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6241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56

    追蹤人氣

《家教》不堪入目(骸綱)

      面無表情的瞪著手中寫著大大鴨蛋的試卷,六道骸輕輕的嘆了口氣。   但尾氣還沒收完,就有一本書飛過來重重的砸在他的俊臉上,兇手就是坐在他對面的澤田綱吉。   書本滑落下來,看來沒什麼大礙,不過是鼻子和臉頰被砸紅了一片,絲毫不影響他優越到令人咬牙切齒的天生麗質。   然後,房間陷入了一分鐘的短暫沉默。   「看來學校的老師連禮貌都沒教給你,到底是去學校做什麼的?澤田綱吉。」將書本丟開,帶著欠扁的嘲諷笑容搖了搖頭。   「……」翻了個白眼,綱吉懶得理他,把那張丟臉的證據搶回來塞到自己的坐墊下面。   但沒過多久,這手癢的男人又摸呀摸的把那張試卷從綱吉坐墊下摸出來,重複剛才就做過好幾次的動作,又嘆了一口氣。   到此,綱吉終於忍無可忍,清脆的劈哩一聲──他手中的鉛筆斷了,下一秒就有一本字典往六道骸飛過去,這回男人學到了教訓,頭歪一邊輕鬆閃過,單手就把字典給接住。   「哦呀,想殺了我嗎?」   「可不可以請你閉嘴!」面紅耳赤的把考卷搶回來,乾脆摺一摺塞進自己的衣服裡,這樣這個男人就沒轍了吧?   「我剛剛沒說話啊。」   「可是你一直在嘆氣!那是你第十次嘆氣了,如果只是想來嘲笑我就請出去!」   是的,這個男人從踏進自己房間的第一步開始,就一直重複著剛剛那些動作:拿(搶?)考卷、看考卷、嘆氣。   綱吉知道自己的分數真的很見不得人,一開始也沒說什麼,反正里包恩都在大庭廣眾下公開了,該丟的臉也都丟光了,可是……   他就一定要這麼欺負人嗎!待自己把考卷收好後,他一定要再摸出來繼續嘆氣!   「嘖嘖,但阿爾柯巴雷諾逼我負責把你的功課搞好,真讓我為難。」講是這麼講,臉上卻漾著難以置信的愉悅笑意,還煞有其事的拿起方才被拿來當武器的書本,一本正經的拍拍桌面。   真是個討厭鬼!   「但你除了用嘆氣來嘲笑我以外,什麼都沒做!」一字一句咬牙切齒的從齒間蹦出來,神色抑鬱的瞪著對方。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綱吉原有的氣勢逐漸被對方磨光,最後他放棄繼續虐待自己的眼睛──對方被瞪了半天卻還是回以輕鬆自然的微笑,臉皮簡直後到跟城牆有得拼。長嘆了一口氣,決定無視眼前的男人,專心做自己的題目……   「連這種題目都不會嗎?」   心臟碰咚一聲,綱吉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因為原本應該坐在對面的男人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身後,從自己的側邊探出頭,險些把自己給活活嚇死。   「要、要你管啊!」惱羞成怒的一吼,用手把骸的臉推開,另一隻手緊揪自己的心口,上氣不接下氣的喘息著,可見他受到的驚嚇有多大。「你在這邊反而會妨礙我!為什麼里包恩會要你負責啊?」再怎麼說,骸都是個被判過死刑的重量級罪犯,里包恩怎麼放心丟自己一個人跟他獨處?   「因為我不小心說了一句話。」   「哈啊?」他是說了什麼不堪入耳的髒話,好讓那位偉大的家庭教師逼他來教導最痛恨的黑手黨首領?   「『不堪入目』。」   「嗄?」