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天使。

關於部落格

6927溺愛推廣♥

感謝欣賞並保存我作品的閣下們^^

但請不要擅自發表在自己的網頁唷!

感謝合作♥♥♥♥♥



留言前請先到簡介看注意事項^^
  • 5230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日常小品14》吻(骸綱)下篇

      氣喘吁吁的彎腰按住膝蓋,綱吉伸手擦了擦滿頭的汗珠,抬頭望著久違的黑曜樂園。   深吸了幾口氣,便抓緊書包走進廢墟。   如果骸真的沒有一起過來,那可是比獄寺和山本跟過來還要麻煩百倍的狀態。   回想起來,十年前的他們是什麼關係呢?   他們在一起是十年後的事情,中學時期的骸是什麼樣子,坦白說他已經記不得了。   推開咿呀作響的老舊破門,小心翼翼的踩了幾下看似腐朽的破爛地板──很好,雖然看起來已經是再踩一下就會碎裂的狀態,但底子卻比外表還要穩固許多。   慶幸的是,黑曜中心除了部分路段外都是以水泥地構成,要步行在木質地板上的機會沒有很多。   俐落的避開不適合行走的地板,綱吉深切的體認到經驗值和身體能力的差距。十年後的自己要避開這些地雷陷阱般的殘路可說是小菜一碟,不會累也不會喘,甚至不用瞄上一眼就能輕鬆度過這段路,但中學時期的自己果然還是對這樣的持續跑動有點吃不消,現在已經有一點喘了。   姆唔,他記得骸最喜歡待在三樓的電影院……   抵達三樓之後,正面就對上滿是破損的電影院大門,綱吉抓住門把,垂首沉思了下……骸有沒有一起過來呢?萬一沒有,那他該怎麼辦呢?雖然不記得以前的骸究竟是什麼樣子,但十年前……唔,對自己應該是不抱好感的吧。   十年後的骸雖然有點煩人,但卻是義無反顧的喜歡著自己,這他可以肯定。   但這段感情是什麼時候突變的,卻從來沒有問過他。   ……嘛,一般人也不可能碰到這種需要問他那種事情的狀況吧。   總之,現在只能見招拆招、見機行事了……再次深吸了口氣,用力將大門推開──   才開門一秒,綱吉就立刻將門給拉了回來,碰的一聲關上。   ……他開錯門了嗎?   不,眼前的這扇門怎麼看都是當時的電影院沒錯。   那麼裡面是產生異次元空間錯亂了嗎?   為什麼他看見的不是報廢的電影院,而是琳瑯滿目的「自己」的商品,以及從牆壁到柱子甚至天花板都不放過的「自己」的海報呢?   對,就是以「澤田綱吉」為主題的各系列商品。   他還以為只有在十年後骸的房間才會見到這種異次元般的情景。   戰戰兢兢的再次開門,裏頭的光景仍舊沒有一絲變動,綱吉臉頰抽搐的走了進去,額際上已經滑下為數眾多的紫線,眼神已經死透到不能再死透了。   下一刻,身後就傳來門再次被打開的聲音,綱吉嚇的轉頭戒備,看見的是抱著一堆零食撞進來的城島犬。   「我們回來啦!骸大人!今天大特價所以排隊排的久了點──我靠!這裡是怎麼回事啊!」零食應聲啪沙啪沙的掉了滿地,犬的下巴差點跟著一起掉了下去,驚嚇萬分的環顧著這個異次元空間,而在視線移到正前方時,看見了也正處於驚嚇狀態的綱吉。「彭哥列?為什麼你會在這裡!這裡是你搞的嗎?!」   「我怎麼可能把這裡搞成這樣!」