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沉溺【三】(骸綱)

      因為夢境太美,才會捨不得離開。   因為現實太殘酷,才會捨不得醒來。   「骸,你會覺得我噁心嗎?」   一句話,讓正在砌茶的男人停止動作,微微偏過頭去給身後的人兒一記白眼,又轉回去繼續動作。   「別開這種無聊的玩笑,綱吉。」   「玩笑啊……嘿嘿……」   「真稀奇,好久沒聽見你這樣傻笑了。」   「咦?是嗎?」   「至少,」將泡好的紅茶推到綱吉面前,並攬住他在額上落下一吻。「在我們彼此坦白之後,你就很少這樣傻笑了。」   呆呆的躺進骸懷裡,綱吉默默的凝視著桌上冒著香氣的紅茶,面帶茫然。   啊,感覺好奢侈。   「有什麼心事嗎?」   一驚,綱吉趕緊摸了摸自己的臉,調整表情。   「沒、沒有啊……為什麼這麼問?」   「你只有在不安的時候才會做出這種傻笑。」   「……」   「來吧,在我面前有什麼不能說的?」   「……」   儘管如此,綱吉還是沉默了幾分鐘,靜靜的窩在骸懷裡,後者也沒有再出聲,大手溫柔的摩逤著暖褐色的的亂髮,一點一滴的補充綱吉流失的安心感。   良久,綱吉總算拍拍骸的大腿,表示自己要起身了,後者才停止手邊的動作,讓綱吉坐直身子。   「骸,我……我……」   「嗯?」   緊張的絞著手指,綱吉深吸了一口氣,又開始吞吞吐吐的我我我,想說的話始終卡在喉頭出不去,就跟想告白的小女生一樣,藏在心頭的秘密像黏在心房裡一般拿不出來。   但骸沒有催促他,雙手環胸歪著頭凝視著綱吉,靜待他的回答。   說出口之後,會不會就此醒來?   這樣的美夢會不會就此結束?   他好怕、好擔心……即便只是一個夢,卻也是他現在僅存的容身之地。   是一無所有的他,最後所能依靠的地方。   一咬牙,綱吉低下頭,讓骸看不見他的表情。   「我……很害怕睡覺……」   眸一略睜,但沒有打斷綱吉吞吞吐吐的話語,靜靜的等他說下去。   「一睡著,我好像……就會到另一個世界似的,失去現在擁有的一切,包括大家,包、包括你……到底哪邊是夢,哪邊才是現實,我、我愈來愈搞不清楚了……」   「難怪那天你會表現的那麼反常。」   「嗯……」因顫抖而發冷的手撫上額際,周遭的氣溫和濕度加強了綱吉的安心度,深吸了一口氣,安撫了下心口,下意識挪手握住骸的。「在我的記憶裡……這裡是夢境,那裡才是現實。」   大手抖了一下,也跟著握緊回去。   「大家……大家都死了……整個彭哥列只剩一個人是熟悉的,其他都是重組家族後的成員,雖然都很尊敬我,但在他們面前,我必須一直戴著首領的面具,身邊雖然有很多人,我的感覺卻比孤獨還要孤獨,寂寞到恨不得自己能夠消失……」   猛然,溫暖的體溫迎面而來,骸緊緊的抱住他,低沉悅耳的嗓音在耳邊呢喃,並輕拍綱吉抖個不停的身軀。   「感受到我的體溫了嗎?這裡才是現實唷,綱吉。」   盈滿淚光的水眸倏地睜大,早已瀕臨潰堤的淚水無法止住的向外流出,清澈的淚河緩緩從清亮的褐眸中滑落出來,滴落在骸的高級西裝上。   怎麼辦,幸福到……很不真實。   他真的……在現實嗎?   抑或是逼真到像現實的夢境?   「真是可怕的惡夢呢……不過,那終究只是夢而已,夢境方面我可是專家,下次再做這種夢就告訴我,可以嗎?」溫柔的撫摸著柔軟的褐髮,試圖用更多話語來讓綱吉安心。「再說,我們這些人全滅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綱吉真是太多慮了呢。」   「……還有一個人活著。」   「哦呀?既然如此,怎麼還會寂寞呢?那個人受重傷而沒有醒來嗎?」   「不……他只是很討厭、憎惡我的存在而已,他是世界上最恨我、鄙視我的人,討厭到看見我就感到噁心的地步……」   眉頭皺了起來,細長的異瞳危險的瞇了起來。「……我們這群人裡居然有人會這樣對你?」   綱吉沒說話,僅是默默地縮在骸懷裡。   「真難以置信,是誰?」即便只是夢境,他還是要請對方在惡夢裡好好「玩一玩」,誰叫那人害他最心愛的綱吉變得如此反常。   「……」   「綱吉?」   「那個人……」抬眸望著骸寫著疑惑的異色雙瞳,腦中浮現那和他擁有同樣俊臉、同樣氣質的冰冷臉孔……垂首窩回他懷裡,輕輕道:「是六道骸。」   綱吉感覺的到,頭上的呼吸聲靜止了。   「在我的記憶裡,你是恨我的……會對我露出的笑容,只有譏笑和嘲諷,但我還是天天跑去找你,除了是曾經一起戰鬥的同伴以外,我……很喜歡你,而且你也明白我的心意,但是這種情感對你來講實在是太噁心了……被一個厭惡到不行的傢伙喜歡上,大概覺得自己倒了八輩子的楣吧……」   對上寫滿震驚的瞳眸,綱吉露出一抹苦笑,順勢推開骸。   