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守護精靈【二八/完】(骸綱)

      黑曜高中,區內升學率第一的明星高中,門檻極高,名師雲集,只要穿著他的制服走在路上就會被當成高材生的代表,女孩們的目光會不自覺的追著他們跑,男孩們也會佩服該校的她們,並將其列為高貴的美麗花朵。   因此,黑曜國中第一高材生六道骸的第一志願除了那裡別無他選,不只該校的校長早就在關注他,全校的師長也都認為他會不負重望的考上那所第一高中。   但是,當他上交自己的志願表給老師查看時……「並盛高中?!」   「是的,那是我的第一志願。」微笑,老師的反應早就在他的預料之中,不過讀高中的人是他,老師再怎麼震驚也改變不了他的決定。   「但、但是……為什麼呢?以你的成績要上黑曜高中完全不成問題啊!大家都在期待你一上去就能取得全學年榜首呢!」   「感謝老師們的厚愛,不過我已經做好決定了。」仍舊是微笑,但一點動搖的跡象都沒有。   老師無可奈何的揉著臉,面色凝重的盯著手上的志願表……其實並盛高中不是不好,但它頂多算中間水平,六道骸的第一志願填那裡,感覺就像用一千元鈔票購買不找錢零嘴一樣浪費。   「那個……可以……問一下理由嗎?」他相信不管是誰,看到六道骸的決定肯定會跌破眼鏡。   「黑曜高中的教學課程恐怕太過繁重,多方考慮之後,我認為並盛高中才是最適合的。」   眉頭蹙的更緊。「再怎麼繁重也應該難不倒你啊!」應該說,對六道骸而言,那種「繁重」應該只能算是小菜一牒。   「是的,但那不適合綱吉。」   話落,所有的問號瞬間瓦解,導師的臉上頓時露出雨過天青、恍然大悟的表情……但一旦知道理由,那接下來的說詞他就想好了。   「咳……你能為你的精靈夥伴著想是件好事,但也該為你自己的前途著想啊!相信你的精靈夥伴也會希望你做出更好的選擇……」   默默的盯著老師看了好一晌,直到老師被盯到開始渾身不自在才又開始說話。「老師,師母是您的精靈夥伴對吧?」   正在不自在搔脖子的導師甫始一愣,不懂六道骸為啥突然把話題跳到自己的老婆身上。「呃……是啊。」   「如果現在學校要升您的職,讓您擔任學校的高層幹部,聲望和薪水都會增多,但代價是工作量暴增,甚至得讓原本同為教職的師母前來學校替您分擔,您願意嗎?」   聽罷,導師不假思索的搖了搖頭。「當然不願意!她可是我的心肝寶貝!當初好說歹說的說服她嫁給我,就是因為她被班上的學生搞得焦頭爛耳,我實在是看不下去……咳!但這跟我們在討論的事情有關嗎?」面帶微赧的輕咳了一聲,想將主題拉回來。   但六道骸不理他,逕自丟出下一個問題。「但這是您高升的機會,師母應該會希望您做出更好的選擇吧?」   見骸又丟出了下一顆令他匪夷所思的不明彈,導師只好嘆口氣,速速將他的問題打發掉就能盡早拉回正題。「她當然會希望我能更有成就,但我更在乎她的感受,而且現況也沒有差到必須犧牲她。好了,六道,別再顧左右而言他,快做出決定吧,真的不選黑曜高中?」   豈料,骸露出了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並搖了搖頭,令導師感到一頭霧水。「老師,您剛剛已經回答這個疑惑了不是嗎?」   「嗄?」他回答了?他什麼時候回答了?他不是從頭到尾都在慫恿他將志願改成黑曜高中嗎?   「老師,您會捨不得師母,我也會捨不得綱吉啊,他真的是個不太會讀書的孩子,請您別為難他了吧。」見老師一臉痴呆樣,骸暗笑在心裡,但還是秉持著一本正經的態度直言直語的說了出來。   「欸?可、可是……這……這不同……」總算明白骸的用意在哪了,導師冷汗涔涔的抓緊大腿上的褲管,心跳不甚確定的忽快忽慢……他沒記錯的話,六道骸的精靈「綱吉」是個男孩,他正是百年來難得一見的同性精靈「幸運兒」,而且開學時由註冊組的小姐證實,他們關係應該不太好,「綱吉」來繳費時戰戰兢兢的似乎很擔心被「退貨」……既然如此,那跟他和他老婆的情況就完全不同了啊!   況且,一開始自己對六道骸抱怨他家精靈成績過差時,他還曾不屑的嘲笑自家精靈呢!   「綱吉也一樣希望我更有成就,我這張志願表還是瞞著他偷偷填的呢。比起志願,我更在乎綱吉的感受,我知道他在黑曜高中一定會讀的很辛苦,所以選擇比較適合他的並盛高中,再說我的現況也沒有差到必須犧牲他,即使是讀並盛高中,我一樣可以考到大學的第一志願。」