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守護精靈【二六】(骸綱)

      但下一秒,額際就吃了一記紮紮實實的彈指功,令綱吉痛的唉叫連連,抱頭喊疼。   「唉唷!」   「閉上眼睛是在邀請我的意思嗎?」   聽罷,綱吉趕緊猛搖小腦袋,面紅耳赤的抖呀抖,而後又垂下腦袋。   不悅的哼了哼,骸一臉不爽的離開綱吉,半聲不吭的走出房間,冷硬的背影令綱吉有點後悔這麼快就做出否認的反應。   不過他覺得慶幸,自己已從淪陷中爬起來,縱使沒辦法像以前一樣全心全意祝福骸幸福,至少他還做的出表面功夫。   那天以後,骸再也沒有逼迫綱吉接受他的感情,但也不肯親近其他人,整個人孤僻的和先前簡直判若兩人,無論綱吉如何用計讓他接觸其他人,他打死都不肯──只要綱吉堅持要回家,他就一起回家,不去原為每日例行公事的甜點巡禮;只要綱吉跟他提女孩子的事情,他就會變成道道地地的聾啞人士,視而不見、聽而未聞。   簡言之,除了綱吉以外的人都請滾蛋,他不想搭理也不想浪費時間,如果認識以前對異性來者不拒的他,大概會以為他的腦袋被外星人給掉包了。   對於這點,綱吉除了無奈以外還是無奈。   「綱吉,午餐買來囉。」   喫著一貫迷死人的微笑,將擺滿精緻美食的托盤放上桌,貼心地替綱吉擺好碗筷,連湯都準備的妥妥當當,令旁人羨慕不已。   「謝謝……」乖巧的接過白飯,綱吉噘著嘴思考該怎麼拐骸跟其他人一起吃飯。「那個……有幾個女孩找不到位子,我們可不可以……」   僅一秒不到,方才還笑容滿面的俊臉瞬間拉下三尺長,半點感情都沒有,周遭彷彿颳起雹暴一般冷得嚇死人,臉上輕蔑的寫著「干我屁事」四個大字。   「哦,那希望她們下次來時能走運點。」冷漠的說道,卻仍不忘替綱吉夾點菜到飯上。   「啊,謝謝……」輕輕撫著心口,要不是他已經習慣骸的變臉速度,大概會被嚇得拔腿開溜吧。「呃,大家都說骸你是現在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標準紳士,讓她們失望應該不太好吧?」   「無所謂,她們愛怎麼說就怎麼說,現在我不在乎了。」語氣的溫度仍舊沒有上升,但在目光轉回綱吉身上時卻恢復原有的溫柔和熾熱,攫來擱在碗邊的小手貼到唇上,落下一吻。「現在我只在乎你。」   剎那間,綱吉覺得自己的腦袋爆炸了,頭顱內只剩下一團爛泥,整張臉紅到快要炸裂,觸電似的想把手縮回來,但在骸強大的力道下根本微不足道,最後還是因為骸主動放開他才重獲自由。   「快趁熱吃吧,別管其他人了。」   點頭如搗蒜的拿起筷子大快朵頤,他知道,如果他再跟他討價還價下去,骸就會親自餵他吃午餐,餐廳裡的幾百顆眼珠子對他而言根本不構成影響。   放學後,綱吉乖乖的跟骸一起去甜點店吃東西,因為如果他不去,骸就也不想去,那他不就間接扼殺了骸認識其他人的機會嗎?   雖然就骸現在的態度而言,即使去了他也不想和其他人打交道。   也許他會對命中註定的對象一見鍾情,綱吉抱持著這個想法順他的意陪他去。   但就在今天,這個想法徹底的被踢到一邊涼快去。   「骸,今天的女店員們打扮的好可愛喔!」除了想讓骸注意到她們以外,綱吉也是真心這麼覺得──大概是店長設計的促銷活動,店員們都打扮成可愛的甜點主題,令人忍不住想看上第二眼,又甜美又養眼。   「哦。」同樣的,只要是和綱吉無關的事情,骸就會露出一臉意興闌珊的模樣,敷衍的應聲了事……但靈光一閃,異瞳彷彿想到了什麼一般注入了光點,興味盎然地望向綱吉。「綱吉。」   「嗯?有興趣了嗎?」正因骸的冷淡而感到懊惱,轉眼卻見他和前一刻迥然不同的眼神,頓時打起了精神。   