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13殘殘生日賀文》暗戀(骸綱)

      水一旦滿出來,就收不回去了。   對他的喜歡,彷彿一杯滿溢的水,僅靠張力支持著別滑出杯緣,持續了數十年,終於轉變成了他以為永遠都不會得到的情感。   他,愛他。   暗戀。   「讓我們跟你們一起吃午餐嘛!」   午餐時間,幾個女孩拎著便當盒團團圍住澤田綱吉的桌子,眼睛閃閃發光的嬌聲請求,令後者稍稍畏縮卻又不知該如何拒絕。   「呃……我上次有問過他,可是他不喜歡這麼多人一起吃飯……」   「那這樣好了,我們來輪流!一天一個,應該就不會太多人了吧?今天就先用猜拳決定!」說著,A女連綱吉的回答都懶得聽就開始捲袖子。   「好啊好啊!我今天可是一早就爬起來弄頭髮,才不會輸呢!」B女也一副蓄勢待發的模樣。   「我今天也是一早就爬起來親自下廚啊!才不會讓給妳們!」C女也開始摩拳擦掌。   見眼前三個女人瞬間從小貓咪成長成大獅子,並露出利爪準備互相廝殺一番,綱吉幾番試著要她們聽聽自己說話,但獅子哪裡會聽見小兔子的吱吱叫,她們忘我的開始剪刀時頭布,沒人多瞄綱吉一眼。   無可奈何的攤手,綱吉默默地拿起自己的便當,悄悄地離開座位,不一會兒就消失在教室門後。   匆匆跑向隱密的老地方,看見骸已經坐在那邊聽音樂了,便再次加快腳步,氣喘吁吁地跑到骸身邊,本來想一屁股坐下──   「喘兮兮的不要馬上坐下。」說著,骸便起身拉住綱吉的手臂,將原本想坐下的他提了上來。   「呼……呼……欸?啊,對、對喔……」喘吁吁的靠在骸身上,臉蛋因迅速奔跑而呈現淡紅色,前者默默地凝視他好一會兒,接著便別開眼閉上,並拉著綱吉坐下。   「你又遲到了。」   「呃,對、對不起啦……其實你可以先吃啊!不用等我啦!」   「呵呵,當然要等你。」說罷,筷子便自動自發的伸到綱吉剛打開的便當盒裡,夾走一塊煎蛋。「媽媽做的煎蛋很合我胃口呢。」   「啊!又夾我的!媽媽明明也有幫你弄!那我也要吃掉你的章魚!」鼓著腮幫子也將筷子伸進骸的便當盒裡尋寶,不一會兒就夾了一個章魚香腸和肉丸子。   默默地吃著換好的便當,綱吉三不五時還會從骸那邊夾走更多肉丸,後者笑著看他吃的津津有味,偶爾也會夾走綱吉飯盒中的花枝和魚丸。   待綱吉的吃飯速度降低後,骸才吸了一口飲料,靠回牆壁上休息,淡淡地開口。   「那今天為什麼會遲到呢?」   「喔……因為又有幾個女生來找我了。」   「……上次那幾個?」臉色暗了下來。   「不是耶,是另一團……」   「……你沒跟她們說我不要嗎?」   「有啊!我說你不喜歡太多人一起吃飯,但她們卻說那一天一個就好,還當場猜起拳來了!」想到那個光景,綱吉就覺得這群女孩不要說倒追骸了,倒追任何人應該都會失敗吧。   因為連自己這個局外人都有股恐懼感油然而生啊!   聽到這裡,骸反而噗哧一笑,伸手摸摸綱吉蓬鬆的褐髮。   「所以你就偷溜出來了?」   「對啊……雖然對她們不太好意思啦,可是有她們在,我大概也吃不下飯。」   「我想也是。」   又咕加咕加的吃了好一會兒,綱吉突然開心地舉高飯盒。「吃完了!」   「你今天好像很滿足呢。」   「因為你做的肉丸子超好吃的啊!吃得好飽!連媽媽都說她不如你耶!」四肢張開滿足的往後躺,卻一如既往的不慎撞到牆壁,發出碰的一聲。「唉唷!」   明明是每天都會發生的例行公事,旁邊的男人本來想阻止,但根本跟不上綱吉往後倒的速度,只好笑不可抑的搖了搖頭。   