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守護精靈【二七】(骸綱)

      呆望著和都市迥然不同的水藍色天空,還有同樣密集卻不同於東京密密麻麻的建築物,以及頭頂上寫著「札幌」的大牌子……綱吉不知道這裡是哪裡,但他一定知道有哪裡不對。   昨晚他們就匆匆忙忙地把行李整理好出發,性急的骸根本不聽自己的勸告(神社晚上根本不可能開),堅持要立即出發,找當地的旅社投宿。   但計程車才行駛到一半,他就覺得莫名的想睡,不知不覺就失去了意識,醒來時已經抵達旅社,怎麼上床的也懵懵懂懂,連澡都沒洗就上床繼續呼呼大睡。   隔天起床後,他才發現他根本不認得這裡,連神社都是骸帶他去的,迷迷糊糊的求完符之後,他才開始正視這個問題。   這裡是哪裡?   「呃,骸。」   「嗯?」正專心的把剛才求的符綁在皮夾上,不容它產生一根浮線。   「這裡是哪裡?」   「札幌。」   「請問札幌又是哪裡?」連精靈國的地圖他都有點陌生了,更何況是人類界。   「北海道。」   話落,身邊的人兒應聲跌了一跤,整個人狗吃屎的趴平在地上,嚇得骸也立刻停下腳步。   「怎麼了?踢到石頭嗎?」   「北北北、北海道!?我們只有周末兩天假啊!你跑到北海道要幹嘛!」他地理知識再不足,也知道大名鼎鼎的觀光勝地北海道,位於日本的最北端,春天百花齊放,冬天宛如雪國一般美麗,各有一番風味。   「當然是帶你來玩啊,認識到現在,我都還沒帶你出來玩過。」歉然道,頓時打消了綱吉一半的怒火,但另一半就被理性狠狠咬住,滅不下去。   「星期一要上課啊!」   「請假不就好了。」滿不在乎的說著,主要是他現在很討厭去學校,因為只要在那種人多的地方,綱吉就會想盡辦法撮合他跟連名字都不知道的誰誰誰。   「哪、哪有這麼簡單!你可是考生耶!」   「哦呀?綱吉以為那些題目難得倒我嗎?」   說完,綱吉頭頂上的火瞬間被澆熄,只剩下一縷輕煙飄上來……確實,骸跟不會讀書的自己不一樣,是學校老師們都看好的資優生,也因為這樣,老師才會特地請他注意自己的功課,因為他有那個能力。   「可、可是這樣……」還是不太好吧?   「至於你呢,你是我的守護精靈,根本不需要考試,只要我考上哪你就能上哪,喏,我都不知道哪裡還有問題呢。」   問題出在態度上啦!   「我還是覺得這樣不──」   「呀啊!」   被突如其來的驚叫聲嚇到,綱吉這才發現自己顧著對骸抗議,完全忘記看前方走路。「對、對不起!請問妳有沒有怎麼樣?」   「你這傢伙怎麼這樣啊!走路都不看路的嗎!」對方是個兇巴巴的高中女生──穿著制服,應該是跟骸同年的應屆考生──旁邊扶她起來的朋友看來也是面色不善。   「真的非常抱歉……」   但等了半天沒等到聲音,綱吉困惑的張開眼睛──發現她倆都盯住自己身旁的骸,半句話都說不出來,但被盯的人倒是對她們興趣缺缺,兀自查看綱吉有沒有被撞傷。   「我們快去餐廳吧,我餓了。」   說罷,兩個女孩才回過神來,四朵小雲浮上兩張白皙的臉蛋,方才被綱吉撞到的女孩甚至大膽的拉住骸的袖口,令他眉頭微皺,嘴角抽了一下──原本直接甩開,卻被綱吉按住。   瞄了綱吉一眼,見他輕輕搖頭,骸又嘆了口氣。   「你、你們是觀光客嗎?剛好!這個周末我們兩個都有空,可以當你們的導遊唷!」   一聽,綱吉的眼睛亮了起來──對吼!他怎麼沒想到,出來旅行也是一種邂逅的機會呀!   但這種天真的想法才剛起頭,他整個人就被骸攬了過去,並順勢摀住他正待答應的小嘴。   「唔!」   「我們的行程都排好了,不需要妳們幫忙。」   「咦!你的日文說得好棒!還以為你是外國人呢!」   「沒什麼事的話,我們要離開了。」輕輕甩了甩手臂要她放手,但她卻像瞎子一樣看不懂臉色。   「別這麼說嘛!有很多連網路上都找不到的景點不看可惜唷!