又是一呆,完全無法把骸的話語和自己的問題做連結。   「……你知道你現在的表情很白痴嗎?澤田綱吉。」   把掉下來的下巴收回來,綱吉不開心的瞟他一眼,癱手表示他不管了,從鉛筆盒裡拿出其他筆,繼續和龐大的題目山做奮鬥。   而骸也不知為何安靜了下來,默默的拿起綱吉丟在床上的NDS,靠在床邊開始摸索。   空氣瞬間沉澱,安靜得連外頭微風輕徐的聲音都聽的一清二楚。   這一靜,反而讓綱吉思考起方才因為腦熱而忽略的許多事情……現在,只有他和骸在房間裡,而且這裡不是並盛中學,也不是黑曜樂園,而是自己的房間,澤田家的臥室。   不管是誰,都會覺得六道骸出現在這裡八成是用Photoshop弄上來的,因為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和他一點也不搭嘎。   還有……自己剛剛也思考到了一點,六道骸是個重刑罪犯,他殺的人沒有成千也有上百,連訓練有素的刑警都在追到他時死於非命,是個身手不凡的恐怖男人。   可是,自己居然一點都不怕他──不,說不怕不太貼切,應該說沒有那麼怕。   照理說,現在的自己應該要被嚇哭而且尿褲子,縮在角落咒罵里包恩怎麼會如此缺德云云才對……但自己非但沒有躲,還敢拿書攻擊他,甚至還──撫額打掉剛才的思緒,接著用手遮住眼睛。   實在是……有點難理解啊!   如果連自己都不理解,又有誰能理解呢?   比較起來,自己似乎還比較怕雲雀學長呢。   綱吉陷入了沉思。   「『京子』是誰?」   天外飛來一聲把綱吉從沉思中拽回來,他茫然的嗄了一聲,目光呆滯的望著骸。   「遊戲機裡的戀愛養成遊戲,」舉了舉手上的遊戲機。「你裡面的女朋友名字叫做『京子』。」   居然偷看他的記錄!「……不、不關你的事啦!」別開視線,小臉染上一層薄薄的紅霧。   瞇眼,不悅的掏出口袋裡的手機,嗶嗶嗶的按了幾下,令綱吉不解的皺起眉頭,警戒心升起。「你、你幹嘛?」   沒有理會綱吉的提問,骸逕自用手指輕點矮桌耐心等候,電話接通後展露了一點微笑。「喂?威爾帝嗎?我想請你幫我調查一件事情……嗯,對,跟澤田綱吉有關,代表也跟里包恩有關,所以──」   沒有所以了,因為通話已經切斷,而原本在骸耳邊的手機已經被綱吉搶走按掉並關機。   「你瘋了!她對你們一點威脅都沒有!」開玩笑,那幫人除了庫洛姆以外都是危險人物,怎能讓他們調查京子!   「不想要我查,你就親自告訴我。」宛如捉姦一般朝綱吉發射破壞死光,令後者莫名其妙的發寒了下,困惑的蹙眉瞥著他。   「知、知道這個幹嘛……」邊說還邊把手機藏到自己口袋裡。   不料,骸立刻從懷中又掏出一台手機撥號,嚇的綱吉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往前撲,把骸撲倒在床上。「我說就是了!我說就是了啦!」   對於突然被撲倒似乎有擾亂骸的情緒,他瞪大雙眸、一動也不動的任由綱吉趴在自己身上蠕動──他正努力的想搶自己左手上的手機──另一隻手遲疑的舉了起來,緩緩靠近綱吉仍在奮力扭動的腰……碰!的一聲,大手止住了,因為綱吉的頭撞到了他的下巴,被撞的人痛的一時之間扳不回來,撞人的人也痛的一時之間抬不起來,整張臉貼平在某人的胸膛上。   片刻後,撞擊的痛楚才漸漸消去,骸輕嘆了口氣,左手往前一彎,將手機丟在綱吉手上。   「送你也行,反正我有很多。」   回神,猛然發現嗅到的都是屬於身下男人的味道,立刻像被鬼打到似的跳了起來,小臉紅的像煮熟的蝦子,頭頂似乎還在冒煙。   