「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學乖?躺我腿上吧。」   「痛痛痛……我想說,要改掉這個壞習慣嘛……要是讓女生看到我有這種待遇,她們才不會管我們是不是最好的朋友或兄弟咧,只會恨我、詛咒我!」   「噗,躺下吧。」拍拍自己的大腿,要綱吉乖乖過來。「這裡又不會有人來,不用擔心。」   「不行、不行!」硬是挪著屁股往後靠到牆上,輕輕靠在上頭闔眼。「這樣就好了。」   話落,原本因吃飽而開心聒噪的人兒進入了沉默狀態,骸輕笑著搖搖頭,開始收拾散在地上的餐具。   「睏了?」   「嗯……骸,不好意思,我先睡一下唷……」   「快睡吧,否則下午又要打瞌睡了。」   「我才不會……呼……」   不一會兒,帶點韻律的酣睡聲取而代之,骸停下收拾的動作,轉頭望著已然進入夢鄉的人兒……幾秒後,便轉回去完成收拾動作,將疊好的便當盒包好,坐到綱吉身邊去。   「……綱吉?」試探性地輕喚一聲。   沒有反應。   「……還醒著嗎?」再試探一次。   仍舊沒有反應。   這回,骸沒有安分地待在原地,大手輕置於綱吉身旁,以緩慢到極點的速度靠近他,並巧妙地在氣息不會噴到他的距離停下來,靜靜地凝視著他。   噗通、噗通、噗通……   這是他和他,最近的距離。   再近,就會滿出來。   閉了閉眼,骸握緊置於地上的手,緩緩移到綱吉旁邊的牆邊坐好,摀住俊臉,長嘆一口氣。   再靠近下去,他就會做出超出界線的事情了。   想觸碰他、想擁抱他、想親吻他……但他不行。   輕輕將大手覆在綱吉置於草地的手上,若有似無的輕輕撫摸著。   或許可以觸碰他、擁抱他,但都是以『最好的朋友』、『情同兄弟』的名義行動,最後一項……只能在夢中進行。   倘若在幾年前,六道骸絕對想不到,自己會陷進這片愛情流沙如此之深,這裡彷彿是一個無底洞,他只會持續下滑,毫無攀升的機會。   縱使知道只是段沒有希望的戀情。   噹噹噹噹!   一驚,骸趕緊收回自己的手,並起身拍了拍沾滿草渣的褲子,搖醒發出細小酣睡聲的綱吉。   「午休結束囉,該回去了。」   「唔……」迷迷糊糊的揉著眼睛,睡眼惺忪地看著看起來的骸,滿臉茫然,似乎還在和周公打太極拳。   「來,起來吧。」輕輕拉住綱吉的手,發現不用力拉就拉不動,只好整個人蹲下去,將他背起來--「我可以背你到教室,如果你不怕被笑的話。」   瞬間,就像開關被打開一般,綱吉嚇得立刻睜開雙眼,掙扎著想從骸背上下來。   「才、才不要!快放我下來啦!骸!」   就知道這招屢試不爽。   骸輕笑著放他下來,忍不住想起和綱吉一起度過的童年──綱吉小時候總是會跌倒,明明走在半點坑洞都沒有的平地上,他還是有可能走幾步就跌個幾下,而且還很愛哭,有時候摔到流血了,就會開始坐在地上哇哇大哭。   起初,骸以為自己會覺得不耐煩,但他驚奇的發現,自己居然一點都不覺得煩,反而十分自然的蹲下身要綱吉上來──就在第五次背綱吉回家時,骸走到他家門口,偏過頭去聆聽綱吉趴在自己背上的酣睡聲……腳步停了下來,骸的世界似乎靜止了,靜謐的世界裡只剩下綱吉的呼吸聲和自己的心跳聲。   能被澤田家收養,真是他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情。   至於能遇見綱吉,則是最幸福的事情。   但他很清楚也很明白,僅止於此了。   