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沉溺【二】(骸綱)

      忐忑不安地坐在正中央,一竿子的守護者和幹部級人員神色凝重地團團圍住他──就在發現自己沒有在開玩笑之後,骸就立刻通知門外顧問,不過一眨眼的時間,許久不曾聚集在一起的彭哥列主力們難得齊聚一堂,連遠在國外出任務的守護者們也以最快的速度解決手邊的工作,搭乘私人用噴射機火速飛回來。   所有人到齊之後,綱吉的心情也平靜下來了,忐忑的情緒轉為感動,甚至揉了揉雙眸,眼帶憔悴的一一掃視每一個人的臉……里包恩、獄寺、山本、大哥、藍波、雲雀學長、庫洛姆、京子、小春、碧洋琪、巴吉爾、風太、一平、夏馬爾等等的人全都在,家光和奈奈也在此時困惑地走進門來,還有始終守在自己身邊的骸……大家,都還在。   這是夢嗎?   被召集回來的人都不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只知道門外顧問鮮少發出這樣的緊急召回令,他們才會在第一時間內趕回來,卻又不曉得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個個疑惑地你看我,我看你,最後看向坐在正中央的綱吉,靜待首領回答。   「十代首領,發生什麼事情了?」   一聽獄寺的問話,綱吉彷彿被雷擊到一般的抖了一抖,暖褐色的眸畔更加無神,纖瘦的身軀微微顫抖著,緩緩起身……失魂落魄的走向獄寺,空洞的眸子寫滿了不敢置信,小手輕顫的伸出去,抓住獄寺的手臂──碰到了。   真的,還活著。   獄寺君,還活著。   就在獄寺一臉擔憂困惑地望著綱吉時,後者又突然伸出手抓住他身旁的山本,之後又伸出手抓住藍波,最後甚至不要命的轉為抓住雲雀,種種的舉動令所有人更加不解,原本周遭還帶點嘰嘰喳喳的雜音,眼下頓時變得鴉雀無聲。   在所有人都被綱吉抓過一輪之後,綱吉走回正中央,抓住正皺著眉凝視他的骸……那一剎那,兩行淚水筆直的自眼角滑下,將大伙的困惑轉為驚訝,而後撲通一聲跌坐在椅子上,抓住骸的手沒有放開,但卻不停地顫抖著,綱吉垂首啜泣著,淚水就如同他蜂湧而出的情緒一般,無法止住。   大家,都還活著。   大家,都還在他身邊。   不是只剩他一個人。   「十、十代首領,您到底……」獄寺。   「阿綱,你還好嗎?」山本。   「澤田該不會吃壞肚子了吧?得盡快送醫!」了平。   「您太誇張了啦,笹川大人,澤田大人只是有點累而已吧。」巴吉爾。   「……」雲雀。   「阿綱太累了吧。」京子。   「阿綱先生該找個時間多休息啊!」小春。   周遭的關懷多一句,綱吉的淚就流得更兇,彷彿頭被拔掉的水龍頭一般,源源不絕的流出。   如果這是夢,那會是何等的殘忍。   這是他夢寐以求的世界啊。   垂眸望著崩潰哭泣的綱吉好一會兒,骸輕咳了一聲引起大家的注意力。   「綱吉應該是累了,今天就放他一天假吧,您怎麼說呢?門外顧問。」   接到骸眼神的示意,里包恩只好將查明原因的任務交給他,嘆了口氣。「沒辦法,看他變成這樣大概也無法工作。」   「那我先替綱吉謝謝你了。」   「下不為例唷。」   說完,便使了使眼色,要大家跟他一起到另一間辦公室繼續討論,至少稍微討論出個結果來……綱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怎麼好好的人卻突然崩潰了呢?   待大家都走光之後,綱吉的情緒也稍微平靜一些了,但淚河還是掛在臉上,流出的速度雖然有減緩,淚腺還是沒有停工的跡象,一雙圓眼哭得紅到不行,腫得差點兒睜不開了。   俯身,輕輕用手執起綱吉的下巴,讓他快睜不開的眼眸正視自己。   「你怎麼了?綱吉,大家都很擔心你。」   不料,這一開口,綱吉的眉頭又皺了起來,淚水再次壯大了起來,令骸錯愕地瞪大雙眸,有點頭痛的抓抓額頭……真糟糕,好不容易才有稍微停息的跡象,怎麼突然又開始發作了?   始終抓住骸袖子的手總算放開,平整的袖口被抓出無法抹去的抓痕,小手轉移陣地抓住骸置於自己下巴的大手,輕輕磨蹭著。   「沒事……我很好……真的……真的……再好……不過了……」   連聲音都因鼻音而完全改變,這句話的信服力實在是很低。   「……吶,雖然不知道你發生什麼事情,不過現在沒事了。」