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13骸大人生賀》早戀(骸綱)

      今天,是個艷陽高照的好日子。   早上的他破天荒地因準時起床而沒被里包恩踢起來,抵達學校時離遲到鐘聲還有一段時間,學校的老師似乎也好心情的不找他碴,甚至因課程早上完而早點放人,跟還有課後活動的山本及獄寺道別之後便獨自回家。   好久沒有這麼悠閒了。   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得就走到了堤防上的草坪,眺望著逐漸染紅的蔚藍天空……深吸一口氣,坐下。   戰鬥明明結束了,心裡卻沒有一股相對應的踏實感。   總覺得還有什麼事情沒有完成。   「喂,廢柴綱。」   下意識的朝聲音來源看過去,卻聽見一聲清脆的快門聲,大眼錯愕的睜大了好半晌,在看清楚來人時才收起眼底的驚訝,連連眨了好幾下。   「里包恩?」   「嗯,照片跟人一樣,看起來都蠢蠢的。」將數位相機的畫面停在剛拍好的照片上,在綱吉面前晃了晃。   「喂!什麼意思啊!」一把搶過小手上的數位相機,放到眼前仔細審視。「還、還好嘛,被突然一叫誰的表情能好看到哪去……」   「少替自己找藉口了,蠢綱。喏,拿著這台相機替家族成員拍張照吧,就不信每個人都是這個蠢樣。」   「哈啊?不要啦,太麻煩了,我承認我比他們任何一個人都蠢,可以了吧?」   話聲剛落,一記重量級飛踢就迎面而來,不偏不倚正中綱吉的鼻子,痛得他整個人趴在草地上顫抖。   「唉、哎唷喂呀……」   「喏,相機拿好,弄壞給我試試看。」話落,不等綱吉反應就將相機朝他扔去,嚇的綱吉趕緊舉高雙手接住,確認相機完好之後才鬆了一口氣。   「真會使換人……」   不過算了,里包恩就是這樣,他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他了。   「骸大人,首領剛剛來過了。」   乾淨蔚藍的天空點綴著棉花糖般的白雲,身著迷彩上衣的男人靠在廢墟窗邊,一瞬也不瞬的眺望著藍天。   女孩困惑的走到他身邊,學他靠在窗邊,清澈的紫眸閃爍著明亮的水光仰望著嘴上喫著淡淡微笑的男人。   「骸大人?」   「我知道,是來拍照吧,想不到他能說服千種和犬一起拍,這倒是讓我感到很意外。」   聽罷,女孩將視線移回自己的雙手,若有所思的玩弄著自己的手指。   「首領說,里包恩先生要他拍攝所有家族成員的照片……然後用三天份的食物跟犬做了交易。」   「呵呵,原來如此。」   「骸大人……當時您躲起來了嗎?」   「只是沒有出去而已,反正也沒有我出場的必要。」   「……」   骸大人的聲音很平靜,也很冷淡,但跟骸大人相處這麼久了,庫洛姆還是隱隱約約聽得出一絲絲和平時不太一樣的情緒……   骸大人……是不是有點寂寞呢?   「那、那個……首領順便替京子小姐和小春小姐帶話給我,今天他們要在家裡決定周末要一起做的甜點,希望我能一起討論……」   「這不是很好嗎?想去就去吧,庫洛姆。」   「……」   她該不該坦白的對骸大人直說,他現在的表情有點寂寞呢?   思忖了好一會兒,最後還是搖了搖頭--像骸大人這樣的男人怎麼可能喜歡人家把他脆弱的一面大辣辣地講出來,而且或許這不過是她的錯覺罷了。   「那我出門囉,骸大人。」   「嗯,如果她們要你夜宿一晚,傳封簡訊給我就行了,手機有帶著吧?」   「嗯嗯。」   語畢,纖細的身影就噠噠噠的奔出黑曜樂園,不一會兒就消失在視線之中。   此時,骸才轉眸望向庫洛姆消失的方向,血色的異瞳比平時還要深邃,爾後注意到玻璃中映出自己現下的模樣……啊,真是難看的表情。   真糟糕,大概連庫洛姆都察覺到了吧。   捂住蒼白的俊臉,骸緩緩步離窗邊,躺回慣用的沙發上,讓睡眠帶走這莫名的不愉快。   拉著里包恩轉彎躲進巷子,在確定追殺者沒有跟過來之後,綱吉才喘吁吁的大鬆了口氣,然後開始嗶嗶嗶的確認方才拍的照片。   