來不及阻止自己就反射性的吐槽回去,之後深吸了幾口氣,告訴自己要冷靜……注意到隨後跟進來的千種和庫洛姆也是一臉詫異,綱吉感到稍微安心了點,十年後的骸有九成九的機率也到這裡來了,否則這裡不會變得這麼「可怕」。   「首領……來找骸大人嗎?」驚愕之餘,庫洛姆還是率先表示友善,開口詢問。   「啊,對對對,你們知道那傢伙在哪嗎?」   話一出口,三人都抖了一下的震懾住了,彷彿綱吉講了什麼不堪入耳的髒話,數秒過後,犬率先發難。   「小兔子你今天怪怪的耶,居然敢直接叫骸大人『那傢伙』?」   「啊……呃,我、我是……咳,被這裡嚇壞了所以……」   對於這點,三人倒是不否認,這個地方確實被改造的有夠嚇人,改造的人不是跟蹤狂就是腦子有問題。   「叫我們出去買東西的時候,骸大人還待在這裡。」出乎意料的,不愛說話的千種走近一步,回答了綱吉的問題。   「這樣啊……那……我可以在這裡等他嗎?」   「哈啊?可是你──」   「綱吉,我找你好久囉,居然自己跑來了呢,真開心吶。」   犬尚未開砲,身旁就咻的一聲飛過一道人影,不一會兒那人就像黏巴糖似的黏在綱吉身上摩蹭,而後者彷彿早就習慣這件事一般的面無表情,甚至嘆了一口氣。   「骸,可以請你不要破壞時間軸嗎?這個時代的你腦子應該還是正常的才對。」   「學生時代的綱吉實在是太可愛了,小小一隻感覺可以圈住整個人呢。」   「……不、不要再蹭了,這個時代的你應該不會這麼做……」   「雖然長大後的綱吉也很可愛,不過這樣稚氣的臉蛋也有不同的風味呢。」   「……喂,聽我說話可以嗎?」   無奈萬分的將黏巴糖稍微推開一點,但隨後他就注意到門口的三個人已經變為三尊雕像,目瞪口呆的望著他們──完蛋!這種情況下該怎麼解釋呢?六道骸瘋了?腦子壞了?穿越了?   「骸骸骸、骸大人……你、你不是……」   「嗯?啊,零食買回來了嗎?辛苦了。」彷彿現在才注意到他們三人早就回來了,骸露出平時的笑容接過零時,這才讓犬稍微放心了……一點點,方才造成的衝擊可不是這一點點就能擺平的。   見犬已經震驚到無法說出完整的句子,千種只好上前將其他零食放在桌上,而後替他發問。   「骸大人,您不是很討厭彭哥列嗎?」   啊啊,十年前的骸果然是討厭他的啊,這下這個情景就更難解釋了……綱吉頭痛的暗忖。   「是啊,想殲滅它的心情還是沒有變,不過因為有綱吉在,我還能繼續容忍它。」   嗯嗯,原來是這樣啊……完全不對吧!   原本還在點頭的綱吉猛然轉過去瞪視著骸,並扯了扯他的袖子要他別亂說話。   「骸大人……喜歡首領?」睜著紫色明亮的大眼,庫洛姆一臉天真無邪的問道,臉上的紅暈比平時還要鮮豔。   啪的一聲,綱吉的手打在自己臉上摀住,並緩緩的抹了下來。   「不是這樣的,庫洛姆,是──」   「就是這樣唷,庫洛姆,我和綱吉──」話倏地中斷,骸毫無預警的腿軟了下來,被綱吉吃力的扶住,嚇的門口的三人又跳了一下。   「可以讓我們獨處一下嗎?拜託你們了……」現在,他也顧不得解釋這個情況了,他只想趕快擺脫這尷尬的窘境,速速回到屬於自己的時代。   庫洛姆第一個有所反應,她開心的笑了幾聲,便將手上的零食留在桌上,好心情的走到裡面的客廳。   而千種和犬則是你看我,我看你,最後彼此聳了聳肩,也跟著庫洛姆進客廳去了。   狀況解除後,綱吉疲憊的嘆了一口長氣,然後讓骸坐躺在沙發上,輕輕將他搖醒。   剛剛實在是太緊急了,因此他想都沒想就一記手刀打在骸的後頸,後者大概也沒想過他居然會攻擊他吧,防禦力簡直比零還要低。   