「我……我才不是要這些手機!等、等你離開前就會還給你!」   「好好好,那快點告訴我,『京子』是誰?」敷衍的擺擺手,要綱吉快回到正題上,同時也露出興味盎然的表情,愜意的欣賞著手足無措、面紅耳赤的綱吉。   「就……同班的女同學……是很要好的朋友……」這個記錄是很久以前留下來的,他只是最近突然興起想重玩才會把卡帶插上去,沒想到這個男人會開來看……把手機藏進懷裡,綱吉唯唯諾諾的回答。   抬眉,骸的表情寫滿了懷疑。「哦?這樣而已嗎?」   「真……真的啦!」   「沒有喜歡過她?」   「關你屁事──啊好啦好啦!把手機放回去!」驚慌失措的揮手投降,骸才把伸進外套裡的手拿出來。「……曾經喜歡過啦,可是現在已經沒感覺了。」   「是嗎?但是這遊戲──」   「那是以前的記錄啦。」沒力的說著,朝骸收了收手。「還給我吧,裡面不會有你感興趣的東西了。」求上天保佑,讓他快點把遊戲機還他!萬一讓他看到新紀錄……不行不行!綱吉光是想像就覺得渾身顫抖不已。   本來想放他一馬把遊戲機還給綱吉的骸在聽見後面那一句後瞇起了漂亮的瞳仁,在遊戲機碰到綱吉手指的那一剎那又改變心意,抽回自己旁邊。   錯愕的綱吉尚未反應過來,骸又開啟遊戲了,這回他不直接進入最好找的第一個記錄,他靈機一動的往後翻……糟糕!這個男人想幹嘛!   「你你你、你想幹嘛!還、還給我!求求你還給我!」滿臉通紅的再次往骸衝去,但這回他卻連骸的手腕都勾不到,因為骸用另一隻手壓住了他的肩膀,操作遊戲機的手卻絲毫沒有減低搜尋的速度。「不要!不要啊!」   嗶。   絕望的寫入聲穿刺綱吉的耳膜,他像洩了氣的皮球一般再次趴在骸身上,但這次骸可以清楚的感覺到──綱吉在顫抖,而且抖的很厲害,看來這個記錄裡有他不可告人的秘密!   揚起一抹壞心眼的笑容,他這就來看看綱吉拼命守護的秘密是什麼──然而不過一眼,骸就整個人呆住,頓時失去所有思考能力。   這款遊戲是前陣子紅極一時的戀愛養成遊戲,其中還有隱藏劇情──只要達到某些條件,就可以玩異性以外的同性養成遊戲,這也是這套遊戲最大的賣點,而且裡頭的攻略對象還可以照自己的意思裝扮修容,性格還可以自由設定,真可謂單戀人士最好的朋友,也難怪大家搶破頭都想搶到這一款遊戲。   不過這不是讓骸瞬間閉嘴的理由,雖然難買,但澤田綱吉有門路的話要得手仍舊不是問題,問題是裡面的攻略對象……   「我?」   「……還、還給我!」小臉火紅似火,綱吉惱怒的一把把遊戲機給搶回來,然後用從來沒見過的恐怖眼神瞪著骸,似乎正在認真思考要不要進入超死氣模式把他打到腦震盪,最好嚴重到能把他的這段記憶也一併打掉。   能把溫和又膽小的綱吉逼到這種地步,骸認真的覺得自己還真不賴。   不過現在不是佩服自己的時候。   嚥了口唾沫,骸可從來沒料到這個情形,他乾咳了一聲,面色嚴肅的敲了敲桌面,拿起書本認真教課。   「阿爾柯巴雷諾可能快回來了,快來把題目解決掉吧。」   「……」盯了骸好一會兒,瞪的他冷汗都冒出來了,綱吉才慢慢坐下,開始在骸的教導下完成題目。   就在最後一道題目完成後,綱吉的怒火似乎也跑光光了,在途中骸就已經鬆了一口氣,因為那股難得出現的壓迫感消失了。   但綱吉還是不說話,僅是靜靜的望著寫完的試卷,表情看來似乎還有些落寞。   面對這種情況,骸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說話,該說的話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咳,澤田綱吉──」   「謝謝你來教我,掰掰。」