你們有兩個人,我們也有兩個,不是剛剛好嗎?」話雖如此,兩個人的視線都鎖在骸身上。   「我說過,我們的行程已經排好了。」臉色愈來愈黑,頭頂上彷彿冒出了幾朵烏雲,仔細看還可以看見閃電劈哩趴啦,雷聲轟隆作響。   但這兩個女孩不知道是青光眼還是白內障,繼續挑戰骸忍耐的極限。   「咦?仔細一看他是精靈呢……耶?他是女生嗎!?」   綱吉正想回答,但嘴上的手怎麼扳都扳不開。   「他是男人。」   「咦!?同性精靈!?難、難道你就是……六、六道骸嗎?」   聞言,綱吉才暫時放棄掙扎,兩隻大眼睛往上瞅著笑容帶點殺機的骸──原來骸真的很有名呢!而且連他的精靈是同性這件事情也傳到札幌來了,可以想像他的知名度有多大。   沒有給予回答,骸勾起了一抹微笑,卻是皮笑肉不笑。「失陪了,再見。」   但那雙手還是沒放開,反而拉得更緊。   「哇!本人比雜誌上還要帥!」   「讓我們一起玩嘛!」   眼看骸的笑容愈來愈不對,綱吉開始心驚膽戰的冒冷汗,更加強了扳開大手的力道……骸應該不會對女孩子動粗吧?   幸好,骸沒有對女孩動粗,但很不客氣地把她的手給甩開,臉上雖然在笑,散發出來的氣息卻陰鷙到了極點。   「我已經說了兩次,我們的行程早就排好了。」   「但、但我們也是好意……」   「好意?妳們以為我蠢到連妳們的意圖都看不出來嗎?剛剛妳還對我們家的綱吉大小聲呢。」沒錯,這才是重點,撞了他重要的綱吉非但不道歉,反而對他大聲咆嘯。   難堪了縮了縮,卻又不敢承認事實。「我們真的只是好意啦!雜誌上說你們的感情很不好……是因為這樣才出來旅行的嗎?」這回她學乖了,改為小心翼翼地說。   居然還上雜誌!?   綱吉有種早就被大家用放大鏡看光光卻後知後覺的感覺。   「不關妳們的事。」說著,拖著綱吉轉身就要走。   「可是……」   「既然是在這附近逗留的學生,想必是OO補習班的考生吧?」轉過身來露出慵懶迷人的微笑,卻絲毫感覺不出他的善意。「我想他們大概很感興趣翹課的兩名女學生跑哪去了吧。」   OO補習班,即使在以嚴格聞名的保證補習班裡也赫赫有名的超級連鎖補習班,會被送到這間補習的通常都是想從谷底爬到頂端的底層學生,學費特別昂貴,但師資良好,加上教導格外嚴格嚴厲的鞭策,進他們的保證班必上前三志願,但父母們也得約法三章,得心甘情願的把孩子們完全交給補習班管教,不得心疼。   因此聽見補習班的名諱,兩名女學生瞬間嚇得臉色慘白,似乎到剛剛為止都忘記現在不過是課間休息時間罷了,下一秒,她倆就慌慌張張的快步離開,走之前還依依不捨的轉過來看骸最後一眼,那眼神裡有著困惑和失望。   「終於趕走了。走吧,綱吉也餓了吧。」愉快地說著,並牽起綱吉的手繼續往前。   而綱吉,也反常的沒有一獲得自由就罵骸怎麼可以這樣趕人,靜靜地讓他牽著走向餐廳。   直到上菜前,綱吉都沒有開口說話,反而是坐在對面的骸莫名的不安了起來。   綱吉這反應究竟是好還是壞呢?   他終於看清楚了?亦或只是另外一個胡思亂想?   終於受不了猜測想直接開口問,餐點卻很不巧的開始上來了,讓骸只能把話吞回肚子裡去。   直到吃下第一口,綱吉才終於有了沉默以外的反應──他笑了,笑的燦爛又幸福,整張小臉彷彿天使一般的容光煥發,並迫不及待地吃下第二口、第三口……   而坐在對面的骸則看直了眼,叉子掉了都不自知。   那和先前帶點苦澀、憂鬱的笑完全不同,是真正發自內心快樂的笑容。   雖然有「喜極而泣」這個成語,但其實人在高興到極點的時候仍是不會掉淚,除非在那之前受過什麼委屈或刺激……對綱吉而言,他就是受到了過多的委屈,上次吃到夢寐以求的蛋糕才會感動落淚。   但這次,他卻露出彷彿拋開那些憂愁一般的綻放笑顏……耀眼的令骸移不開目光。   這才是綱吉原本的笑容。   注意到骸的視線,綱吉抬起小臉,用塞滿食物的嘴說出模糊不清的問句。   