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懲罰(骸綱)

      『請不要哭,我很幸福唷。』   不要說出如此溫柔的話。   不要寬恕如此愚昧的我。   你不是想毀滅世界嗎?   你不是憎恨這個世界嗎?   為了我這種人捨棄這些原則,值得嗎?   為了我這個始終在傷害你的人,值得嗎?   回答我啊!六道骸!   手上的鋼筆筆直的投射出去,睡夢中絕望的漆黑頓時散去,高級綱筆筆直的插在門框上頭,嵌進的力道和深度足以讓筆頭和筆身分家,除此之外,旁邊還有其他大大小小的洞,可見這個情形已經不是第一次。   綱吉疲憊的揉了揉臉,瞄了那支宣告報銷的鋼筆一眼,若無其事地從抽屜裡拿出另一支出來簽寫文件,但還是暗中責備告誡自己,下次打盹時千萬別把筆拿在手上。   「阿綱,這次的任務──」甫一進門,里包恩就因注意到門框旁的那支筆而停頓了下,但沒有持續太久,他習以為常地把筆拔出來,筆頭果然早已要掉不掉的懸在上頭,和往常一樣。「喏,這次的任務報告書。」   「謝謝。」   將壞掉的鋼筆置於辦公桌上,里包恩默然盯著垂首處理公文的綱吉,輕嘆了口氣,走到牆邊靠著。   「雲雀來過了嗎?」   「我已經跟他說過不要再來了,除了報告任務以外,甚至連報告的工作都交給部下也可以。」   「……他會乖乖聽命嗎?」   「我跟他說如果他還是堅持要來,我會離開這間總部,躲到只有你知道的地方。」反正只要門外顧問知道他在那裡,確保他的安全,其他人就沒有說話的餘地。   「……你要持續到什麼時候?阿綱。」   仍是頭也不抬,綱吉冷淡的回答著。「你指什麼?」   「這個狀態。」修長的指頭敲了敲桌面,總算讓綱吉停下簽寫的動作──里包恩鮮少做出這個動作,要是他做了,就代表他要談正經事。「你覺得對不起那傢伙嗎?那傢伙就是希望你幸福才救你的,你卻反而因為他疏遠雲雀,這不是和他的期望相反嗎?」   偌大的辦公室陷入一片沉寂,空氣凝結的令人難受,連里包恩都稍微皺起眉頭。   過了幾十分鐘,綱吉還是沒有任何動靜,僅是默默的坐在椅子上發呆,里包恩壓了壓黑帽,將和報告書一起的企劃案隨身碟放在桌上,無可奈何的走向出口……   「……死了。」   聞言,腳步停了。   「什麼?」   「喜歡雲雀學長的那個澤田綱吉,已經死了。」總算抬起頭來,對上里包恩的卻是一雙暗淡無神的雙眸,以及毫無生氣的臉龐。「那個狡猾又懦弱的混蛋,已經死了。」   「……阿綱──」   「骸他,救了我這個明明無法接受他的心意卻又繼續享受他疼愛的混蛋,還把我從黑暗的房間裡帶出來,如果沒有他,我就醒不來了。」   「……」   「為什麼我要醒來呢?他即使當場死亡,也還是留著一股執著將我拉回這個世界,最後再默默的讓自己被黑暗吞噬,消失在這個世界……到底為什麼呢?他不是個殘酷無情的罪犯嗎?我值得他這麼做嗎?像我這種人,真的值得嗎?」   「夠了,阿綱。」   「在那之後我常常做一個夢,夢裡總是會有一個模糊的身影,他沒有現身,但我知道那就是骸……他總是不斷的重複同樣的話:『請不要哭,我很幸福唷』……騙人,他怎麼可能幸福,喜歡上我這種人,真是太不幸了。」   「住口!阿綱,那些都是他自願的,他自己也說過了!」   冷漠的瞟里包恩一眼,沒吭聲,但僅僅那一眼就讓里包恩愕然產生原本的綱吉已經死去的錯覺。   綱吉還是無法原諒自己。   在六道骸殉職之後,綱吉傷心至極的大哭了一場,當時還願意窩在雲雀懷裡哭泣的他,在首次到六道骸的墳前掃墓後,就和雲雀提出分手。   然後,除了掃墓以外,再也沒有人看過他的眼淚,甚至連昔日豐富的情感都消失無蹤,整個人就像失去靈魂的娃娃一般黯淡無光。   「是啊,然後我狡猾的利用這一點,來排解雲雀學長不在時的寂寞。」   「……別再想了,這些都沒有意義,你不想再跟雲雀交往也罷,不要再想這些事情了,你沒有對不起任何人。」   沒想到,這句話反而讓綱吉不滿的皺起了眉頭,雙拳握緊。   「為什麼你們總是這麼說呢?每個人、每個人都是,大家都說我沒有對不起任何人……為什麼不乾脆直接一點的苛責我、怪罪我?」   「因為你真的沒有做錯,沒有必要──」   「可是骸死了!」憤怒的起身,橫手掃掉桌上的些許文件,這一聲響亮到連辦公室裡都聽得見回音,並讓里包恩睜大了細長的眸子──這十幾年來,他還是第一次聽見綱吉如此憤怒、不滿、激動的吼叫。「如果我真的沒有做錯,為什麼他會死?