綱吉從幼稚園就懂得暗戀班上的女孩子,直到現在也是如此,要不是那些女孩兒都有眼無珠,看不見綱吉的優點,自己大概也很難成為綱吉最親近的人。   而上小學之後,綱吉就再也不要他背他了。   『太丟臉了!班上的同學會笑我啦!』   事後他才知道,綱吉有喜歡的女孩子,他不想被她看見自己被其他人背在背後的樣子。   明明是早就該習慣的事情,但骸還是覺得有點難受,因而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一個禮拜,那段時間不要說爸爸和媽媽,連綱吉都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大概是失戀了吧,骸也到這個年紀了呢。』媽媽奈奈小小聲的說著,但還是被站在二樓樓梯口的骸聽見了,神情更顯落寞……被媽媽說中了呢,不過現況和她想像的應該不一樣。   她絕對不可能猜到,自己失戀的對象居然是她的親生兒子。   「對了,骸。」   「嗯?」   「……」繼續看向前方走路,沒有轉過來看骸,後者雙眸睜大了一下,卻又裝作若無其事地繼續步行。   「有話就說吧。」每當綱吉叫住自己卻又沒立刻說話,雙眸也沒和自己的雙眼對焦時,就代表他有難以啟齒的事情想說。   「……就是……今天下午,可不可以不要等我,你自己先回家就好。」   腳步停下。「今天不是例行的甜點巡禮嗎?你說過很期待那家店的新產品。」   「我……改變心意了啦,你先回家嘛,拜託。」   「……」綱吉的要求,他能說不嗎?「我知道了,改天再去?」   「嗯!」   放學後,骸的確沒有出現在校門口,令綱吉大大鬆了一口氣,安心的從鞋櫃裡拿出鞋子,將腳上的室內鞋換掉,匆匆走出校門口。   但就在他快要抵達校門口時,身後便傳來一道高分貝的高音聲調,令綱吉瞬間止步,雙肩一縮。   「澤田!你怎麼自己跑掉了!」   頭皮發麻的嘆了口氣,綱吉不情不願的轉身,臉色不是很好看,不過不是慍怒的表情,而是無奈的苦瓜臉──幾個面貌姣好的女學生面帶怒容的追了出來,氣呼呼地對著綱吉嬌聲罵道。   「中午放我們鴿子,現在也想賴掉嗎?大家都知道今天你們一定會去那間店吃東西!」   脖子一縮,綱吉覺得自己實在是沒必要為這點多加解釋,但面對氣勢洶洶的美少女們,他深知自己處於絕對弱勢,就算起爭執,路過的路人中十人會有十人都幫她們說話,尤其如果路過的是男學生的話。   「我、我跟妳們說過了啊,他說從今天開始,他都要自己回家……」   「怎麼可能突然間這樣!你想騙誰啊?是不是你中午要他先回家的!」   心虛的瞟向旁邊,綱吉緊抓著自己的書包,要是可以的話,他真想迅速跑回家,逃離這群徒有美麗外貌的母老虎──可惜的是,自己的短跑成績不如所願,就算僥倖逃掉了,隔天也只會更悽慘而已。   「你、你們也知道他很冷酷啊……怎麼可能這麼聽我的話……」   「他在學校唯一肯交際的只有你啊!明明答應過要製造我們接近他的機會!」   「……話都妳們在講,我又沒答應過……」噘著嘴碎碎唸,但不敢講太大聲。「總、總之,他就回去了嘛!我也沒辦法啊……」   「哼!這次就算了,下次不准再耍賴!」   「就是說嘛!不過是幫這點小忙!小氣鬼!」   「我們走吧!姊妹們!」   說完,團團圍住綱吉的女孩兒們才氣沖沖的繞過綱吉離開,伸手揮去一頭的冷汗,無可奈何的放開被捏皺的書包,有氣無力的步離校門。   殊不知,方才話題的主角正躲在校門口附近的樹上偷看,方才的情形全都被他看在眼裡。