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守護精靈【十六】(骸綱)

      回到家,綱吉總算回到地面的懷抱,驚魂未定的他拍拍自己的胸口,同時也困惑不解的望著突然間發難的男人。   「骸?」   「……晚餐想吃什麼?」別過臉,不想為自己的行為多做解釋。   見骸沒有回答的意願,綱吉也不想勉強他,小腦袋轉了幾下便說出的腦中的結論──希望能讓骸心情好一點的結論:「這裡有幾家評價不錯的餐廳,看骸想吃什麼?」掏出幾張傳單,在骸面前整齊的擺好。   「……」垂眸掃過那些傳單,再抬眸觀察綱吉面部表情……輕笑了一聲,拿起其中一張傳單。「就這家吧。」   見狀,綱吉難掩開心的應了聲好,頻頻點頭──運氣真好,骸恰好選中他最想吃的那家!   「那待會就要出門囉,綱吉先去準備一下吧。」   「好!」   「啊,對了,有幾點注意事項希望你遵守。」   開心的腳步停住,綱吉膽戰心驚的轉過頭來,緊張的點點頭。   對於骸這樣的提議,綱吉不感到訝異,甚至不感到陌生──剛到人類界時,骸就曾經在甜點屋用餐時叫他讓位,吃晚餐時也有特別聲明自己得多認識一些女孩子,現在大概是想提醒一下自己吧。   「待會我要你坐哪就得坐哪,不能有任何異議唷。」   「嗯嗯。」點頭如搗蒜,表示自己不會犯第二次妨礙他的錯誤。   「除了點餐以外不准跟其他人說話,女人男人都不行。」   「呃?」奇怪的呃了一聲,連連眨了好幾下雙眼。的確,以骸的條件就算不用他幫忙鼓吹也會有女孩子主動送上門,但跟男人又有什麼關係?「嗯嗯,我知道了。」想了一想,覺得這些都不重要,綱吉便點頭應允。   「想吃什麼就盡量點,都自己人,別感到不好意思。」   抖了一下,在聽見骸說「自己人」時一股無法言喻的莫大喜悅在心底滋生,綱吉趕緊深吸了口氣控制面部表情,卻還是難掩開心的扁住小嘴,用力點頭。   怎麼辦,他開心到快要哭出來了……不能哭、不能哭,這樣骸一定會覺得他很奇怪。   然而,綱吉的一切反應都看在寶石般的異瞳眼底,和從前不同,骸反而露出一抹從來沒出現過的微笑,那笑容中帶著從來沒出現過的陌生情愫,但正在努力控制臉部表情的綱吉沒有發現。   「就這樣囉,先去準備一下吧,待會就要出門了。」   「好!」開心的點了點頭,綱吉快步跑上樓將小筆記本塞入口袋──這是他替骸的戀愛籌劃的計畫本,即便他完全沒那個意思,阻礙了骸的戀情仍是不爭的事實,這是他彌補骸的最佳方法。   現在的骸對他很好,講話語氣也不像一開始那樣尖酸刻薄,有時候甚至能感受到他的在乎和關懷,讓綱吉感到很溫暖、很快樂……甚至更加喜歡他。   先前那段天愁地慘的苦日子早就被他的小腦袋刪除了。   雖然疼痛的疤痕仍舊存在。   既然身為骸的守護精靈,他的責任就是待在他身邊幫助、祝福他,並盡快找到他所期待的另一半。原本,骸應該在滿十五歲時就順利遇見相伴一生的伴侶,卻被自己給破壞掉了。   大概就是因為這樣,他才能如此接受骸想讓自己消失的事實吧。   「準備好了嗎?綱吉。」樓下傳來骸的聲音,綱吉震了一下被拉回現實世界,再看了一次筆記本就塞回口袋,匆匆忙忙的衝下樓去。   餐廳人滿為患,已經有不少團體在外頭等位子,骸和綱吉靠到等候區的牆上觀察裡面的情形。   綱吉左看看右瞧瞧,發現前面有幾個同樣在等待的女子團體,便緩緩往後移,想盡量離骸遠一點……不料,卻被骸一把抓住。   「人這麼多,這樣會走丟唷。」   「呃……」左瞟又瞟了一下,最後決定壓低音量對骸說自己的計畫。「骸,人這麼多,我們得分成兩組客人進去,才有辦法分開坐呀。」   「不行,你得和我一起坐。」   「耶?可、可是……」   「忘了出門前怎麼答應我的嗎?」   「……但、但是……」   「你答應我了唷。」   「……知、知道了……」困惑且不滿的噘著嘴,滿臉不解的望著骸喫著微笑的俊臉,他的心情似乎好到最高點,甚至哼出細小輕快的曲兒。「那我坐對面唷。」思考了下決定退半步,既然骸因為想好好相處而不想跟他分桌,那至少得把旁邊的位置空出來。   「不行,坐我旁邊。」   「但、但是……這樣一來女孩子就比較不會──」   「好吧。」猝然起身站直,嚇了綱吉好大一跳。