背過身去,把口袋裡的兩支手機拿出來放到桌上。   「……我想問──」   「那個不重要……拜託你快點離開吧!」   枉費里包恩千交代、萬交代,他還是搞砸了……敗在一台遊戲機上,因為他怎樣都料想不到骸會有碰到遊戲機的一天,也不知道他會對自己的記錄感興趣。   『想喜歡六道骸是你的自由,不過別被他發現了,不用我說你也知道為什麼吧?』   『……可是骸答應成為我的守護者了,也、也許──』   『你覺得他答應的理由跟你有關嗎?』   『……』   『看,你自己也知道這種想法有多荒謬可笑。不要分心,現在京子也對你很有好感,把握住原本喜歡的人吧。』   『……現在的我沒有資格接受京子的好……』   『不要這麼死腦筋,難道你要孤身一輩子嗎?別忘了,那傢伙可是很討厭你的喔,甚至說是憎惡都不為過。』   『……』   『算了,看你的樣子也不會蠢到去找他告白,你就在自己的遊戲機裡繼續做夢吧。現在快把題目做一做。』   『嗯……』   然而,今天卻毀了、完蛋了。   面向牆壁,綱吉沒有勇氣面對骸……拜託讓他繼續做夢吧!不要說任何話,快點出去吧!   身後安靜了好半晌,直到聽見風鈴的叮鈴聲,綱吉才鬆了口氣,全身都癱軟了下來……無精打采的轉身想收拾桌面,但才剛轉身就迎頭撞上某人,熟悉的味道竄入鼻腔,駭的他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反應。   更驚嚇的是,那個某人還伸手抱住他!   不是某人發神經,就是自己的腦子壞了。   良久,某人才開口打破沉默,他的聲音和平時不同,多了一股說不上來的興味。   「原來你想攻略我嗎?」   腦袋爆炸,綱吉張口想反駁,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呵呵,彭哥列的首領單戀我呢!料想不到吶。」   渾身都氣到顫抖,綱吉用力把他推開,爆發的朝他大吼:「快點回去!反正我對你而言就只有『不堪入目』四個字而已!回去回去回去!」眼淚不爭氣的冒了出來,但馬上就被綱吉抬臂抹去,不想再弱化自己在骸心中的形象──雖然,可能本來就沒啥形象可言。   「是啊,是很不堪入目,我是說你的成績。」用頭點了點試卷的方向──在綱吉跳起來怒吼時,那張鴨蛋就飄呀飄的從他衣服裡飄出來了,落在地上。   「對!我的成績就是不──等等,你是在說我的成績?」不是在說澤田綱吉這個人?   「嗯。」   霎時,綱吉覺得自己活像天字第一號大白癡,小臉脹的火紅,腦溫高到簡直快要暈過去了。   「呃……對、對不起……我是說……咳,我、我以為……」   「你以為我為什麼願意來教你?」   「嗄?」話題怎麼突然跳到這邊?「呃……不、不是里包恩逼你的嗎……?」   「他是有對我說過,不過來不來還是得看我想不想來。」憑他的本事,和阿爾柯巴雷諾戰鬥或許很難說,但論偽裝和藏匿可是無人能出其右。   「是喔……那……那……」無助的讓兩支食指打架,綱吉的頭根本抬不起來,只敢望著自己的腳尖。「呃……真、真的很對不起……我不該對你大吼的……」   「無所謂,反正我看到好東西了呢。」完美的微笑又回到骸的俊臉上,卻反而令綱吉縮了縮脖子,腳步往後退退退退到牆角。而骸也很聰明,直接大步走向綱吉,順勢把他困在牆角。   「噫!做、做什麼……」   「我終於知道阿爾柯巴雷諾為什麼會放我進來你房間了。」   