「啊……果然沒有對到焦……不、不過這樣就行了吧?再去一次絕對會被咬殺的啦……」   「哼,憑你大概也只能做到這種地步,就算你及格好了。」   「呼,謝天謝地……」   「吶,現在就拍完也不錯,要不要去甜品店啊?我記得媽媽昨天才發零用錢給你吧。」   「你只是自己想吃而已吧!」毫不留情地吐槽正沒形象垂著口水的里包恩,綱吉碎念了幾聲後就開始確認照片。「……啊。」   「怎麼了?」   「……里包恩,既然那三個人都還在,那個人應該還沒回義大利吧……」   「你這樣講誰知道在講誰。」   「哈啊?不可能不知道吧!就、就是骸啊!剛剛去黑曜的時候沒看見他……」   「噢,他啊,應該吧,大概是不想出來。」   「欸?」   「戰鬥結束了,但他是一個罪犯的事實還是不會改變的,而且你是想拍家族成員的照片,他大概沒興趣吧。」   「……」   是這樣嗎?   他還以為,經過這一連串冗長的戰鬥,骸的世界觀和價值觀都改變了……他願意將原本視為「道具」的犬和千種留在身邊,不就是最好的證據嗎?   啊,不過他好像有特別聲明過,他還是很討厭彭哥列。   嗯……   「別管他了,我們去甜品店吧,聽京子跟小春說,那家店有出新品唷。」   垂首痴痴地望著相機,綱吉罕見地陷入了沉默,爾後還是搖了搖頭。   「我還是再去找他一次吧。」   聽完,反而是里包恩不解地皺起了眉頭,從綱吉肩上跳下來。   「居然會想主動去找他?你別忘了,他可是比雲雀還要危險的男人。」   「呃,大、大概是吧……不過他現在給我的感覺沒那麼可怕了,因為……之前還一起戰鬥過不是嗎?」   「所以才說你太天真了,他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戰鬥,跟你無關。」   「或許是這樣吧……啊,對了對了,雖然現在有庫洛姆在擔任霧之守護者,但其實最初委任的是骸吧?那怎麼可以少了他!」   「……嘛,算了,吶,拿來。」說著,便伸出了短小的手臂,朝綱吉勾了勾。   「嗄?什麼?」   「吃甜品的錢,你不吃我自己去吃。至於六道骸,你如果想去確認他的狀態如何,就去吧。」   「……」   抬頭望著高聳的破損建築物,綱吉輕輕的嘆了口氣,抓緊肩上的書包,躡手躡腳地避開地上的玻璃碎片以及垃圾雜物,靜悄悄的走進陰暗的廢墟中。   雖說是自己堅持要過來的,但還是有點緊張啊……待會見到骸要說什麼?   如果正如里包恩所說,他對拍照沒興趣,甚至不願意的話,那他來這一趟要幹嘛?   話說回來,這裡還真大……骸在哪裡啊?沒記錯的話,他最喜歡待在三樓的廢棄電影院裡。   樓梯、樓梯……啊,找到了!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先前跟復仇者戰鬥的關係,中間破了個補不起來的大洞,勉強跳應該是跳得過去啦……但一想到可能跳不過去的畫面,綱吉就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抓緊自己的手臂抖了一下──不行不行,還是找其他樓梯吧!   找著找著,綱吉走到了先前沒有走過的後院,發現原來後面也有做咖啡廳造型的設計,而且也有通往樓上的樓梯。   剎那間,呼吸停止了一瞬。   骸放下捂住臉龐的大手,但雙眼沒有睜開。   有人進入黑曜樂園了。   這個感覺不像是千種,也不是犬,更不可能是庫洛姆。   ……是澤田綱吉嗎?   不過如果是他的話也很奇怪,因為沒有感受到阿爾柯芭雷諾的氣息。   如果是綱吉的話……他回來做什麼呢?   幸好骸最喜歡待的樓層是三樓,對歷經好幾場戰鬥的綱吉而言已經是小菜一碟,對於臉不紅氣不喘就迅速抵達三樓的自己感到些許的自信。   左顧右盼了一下,最後決定照著直覺走,反正骸的身邊一直都圍繞著一股奇特的氛圍,雖然似乎只有自己感覺的到。當骸出現時,他就是有辦法感應到。   