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797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56

    追蹤人氣

《家教》守護精靈【二四】(骸綱)

      清晨,睜眼。   綱吉小心翼翼的控制呼吸,抬眸確認頭頂上男人仍處於平穩的睡眠狀態,悄悄的在心底鬆了口氣,但仍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今天是假日,綱吉打算秘密調查一件事情。   為了實行這個計畫,綱吉昨天故意纏著骸到健身房耗一整個晚上,相信即便是骸,在一整晚的疲勞轟炸下也不可能安然無恙──果不其然,他今天睡得比平常還要沉,從他的呼吸聲就可以判斷出來。   輕輕地把他的手移開,他的呼吸聲仍舊沒有一絲波動,令綱吉不覺露出愉快的笑容,代表計畫成功──若是往常的骸,肯定在自己碰到他的那剎那就會醒來。   躡手躡腳的爬下床,以他生平最安靜、最緩慢的腳步往房門移動,不時還會回頭看看床上的男人有沒有動靜,最後把自動門調成手動,用慢到讓人想睡覺的速度把門推開,慢慢走出去。   成功離開房間後,綱吉得到了莫大的成就感,小臉脹的紅通通的,但在遠離房間以前還是不敢輕舉妄動,仍不忘維持蜻蜓點水般的腳步,慢慢溜回自己以前的房間。   開燈,從公主房脫胎換骨的現代化房間果然讓綱吉感覺比較舒服,緊張的心情轉變為欣慰,走到自己的電腦旁邊,開機。   自從得知骸在十歲以前並不好過之後,他的腦子就被無數個問號和在意給填滿了。   骸似乎不想和他討論這段過去,每當他想把話題轉到這裡時都會被巧妙的帶開,在碰壁第三次之後,綱吉就不敢多問了──代表骸不想讓自己知道那些事情。   骸在其他事情上都已經對自己毫無顧忌,唯獨這件事似乎還沒卸下心房,反而架起更高的樓台來阻隔。   是擔心那些過去會讓自己對他的印象值下降嗎?   喀啦喀啦的打起鍵盤,通過一連串麻煩的認證程序,最後終於將填好的情報圖書館閱讀申請送出。一般而言,人類十歲前後的人生都不會相差太多,十歲的人生又能有多少變數呢?但偏偏六道骸就是十歲前後兩種人生的特例,現在看來雖是炙手可熱的鑽石單身漢,但從他那日脫口而出的話語看來,他也不是沒有經歷過窮到當褲子的辛苦時期。   接下來,只要等同意書下來就行了。   將電腦關機,綱吉再度開啟躡手躡腳模式,想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回骸的房間……   但沒想到,房門才剛打開,骸就笑咪咪的站在外頭等自己,還舉起手來揮一揮──駭的綱吉差點咬掉自己的舌頭,並反射性碰的一聲把門給摔上。   但在驚喘幾十秒後,綱吉才意識到這樣不對!趕緊把門打開──幸好,骸臉上的笑容完全沒有褪去,反而似笑非笑的望著彷彿做壞事被抓包、頭抬不起來的綱吉。   心虛的瞄向旁邊,綱吉無助的扭動手指,就像隻做錯事的小動物。   「呃……骸,早、早安……」   「早安,起這麼早,想在房間做什麼壞事嗎?」會說是壞事,是因為綱吉畏畏縮縮的,就像偷吃糖被抓包的小孩一樣。   瑟縮了一下,確定骸沒有生氣之後,綱吉開始糾結是要說實話還是掰假話。   基本上,以他的說謊功力,有十成十的機率會被拆穿……不想增加自己的負面評價,綱吉落寞的大嘆了口氣,如同落敗的戰士一般垂下肩膀,表情說有多沮喪就有多沮喪。   「我……只是想查一點東西……」   「哦呀?查不想讓我知道的東西?」抬眉,骸的俊臉雖然嚴肅的彷彿能敲下一層冰,但其實內心快要笑爆了──以他過人的才智,當然猜的到綱吉想幹什麼,只是想看他會做到什麼地步、掰出怎樣的謊言。   其實他的過去還沒見不得人到沒辦法講,但考慮到綱吉自卑又愛胡思亂想的性格,骸實在是不想坦白對他說出所有的過去,因為綱吉有極高的機率會在聽完後又開始嚷著要幫自己找「正牌」另一半。   見鬼的「正牌」!綱吉在這方面真可說是冥頑不靈的最佳代表,說破嘴都沒有用。   不過說到底,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怨不得別人。   再說,過去的自己雖不是風流成性,但「重女輕男」的態度卻是人盡皆知、天下第一,況且在剛認識綱吉時就已經讓他親身體驗過了,縱使現在的自己悔不當初,時光仍不可能倒流,劃下的傷口不會憑空消失,事實終究是事實。   「也……也不是不讓你知道……只、只是……」只是你好像不太想講。「我……我想多了解骸一點……」   「想知道我的過去嗎?」   默默點頭,但頓了一兩秒又脫口道。「不過不想說就算了……」   「如果是綱吉想知道的話,沒有什麼不可以說的唷。但綱吉要答應我幾件事情,可以嗎?」   一聽,小臉瞬間亮了起來,兩顆眼珠子像星星一樣閃爍著期待的光芒,連忙點頭如搗蒜,深怕骸下一秒就改變心意。   「首先,不管你聽到什麼,那都是過去式。」   稍微困惑的眨了眨眼,但還是順從的點點頭。   「還有,要讓我握著你的手,中途也不准突然甩開。」   