片刻後,骸醒過來了,映入眼簾的就是鬆了一口氣的綱吉。   「……好過分呢,綱吉,你居然打我。」   「誰叫你要胡說八道。」話雖如此,還是摸了摸骸被自己打的部位。   「我說的都是實話。」   「……那是十年後的事情好嗎?這個時代的你不是這樣的吧!」邊說邊冒出更多的青筋,這男人到底明不明白現在的處境啊?「還有啊,這個大廳是怎麼回事?你哪來這些東西?」   「哦,我早就想把這些帶給這個時代的我了,所以在蔣尼二完成這部機器後,就一直把能帶的都帶在身上。」   「……你說什麼?」   「嗯?」   「你早就知道這部機器是幹嘛用的?」   「當然知道囉,不然怎麼可能啟動它嘛。」笑咪咪的攬住綱吉的肩,但後者現在只想揍他一拳。   「你不是說什麼你有看到紅色按鈕就想按的強迫症嗎?」   「呵呵,綱吉真可愛呢,你明知道那是胡扯的不是嗎?」   閉眼,綱吉凝重的深鎖著眉頭,並用盡全身的力氣來壓抑自己想衝上前海扁六道骸一頓的衝動──冷靜、冷靜下來,澤田綱吉,至少這代表他知道該怎麼回去,情況還不算太糟,除了自己被耍的團團轉以外,什麼都沒有發生。   沉澱好情緒後,綱吉便睜眼,轉向骸。   「那你知道怎麼回去囉?」   「知道,只要和一起來的人接吻就可以回去囉。」話落,便張開雙手,笑咪咪地等著綱吉自己投懷送抱。   「……哈啊?」   「只要在接吻時,心裡想著要回到十年後的世界,我們傳送過來時的能量就能反轉回去囉。」   「……你確定是接吻?」   「百分之百肯定唷。」   「……你沒有蓋我?」   「當然沒有,這種狀況下還蓋你,這麼不愛惜生命的行為我可做不出來呢。」   「……」狐疑的凝視著骸的笑臉,綱吉略為思考了一會兒,最後決定相信他,不然他也不知道該相信什麼。「那個,在回去之前,你要不要把這裡恢復原狀……」他論這個時代的骸看到這個大廳會被嚇死。   「不需要唷,我就是為了帶這些東西回來才啟動的。」嘖嘖嘖的搖搖手指,爾後又張開手臂耐心的等。   ……算了,隨便他了。   綱吉吸了幾口氣、做好的心理建設,並稍微害羞的轉頭望著庫洛姆等人進入的客廳門,默默祈禱他們別在那偷看。   心跳加速的貼近骸,綱吉雙手環住他的頸子,緩慢的、遲疑的親了上去,腦中不忘想著回到十年後的世界……   不過數秒,意識就像事件發生時那扇門一樣,漸漸離他遠去。   又是一片漆黑。   「──領、十代首領!」   緩緩撐開眼皮,出現在眼前的是緊張到冒冷汗的蔣尼二,以及站在一旁正在替槍上膛的里包恩。   「太、太好了!您沒事吧?」   「嗯……我沒事。」沒力的坐了起來,綱吉的身體感到一股無法言喻的疲倦感,甚至有點坐不穩,蔣尼二趕緊拿了一個靠墊墊在他身後。   「這個機器會消耗人體的能量,不過請放心吧,只要休息一天就會完全恢復了。」   「蠢綱,你怎麼會擅自進來這裡?」   「別說我蠢啦……還不是你一整天都沒出現,很奇怪啊,我才會──」   「……今天是我的軍火庫保養日,你忘了嗎?」將保險桿扣起來,放回西裝內袋裡。   「啊,對、對耶……」   「算了,本來就想著你可能會忘記,在走廊上遇到六道骸的時候還要他提醒你,怎麼,他沒跟你講嗎?」   現場陷入一陣寂靜,連吸一口氣的聲音都能聽的一清二楚。   「……所以蔣尼二也是……?」   