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770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13綱吉生日賀》困った六道骸(骸綱)

      十月十二日。   六道骸,生平第一次感到如此後悔。   翹著二郎腿躺在沙發上,骸神色抑鬱的瞪向正前方,沉溺在遊戲中的褐髮少年絲毫感受不到他懾人的視線,猛烈敲擊遊樂器的手指並沒有停歇。   隨著時間流逝,骸不管是變換姿勢、站起來走來走去,或是故意把雜誌拿反等人吐槽,少年的雙眸始終沒有離開過電視機,整個人彷彿中邪似的狂按手中的控制器。   現在是凌晨兩點鐘,而熱衷於新遊戲的少年連燈都沒去開,從早上就打遊戲打到現在,除了吃飯和洗澡以外屁股沒有離地過──因為這是目前號稱最有趣、最有劇情、最難買到的限量版夢幻劇情動作遊戲,據說連擁有財力的成年人都難以入手,更別提一般只有零用錢可用的中學生。   因為上述原因,骸二話不說就挑了這款有百分之兩百的機率讓綱吉欣喜若狂的遊戲當作生日禮物,增加他對自己的好感度。   不過嘛……   「……綱吉。」放下故意拿反的雜誌,骸面色凝重的輕喚少年的名字。   「嗯?」啪啪噠噠的按鍵聲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   「……」閉眼,骸的忍耐已經達到極限了。   他認真地思考著,是要直接拔掉電源插頭,還是直接把遊戲機踢飛──不,不行,這樣的話就算是綱吉也會賞自己一拳,開始打遊戲之後的綱吉脾氣和平常根本不能比擬,尤其在他打決戰時搞動作的話,自己完美的臉蛋大概會被揍到腫成另外一個人。   來硬的這招是行不通了。   「……你已經打一整天了,休息一下吧?」硬的不行,只好施以軟計。   「不行啦,現在開始才是關鍵!」   啊,果然是關鍵嗎?幸好自己捨棄剛才的方案,否則猜想就要變成現實了。   「……那我先去睡囉?」   「嗯!晚安。」   「……」   ……真是失策啊。   算了,明天之後應該會恢復正常吧。   澤田家光和奈奈媽媽都同意讓他獨自出來和自己同居了,相信綱吉已經具備應有的自制能力了……應該。   姑且先相信他吧。   於是,骸心情鬱悶的獨自上床就寢,入睡前還瞄一眼仍舊發出螢幕亮光的客廳……送這個禮物給綱吉真的是正確的決定嗎?   緊促的眉頭無法鬆開,骸懷著困擾和緊繃的心情入睡。   十月十三日。   六道骸,生平第一次感到如此困擾。   無力的望著睡癱在地上的綱吉,纖瘦的身軀因畏寒而蜷曲起來,卻因睡意和倦意遠大於寒意而沒有醒來,臉上帶著滿足的神情呼呼大睡,小手仍舊握著那從昨天就幾乎不離手的遙控手把。   大手捂住幾乎要徹底死去的雙眸,順時針抹了一圈之後,便沒力的走進房間裡,沒過多久就拎出一條被子蓋在綱吉身上,並抓住把手,想輕輕地抽離它──   一拉,沒動靜,小手仍緊緊的抓住它。   稍微使勁一點,還是沒用,小手仍然抓個死緊。   用力抓住把手往後拉,那把手就像黏了三秒膠似的死黏在綱吉手上,要是再用力一點,骸就會產生快把綱吉的手弄到脫臼的錯覺。   幾十分鐘過去,在幾乎所有方法都試過──就差沒甩綱吉兩個巴掌叫醒他以外──之後,骸放棄了。   為了不讓綱吉著涼,骸開啟了地暖地板的電源,而後走進廚房準備早餐──在準備連綱吉的吐司一起放下去考之前,從昨天累積到現在的不滿驟然攀升,俊秀的眉頭緊皺,異色雙瞳瞇了起來,緊瞪著手中的白吐司,彷彿它就是那個從昨天開始就持續打遊戲打到忽略自己的呆孩子。   偏頭瞄了眼仍在地板上呼呼大睡的綱吉……默默的,把吐司放回袋子裡,拿回冰箱。   下午兩點,綱吉終於醒了。   剛醒來的他還有些茫然,原本就雜亂的褐髮更是翹的亂七八糟,在過了幾十分鐘之後,雙眼的眼神總算對焦,那雙略帶淡紅的褐色雙眸總算恢復骸熟悉的溫暖光芒。   