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守護精靈【二十】(骸綱)

      睜眼。   設計簡單卻雕塑精緻的暖褐色天花板映入眼簾,柔和輕快的音樂迴盪在偌大的房間內,濃郁的巧克力香飄散在溫度適中的空氣中,被矇矓白霧縮小的視線呆滯的盯著正前方,腦中的記憶正在緩慢構築。   在他昏倒前,好像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恐怖至極的大事……   坐起身輕撫額頭,努力回想是什麼樣的事件能讓自己的腦袋沸騰到昏死過去。   他記得,骸對自己介紹的女孩子半點興趣都沒有,然後就對自己坦白其實早已有心上人的事實……啊!對了!他記得骸還說想對對方主動出擊──   「哦呀,你醒了嗎?」   震了一下,像小貓似的縮了起來,本能性的挪臀遠離骸……瞬間,衝擊性的畫面撞進發熱的腦袋中,暖褐色的瞳眸瞪到不能再大,臉色宛如燒熱水一般由白轉紅,最後甚至發出如同燒開熱水一般的蒸氣聲,並竄逃到大床的角落用被子把自己包起來,盯著走到床邊的男人不斷顫抖著。   對於綱吉的反應感到不解,將冷水盆放到桌上後便想爬上床。   「綱吉──」   「不要過來!」   一愣,剛爬上去的腳靜止在那剎那。他還是第一次聽見綱吉對自己發出這麼大的聲音跟反應。   「綱吉?」   「骸、骸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果、果然還是快把我換掉好了!」包在棉被裡悶悶的喊著,而後轉過去彷彿一顆顫抖的包子。「快點簽名!我已經準備好了!」   錯愕不已的瞪著縮成包子的綱吉,幾秒後震驚的表情緩緩轉黑,最後,寶石般的異瞳散發出了死透的氣息,一順也不順的瞪著那團棉被。   默默的下床,直接走到床的另一端,一把掀開厚重的包子皮,露出藏在裡面的兔子內餡。   突然接觸到冷空氣的綱吉嚇了一大跳,整個人跳了起來,卻被面無表情的男人一把推了回去,用力箝制在床上。   「嗚!」   「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不清楚的人是你。」   「你才不清楚!清楚的話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情!」即使被壓住還是粗魯的亂踢,和平時乖巧的模樣判若兩人。   一塊青筋清楚的浮現在骸的額頭上,眉毛不自然的抖了抖,臉頰忍耐的抽了抽……捧住正聒噪不休的小嘴,要他正視自己發黑的臉孔──這下,正在吵鬧的綱吉也不得不噤聲,膽戰心驚的望著臉黑一邊的男人。   「你不是說過,你要幫助我的戀情嗎?」   噘著嘴點點頭,但似乎又想接話,卻在被骸狠狠一瞪之後縮了回去。   「那現在就是幫助我的時候,你卻想拒絕我嗎?」   「……再給我一點時間好嗎?骸……」   瞇眼,骸看出綱吉在打什麼主意,因此沒有放手,反而抓得更緊。   「你要時間做什麼?你想爭取時間替我找到所謂的『真命天女』嗎?還是想騙我去看心理醫生看看我腦袋有沒有問題?告訴你,我正常的很,也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水盈盈的靈眸緊盯著骸不放,帶點透明的深褐色眸畔映照出骸的模樣,後者在看見那倒影後又無力的嘆了口氣……那瞳眸平靜的毫無波動,說明綱吉堅定的意志絲毫沒有動搖──他知道自己堅持的是什麼,也完全不相信人類夥伴突如其來的轉變。   『我不想受傷。』   這句是骸在綱吉失去感情後,第一次帶他去甜品店時得到的回應。   也許,這其實是綱吉真正的想法吧。   先前的傷口太深、太痛,讓他完全不敢再去碰觸第二次。   說到底,都是自己不好。   「……骸,你記得一開始是怎麼和我相處的嗎?」   「……」默默點頭,臉色卻顯得更加抑鬱。   「嗯,那……你也知道,這不可能啊……骸就像我得到的情報一樣對女孩子很好、對男孩子很差勁……所、所以你會那樣對待我,其實我一點都不驚訝,也沒有因為這樣討厭你……」將目光別開,眸子泛著水光,彷彿快要滴出淚來。「但是……唔……之後發生的事情有點超過我的想像啦……我很高興我們可以當成朋友。而且……骸是因為跟我相處最久才會有這種錯覺啦,因為你其實很少跟別人相處嘛……」   語畢,綱吉還是不太敢正視骸的眼睛,但在經過幾十分鐘的安靜後,他還是忍不住偷偷將視線拉回來,靜待骸的反應。   半小時過去後,骸總算有了動作──他俯下身去,輕輕的擁住綱吉的身軀,令他渾身僵直。   「我知道了。」聽見這句,綱吉先是放心的鬆了口氣,卻也有股淡淡的哀傷感。「是我不好,我太心急了,這種事情本來就是需要時間的。」   「嗯嗯……可能是骸對我有一股愧疚感吧!人類將這種相似的情感分開是需要時間的,學校有教過。」   