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守護精靈【十五】(骸綱)

      課堂開始,一名少年牽著他的守護精靈走進烹飪教室──在這人類與精靈相處融洽、互相依賴的時代裡,十對夥伴裡平均有七對會成為情侶,這只是個普遍到不能再普遍的現象──但倘若那名少年是六道骸,這個景象就會從平凡無奇晉升為驚世駭俗。   因為最歧視同性的他,擁有的守護精靈並非異性。   而他,六道骸,又是世界上屈指可數的「重度性別歧視主義者」,同性者對他而言只有「有無用處」的區別而已,男人對他而言就是「部下」或「奴隸」,而從他們先前的相處模式看來,他的精靈明顯是屬於後者。   但現在又是怎麼一回事?   除了剛進門的親暱動作以外,一向連搭理都嫌煩的骸一邊示範一邊解說,不厭其煩的從揉麵團開始教導綱吉,甚至還耐心的看著他處理每一個步驟,完全不管周遭有多少個下巴脫臼、多少個眼珠子瞪出來。   「牛奶可以多加一點,搭配高純度的巧克力是我的最愛。」   「嗯嗯!」   「……我特別喜歡這牌的巧克力唷。」   目光轉向骸推過來的巧克力,似乎正在努力記住品牌的花樣和名稱。「知道了!」   露出一抹滿意的微笑,下意識想伸手摸摸那柔軟蓬亂的髮叢──剎那間,動作靜止了,大手停在半空中,連忙在綱吉查覺前收回來。   綱吉雖然沒有發現,但目光凝聚在他們身上的其他同學都把雙眼給瞪穿了。   瞪穿歸瞪穿,為了自己往後的日子著想,他們最好拿出最好的演技本領,免得直接被六道骸列進「封口」名單,趕盡殺絕。   課程結束後,骸將綱吉做的甜點全數沒收,半個也不許他分給其他人。   原本想送一些給同學當友好禮的綱吉雖然困惑不解,但還是乖乖的順從骸的意思,不想讓他感到不開心。   接下來的幾個禮拜似乎都是料理週,有不少女孩子紅著臉衝到六道骸面前送餅乾或小蛋糕──通常,只要是女孩子的禮物,骸都照單全收,也不管喜歡或不喜歡,展現紳士的禮儀為自己保留機會才是他以往的作風──但這陣子,他卻像中邪似的一概不收,從上周開始就推拒所有女孩子送的小禮物和小點心,打碎了不少少女心。   骸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顛覆以往的作為,只知道……他不想收。   至於原因,連他自己也搞不清楚。   某天放學,在骸拒絕第N位女孩的點心之後,綱吉終於忍不住開口說話了。   「骸,女孩子的禮物收下比較好吧?說不定她們之中有你未來的──」   「你做的就夠我吃了。」   皺了皺眉,綱吉不假思索的把骸手上的點心搶回去,令後者嚇了一跳呆住,停下腳步。   「……綱吉?」   「這些我處理就好了。」   「……給我。」   罕見的,綱吉搖了搖頭,並把點心藏在身後。   雙眸瞇了起來,骸決定把內心的困惑暫時打包起來,現在依照本能行動──他就是只想吃綱吉做的點心。   「我想吃你做的。」   眉頭皺得更緊,緊到眉宇之間出現深深的兩條線。   「骸……?」   「……你的成品是我親自指導的,才是我最喜歡的口味。」   話一說出口,骸就像如釋重負般的吁了一口氣──對啊,一定是因為這樣,因為只有綱吉照自己指示做的點心才真正合自己的胃口。   對,一定是這樣。   「啊,這點不用擔心,女孩們都知道你最喜歡的口味囉!只要挑你覺得比例最好吃的就行了。」   聽罷,骸心中出現咚咚兩聲脆弱的摔落聲,後腦勺伴隨著冷風颼颼的吹,彷彿待在颱風夜被吹破的房子一般,止不住的涼意。   「為什麼?」要知道,他的特殊口味可不是一般人隨便想都想的到的,除非……   睜著無辜的大眼,綱吉用最純真、最理所當然的表情回答。「呃,我跟她們說的啊……」雖然語氣還是輕輕的、小小聲的。   「……」撫額……就知道是這麼一回事。「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聽出骸語氣中的不悅,綱吉心頭跳了一下,七上八下瞅著臉色發黑的人類夥伴,嚥了口唾沫。   「因、因為……因為她們跑來問我……」自從骸轉性之後,綱吉瞬間從校園的隱形人晉級為女孩們爭相認識的熱門人物,她們對身為男性的綱吉不抱任何戒心,並爭先恐後的想從終於和骸打好關係的綱吉身上撈些油水,打聽骸的各種情報。   