眉頭皺了起來,拉了拉嘴不太想答應,骸見狀,立刻露出「不然拉倒」的表情,綱吉只好趕緊將手塞進他的大手裡,頻頻點頭。   滿意的笑了笑,握緊自投羅網的小手,打定主意不讓他掙脫。「在滿五歲的那一天,精靈王會親自給人類夥伴一個關於精靈的預言……其實,我是因為那個預言才會燃起該有的生存意志。」   眸子瞪大了一瞬,心臟撲通撲通劇烈地跳動著,下意識想將手抽回,卻被抓個死緊。   「我是個孤兒,院長說她是在一個骯髒的巷子口看見我的,看起來像是剛出生的模樣,非常小,臍帶還連著,但我沒有哭,甚至沒有表情,包在像抹布一樣髒的毛巾裡,髒兮兮的臉冷冷的看著路上的行人……」說到這,骸忍不住輕笑出聲,無視於綱吉驚愕的表情。「學會走路以後,我就溜到院長的辦公室裡收集情報,查詢我的身世--院長會調查每個孩子的背景,像我這麼怪異的例子自然會投入更多精神,所以我找到不少資料。」   臉頰不住的抽動,綱吉可沒忽略那句「學會走路以後」……才剛學會走路的嬰孩居然憑著自我意識溜進辦公室裡查詢自己的身世,難怪就算在精靈界也特別關注這名人類。   「我的父親在趕往醫院的途中發生意外,母親因難產而過世,勢利眼的親戚們以我會帶來不幸作為理由說服另一部份還帶點良心的親戚,神不知鬼不覺的買通嬰兒房裡的護士,將我帶出去扔在巷子裡自生自滅。」   到此,綱吉已經嚇壞了,沒想到骸的過去不只可憐,甚至已經到達悽慘的地步。   「我不想報仇,那群無藥可救的人類沒有讓我動腦的價值。」不屑的哼了一聲,這時的還隱約散發出一股不難察覺的殺氣,令綱吉打了個哆嗦。「但身為一個在外界看來根本還沒斷奶的小鬼,我覺得眼前一片漆黑,別說復仇,我連前進的動力都沒有……後來,是用了不少連大人都想不太到陰險手段才能得到現在這麼非凡的成果。」至於是什麼樣的手段,骸就不想明講了,當然如果綱吉提問的話他還是會講,但他相信綱吉不會想聽、也不會喜歡細節。   果不其然,綱吉沒有追問,但臉色不太好看,骸很高興的發現,他眼底映出的情緒不是替其他人憂慮的落寞,而是對自己的擔憂與關懷。   「但是在五歲那年聽過預言之後,我的世界彷彿照入一絲微光,而後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十五歲時會遇見的精靈唷。」   對於這番應該會令人心花怒放的發言,綱吉瘦小的身軀反而瞬間僵直,一點開心的樣子都沒有,垂下小腦袋不發一語。   骸早料到綱吉會有這個反應,因此耐心的等他做出反應,以展現自己希望他相信的誠心──他知道,自己前陣子的所作所為光用這點小感動根本補不了百分之一,但這只是個開始,他發誓日後會好好珍惜這難能可貴的精靈伴侶。   良久,綱吉總算說話了。   「是……什麼樣的預言?」   見綱吉總算有了一點的反應,骸悄悄在心底鬆了口氣。   「吶,綱吉猜猜看是什麼?」   手放在下巴沉思了幾秒,認真回道。「『摯友』?」   笑容抽動了一下。「……當然不是。」   「唔……『好夥伴』?」   嘴角的弧度滑下了一半。「……不對。」   「呃……『紅娘』?」   表情已經完全消失了。「……你知道『紅娘』是什麼意思嗎?」   點點頭,綱吉拿出幾本從京子和小春那邊借來的言情小說晃了晃。「知道知道,是促成你戀情的好幫手呀!」   「……」臉色抑鬱的捏緊綱吉的小手,嚇的他豎起了寒毛--但下一秒綱吉就更是嚇的寒毛全部掉光,因為骸毫無預警的將俊臉湊了上去,整張臉貼在綱吉臉上,眼對眼、鼻對鼻。   「噫!」   「我拿到的預言不是『摯友』,也不是『好夥伴』,更不是什麼『紅娘』,精靈王親口告訴我,我的精靈會是『專屬於我的珍寶』。」   瞳眸瞪大,綱吉彷彿被寒風颳到一般凍結在原地,連呼吸聲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半晌後,綱吉吐出一口長長的氣,小臉毫無血色。   蹙眉,這下連骸都完全無法理解為何綱吉會有這種反應了……他以為綱吉喜歡自己,對這個消息應該會感到高興才對。   「綱吉?」   「嗯?」   「……請你相信我,我絕對沒有騙你。」   「嗯。」   「……你相信我了?」   「嗯。」   眉頭愈皺愈緊,骸知道這絕對不是「相信」會有的反應,但欲速則不達,況且這也是自己種下的苦果,他得釋出更多的耐性來融化綱吉固執的堅持。   「那就來談談今天的計畫吧!綱吉有沒有想去的地方呢?」   「……我想自己一個人出去走走。」   甫始一愣,骸沒料到綱吉會來這招。   「……綱吉不想讓我陪嗎?」   「不是……我只是想一個人去一個地方。」   「……真的不能跟?」   「我想一個人去。」   「……」   沒轍,但骸真的放不下心,因為綱吉的反應完全出乎他的預料,令他產生不好的預感。   「那……我今天不出門,等你回家。」   纖瘦的背影靜止了一剎那,暖褐色的小腦袋輕輕點頭,走到玄關把鞋穿好,不一會兒就消失在骸的面前。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