小心翼翼地走近某一個窗邊,從外頭偷偷看進去……找到了!   相信自己的直覺果然沒錯!   但下一秒,綱吉就注意到骸的臉色很差,似乎正在閉目養神,便暗自慶幸自己沒有從大門走進去,可以拍完照就走人──反正他的目的就跟里包恩說的一樣,只是想確認骸的狀態如何而已。   戰鬥結束後,大夥兒都住進了醫院,雖說現在都痊癒出院了,但骸本來就是個擅長遮掩傷口的人,總覺得在大家面前,他會刻意掩飾自己脆弱的一面,肉眼看見的大概都不太能相信。   躡手躡腳地靠近窗邊,拿出書包裡的相機,偷偷摸摸的鎖定裏頭的男人,幸好光線還算給面子,不開閃光燈也可以拍得很清楚,但離窗戶太遠人就會太久,綱吉只好整個人探進窗口,並用腳卡住……   喀擦!   呃!這點聲音應該吵不醒他吧?   心裡默默地安慰自己,但才剛這麼想,就被相機中的照片嚇得慘叫一聲──那個男人居然已經轉過來看向鏡頭了!   「噫──呀啊!」   下一秒,綱吉就整個人栽了進去,紮紮實實的摔了個狗吃屎,但還是不忘保護比生命還要重要的數位相機,拚命伸長手接住差點落地解體的它──老天有眼,他接到了!   大大鬆了一口氣,想不到一台相機會害他的心跳的七上八下,要是當真解體,還不知道里包恩會怎麼惡整自己……   喀喀。   因突如其來的腳步聲而屏息,綱吉兩眼發直的瞪著眼前的皮鞋,然後慢慢的、慢慢的……視線以最慢的速度從腳慢慢上移到大腿,接著是那件招牌迷彩上衣,最後是那帶著一抹笑意的俊臉……   「想不到你會回來呢,澤田綱吉。」   幾乎是一瞬間,綱吉彷彿觸電般的彈跳起來,並反射性地將數位相機藏到身後,結結巴巴的扯著嘴皮。   「對對、對啊……里、里包恩堅持要拍到你的、你的照片……說、說是你、你也是家族……呃,家族成員啦!你、你可能不這麼想吧,所以……所以我……我就……」   「哦?是這樣嗎?」笑意加深,骸俯身審視著綱吉,令後者再次渾身一凝,連大氣都不敢哼一聲。「吶,我看一下。」   一聽,綱吉緊張的輕輕搖頭,雙眸抹上了一層水光,並以若有似無的速度緩緩往後移。   「不、不要啦……要、要是弄壞的話,里包恩不會放過我的……而、而且才一張……唔……」彷彿想到什麼似的,綱吉停住了動作,讓骸順利從他手中奪走相機。「你、你早就發現我了嗎?」   「是呢,就像我接近你會有感覺一樣,你接近我也會有感覺唷。」打趣的往前面檢視,查看綱吉拍了那些照片。   「那、那為什麼還肯讓我──」   「哦呀,這張是突然被拍的表情嗎?真是有趣的臉。」   霎時,羞恥心從綱吉心底爆炸增值,直接湧進他的頭頂,暖褐色的髮叢瞬間冒出陣陣白煙,並讓他有點惱羞成怒的伸手想搶回相機。   「還、還我!」   「還你?可以唷,不過我要刪了裡面全部的照片,這樣你會很困擾吧?」笑意盎然的晃著手中的相機,蹲下身來捏捏綱吉由紅潤轉鐵青的臉夾。   「別、別這樣嘛……我好不容易才拍到的……」   望著綱吉舉白旗投降的小臉,骸的嘴角不自覺的被牽動著,以微小的弧度上揚……   啊,心情真好。   剛才的抑鬱好像突然間一掃而空了。   你真的很不可思議呢,綱吉。   「那這樣好了。」   說完,二話不說就將綱吉攬了過來,後者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被拉進暖呼呼的懷裡,湧進鼻腔內的古龍水香味令他的大腦機能暫時停擺,只能傻呼呼地跟著骸一起望著鏡頭。   喀擦!   快門聲快速閃了兩下,而後骸沒有立刻放開綱吉,反而逕自確認方才拍的照片。   「嘖,有一張糊掉了。嘛,不過另一張拍得很好。」   語畢,便好心情的扶著綱吉坐上沙發,然後攤開自己專用的筆記型電腦,三兩下就把剛剛的照片傳進自己電腦裡──滑鼠游標在滑過綱吉個人照時頓了一下,一秒後也將那張複製進自己的電腦。   而綱吉仍然呆愣在原地,呆呆地看著骸將照片傳進電腦,然後眼巴巴的望著那張他跟骸的合照……他,跟骸?合照?   剛剛發生什麼事情了?   