冷冷的瞥了綱吉一眼,後者被嚇的縮了起來,藏在身後的點心改為放到胸前,像隻藏著向日葵種子的小倉鼠……頓時,滿腔的不爽感宛如硝煙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閉了閉眼、深吸了口氣、睜眼,骸伸手將點心拿回來,將一塊餅乾扔進嘴裡。   「下次不要再把我的事情告訴外人。」   「嗯……」以為骸又被自己惹毛,褐色腦袋垂的低低的,不敢抬起來。   「……我沒有在罵你。」不知為何,他不喜歡綱吉露出垂頭喪氣的模樣。   默默點頭,但頭還是沒有抬起來……突然,綱吉就像想起什麼似的瞪大雙眸,爾後興奮的從書包裡掏出幾封粉紅色和彩色的信封,塞到骸手中,彷彿這些是能讓他心情好起來的符咒。   蹙起俊秀的眉宇,一開始骸對這些東西完全沒有概念,但在驚過三秒的思考後,他就猜到這是什麼了……心情急轉直下,方才轉好的情緒登時又盪到了谷底──「情書?」   「嗯!有很多位都很可愛唷!可是我不知道你比較喜歡哪一型──」   「夠了。」   只一聲,綱吉便立刻噤聲,因為骸的聲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就連先前凌厲的冷言冷語和這次比較起來都只是小巫見大巫。   「下次不要做這種事情,有人叫你拿給我,直接說我不想收就行了。」   「……噢……對不起……」萬萬想不到這招會得到反效果,綱吉沮喪的垂下肩膀,小手抓緊身上的書包。「那……可以告訴我你喜歡的類型嗎?好讓我有個搜尋方向。」   又來了,又是這種討厭的感覺。   沒有回答綱吉的問題,半聲不吭的勁自離開,而跟在後頭的人兒完全搞不懂他在氣什麼,只能乖乖跟著他走。   放學,骸意料之中的沒有直接回家,但也沒有到平時愛去的甜品店,反而走到先前從來沒去過的公園蹓躂,途中,沒跟綱吉說上半句話。   一路上,綱吉始終埋頭苦思,自己究竟做了什麼讓骸這麼不爽的蠢事。   骸不喜歡別人知道他的愛好嗎?可是如果是連自己都能知道的事情,那還有誰不能知道?   倘若綱吉心中有一個食物鏈,那骸就是最高消費者,而自己則待在最低的層級。   就連不認識的陌生女孩都比自己的地位還要高,綱吉實在是不懂為什麼自己知道的事情她們不能知道。   「呃……骸。」小心翼翼的喚著眼前的男人,深怕又不小心踩到哪顆莫名其妙的大地雷。   幸好,骸雖然在生悶氣,卻好像不是在生他的氣,淡淡的回了一聲:「嗯?」   「我……我是不是做錯什麼了?如果有的話,請你指正我,下次不會再犯了……」   腳步猝然停住,後頭的綱吉連忙緊急煞車……小巧的鼻尖距離骸的背部只剩五公分,努力的弓起背部,好在及時穩住,否則就會往後栽個四腳朝天。   「……你沒有做錯什麼。」問題出在自己身上,他知道……聰明如他,在排除所有不可能的因素後,找到正確答案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問題只在於……他,不想承認。   又或者是,不敢承認?   「真的嗎……」垂首,扳弄著雙手的食指。   「……抱歉,今天下午不該對你這麼兇的。」決定暫時把煩惱拋到腦後,對綱吉露出友善的笑容。「來吧,我帶你去甜品店吃東西。」   「啊,你要去甜品店了嗎?那我先回家囉!」   霎時,一塊石頭砸到骸的天靈蓋上,砸的他老眼昏花、錯愕不已。   「……什麼?」   「因為骸有給我鑰匙了嘛,謝謝!」開心的掏出皮夾裡的鑰匙卡,彷彿珍寶似的仔細收藏著。   「不……我是說,我們不是要一起去嗎?」   皺起眉頭,綱吉困惑的凝視著骸,最後搖了搖頭。   「骸得認識更多女孩子啊,我待在那裡沒意義。」眨巴著大眼道出事實,綱吉完全沒有任何嘲諷之意,但在骸心裡卻彷彿千萬根針似的狠狠的扎進他心裡,痛的他爬不起來。   幾週前的他的確說過這種冷漠又傷人的話語,但現在的他還真想甩當時的自己一巴掌,讓他把這些可惡至極的話原封不動的吞回去。   殊不知現在的他反而覺得女孩子有點煩,無時無刻都會出現在綱吉和他的對話之間──呃?   剛剛那是什麼想法?   見骸突然間瞪直了雙眼,朝他的目光看過去又看不到任何東西,小手在他眼前揮啊揮的,總算讓他失去光點的異瞳回過神來,但爾後卻詫異的瞪著眼前的守護精靈。   「骸?」   「……我們回家吧。」   「耶?可是你不是要去──」   「我不想去了,回家吧。」   「但是──噫呀!」   纖瘦的身驅被一把扛到肩上,骸一言不發的踏上回家的路,肩上的掙扎力道對他而言恍若虛無。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