「啊,是的,照規定,我本來就一定要到場,里包恩先生其實可以不用來,不過他軍火庫的量實在是有點龐大……」   「對,還有我擔心他加些有的沒的沒必要的功能,要親自監視他。」   「那、那麼幼稚的事情現在我不會做了啦,里包恩先生……」連忙揮手替自己澄清,而後彷彿想到什麼一般,轉頭望向綱吉,雙眼閃閃發光。「那首領,既然都體驗過了,可以跟我說說感想嗎?對這台機器。」   沒料到蔣尼二會天外飛來一問,綱吉一時之間也想不到有什麼可以提,不過很快就想到方才那令人害羞的回來方式。   「啊,那個……回來的方式可以重設嗎?萬一進去的不是有特殊關係的兩人,透過那種方式回來會很尷尬吧……」   「嗄?唔……只是碰觸到對方而已也會很尷尬嗎……有點麻煩……」   「……哈啊?」霎時,一塊烏雲飄到綱吉頭上,雷聲作響。「……意思是只要碰到對方就行了嗎?」   「是的,只是需要有肌膚的接觸,所以大概需要牽手或碰手指頭……這樣也會很尷尬嗎?唔……」   話落,綱吉臉上掛上了難得恐怖的微笑,明眼人都看得出那上頭蓋著一層濃濃的黑影,頭一次看見溫柔的首領出現那種笑容的蔣尼二嚇得豎起了寒毛,噤聲不敢說話。   而熟知人情世故的里包恩很快就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大手摀住自己的嘴,不讓笑音流露出來。   「話說回來,好像都沒看到骸呢,他應該也在這裡啊。」空氣凝結了幾秒鐘後,綱吉總算開口說話了,語調十分平靜,卻反而令人感到更毛骨悚然。   「呃、啊?霧、霧守大人嗎?他、他比您還要早醒來,確認您呼吸正常之後就說他要確認什麼……實驗有沒有成功之類的……就、就離開了……」   「這樣啊,謝謝。」   語畢,綱吉便站了起來,拍了拍雙腳確定已經可以正常行走之後,便頭也不回的走出研究室。   心有餘悸的蔣尼二踉蹌的爬了起來,滿臉問號的望著首領消失的大門。   「首領是怎麼了啊?還是第一次看見他這麼恐怖的樣子……」   「先給你預告一下吧,把療傷用的氧氣膠囊準備好。」喫著看好戲的微笑,里包恩也大步走出研究室。   「嗄?」   不出所料,即便是十年前的自己,看見那麼多可愛的綱吉也很快就發現自己內心的矛盾了吧。   骸滿意的看著收藏明顯變多的異次元──呃不,房間,滿足的關上房門,走回辦公室……   「目的達成了嗎?骸。」   甫一進門,就感受到一股冰冷刺骨的涼意,骸止住了腳步,額上罕見地冒出了些許冷汗,但笑容面具仍舊掛在臉上撐場。   「是啊,托你的福唷,蔣尼二說過那台機體一定要兩個人才能發動呢。」   「那個啊,關於回來的方式,你是不是省略了什麼呢?」   哦呀哦呀,糟糕,肯定是蔣尼二多嘴將正確的解釋法透漏給綱吉了……   「綱吉,請聽我說──」   「不用不用,你什麼都不用說。」   說完,綱吉便走到門邊,主動按住門板,想將門關起來……一般而言,這個行為會讓骸欣喜萬分,但現在這種狀態下嘛……咕嘟,骸不自覺的嚥了口唾沫,腳步不自覺的退了一步。   「我、我想說以我們的關係,那樣做也可以──」   「你知道的吧,重點不是那個唷。」   隨後,華美的大門就碰的一聲被關上了,並發出喀擦一聲的鎖門聲。   隔天早晨會議,霧之守護者,缺席。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