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   骸轉頭望向方才的女生團,默默地記下那幾名女孩兒的模樣。   只有在這種情況下,骸才會多看其他人幾眼,為了將他們列入自己的黑名單中。   原本,他想在綱吉被圍住時就出面解圍,但發現爭執的起因似乎是自己,幾番的思量下,自己似乎不要出現比較好,否則就枉費綱吉的一番苦心了。   雖然看見綱吉被幾近霸凌的欺負感到不開心,但骸也意識到了另一個事實──綱吉並沒有乖乖地將自己推出去解決麻煩,反而一反平時的弱勢,勇敢地挺身擋掉那群可怕的雌性生物。   這讓他感到很無比的喜悅,雖然明知綱吉沒有其他意思,但他還是很開心。   「我回來了──呃?」   一踏進玄關,就看見骸身著便服站在玄關等他,面無表情、雙手抱胸,一副興師問罪的模樣。   隱約查覺到骸可能因為今天的改約感到不愉快,綱吉縮著頸子走進去,乖乖站在骸面前等他開罵。   那些女孩子煩他已經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她們都因為骸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質而不敢隨便出手,便將腦筋動到跟他最要好的自己身上。綱吉不喜歡那些女孩子,尤其她們惡劣的態度更令他產生厭惡感和焦躁感,下意識地也不希望骸喜歡她們,卻又擔心她們之中有骸喜歡的類型,自己不過是骸名義上的弟弟,對於他的伴侶,自己根本就沒有插手的餘地。   爸媽雖然認養骸回家,卻沒有正式領養他,他還是保有原本的姓氏,因此在學校裡大家都以為他們只是很要好的朋友罷了。   「改天再吃甜點,請問是哪天?明天嗎?」   抖了一抖,綱吉心虛的瞟向旁邊,冷汗直流。「呃……最近沒什麼胃口……而且放學都有事,所、所以……」   「你就是不肯對我說實話嗎?」   一愣,綱吉吃驚的抬眸望著骸,臉上清楚的寫著「你怎麼會知道」這幾個大字。   「改期是可以,但是你沒跟我說改期的理由,讓我很介意,所以放學後我的確沒出現,但是藏身在校門口附近,看看你葫蘆裡賣什麼藥。」   倒抽了一口氣,綱吉喪氣的用手摀住臉,發出啪的一聲清脆的巨響。   「那些女孩煩你很久了嗎?」   「……」   「回答我,綱吉。」   「……阻撓你認識漂亮美眉是我的不對,可是她們真的很……」   「那個不重要。」不耐煩的揮揮手,制止綱吉的道歉。「就算你真的替她們接線了我也不會搭理她們,我氣的是你居然沒跟我講。」   「欸?我、我想說只是小事……」   「小事?都影響到你的課後生活了,更何況那群女人對待你的態度算什麼,她們是哪國來的公主,憑什麼這樣對你說話。」   「嘛,我在班上本來就沒什麼人緣……要不是我跟你比較好,她們才不屑跟我說話呢……」   愈聽愈火大,愈聽臉愈黑,原本只是想對綱吉說別全部自己一個人承擔,丟給自己處理也無妨,但這些內容愈聽愈上火,腦中又浮現今天放學後看見的景象……綱吉可憐兮兮地被她們圍在中間砲轟,而且還因為這件鳥事害自己沒辦法跟綱吉「約會」,那群女人根本罪該萬死、罪不可赦!   「明天帶那群女人來一起吃飯吧,綱吉。」用力吞下怒火,骸試著維持冷靜的聲調說。   「嗄?可、可是……」就怕變成這樣!那群女孩刁蠻歸刁蠻,外貌真的不在話下,雖然不知道骸是否為外貌協會,如果不是最好,但萬一是的話……   「你不用怕,我會處理好。」   沮喪的垂下肩膀,綱吉不情不願的絞著手指,最後伸手拉住骸的袖口,令原本要走回客廳的後者為之一愣,旋即停止動作。   