「喏,你的相機。」   低沉好聽的聲線將綱吉拉回了神,小臉不自覺的熱了起來,迅速接過那台相機,卻不敢直視骸的雙眸。   「呃,謝謝……」唯唯諾諾的說著,但說完之後才發現……不對!他道什麼謝啊!明明是骸先莫名其妙的啊!「那、那個……」   「剛剛有摔傷嗎?全身都髒掉了。」從桌子下方的抽屜拿出一個急救箱,還很不像六道骸的拍了拍綱吉沾滿灰塵的制服,令他整個人彷彿被仙女棒點到一般變成一尊雕像。   見綱吉沒有反應,骸也不在意,逕自開始檢視他身上有沒有其他傷口,確定只有手肘部分有擦傷之後,還想拉起綱吉的褲子看看膝蓋有沒有問題。   「噫!做、做什麼!」   「我看看你的膝蓋。」回答完就直接將黑色褲管拉了起來,綱吉那微小的抵抗力量對他而言簡直微乎其微。「果然也有擦傷。」   之後,骸就不再說話,他默默地開始處理綱吉的傷口,後者知道說再多都沒用,所以也乖乖讓他擦藥……但目光還是離不開電腦螢幕上的照片,小嘴抿了起來,並嚥了口唾沫。   今天的骸,感覺不太一樣……   話雖如此,自己其實從來沒有和骸獨處過呢。   偷偷將視線拉到骸身上,見他正專心地替自己擦消毒水,一顆心彷彿哽到喉嚨,令他小小力的震了一下──幸虧他面對骸時本來就會很緊張,骸似乎對他的顫抖感到不以為意,連頭都沒抬,繼續替他療傷。   原來,骸也會有這麼溫柔的時候啊?   也是啦,庫洛姆不也常說「骸大人很溫柔」嗎?   總覺得……很不好意思。   「好了。」   回過神來,綱吉摸了摸貼好OK蹦的地方,脖子下意識地縮了起來,似乎想將面紅耳赤的臉藏起來。   「謝、謝謝……那、那個,骸……」   「嗯?」   見他乾脆的停下來聽自己說話,綱吉反而半句話都說不出來,但骸似乎很有耐心,雙眼直勾勾的凝視著他,等他說話。   為了防止自己的身體被那道目光燒出一個洞,綱吉深吸了一口氣,努力讓呼吸保持平順。   「那、那個啊……這個,」伸手指向電腦螢幕。「要做什麼?」   「這是代價唷。」   「……哈啊?」   「拍我的照片可以,但要付出代價,這兩張照片就當代價吧。」   「兩張?不是說一張糊掉……呃!」視線隨著滑鼠指標漂過去,才發現連自己被里包恩拍的那張都被存進去了。「你、你剛剛不是才說這張臉很蠢嗎!嘲笑我這麼有趣嗎!」羞恥心似乎達到了零界點,綱吉爆炸似的抱怨著,並伸手想刪除,筆電卻被骸一手推開,小手也被一把抓住。   「呵呵,你記錯了吧?我是說『有趣』,而不是『蠢』唷。」   「哪、哪裡有趣!我知道那是蠢的意思!」使出吃奶的力氣不停掙扎著,眼看著小手就要掙脫大手的掌握──……   在掙脫之前,手就被骸壓在他自己臉上,瞬間澆熄了綱吉愈發愈大的氣焰,隱約似乎還聽得見嘶嘶嘶的熄火聲……綱吉這才發現,骸的手溫很低,貼在自己手上觸感略嫌冰涼,但臉卻出乎意料的燙,仔細看還看得出微紅的跡象。   思及此,綱吉登時露出擔憂的表情,撫上俊臉的手自動轉移到額頭上,並摸摸自己的來確認……呼,溫度差不多,那應該是自己的錯覺吧?   「呼……還以為你發燒了。」   「……綱吉很關心我呢。」   「呃?」不知是不是他的錯覺,這句話好像哪裡不太對?但一時之間又說不上是哪裡不對……「因、因為你才剛從水牢出來沒多久就參加戰鬥,還被打傷了……」說話的同時,巧克力色的褐眸瞥到已逐漸被染成橘紅色的天空。「咦?都、都這麼晚了!我我我、我該離開了!」   匆匆忙忙將相機收進書包裡,臨走前還匆匆瞄了眼電腦螢幕上的照片,最後決定不去思考他的用意,直接離開。   但在走出大門前,腳步還是停了下來。   「謝、謝謝你幫我療傷,我……我改天再過來。」   說完,就以最快的速度一溜煙衝下樓,途中還聽見碰碰鏘鏘的聲音,大概是不小心踢倒了被擱在樓梯間的東西。   望著綱吉衝刺留下來的塵煙,嘴角再次上揚,露出了淡淡的淺笑。   真期待下次的見面呢,綱吉。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