「不,你誤會了,我是說讓你接受我本來就是需要時間的。」   話落,綱吉差點咬掉自己的舌頭,嚇得說不出話來。   「我不會逼你接受我了,但也請綱吉別一直想把我推給別人,我會受傷的唷。」   「可可可、可是這──」   「過去的人們也認為登上月球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後來還是證明這是有可能的,只是時間不夠,所以知識經驗不足而無法達成。」   「唔……」怎麼辦,聽起來似乎很有道理。   「況且……」得寸進尺的將鼻息靠在綱吉頸邊蹭了蹭,令他抖了一抖。「綱吉對我的喜歡其實已經達到戀人程度了,不是嗎?」   氣管彷彿被無形的壓力塞住,差點令綱吉無法呼吸──穩住紊亂的氣息,扁著嘴拼命搖頭,卻無法開口否認。   「哦呀?承認會比較輕鬆唷,再說對現在的我而言,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呢。」   「我……我……沒有那種……非分之想……」困難的擠出這幾個字,小臉紅得如同剝皮番茄一般。   「呵呵,通常會講這種話就代表有唷,而且就算你沒有,我對你也有唷,非分之想。」說話的同時,修長的指尖壞心眼的滑過綱吉顫抖不已的大腿,嚇的他大大的倒抽一口氣。   「骸、骸!」用力把壓在身上的男人推開,氣喘如牛的瞪著他。   「呵哈哈哈,知道了,暫時放過你吧。」心情愉悅的從床上爬起來,開心的走出房間──對啊,他怎麼沒有想到呢,既然綱吉和自己兩情相悅,那他就更得花時間和心思讓他相信這一切都是有可能發生的,急於一時反而會毀了一切。「綱吉想吃什麼點心呢?蛋糕?餅乾?還是巧克力?」   「呃……」思索了下,最後決定選骸最喜歡的巧克力,反正自己無論哪個都喜歡。「巧克力可以嗎?謝謝。」   「當然可以,我會融進很多心意製作,你要吃完唷。」   「……」   隔天,綱吉頭一次萌生想把骸打昏埋起來的念頭,就連之前被他殘忍對待時都沒有過這種讓他恨不得挖個洞跳進去生活一輩子的羞恥感。   「六道君,外找唷。」   瞄了眼窗外正害羞扭捏的女孩,骸應了聲好後便拉起正在寫購物清單的綱吉,逕自走向教室門,不管綱吉有多錯愕、其他人有多驚呆。   果不其然,面紅耳赤的女孩在看見骸時露出欣喜愛慕的微笑,但在看見跟在身後的綱吉之後瞬間垮了下來,滿臉困惑。   「請問有什麼事嗎?」保持紳士風度是他一貫的作風,禮貌的一笑,令女孩又紅了小臉。   「啊,我……」想起前來的目的,抓緊胸前包裝精美的小禮物和卡片,但在開口的前一刻又因看見綱吉而打住。「唔,那個……可以請澤田同學迴避一下嗎?」話落,還不停地朝綱吉使眼色,希望他識相一點主動離開。   無辜的點了點頭,想將手抽回來走人,無奈骸抓個死緊,說什麼都不肯放他走。   「骸……放手啊……」耳語般的蚊蚋聲從綱吉口中溜出,咬牙切齒的將音量降到最低。   「有什麼話是綱吉不能聽的嗎?」不解的歪頭,向來女性至上的骸居然會說出這種回應,令在場的所有人下巴脫臼,包括想脫身卻離不開的綱吉。   火紅似火的臉蛋更加深紅,似乎燙到令她快要暈眩過去,但從左到右由上至下都有一堆眼珠子在往這裡瞄,她想趁現在打退堂鼓似乎不太可能……「我、我喜歡你!六道學長!」將禮物直直擺在骸的面前,從禮物到纖瘦的身軀全都在顫抖。   到此,綱吉可以想見在場有多少人拿自己當笑話看,「不要臉」、「搞不清楚自己有幾兩重」、「原來他對六道學長也有興趣」諸如此類的耳語在空中自由盤旋,令他首次產生想攻擊骸的衝動……以前被無視羞辱時都沒如此丟臉過。   「謝謝妳,不過我不能接受。」說完,便將禮物推了回去,頭一次掛上看似抱歉的面具。   是的,這是他生平第一次拒絕女孩子的告白。   繼之前的「拒絕點心」之後,現在又更進一步的拒絕女孩子的告白,以往總是給予「保留回答」的六道骸破天荒的一口拒絕,著實令周圍的人嚇到差點忘記如何呼吸。   「六、六道學長……」   「不瞞妳說,我已經有交往對象囉,綱吉就是我最心愛的寶物。」   說罷,綱吉頓時咬到了自己的舌頭,痛得捂住小嘴,說不出話來。   「哦呀?真是的,綱吉總是這麼不小心呢,來,讓我看看。」說著,大手就親暱的撫上痛到脹紅的小臉,周遭的幾十對眼睛隨著距離的拉近而愈瞪愈大……   「唔要(不要)!」用力推開骸全力往反方向衝,卻因行動早被料到而被拉住手臂,重重的摔回骸懷裡,頭昏眼花的趴在他身上,落實的徹徹底底的反效果。   橫抱起頭上仍有星星在轉的綱吉,骸對嚇到目瞪口呆的女孩做出抱歉的一笑。   「不好意思囉。」   接著,瀟灑的帶著綱吉消失在長廊的盡頭。   現場沉寂了一秒、兩秒、三秒……「咦──!?!?!?!?!?!?!?!?!?」   名為「不可能」的真相在眾人心中顛覆,由六道骸本人親手終結。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