「其實我很清楚,這裡才是夢境……因為這裡的一切對我來講太幸福、太奢侈了……最不可思議的還是你唷,骸……會對我露出這麼溫柔、溺愛表情的骸,根本不可能吧……而且在我第一次做完美夢的隔天,現實中的你就讓我回到了現實,我真的……替自己塑造了一個會讓現實的你感到噁心的『你』呢……」   結束了。   這個荒謬卻幸福的美夢,是時候該結束了。   雖然這個夢給了自己活下去的動力和希望,但終究只是個夢。   該破滅的時候就該破滅,趁自己尚未沉淪時趕緊脫身。   以免永遠沉溺在這個虛幻美妙的世界……   因為在現實裡,骸……還活著啊。   雖然他不稀罕甚至厭惡,但綱吉還是希望能夠陪著他。   陪著真實的他……   碰咚!   一陣突如其來的巨響將綱吉拉回了神,目光焦點集中之後,眼前出現的是骸憤怒至極的俊臉,嚇的綱吉下意識地縮了起來,心臟跳了一大下。   現在這是現實?還是夢境?   下一秒,綱吉就知道自己仍在夢境中,因為架住自己的男人粗魯的用吻封住自己的唇,大手還不安分的拉開他的領帶,綱吉嚇得反射性的想推開他,卻完全只是徒勞,對方不僅沒有退後,反而更進一步的貼近自己的身軀,纖瘦的軀體完全被桎梏在柔軟的沙發上,動彈不得。   為什麼還會繼續下去?   他明明已經下定決心要親手結束這個夢了啊……   「為、為什麼……」   當綱吉用吃奶的力氣擠出一句話之後,骸的動作就停了,他面無表情的瞪視著身下的人兒,略帶餘慍的閉了閉眼,爾後呼出一口氣,起身解除對綱吉的桎梏,並坐在沙發尾背對著他。   困惑的從沙發上起身,綱吉拍了拍自己的臉頰,甚至用力一捏……唉唷!好、好痛喔!怎、怎麼會這樣?這裡……不是夢境嗎?   「骸……」   骸沒有回應,仍舊拿背影對著他。   「對不起……」   「為什麼要道歉?」   見骸有了回應,綱吉便連腳都縮上沙發正坐,做出「隨時準備接受懲罰」的坐姿面對著骸的方向。   「剛剛那番話……讓你生氣了嗎?」   突然,骸轉過身來揪起綱吉的衣領,眸中仍有著囂張亂噴的怒火,嚇的綱吉不僅不敢吭聲,連大氣都不敢喘上一下。   「呵呵,我何止生氣,簡直是氣炸了唷,綱吉。我不管夢中那個誰是哪裡來的傢伙,總之『他』不是我,你不僅把我當成『他』一樣來自白,還口口聲聲提到自己喜歡『他』,叫我怎麼嚥的下這口氣?」   大眼無辜的連眨了好幾下,綱吉支支吾吾的想申明自己的意思。   「不、不是啦……只、只是……就……現實,呃不,夢、夢中那個人就……就是你嘛……」   「『他』不是我,我也不可能變成『他』。」用盡全身的氣力維持聲線的冷靜,骸頭一次感到這是一件如此困難的事情。「不管『他』是誰,我要你即刻就把他給忘掉,日後『他』如果再出現在你夢裡,我就想辦法根治你作夢的症狀。」   「嗄?這、這還可以根治嗎?」眼睛一亮,這個反應才讓骸的怒火稍稍降溫,代表綱吉其實沒有流連於那個夢境。   「可以,不過經過治療之後,你大概再也不會作夢了,除非我在你睡覺時刻意製造夢境進入。」   「什麼?你、你連這種事情都辦得到嗎?!」   「當然,在夢中找你也是一種情趣呢。」   聽到此,白皙的小臉迅速染紅,不好意思地垂下腦袋,但視線落在骸揪住自己衣領的大手上後,綱吉腦中又浮現了另一個世界中的骸……現在明確的感受到骸的憤怒、骸抓住自己的力氣,綱吉還真的分不清哪邊才是現實,哪邊才是夢境了。   不過,有一件事情他是肯定的。   「但是……我的記憶大部分都是那一邊的啊……」   被憤怒染紅的雙眸睜大了一瞬,揪領的力道稍稍減退了些。   「不過……或許兩邊都是夢,或兩邊都是現實吧……想這些好累,我不想想了……很抱歉今天跟你說這些,骸。」   「……你不想忘了『他』嗎?」   「給我一點時間好嗎?骸……『他』這麼討厭我,還願意待在彭哥列大概是因為其他因素吧,希望能夠達成『他』的願望,到時候我就會果斷的接受你的提議。」   「……」   「……你在吃醋喔?可是『他』也是你啊──」   「那、個、人、不、是、我。」一字一字從齒間迸出來,警告意味濃厚,令綱吉趕緊擺手投降。   「好啦好啦,不、不是你就不是你……我、我不會再胡思亂想了啦!」   「……」瞇眼,似乎正在審視這句話的可信度。   「真、真的啦!」瑟縮了下,但還是大聲為自己抗辯。   凝視綱吉良久,最後還是打算放過他,骸替綱吉整理好被自己弄亂的衣領,大手卻在衣服拍平之後停留在綱吉肩上,眼神格外迷離,似乎有話想說。   「骸?」   「你比較想要留在哪個現實?」   隱隱約約的,腦中響起了似曾相識的聲線,但在那裡聽過已經不記得了。   『你會做出什麼選擇呢?十世。』   「當然是這個,真的。」   聽罷,寬敞的胸膛再次擁他入懷,被擁住的人兒也顫抖的舉起了手臂回擁,朦朧的睡意無法停止的席捲而來,好幾天份的疲勞一口氣湧了出來……   真想待在這裡。   真想永遠待在這裡。   但是另一邊骸還活著……只要他在,自己就能義無反顧的回去找他。   即使和這裡的天堂相比,另一頭的世界宛如地獄……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