聽罷,綱吉這才抬眸瞅著笑意盎然的骸,深褐色的水眸中充滿了問號。   「為什麼?」也對,既然里包恩都叫自己不要妄想了,為啥還要叫骸過來增加自己被拆穿的機率?   「他覺得我討厭你,甚至憎惡你,要我親自來這發現你的心意然後直接打擊你。」   身子一僵,綱吉又落寞的垂下腦袋。   但一股強大的力量箝制住他的下巴,半強迫的抬了起來,再次盈滿淚光的眸畔抗議的想別開,卻還是被破和深邃的異色瞳眸對視。   「但他算錯一件事情……就是我的心境其實跟你差不多。」   「咦?」   不再說話,撥開被汗水浸濕的瀏海,溫熱的鼻息緩緩貼近紅潤的面頰,水汪汪的圓眸愈瞪愈大,最後閉眼屏息扁嘴,幾乎無法呼吸──這是什麼少女漫畫的情節畫面?對象是那個六道骸,自己是澤田綱吉,這有可能嗎?   不!不可能!所以等一下他就會把不小心露出期待表情的自己大肆嘲弄一翻,登時自己就會恨不得挖個洞跳進去把自己給活埋!   對!一定是這樣!他要堅持住!不可以露出那種會讓他得逞的表情!   但眼眸才剛張開,就感覺到柔軟的觸感落在自己的頰上,輕柔而綿密,再緩緩下移,撬開緊閉的嘴兒舔吮,汲取殘留在裡頭的檸檬紅茶香反覆品嚐,意猶未盡的侵略著青澀甘甜的領地……   當里包恩回到家時,看到的就是這個情形。   神色一冷,愛槍不到一秒就掏出西裝內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六道骸的方向發射六顆子彈,卻只將可憐的牆壁打個稀巴爛,原本待在那兒的兩人如同霧氣一般消失無蹤──是幻覺!   但里包恩知道他們不是離開,只是待在另一個牆角罷了。   轉頭瞪著笑容滿面的六道骸,再看了看因腦袋報銷而軟綿綿癱在骸懷裡的綱吉……該死!他居然會做出如此嚴重的錯誤判斷!   六道骸這傢伙,居然跌破眼鏡的和綱吉兩情相悅!   難怪當時沒坳多久就答應前來教導綱吉,原來正中他的下懷!   「你回來了啊,阿爾柯巴雷諾,剛剛的攻擊萬一打到綱吉怎麼辦?」   冷哼一聲──早上還澤田綱吉澤田綱吉的鬼叫,現在已經進化到直接叫名字啦?「反正你一定會保護他。」   沒有否認的笑了笑,執起綱吉的小手湊到唇邊落下一吻。「多虧你,我才有這個機會得到綱吉,感激不盡。」   冷冰冰的瞪視著春風滿面的六道骸,哼了一聲便別過頭去,將愛槍收回內袋裡。   「如果背叛彭哥列的首領,下場可不是死就可以解決的喔。」   「哦呀?我從來都沒有效忠過彭哥列,這種說法讓我很為難呢。」   瞇眼,但下一秒就聽出六道骸在跟自己玩文字遊戲,撇了撇嘴轉過身來,拉高帽簷冷瞥著仍喫著微笑的男人。   「那我換個說法……背叛阿綱的話,下場可不會只有死這麼輕鬆。」   垂眸望著在自己懷裡酣睡的綱吉,揚起一抹不可思議的溫柔笑容,令里包恩的冷眸睜大了些。   「當然,如果真的發生了,我就隨你們處置。」   明明是同一個人,僅是不同的稱呼,卻有著如此兩極的答案……他戀上的人不是彭哥列的首領,而是澤田綱吉。   思及此,始終冷漠如冰的里包恩倏忽彎起嘴角,滿意的笑了,在拋給六道骸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後,便半聲不吭的走出房間。   不到一刻鐘,樓下便傳來奈奈喊吃點心的親切招呼聲,骸低頭看了看雙眼仍呈放空狀態的綱吉,聳了聳肩,抱著他慢慢走下樓去。   該和母親大人見個面呢。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