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守護精靈【二二】(骸綱)

      綱吉完全沒有料到,拒絕骸的愛意比想博得他的信任還要困難上幾十倍,甚至幾百、幾千倍。   據骸的說法,既然得到綱吉親口承認的「告白」,那他就可以把其他顧慮擺一邊,並用他的一輩子綁住他。   注意,他真的用「綁住」這個詞,代表綱吉完全沒有選擇餘地,只能乖乖讓他「佔有」。   如果說博得骸的信任是難如登天,那拒絕他的示愛就是不可能的任務。   相較於之前把綱吉當成隱形人一般的冷漠,現在骸簡直黏他黏個死緊,半步都不肯離開,就連上廁所都堅持要在外面等,洗澡更不用說,住在他家的小精靈就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被迫」跟他一起使用他房間的浴室,「被迫」跟他睡在同一張床上。   短短幾天,綱吉就經歷了腦漿沸騰、心跳爆炸、思考功能喪失……諸如此類的情形,宛如鞭炮一樣在綱吉的生活中劈啪作響,連一刻都不得閒。   ……他還是直接殺了他比較快吧!   「綱吉,今天想吃什麼?」   用菜單遮著臉,綱吉偷覷了下坐在對面的骸,在和他四目相交之後心臟又亂跳了兩下,旋即躲回菜單後面──這種比第一次見面還要寵溺的笑容,綱吉連在夢裡都不曾見到過,沒想到居然會在現實世界發生……坦白說,對他而言實在是太刺激了點。   「呃……那……我、我想吃這個草莓鮮奶油蛋糕……」   「麻煩來兩份草莓鮮奶油蛋糕,另外還要兩杯大吉嶺紅茶。」   溺愛的笑容在轉向服務生時消失得無影無蹤,冷淡到連官方式微笑都吝於給予,翻臉的速度令人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讓充滿期待的女服務生頓時被潑了一桶冰水,還有幾顆冰塊砸在她頭上。   「今、今天的特惠是如果加點聖代商品就能免去服務費,請問要加點嗎?」不氣餒,自知容貌還算俏麗可人的服務員甜甜的表示,並毫不掩飾的朝骸頻送秋波,以往的骸總是很大方的回送一抹富含興味的淺笑,讓她更加堅定了自己可能在他心裡註足的自信。   她有見過綱吉幾次,在今天以前完全不認為他是什麼重要人物,因為先前骸根本理都不理他,連餐都不讓他點,第一次到店裡來時甚至把他趕到其他座位去,離開時也沒有叫上他,逕自走出店門,這名精靈當時似乎因為不太舒服而趴在桌上休息,一分鐘後才發現骸已經離開座位,趕緊踏著不穩的腳步跟出去。   早就聽聞骸對同性冷漠到這種地步,店裡的員工們也不怎麼驚訝,包括她,而且這對她們而言反而是個好消息──六道骸的精靈是令大家跌破眼鏡的同性!百年來難得一見的奇景就發生在這位赤手可熱的帥哥身上,讓擔心一滿十五歲就會失去機會的她們開心到想放煙火慶祝一下,感謝老天爺的恩賜。   但開心的日子沒有持續多久,骸卻突然間停止光顧,原因不明。   今天是他久違的再次光顧,卻彷彿變成另一個人一般,態度卻和以往相差甚遠──面無表情,不過在轉向他家精靈時又會恢復那令人耳熱的笑容。   和往常一樣的情形,受到待遇的對象卻徹底相反。   「綱吉,想吃聖代嗎?」   又縮了一下,綱吉將整張臉藏在菜單後面,但仍然看得見他紅到快要滴血的耳骨。   「嗯嗯,想吃……」   「麻煩加點兩人份的彩虹巧克力情侶聖代。」目光一轉,笑容又消失了。   被釘子碰的灰頭土面的女店員眨了眨漂亮的麗眸,呆立在原地盯著他倆猛瞧,直到骸微皺眉宇表示不耐煩才回過神來,倉促的在菜單上寫下他們的點單便匆匆離去,一刻也不敢多待。   到底是誰說這是老天爺給她們的機會?   根本就是空歡喜一場啊!   見狀,綱吉小小的嘆了一口氣,看了看那群被嚇的半死、自信心受創的女服務生們──她們不時還是會忍不住朝這裡瞄上一眼──他決定稍微替她們說說話。   「……骸,笑一個嘛。」   「哦呀?我不是一直笑著嗎?」   「……」是有笑,但只對綱吉一個人笑。