「捱物知啊(骸不吃嗎)?」話一出,綱吉才發現自己有多失禮,趕緊摀住嘴兒把食物嚼一嚼嚥下去,再問一次。「骸不吃嗎?」   「你……剛剛笑的很好看……」   聽罷,綱吉的臉又開始升溫,卻沒有再說什麼不相信之類的話語,僅是低頭繼續扒他的飯,耳朵那兒冒出陣陣白煙。   用餐完後,綱吉在骸結帳完後主動牽起他的手往外走,令他又是一愣──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心臟有點失控的跳動著,骸抱持著既期待又不敢太期待的心情跟著他走出去。   走走停停的走了一陣子,骸才發現綱吉領著他繞的是回旅館的路,大概是不太確定是不是這個方向,才會多繞了點路、多花了點時間。   進房間後,綱吉才放開骸的手,內心的勇氣就在此刻用光光,滿臉通紅的抓緊自己的手,用力喘著氣,彷彿剛剛完成了什麼艱難重大的任務似的。   不慎確定的,骸決定率先開口。「綱吉?」   輕輕一震,綱吉平撫了一下起伏不定的胸口,鼓起勇氣仰望著骸……「這個……給你。」說著,便遞出了一個做工粗糙、不甚完美的靛橘護腕。   接過來仔細端詳,發現雖然做工不細緻,但卻給自己莫名愛不釋手的感覺。   「這是?」   「是……我自己做的……雖、雖然做的很醜……」頭垂的低低的,勇氣似乎又被他消費光了。   難怪!漾起開心的笑容,絕對不誇張,骸這輩子還是第一次這麼開心過──二話不說就把護腕戴上,打定主意除了洗澡以外,絕對不把這個寶貝拿下來。   綱吉真的很厲害,一點小小的禮物就能讓自己把它當成無價之寶。   「謝謝。」為了不嚇到綱吉,骸盡量動作輕柔的擁住他,否則以他現在的開心程度,可能會衝上去將綱吉抱起來轉個幾圈才會停下來。「不過你什麼時候做的?我怎麼都沒注意到?」自他開始追綱吉後,時時刻刻都黏著他不放,卻從來沒發現過這個護腕。   「這是……我出發前做的……」第一次心甘情願窩在骸懷裡,小臉熱到可以川燙青菜。   「出發?」出發到北海道前嗎?他怎麼都沒發現?   「……出發到人類國前。」話落,骸沉默了,雙臂不自覺擁得更緊。「精靈不像人類一樣一出生就有既定財產,所以我們送的東西通常都是簡單的手製物品,男性精靈通常會做手工項鍊,因為人類夥伴是女孩子,但是我……我知道我的夥伴是男孩子,所以跟女性精靈一樣選做針織品……但是我真的很笨拙,怎麼織都織不出漂亮的成品,最後聽說可以用針織布車做成護腕,不過我還是弄不太好,有點歪歪的……」   脆弱的吸了吸鼻子,骸沒有出聲打斷他,只是溫柔的摸著他的暖褐色亂髮。   「本來第一天就會送你,可是……我知道你一定會把它丟掉,就沒送了……好幾次都想混進你摺好的衣物裡,反正你護腕那麼多,多一個應該也不會發現吧,可是……我做的實在是很難看,又不是名牌,一看就知道絕不是你會用的東西……」   感覺到胸口的衣物失了一大片,骸知道綱吉正努力抑制委屈想哭的衝動,但即使聲音控制住了,淚腺卻不聽使喚。   「後來,你開始願意接受我,但我還是不敢送……接受跟喜歡是兩回事,我還是很怕會在垃圾桶裡看到它……直到今天,你用當初對待我的冷酷對待了其他女孩子,讓我……真的嚇到了……我……我開始想……你搞不好是真的……真的……」   「喜歡你。」終於找到時機出聲,掛著淺笑的俊臉在綱吉額上蹭了蹭,令後者又是一縮,默默點頭。   偌大的和室套房又陷入了寂靜,哭紅一圈的褐眸一開一合,眼看著就快要闔上了……「唔……骸的懷裡好舒服……」許是半夢半醒,綱吉居然就這樣把心裡話給說了出來。   輕輕笑道,骸繼續靜靜地抱著綱吉,直到他睡著後才起身躺到鋪好的棉被上,一同閉上雙眼打盹。   這次的行程本來就是為了綱吉而定的,既然綱吉說想睡覺的話嘛……就順他的意,陪他睡囉。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