「我在想,或許可以跟她們收購這套衣服,改成短褲。」   「……哈啊?」   「一定很適合綱吉。」   噗的一聲,濃郁香醇的巧克力牛奶就這樣噴到骸的俊臉上,剩下的幾滴還掛在綱吉的嘴邊,幸好甜點還沒上來,否則就會受到巧克力雨的攻擊。   從容不迫地拿紙巾擦擦臉上的巧克力,再伸出手替綱吉擦拭乾淨,臉上的笑容沒有消失,興味更濃。「綱吉也同意嗎?好,我待會就去跟店長談談。」   「你……你發神經了嗎!」終於忍不住說了出來,所幸被店內嘈雜聲完全蓋了過去。「我穿哪會有什麼看頭!那是專門設計給可愛女孩子的耶!」   「我知道,所以我說要改成褲子了呀。」   那不是重點好不好!   扁了扁嘴,綱吉大嘆了口氣,而後臉色凝重地瞪著骸。「骸,我坦白說,你在我們剛見面時說的話我一個字都沒有忘掉,而且我相信那才是你最真實的肺腑之言。所以……」面有難色的抽了抽嘴角。「喜歡我也不代表要喜歡我的全部嘛,別逼自己違背真心,好嗎?」   「好啊。」出乎意料,骸二話不說的允諾,令準備好長期抗戰的綱吉愣了一愣,但也鬆了口氣──即使決定爭論下去,他也完全沒有爭贏骸的自信。   骸在其他方面都很疼他、肯讓他,唯獨這點說什麼都不退讓。   「那……」剛剛那可笑的提議就可以撤銷了吧?   「那我現在就去找店長談,免得待會吃完還得讓你等囉。」笑咪咪的捏了捏小巧的鼻尖一下,起身走向忙碌的櫃台,留下綱吉一臉錯愕的將手舉在半空中,好半天收不回來。   直到第一盤點心送來,綱吉才被女店員喚回神。   「先生,請問你還好嗎?」   「……我可能需要一點冰塊冷靜一下……」   困惑的咦了一聲,但礙於對方是六道骸疼進心裡的人兒,店員絲毫不敢怠慢,應了聲好便真的走回後台去準備冰塊和毛巾。   十分鐘後,骸帶著愉悅的笑容走回座位,看見綱吉慘澹的臉色和額頭上的毛巾冰袋,忍不住噗哧一笑。「綱吉不必擔心,一定很可愛的,我保證。」   瞟他一眼,綱吉已經懶得吐槽「這根本不是重點」了,他沒力的拿起叉子吃蛋糕,想藉由這無上的美味改善一下現在的心情。   結帳之後,店長特地跟骸說下周就會搞定,並笑著送他們出店門。   一路上,綱吉都不想說話──其實也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到現在還是不敢厚著臉皮接受骸,怎麼想都不覺得自己有哪點足以吸引這個大家都搶著要的男人。   「綱吉。」   出乎預料,居然是骸先叫住他。   「嗯?」盡量讓語調保持冷靜,但眼神卻不敢飄到骸身上去。   「之前你不是有幫我求符嗎?那間神社在哪?」   「啊,要搭公車去耶……今天已經這麼晚了……」   「無所謂,反正明天是週末嘛。」   「欸?可、可是……」   「我們現在就回家準備行李吧。」不容拒絕的笑了笑,半強迫性的搭著綱吉的肩膀回家,落日的橘紅色映在骸的臉上,將他的好心情襯托得更加突出。   明白抵抗只是徒勞,綱吉只好乖乖地讓他搭著肩走,心裡不受控制的湧出開心的情緒……這是他第一次在外頭過夜耶!   「吶,綱吉。」剛出電梯,骸就停下了腳步。   「唔?」   「我很慶幸……成為我精靈的人是你。」俯身,輕啄了下因錯愕而僵硬的小臉。「我從來沒有和其他人一起出去旅行過,也從來沒有這麼快樂、期待過呢。」   說罷,明白綱吉需要一點時間消化這些話,便沒繼續攬著他進門,反正這層樓只有他一個人住,綱吉愛想多久就想多久,他可以把大門敞開等他想通。   良久,綱吉的小臉才碰的一聲通紅,並不甘心的垂下腦袋、抿了抿唇……骸好狡猾,真的好狡猾,他已經……快要招架不住了……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