總算露出一抹微笑,牽起綱吉因緊張而縮在胸前亂扭的小手,愉快的表示:「走吧。」   在反應過來前就被骸拉著走離教室,伴隨著四周好奇又詫異的目光。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