「骸看上她們之中的哪個人了嗎?」會有這個顧慮,是因為她們真的長得很好看,身材又好。   「……」不可否認的,骸現在很想轉身賞綱吉一個大爆栗,不過他閉了閉眼、深吸了口氣,硬是忍了下來──反正明天那幾個女人一來,綱吉就會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做什麼了。「明天你就知道了。」   「喔……」   「別愁眉苦臉的,媽媽會擔心唷。」拍了拍綱吉的背,搭著他的肩走向客廳。「好久沒幫你搓背了,今天幫你洗吧,當作明天的補償。」   雙眸亮了起來,綱吉就像得到糖吃的小孩一樣高舉雙手歡呼。「耶!」   確認綱吉看不見自己的表情,骸情不自禁的露出寵溺的淺笑,但在進入客廳前就趕緊調整回來,雖說看似魯莽但其實敏銳過人的爸爸不在家,但媽媽也不是全然的遲鈍,再說她還有「女性的直覺」這項武器,難保不會被她看出自己對綱吉異樣的情愫……在這個家裡,最遲鈍的莫過於綱吉本人了。   雖然以自己的情況而言,骸不知道這究竟算是好事還是壞事。   「我對妳們一點興趣都沒有,請別再繼續騷擾綱吉了。」   一句泰然自若、輕描淡寫的話就像仙女棒一樣,瞬間將眼前的三個女人和綱吉點成化石──前者三人是沒料到骸會講出這種話,後者是沒有想到骸會如此直接。   「呃,骸……」   「澤田!你真的很不夠意思耶!叫我們出來居然是要骸君教訓我們嗎?」   就知道她們會這樣想!   「不不不、不是啦!唉唷……」一溜煙溜到骸身後去,頭冒冷汗的拉拉他的袖口,貼在他身後悄聲耳語道。「骸,你也講得太直接了吧……」   「綱吉,你有耐心跟她們耗下去,我可沒有唷。」話落,一百零一號官方式微笑又再次掛回臉上,那張俊臉隱約看得出陰森森的氣息,且皮笑肉不笑。「順帶一提,如果妳們因此而找綱吉麻煩的話,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唷。」再次露出淺笑,威嚇力十足。   對面三個女人全身的化石瞬間掉光光,原本澎湃萬分的氣勢瞬間彷彿柳煙一般揮發殆盡,三個人都匆匆忙忙地抱起自己帶來的便當,驚恐萬分的逃離他們所在的涼亭。   閒雜人等都被趕跑之後,骸才又站了起來。「好了,走吧,回到我們平常吃飯的地方。」   「欸?啊,喔!」仍舊處於呆滯狀態的綱吉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一臉茫然地跟了過去,似乎還沒完全意會到剛才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用餐過後,綱吉才理完腦中亂七八糟的思緒,便開始打開沉寂已久的話匣子。   「……骸,這樣好嗎?」   「嗯?」   「就……這樣對待她們,真的好嗎?我是說,你在這所學校的形象可能會因此受影響……」   「噢,沒有關係。」反正他早就已經被煩的焦頭爛耳了,要不是那些女孩子平時還算識相,只要看到綱吉出現就會自己摸摸鼻子離開,他早就發揮媲美西伯利亞大冰原的極地寒風將那群女孩們吹跑了,哪有她們發花癡的餘地。   不過,現在這三個女孩明顯越過那條禁線,居然把腦筋打到綱吉身上去了,在自己的百般呵護、保護下,綱吉很少露出為難或不開心的表情,那群不長腦的女人居然害他如此困擾,直接用鐵板打她們回票已經算是很客氣的了。   見骸一副出過氣後稍稍愉悅的表情,綱吉忍了一下忍不住,還是噗嗤笑了出來,也將骸的注意力給拉了過來,抬眉。   「哦呀?