「早安啊,骸。」   「現在都幾點了還早?」惡狠狠的吐槽回去,記得在剛開始同居的時候,由於自己的作息和正常人不太一樣,這句話通常是綱吉對自己說的呢……現在居然倒過來了,心情實在是五味雜陳。   明明是為了綱吉才將生理時鐘調回來的……真令人不爽啊。   「啊哈哈……也對……」   自知理虧的綱吉瑟縮的搔了搔頭,並畏畏縮縮的起身走進盥洗室,幾分鐘後便搖搖晃晃的走了出來,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卻沒有開始動作,整個人彷彿放空一樣坐著發呆。   ……這孩子是在挑戰他的極限嗎?   眉毛抖了抖,在過了幾十分鐘的沉默之後,骸終於按耐不住起身動手替他弄午餐──他知道綱吉會放空是因為昨晚熬夜的關係,但他還是感到無比的火大。   完成之後,骸將餐點推到綱吉面前,後者在察覺到有東西在眼前晃動後終於稍稍回過神,癡呆的望著眼前的精緻餐點,腦袋似乎尚未完全開機。   骸喝著咖啡,手拿雜誌假裝閱讀,事實上視線一直集中在眼角,一瞬也不瞬的觀察著綱吉的一舉一動──終於,在十五分鐘過後,綱吉開始動了,他用沙啞的聲線對骸說謝謝,然後合掌小小聲的說了聲開動,便開始以緩慢到令人想睡覺的速度開始用餐。   用餐完畢,綱吉的臉色總算好看一點了,雙眸也增添了一點亮點,讓骸安心了一點──才剛這麼想,綱吉又再度起身,筆直的走向客廳,拿起那該死的遊戲手把……   劈哩。   手中的馬克杯應聲蹦出一條裂痕,糾結的表情已經徹底消失,換回許久不見、充滿了殺意的撲克臉。   凌晨三點,綱吉又因為玩累了而睡癱在地板上。   此時,一道高瘦的黑影覆蓋在綱吉身上,替他蓋好被子,爾後轉向一旁的電視遊樂器……   十月十四日。   跑到哪裡去了?   雖然昨晚三點才睡著,但為了達成一個特定目的,綱吉很早就醒了。   但醒來之後,達成目的的必要道具卻消失無蹤。   困惑的望著自己的手心,被清洗的很乾淨甚至散發出護手霜的清香……該不會是被倒潤滑油來讓手跟手把分離,再替自己清洗乾淨吧?   ……居然做到這種地步嗎?   搖了搖頭,比起思考這些,找到遊樂器材是首要任務,為此,綱吉開始在客廳展開地毯式搜查──沙發坐墊下、沙發椅後、電視下方,甚至連花盆都被他拔起來搜過,卻連條電線都沒看到。   綱吉困惑的蹲在地板上苦思……這房子也不過就這麼點大,是能藏到哪裡去?   剛剛盥洗後就順便看看房間內部了,也沒有找到。   嘆了口氣,小心翼翼的轉頭瞅著正悠閒喝著熱巧克力、翻看雜誌的男人。   前兩天他早就注意到了,骸在拼命引起他的注意。   不管是故意換姿勢,還是故意把雜誌拿反等自己吐槽,他都有發現……但為了把遊戲弄出自己滿意的組合,他選擇了繼續和遊戲奮鬥。   他有發現,這讓骸非常的不爽。   「那個……」   明白自己已經惹惱骸了,綱吉縮著脖子走到餐桌旁,小手不安的絞動著。   骸抬眸看了他一眼,嘴角勾起許久不見的詭笑,並取下鼻樑上的眼鏡,雙手交疊在一起,擺出一副「有事嗎?」的模樣凝視著綱吉。   見骸露出好久不見的笑容,綱吉的寒毛豎了起來,眼神不安的飄過來又飄過去……   「那、那個……遊戲……是你藏起來了嗎?」   骸沒有回答,但寶石般的異瞳已經代他顯示出了答案,閃爍著讚賞的光芒:答對了,的意思。   「我、我就快要完成了,可以還給我嗎?骸。」   仍舊沒有回答,但眼神老大不悅的望向旁邊,明顯非常不樂意。   啊啊,糟糕……他真的生氣了。   站在原地苦惱了半天,腦中一顆燈泡終於亮了,卻帶來一個綱吉不太敢實行的計畫……對他撒嬌?   雖然他們名義上是在一起了啦,但綱吉還是很清楚自己有幾兩重,像骸這樣原本很受女孩子歡迎的人,被像自己這樣的男孩子撒嬌的話……不行不行,怎麼想都不可能會高興。   