「既然綱吉想毀約,那我們就回家吧。」   心頭一驚,綱吉趕緊拉住骸的袖口,拼命點頭。「我我我、我知道了!都聽你的就是了!」如果這樣就回家,又該怎麼促進骸的桃花呢?最糟的情況就是日後骸拿這次毀約當做借鑒,日後再也不理會他的意見了。   聽見綱吉驚慌失措的妥協,不悅的神情立刻自俊臉上褪去,速度之快令綱吉不自主的揉了揉眼睛,差點以為方才的不爽臉不過是一張逼真到極致的完美面具。   「這樣才對嘛,管女孩子那麼多幹嘛?我們吃飯與她們何干,不必配合她們。」說完,還摸了摸綱吉總算恢復顏色的褐髮,再次露出出門前那陌生的微笑。   剎那間,綱吉整個人就像被仙女棒點過一般,瞬間石化。   不過半秒,他便回過神,倉促的說了句「失陪一下」便甩開骸的手往後衝,奔進小巷子後才停了下來,靠在牆上揪著胸前的衣服狂喘。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他的反應這麼明顯,骸一定看的出來……可是他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反應,因為骸的變化實在是太大太突然了!   前陣子明明還那麼討厭他的骸,現在卻讓自己產生很疼、很寵溺他的錯覺──想到這,綱吉就很痛恨自己那脆弱又容易動搖的感情線,明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卻還是無藥可救的期待那種不可能發生的可能性。   骸喜歡異性是打從一開始就知道的事實,他不是深刻的體驗過了嗎?   深吸了幾口氣,躁動的心跳總算緩和下來,重新認清現實後,心臟反而傳來一絲絲輕微的痛感,但這反而令綱吉滿意的拍拍心口──幸好,就是要保留這種痛感,不能忘記當初那慘痛的教訓。   現在要擔心的就是,待會要怎麼跟骸說呢?   ……只好搬出人類常用的「尿遁」了。   不過,如果骸因此發現自己的「不對勁」,又該怎麼辦呢?   ……只能抵死否認了。   忐忑不安的走回骸身邊,不敢抬頭看他。   「呃……那、那個……剛剛突然覺得有點急……不、不好意思……」愈說愈覺得這真是個爛藉口,但又不可能說出事實,只好硬著頭皮撒謊。   出乎意料的,骸完全沒有生氣,那陌生的笑甚至沒從他臉上消失,大手又摸上柔軟的髮叢,令綱吉又是一僵。「嗯,下次別忍著不說唷。」   ……他真的是六道骸嗎?   順利入店後,服務生領著骸和綱吉到雙人坐的位子,令綱吉有點驚慌──他忘了考慮雙人座位的可能性!   行走的路上,綱吉不停地拉扯骸的衣袖,想提醒他這樣不可行,但骸卻像沒感覺到似的往前走,甚至連頭都沒回就抓住正在扯他袖子的小手,牽著他繼續往前。   就坐,骸啼笑皆非的望著因計畫失敗而悶悶不樂的綱吉,招來服務生準備點餐,並將菜單推到綱吉面前。   「來,點餐吧。」   「……」抬眸瞄了骸一眼,小嘴張了張,卻又注意到身旁靜候的服務生,硬生生的把話吞回肚裡,對服務生點出原本就想好的菜單。   待骸也完成點單、服務生走遠之後,綱吉又露出「有話想說」的表情死死盯著骸,後者從容的輕啜冰水,絲毫不以為意。   半刻鐘後,綱吉終於忍不住了。   「……骸,你最近怪怪的。」   「哦?有嗎?」   「你……有喜歡的人了嗎?」   握著水杯的大手在唇邊靜止,但沒有持續太久便繼續啜飲。   「……我說你啊,是不是把我當成整天都在想女孩子的膚淺男人了?」沒有回答綱吉的問題,反而帶點慍怒的回問。   沒料到骸的反應會是如此,綱吉頓時不知該如何反應,方才的氣燄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呃……」不是嗎?綱吉心底暗忖。「只、只是希望你能早點達成原本的期望……而且……這也是你說過的啊……想多認識一些女孩子……」   「那是那段時間,現在我不想,這樣可以了嗎?」想到自己在綱吉心中評價這麼低,骸的心情頓時大跌,水喝完後就有點大力的將水杯放回桌上,嚇了綱吉一大跳。「洗手間。」   感覺到骸的心情突然間變差,綱吉縮著腦袋點頭,半聲都不敢吭。   等看不見骸的身影後,他才開始思考骸生氣的理由……其實他一點都不覺得骸膚淺,但骸希望能有個理想伴侶是事實啊,自己不過是希望能履行一開始的承諾,幫助他得到該有的歸宿罷了。   