想不到綱吉心眼這麼壞,看她們被我欺負成這樣反而笑得出來?」   「不、不是啦!只是……我覺得自己真的很幸福呢!」   紅藍異瞳微睜了一下,而後,綱吉更是上前來牽住骸的手,令他嘴角的淺笑稍歛。   「被骸重視的感覺,真的很好呢!」綻開單純又無防備的笑容,即使綱吉平時就不是個悶騷的學生,這麼安心又溫暖的笑容還是很少見──除了父母以外,只有骸看過。   唇畔的笑紋完全消失了。   滴答、滴答、滴答。   又有幾滴水滴入快要滿溢出來的杯子……   滴答、滴答、滴答。   勉強維持在邊緣的張力逐漸瀕臨崩潰……   滴答、滴答、滴答。   啊,不能想像這個笑容讓自己以外的人看見……   滴答。   無法忍受。   當骸回過神來,眼前是被自己壓在草地上,一臉驚懼和錯愕的綱吉。   嘴裡還殘留著綱吉方才喝的檸檬汁的味道。   完蛋。   「骸,你……」   「……抱歉……」大手摀住俊臉,骸迅速離開被桎梏的人兒,退到牆邊發出碰的一聲,並緩緩滑落,難以置信自己居然做出跳脫理性的動作。   水,滿出來了。   一旦滿出來,就收不回去了。   「……骸──」   噹噹噹噹!   就在這個節骨眼,午休結束的鐘聲響起,骸就像得到救命稻草似的猛然一震,接著,便出乎綱吉意料的消失在原地,以最快的速度離開現場。   他,逃走了。   放學之後,骸仍然在調整心情。   綱吉會怎麼想?真糟糕,當時實在是太過混亂,自己居然二話不說就藉由鐘聲逃走,留下綱吉一個人在那兒發愣。   實在是太窩囊了。   六道骸,你實在是太沒用了。   「那個,骸君……」一聲銀鈴般的甜聲輕喚,骸才從沉思的那一端被拉回來,皺起眉頭望向打斷自己思緒的女同學。「啊,我不是故意要打擾你的,只是有人外找……」許是骸兇三個恰北北學妹的事情已經傳開,平時鼓起勇氣倒追的女孩們現在都客客氣氣的,生怕一個不小心成為下一個惹毛他的人。   外找?   定睛一看,發現綱吉居然已經背好書包站在外頭等自己──以往,總是自己到樓下去等待喜歡東摸摸西摸摸的綱吉,今天他居然早早就將文具和課本收拾好,難得一見的上來等自己。   骸很沮喪的發現,自己居然緊張到有點不知所云,腦中竟然再次萌生想逃走的念頭。   ……實在是太沒出息了。   硬著頭皮走出教室,沒有勇氣正視綱吉。   但綱吉沒有多說什麼,他就像平常一樣和骸說今晚的作業又得麻煩他幫忙了,還有待會回家後要一起整理書房之類的閒話家常,自然到骸甚至產生中午那件事其實沒有發生的錯覺。   不過他很清楚,那件事真的發生了。   在杯子裡擺盪不停的水,終於滿出來了。   到家之後,媽媽便又秀出了幾本剛到的新書,綱吉稍稍抱怨過怎麼又亂買小說後,還是乖乖地接過那幾本書,拉著骸一起到書房去連同舊書一起整理。   也因為綱吉和平時無異的態度,骸的心情終於正式冷靜下來,並且能理性的看待這件事情……綱吉這樣的反應,代表什麼呢?   代表他認為這只是個意外,所以沒有關係?抑或是他壓根兒不認為自己是認真的,所以不打算處理?還是更荒謬的想法,就是他當時其實根本不省人事,完全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情……應該不可能吧。   混亂的抓了抓頭髮,為了稍稍轉移注意力,骸便開始替堆在椅子上的書本分類,並按照字母排列。   就在此時,綱吉開口了。   「吶,骸。」走到骸身邊,將一本書插進旁邊的書櫃裡,而後壓住骸正在整理的書堆。「中午那是怎麼回事?」   