大言不慚的誇下海口,但不知怎地卻十分具有說服力,似乎能用「因為他是六道骸」來一言以蔽之。   啞口無言的瞪著六道骸,導師腦袋裡苦思著該如何讓他改變心意,因為在幾個月前跟六道骸提志願之事時,他似乎也對於上黑曜高中沒有異議,黑曜高中的校長已經內定他會進入本校,非常期待這名擁有升學率保證的名人加入。   牙一咬,心裡偷偷對綱吉道聲歉,便又繼續做垂死掙扎。「是這樣沒錯……但是良好的讀書競爭環境才更能提升你的實力啊,綱吉一定可以為了你咬牙撐過去的。」   「老師,您似乎沒有理解我的重點,重點在於我捨不得綱吉,而不是綱吉願不願意堅持唷。」   「咳,但、但是……也不用為了他做到這種地步……」   「老師會為師母這麼做嗎?」   「咳!這跟那是不一樣的……」   「哪裡不一樣?」   這還用問嗎?!   「你師母是我的另一半啊!」   「綱吉也是我的另一半啊。」   「所以你……什麼?」   他剛剛聽錯了吧?   有點不耐煩的皺了皺眉,骸實在不懂是自己表達能力太差還是不夠直接,怎麼老師還是不懂他的意思呢?「綱吉對我來講就跟師母對老師的意義一樣,所以我想呵護他、為他設想又有什麼問題?」   「但但但、但是你……你不是……」六道骸是嚴重的性別歧視者,對男人從來不給好臉色,這可是人盡皆知的啊!   「老師,我本人的說詞跟傳言哪個比較可信?」眼神冷然,骸露出一臉懷疑老師是否哪條神經出毛病的表情。   他才哪條神經出毛病咧!   導師實在是很想這麼吼出來,但在接收到那股冰冷的目光候卻又像耗子一樣縮了回去──明明只是個國中生,卻能散發出連成年人都想退避三舍的氣場,講話雖然使用敬語,但卻隱隱約約透露出「跟我作對你就倒大楣」的氣息。縱使以一個老師的身分退卻很窩囊,但在摸不清六道骸底細的情況下,校內沒有一個人想與他為敵。   「可、可是……」   「老師。」此話一出,便硬生生的打斷導師的支支吾吾,因為這兩個字的語氣放的非常重,已經可以很明顯的聽出六道骸的不耐煩以及不悅。「就連綱吉都勸不動我了,更何況是您呢?」   咚!   導師的HP值,歸零。   好心情的從教職員室走出來,骸當然知道老師千方百計想說服自己改志願的動機──不就是怕不好跟黑曜高中的校長交代嗎?──但那些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綱吉才是他生活的重點。   自從從北海道回來之後,他終於真正擁有自己夢寐以求的另一半,世界的中心彷彿只剩綱吉一般,他只想全心繞著他旋轉,反而是綱吉似乎不太習慣,還是很容易被自己的示愛表現嚇到。   持續了幾個月,他對綱吉的喜愛有增無減,已經忘了綱吉到來前自己是如何生活的,甚至在試著回想以前沒有綱吉的日子時產生疑惑……他到底是怎麼活過來的?   到此,他知道他病得不輕,得了「綱吉」這個重症。   且沉浸其中,不想痊癒。   回到教室,就看見綱吉趴在桌上補眠,這陣子的畢業考讓他卯足了全力,犧牲睡眠時間來讀書,因為他不希望身為骸的精靈夥伴,卻交出那麼難看的成績單。   正因如此,骸才會果斷改掉自己的志願,連國中課程都讀的那麼辛苦了,更何況是斯巴達教育的黑曜高中呢?   回到綱吉前面的位子坐下,大手輕撫著暖褐色的亂髮,本該凜冽的異瞳注入了不可思議的柔和,令人無法將他和方才在教職員室瞪視老師的男人聯想在一起。   突然,褐色的小腦袋動了一下,讓骸停止了撫摸的動作,但綱吉在稍微挪了一個姿勢之後,又繼續發出滿足的鼾睡聲,令骸笑了一下,繼續方才的動作,並觀察著綱吉方才露出來的睡臉。   似乎正在做好夢呢,嘴角掛著一抹淺淺的微笑,一臉心滿意足的模樣……「唔……骸……」   大手的動作又停了一下,凝視著安詳恬靜的睡臉,心中頓時有一股暖流湧出……自從他明白自己喜歡綱吉之後,這種舒服的感覺就時常出現溫暖他冷漠的心,尤其在望著綱吉時格外頻繁,甚至有種只要綱吉在,自己就能夠一直保持好心情的錯覺。   而現在,他更加的確定那不是錯覺,而是事實。   原來這就是「愛」,以及伴隨而來的「幸福感」。   輕輕撥開綱吉額前的瀏海,俯身親吻他最珍視的人兒。   我的守護精靈是你,真的是太好了。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