就算目前確實對自己有興趣好了,他還是不敢妄想自己能帶給骸多大的殺傷力。   更何況他還在生自己的氣呢……   但就目前的現況,他也想不出其他能讓骸息怒的方法──雖然不確定現在這個方法是會成功讓他息怒,還是反而會增添他的怒火就是了。   腦內的理論互相打架一番過後,綱吉閉上雙眼深吸一口氣,替自己儲備一點勇氣……   睜眼,綱吉大步走到骸身後,嚥了口唾沫,伸手搭住骸的肩膀──他可以感覺到骸的肩膀在被自己搭住的瞬間僵硬了許多,即便他外表看起來沒受到什麼影響。   「對、對不起啦……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綱吉沒有想過,自己也會有這麼死皮賴臉的一天,對象還是六道骸。   他雖然一直以來都很懦弱沒出息,但像這樣學女孩子一樣向人撒嬌還是頭一遭,連他爹娘都沒看過他這麼丟臉的模樣。   不過丟臉歸丟臉,如果骸不吃這套的話,就真的要寫進澤田綱吉的丟臉史裡了。   雖然在綱吉的預想裡,骸不肯吃這套的機率大概有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沒意外的話,待會應該會指著自己的鼻子嘲諷吧。   這樣也好,至少能稍微降低他的一點憤怒值。   豈料,骸完全沒有做出反應,而綱吉站在他身後,也看不見他的表情。   綱吉沒有料想到百分之零點零零一的機率居然會中標……怎麼辦?他現在該怎麼做?放開他之後打哈哈說剛剛是開玩笑,然後改用普通的土下坐請他原諒自己?還是繼續搭著等他做出反應?但他什麼時候才會做出反應?會是什麼樣的反應?   啊啊啊!什麼反應都好!快做出反應啊!求你了!   數秒後,骸總算開口說話了。   「……下不為例唷。」   得到回答之後,綱吉先是呆滯了幾秒……欸?騙人的吧?居然成功了?   現在才十月,外面就要下初雪了嗎?   沒等綱吉回過神來,骸起身走向廚房,將最角落的挑高櫥櫃打開來……原來藏在那裡啊。真不愧是骸,如果藏在那邊的話,就算自己猜到了也勾不到遊戲機。   雙手抱著被線纏滿的遊戲機,綱吉看出骸的表情仍然十分不情願,忍不住笑出一聲……怎麼辦,意外發現自己對骸有一定的殺傷力,好像比收到遊戲時還要開心十倍──不,一百倍吶。   「骸,今天我們一起玩好嗎?」   「嗄?那個不是單人遊戲嗎?」   綱吉笑著搖搖頭。「初始設定是單人沒有錯,但只要闖過一定的關卡就可以組隊多人玩,然後再破幾個特殊關卡就可以得到特殊角色來操控……」有點不好意思的垂首望著遊戲機,耳根子紅了一片。「除了我自己的人物以外都不能自由設定外型,不過裡面有個特殊的隱藏角色跟骸很像……」   到此,骸腦中黯淡的燈泡似乎全都被點亮了,恍然大悟的瞪大雙眸。   「所以這幾天你會這麼努力的破遊戲,都是為了這個?」   整張臉都紅透了,脖子骸縮進連身帽衣裡,暗自希望骸不會嘲笑擁有這種如同少女般戀愛心情的自己……不過那是不可能的吧?一定會嘲笑的吧?   但是下一秒,迎面而來的不是嘲笑,而是出乎綱吉預料的擁抱……溫暖卻又顯得有些笨拙的擁抱。   在一起一段時間了,但除了睡覺睡同張床以外,他們沒有其他進展。   這樣……應該代表「高興」吧?   「綱吉真是個笨孩子吶……」   ……呿,結果還是被嘲笑了啊。   算了,不嘲笑的話感覺就不像骸了,而且……這語氣聽起來似乎很高興呢。   偌大的客廳中,坐在電視機前的玩家從一人增加為兩人,祥和的光景顯示兩人的距離又更近一步,關係又親密了一些,但是……   「快點快點!那邊快回防!」   「還是我幫你補血吧,骸快點進攻!」   「這邊的劇情往那走的話會掉進陷阱,這邊這邊!」   「……」   果然,還是把遊戲沒收好了。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