「那個……你一直都對她們很和善,突然變成這樣會嚇到人……」   「先前我是單身,但現在不是。」輕描淡寫的答道,骸不認為自己的做法有何可議之處。   沒有對象時他得替自己製造機會,但現在都已經名草有主了,他的世界就只需要繞著他最重要的人轉動,其他閒雜人等自然得靠邊站。   「……骸才十五歲,將來還會有更多選擇,這麼做對你沒好處。」   「但只有你是我一輩子的守護精靈。」   「不一定要和守護精靈在一起啊……我的朋友中也有不少精靈只和他們的人類夥伴成為摯友……」事實上,自己也是將和骸成為摯友訂立為最終目標,的確是曾經期待過能和他在一起,但內心深處也很清楚那些都只是空想和奢望,尤其在見過面後,更進一步的想法更是被丟進心靈的焚化爐裡,就連作夢都只能夢到跟他和平共處。   「但結為連理的案例更多唷。」慢條斯理的回道,骸輕輕鬆鬆的打發掉綱吉所能想到的各種說法。   這句話卻讓正在喝水的綱吉將水全部噴出來,不偏不倚正中笑容滿面的俊臉。被噴了滿臉冰水的男人毫不介意的拿一旁的紙巾將臉擦乾淨,笑意不減,也沒有回問綱吉怎麼了,彷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瞠目結舌的瞪著連眉毛都沒動上一下的男人,綱吉過了好幾十秒才把變成瀑布口的嘴巴合上,抽了幾張紙巾把桌面擦乾淨,但當他終於處理好準備開口說話時,甜點已經送上來了。   「請慢用。」   這回,服務生沒有多遲疑半秒,甜點送上後就迅速離開,令綱吉更加懊惱的轉向骸,露出寫著「你看!」的譴責表情。   但後者就像沒看到似的開始吃他的蛋糕,還從他的蛋糕上插了一顆草莓放到綱吉的蛋糕上,並催促綱吉盡快開動,溫熱的紅茶比較香濃順口。   再度嘆了口氣,沒轍,綱吉只好乖乖拿起叉子滿足自己的五臟廟。不愧是常常榮登美食榜的名店,每一口都入口即化、奶香濃郁,和香醇可口的紅茶形成完美的搭配組合,令人回味無窮。   這就是傳聞中好吃到讓精靈王落淚的人類食物……深吸了口氣,溫熱的觸感充斥了水盈盈的靈眸,一顆淚珠不受控制的溢出眼眶,滑下白皙的雙頰。   見狀,骸不禁瞪大了雙眸,從容不迫的笑容霎時潰堤──他想像了好幾種綱吉可能出現的反應,卻從來沒想過他居然會掉淚!   「啊……對、對不起……我……我只是……只是太高興了……」   精靈王因出乎意料的美味而落淚,綱吉的淚水卻包含了更多意義……那道盡了他這些日子以來的辛酸和苦痛,卻也摻雜了最近骸帶給他的快樂。   其他精靈在抵達的第一天就能獲得的東西,他終於在今天得到了。   抓起餐巾紙粗魯的擦掉臉上的淚液,弄得整張臉滿是擦痕──倏地,一股熱源將他擁入懷中,令他的心跳漏了一拍、呼吸暫時止住。   骸不知何時已離位坐在他身邊,溫柔的和他分享自己的體溫。   「不必原諒我,但請給我補償你的機會好嗎?」   「骸,那、那個……」   「我知道很困難,辛苦你了。」   「不……我、我想說的是……可以放開我嗎?」   環顧四周,每一道視線都目不轉睛的盯著他們,每一顆眼珠子都瞪到快要跳出來了,要不是早已被丟了不少顆震撼彈,她們可能會被眼前的景象活活嚇死。   但骸卻只是意興闌珊的瞟了其他人一眼,似乎沒打算放開懷裡的人兒。   「這有什麼?其他人不也這麼做嗎?」說著,便用大拇指朝情侶A比了比。   被點名的情侶A趕緊收回視線,轉回去繼續吃他們的簡餐。   縮了縮脖子,綱吉決定直接舉白旗投降,乖乖低頭吃他的蛋糕,因為他知道就算說破嘴都不可能說贏骸,弄個不好還會讓骸抓住這個機會鳴鼓昭告天下,就像他在學校裡宣示他們的關係一樣。   待綱吉解決掉他得到的第一塊蛋糕後,骸便帶著他走出店門,途中還親暱的牽起他的手,並細心的抹掉他唇畔的奶油漬。   平時嘈雜的店內如今一片呀然,可見方才的風暴帶給他們多大的影響。   傳聞對同性最不屑一顧的六道骸,如今卻使盡渾身解數對他的同性精靈示愛。   ……世界上真的沒有不可能的事情呢!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