再說,說想多認識一點女孩子也是骸一開始就對自己放的話啊,當初還要自己多加迴避,別妨礙到他呢。   雖然當時自己對此感到有點受傷,但也不是不諒解骸的心情。現在他們關係好轉,自己當然就得開始做好守護精靈的工作,替骸帶來他真正想要的東西啊。   為什麼最近只要他做出任何跟女孩子有關的事情,骸的反應非但不是開心,反而是很不爽呢?   百思不得其解啊……   嘩啦。   冰涼的清水沖在俊臉上,一顆顆水珠順著臉的弧度滑下,滴入米白色的洗臉台內。   腦中的記憶正混亂飛舞著,彷彿毫無秩序的跑馬燈一般在腦中奔馳……和綱吉有關的記憶,在狹小的空間中不停地碰撞著──但是,記憶片段卻從第一次見面直接跳到綱吉崩潰哭泣那裡,中間的記憶全都消失了。   ……不,不該說消失,應該說那時候的自己根本不在意綱吉,而完全沒去注意、關心過他,所以根本沒有相關記憶。   長嘆一口氣,骸沮喪的發現,自己對這種結果居然感到非常憤怒、非常不滿意。   而且,最近的綱吉非常積極的促進自己和其他女孩子們的關係……坦白說,他對此都會冒出一股無名火,甚至開始憎惡綱吉口口聲聲掛在嘴邊的「女孩子」。   抬頭望著鏡中因混亂而顯的些許憔悴的自己……這是他嗎?不要說綱吉,連他自己都快認不出來了。   無法否認了。   是時候該承認了。   有什麼好怕的呢?六道骸……不過是喜歡上男人罷了。   ……對啊,不過是喜歡的人不是可愛的女孩子,而是可愛的男孩子罷了。   如此而已。   餐點已經上來了,綱吉撐著頭等骸出來,小臉仍舊悶悶不樂的,仍在思索著令骸心情變差的原因。   「抱歉久等了。」   一震,綱吉趕緊恢復正坐,緊張兮兮的觀察骸的面部表情……沒想到這一看就看到雙眼瞪直,甚至以為自己眼花了。   骸正用第一次見到自己時露出的笑容面對自己。   「……?」困惑的往左看、往右瞧,甚至轉過去看看後面是不是有骸喜歡的類型──但在確認骸的目光所到之處都只有男人之後,綱吉眉頭緊蹙的轉回來,但幾秒後又鬆開了,替骸找到目標感到開心。「剛剛看到喜歡的類型了嗎?骸。」   「嗯,剛剛想通了。」道出奇怪的回答,但綱吉完全沒有注意到。   啊哈!他就知道!真是太好了!   「是哪一位?有跟她說過話了嗎?」明亮的圓眸立刻在店內掃瞄一遍,看能不能找出讓骸看上的究竟是哪位幸運兒。   「說過話了,也約好了。吶,開始吃吧,綱吉,不然餐點都要冷掉囉。」   「哇,不愧是骸,動作這麼快!」打從心底佩服著,但綱吉知道不能鬆懈,他雖然照骸說的拿起刀叉,卻還是不死心的想幫忙。「有、有沒有我能幫忙的地方?查詢約會地點或安排計畫等等,要我先去勘查路況也可以!」   見綱吉興奮到臉紅的模樣,骸的笑容又加深了一些,炙熱的目光直勾勾的盯著綱吉猛瞧,後者在被盯了時幾秒後開始感到有點耳熱,不太自在的別開眼神。   「呃……當、當然也要看骸需不需要我幫忙啦……」不太明白那種視線的意思,綱吉擔心是「覺得他太多管閒事」的表示,悄悄的打退了堂鼓。   「當然有囉,我希望你陪我一起去。」   「……哈啊?」   「我會有興趣的並不是那種搭訕一次就答應跟我約會的類型,一開始當然是從朋友做起,所以我這邊帶一個朋友,她那邊帶一個朋友,雙方都不會感到太不自在。」   「喔喔!原來是這樣!」   「約在禮拜天,地點是OO電影院,看這部電影。」拿出兩張電影票的折價券,綱吉定睛一看,差點忍不住歡呼的衝動──那是他最近很感興趣的電影之一!   「我、我也可以看嗎?」   「當然可以囉。」   「謝謝!」   「好了,這件事就回家再說,現在快點吃飯吧。」   「嗯!」   單純的綱吉立刻忘掉剛才骸發脾氣的事情,小小的心靈頭一次感到如此快樂,接二連三的好事令他感到前途一片光明──骸順利找到目標對象、他也能沾到光能看到想看的電影,現在又在吃前陣子連想都不敢想的美食,一切的一切都像作夢一般美好。   另一邊,骸正用平常的速度用餐,但雙眸卻牢牢的鎖在綱吉身上。   大家說的沒錯。   注視著喜歡的人的感覺……真的很美好呢。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