說著,便習以為常的將綱吉整個人拉了起來,坐上被坐熱的椅子,並讓綱吉坐在自己懷裡。   這份體貼、這份溫柔,是綱吉從來沒有體驗過、卻奢望已久的待遇……因此,綱吉輕輕掙扎著,卻反而被骸摟得更緊。   「仔細想想,你睡醒之後就變得有點奇怪……做惡夢了嗎?」   惡夢嗎?   如果那邊的現實是一場夢的話,那他……的確做了一場惡夢呢。   窩在骸的懷裡,綱吉舒服的快要闔上雙眸……不、不行,不能睡著,只要進入夢鄉,這一切都會消失,回到那個冰冷、一點牽絆都沒有的世界。   他不想回去。   再讓他待久一點。   再讓他……稍微享受一下這奢侈的溫暖……   安心帶有韻律的酣睡聲自下方傳來,骸垂眸望著綱吉仍是不支入眠的睡臉,忍不住笑噴一口氣,並用最輕微的動作將他整個人抱了起來,移駕到床上去繼續補眠。   「好好休息吧,親愛的綱吉。」   好好休息吧,親愛的綱吉。   好溫柔、好深情的嗓音。   啊啊,不想醒來啊。   不想面對,醒來後要面對的現實──……   嗶嗶嗶!嗶嗶嗶!   吵雜的鬧鈴聲劃破了美好的寂靜,綱吉睡眼惺忪的睜開雙眸,雙目朦朧的凝視著上方的挑高天花板,再轉頭望向正毫不留情打碎他美夢的報時器。   疲憊的撐起身子,伸手將報時器按掉,並揉了揉眼眸……眼睛是乾的,而且也沒有紅腫。   果然……回來了嗎?   「首領,您起床了嗎?今天的行程有……」   果然,他回來了。   對講機內傳來陌生的助理聲音,瞬間將綱吉的期待打至谷底……真理果然是最正確,卻也是最殘酷的啊。   「我知道了,謝謝。」語畢,便按掉對講機,享受著短暫的一人寧靜。   晨間會議,綱吉忍不住多看了骸好幾眼,試圖將他和昨晚夢到的男人連接上──結論是,這根本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吧!   雖然他們有同樣的外貌、同樣的氣質、同樣的聲音,但眼前的男人卻冷漠到無法和昨晚的男人聯想在一起,尤其是看待自己的眼神──匆匆將眼神別開,現實中的骸那冰冷厭惡的眼神深深的刺進自己心裡,痛得他喘不過氣。   『好好休息吧,親愛的綱吉。』   如果夢境也能錄音就好了,綱吉暗忖,要是有這句話支撐自己,或許現實就會好過一點。   那樣溫柔、將自己當作珍寶細心呵護的骸,根本就是自己妄想的產物吧。   會議結束之後,骸難得的沒有立刻起身就走,反而坐在椅子上等大家離開,令綱吉略一屏息,在收拾完所有文件準備離開之時,發現骸仍坐在位子上看著自己,霎時還以為自己眼花了。   「呃……骸?難、難得看到你留到最後呢……」   「嗯,因為今天的你實在是讓人很不愉快,我認為有必要再提醒你一下。」   緊張的一縮,綱吉暗叫不好,肯定是今天盯著他看的次數太過頻繁了。   「呃,我、我下次不會了……你不用說我也知道你想說什麼……」果然只是夢啊,要是知道自己在他夢裡變成什麼樣子,骸大概會氣到炸裂吧。   「你知道?呵,都已經過這麼久的時間了,你還會用那種奇怪又期待的眼神看我,真是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呢。」   「對、對不起……」   冷漠的異色瞳眸直勾勾的望著滿頭冷汗的綱吉,而後輕蔑的笑了一聲,令後者錯愕的一愣。 「做到什麼美夢了?跟我有關?」見綱吉雙眸陡然瞪大,骸更加確信了自己的臆測無誤,登時更是毫不遮掩的嗤笑,俊臉滿是鄙夷。「真是噁心,在你夢中把我塑造成什麼樣子了?不管他有多美好,夢境就是夢境,你該不會連這點常識都沒有吧?少再用那種緊張又期盼的眼神看我,會讓我想吐。」   一句話,讓綱吉清楚的感受到,他回到現實了。   是啊,他早就知道了,一直都知道的啊。   骸很討厭他,已經達到了憎惡的地步。   雖然不明白他為何還肯繼續待在彭哥列擔任霧之守護者,但綱吉相信那原因大概也跟自己毫無干係,骸可是連光是看到他都會反胃的地步呢。   或許是看上部裡的誰吧,反正不管是誰,他都不想知道。   否則他可能會被忌妒給吞噬。   「嗯……我知道……真的很抱歉……」   在看見綱吉又像平常一樣畏縮的低下頭之後,骸才轉身離去。   靜靜的,綱吉默默抱起桌上的文件,神情低落的走出會議室。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