如果只是想救我的話,只要推開我讓子彈避開要害就行了,為什麼他會當場死亡?就是因為他捨不得我受到一丁點的傷害,才會不顧一切的用自身當我的盾牌,為了我這個明知道他的心意卻還是一直糟蹋他的人!」   「……」   「但是沒有人怪我!就連跟他最親近的庫洛姆和犬和千種都沒有怪罪我!就連他本人也在死後到我夢裡要我別哭,說他很幸福……我到底有什麼資格被他這樣寵?太奢侈了!」   下一秒,綱吉就被強勁的力道按回椅子上,里包恩深深的凝視著他……良久,才緩緩開口道:「六道骸在你心裡,早就超過朋友及部下的程度了,是嗎?如果只是單純的覺得對不起他,不該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對此,綱吉沒有說話,僅是默默地推開里包恩,起身走向落地窗,抬頭望向窗外。   「當我在遇襲的時候,第一個浮現在我腦中的人是骸。」伸手抓住前的窗簾,緊揪著簾布的手微微顫抖著。「我是最差勁的人,不僅傷害了骸,也傷害了雲雀學長……我對於這樣的自己還能得到他們的戀慕和寵愛,感到噁心。」   這次里包恩沒有打斷他,靜靜的聽他說完。   「直到意識到骸離開之後,我才發現有一部份的內心跟著他一起崩毀了……這才明白我的愛戀早已轉移,沒有資格再接受雲雀學長的好了。到頭來,我才是最該消失的那一個啊。」   轉身,將部分處理好的公文整理好,遞給里包恩。   「請替我拿給學長吧,里包恩,並告訴他我是認真的。」   「……這話你應該自己跟他講。」話雖如此,還是接過公文。   「我已經講了,但是他不相信,他認為我只是覺得對不起骸,過段時間後就會恢復……但事實上,不可能了。他一向最信服你說的話,麻煩你了。」   「……」   送里包恩離開後,綱吉親自關上辦公室的大門,並順勢滑下……有里包恩去當說客,應該沒問題了。   繼續被愛著這種事不僅對愛慕者不公平,對他而言也太過奢侈。   他心裡裝著另外一個人。   一個明明是個狠角色,卻甘願被自己傷得體無完膚的笨男人。   今後,他會繼續當最討厭當的黑手黨,並且盡忠職守,再也不會喊累、喊要休息,甚至連放鬆都不能允許,最好操勞到沒有時間睡覺,僅在辦公室打盹偷個幾分鐘來補眠即可……因為就連在夢中,都會有骸的身影出現來安撫自己,並不停地強調自己很幸福。   ……太難受了。   若是讓自己太好過,綱吉會產生無法忍受的負面情緒。   他也沒資格再去愛其他人。   任何能讓他感到愉快、幸福的事情,都是無法原諒的奢侈。   他得到的寬容和快樂已經夠多了,多太多了。   是時候該償還了。   夜深,三更,凌晨。   綱吉徹夜未眠的批改公文,連同應該要留給巴吉爾處理的雜項報告都開始著手處理,反正扣除睡眠時間,他的時間比一般人多上很多。   喀擦。   直到窗外出現吱吱的鳥叫聲後,辦公室的大門應聲開啟,巴吉爾一如既往的走了進來,發現綱吉仍在位子上工作時嚇了一大跳,整個人重重的震了一下,並倒抽一口氣。   「澤、澤田大人?對、對不起!我不知道您這麼早就來工作……」   「無所謂,進來吧。啊,不過你的雜項報告都被我處理掉了,不好意思。」疲憊地笑了笑,將文件擺到桌緣供巴吉爾拿取。「最後的彙整和發表還是交給你了。」   「啊!這、這些我自己處理就可以了!」匆匆忙忙地衝到辦公桌前接過文件,擔憂在抬眸看見綱吉黯淡了臉色時注入了土色的瞳眸中。「……澤田大人,您沒有就寢嗎?」   「嗯?啊,因為睡不著,我就待在這裡工作,沒想到這麼快就天亮了,哈哈。」   「這、這一點都不好笑啊!澤田大人!睡眠是很重要的,請您立刻去休息吧!」   「今天才剛開始呢,巴吉爾,等中午再說吧。」經過十年的淬鍊,綱吉早已能輕鬆打發掉巴吉爾的焦慮,他笑呵呵地打著哈哈,而巴吉爾卻完全笑不出來。   「澤田大人……」   「好了,你該回去工作了,雖然我幫你處理掉這些,但外部任務還有得你忙的唷。」   「……是……」待在總部裡工作十幾年也不是做假的,巴吉爾聽得出綱吉話語中的趕人語氣,便摸摸鼻子抱好公文走向大門,但在走出去前還是忍不住往後多看一眼。   微笑目送巴吉爾離開之後,綱吉揉了揉雙眼,並用手摀住它進行短暫的休憩……沒過多久,就將手拿開,繼續處理下一個工作。   就是這樣,這樣就對了。   永遠,都要懲罰自己。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