深吸一口氣,閉眼……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你認為是什麼?」   「我?呃,我、我不知道……當時的你好像恍神恍神的,和平常不太一樣……」   「在你對我的認知裡,我是經常這樣對待別人的人嗎?」   聞言,綱吉不假思索地搖搖頭。「當然不可能啊!」   「那麼……我對你做這件事情,代表什麼呢?」   話落,篤定的聲音又消失了,綱吉有點不解地抓抓頭。   「呃……」   被骸捏住的精裝書開始產生凹痕……有這麼難理解嗎?   ……或許是吧,他們兩個都是男人,而且還是如同兄弟般的存在,彼此對彼此而言就像空氣和水一樣自然,無論是對外界或對綱吉本人而言,自己和他的最高情誼只能止步於「摯友」和「兄弟」。   偏偏他的流漏的情感,遠高於此。   既然水都滿出來了,還有什麼好顧忌的呢?   思及此,骸抬眸望著綱吉仍在困惑的小臉,那一瞬間,彷彿有股無形的力量用力揪緊他的心臟,力道強到幾乎無法呼吸,腦中的激素開始劇烈分泌,造成他感到些許頭暈。   他伸手握住綱吉的小手,手汗分泌的比平時還要多。   打翻它吧。   「代表我喜歡你,綱吉。」   正皺著眉碎碎念沉思的綱吉猛然一抖,清亮的圓眸直勾勾的望進骸眼裡,他可以看見在那深邃漂亮的瞳仁內,映出了自己清晰的倒影。   「哈、哈哈……骸,這、這一點都不好笑……」   「請別讓我再說第二次……」   握住小手的大掌難得的抖個不停,讓綱吉想打哈哈的想法也緩緩消散……骸是認真的,而且光是說出這句簡單的話語,就耗盡了他畢生以來所有的勇氣。   綱吉沒有想到,骸居然也會有這一天,而且肇事者還是自己。   「可、可是好難相信……我跟你一樣都是男生,又沒什麼出色的優點……」低落的想抽回自己的手,但卻無法如願。「一定是哪裡搞錯了吧……?」   「那些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只有和你在一起時才能感受到幸福唷。」   正在推卻的手止住了,綱吉的臉龐逐漸加溫,最後紅成了漂亮的殷紅色,耳根子甚至紅到發亮。   顫抖的手覆上骸的,綱吉整個人都縮在一起,聲音好比蚊蚋一般細小微弱,纖瘦的身軀不停的顫抖著,甚至抖得比骸還要厲害,反之後者已經鎮定下來了。   輕輕的、慢慢的,綱吉用手繞過骸的背擁住,側臉貼上他溫暖的胸膛……而對方理所當然的伸手回抱他,滿滿的喜悅充斥著他原是倉皇絕望的內心,源源不絕。   「骸君,來多吃一點!想不到你也喜歡綱,真是太好了!一開始聽綱說他可能喜歡上你時,我跟孩子的爸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呢!」邊說邊替骸盛滿飯,後者則一愣一愣的望向身旁的綱吉。   「媽!不要說了啦!」面紅耳赤的嚷嚷著,並不敢轉頭對上骸的視線。   「說真的,我還以為骸君一定在外面交過十幾個女朋友了呢!聽阿綱說,你在學校很受歡迎吶!」灌下幾杯黃湯的爸爸也開始口無遮攔,綱吉翻了個白眼,真想直接灌醉他丟進房間睡覺了事。   「不瞞您說,我對那些女孩子半點興趣都沒有。」   「不愧是骸君!就知道你懂綱比她們好的地方!來來來,這可是媽媽特製的料理唷!」   「謝謝。」笑著接過媽媽夾來的菜,另一支手卻悄悄地伸到桌面下去,牽住綱吉因害羞到不行而緊握的拳頭。   原來滿溢的水杯,不只他一個呢。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